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九百九十章 這個男人他就是個魔鬼

極品小農民系統
     馮紅美雖然也是大家閨秀,但是曾經是很少過問生意上的事情。

    現如今,如果不是對那個敗家子兒子幾乎絕望,她本應該安度晚年的時光,卻拿來填補在生意上。

    施巖樹覺著夫人說的有幾分道理,但是常年身處高位而養成的傲慢和固有思維局限了他。

    “就算這新芹菜能夠火遍全球,又能怎么樣?”

    在施巖樹看來。“新植物連專利都拿不到,不出半個月,全國多家研究機構,一定會破解研究出比這個更好的物種,到那個時候,那里來的壟斷?而且你以為想讓這種蔬菜打響知名度,很簡單嗎?”

    施巖樹指著電視上的一段廣告道:“多少大企業,每年在廣告上面的投入都是天文數字。所以,你不要婦人之見,和你那昏了頭的女兒一樣。”

    面對施巖樹的擲地有聲的說辭,馮紅美并沒有被唬住,相反,馮紅美也是來脾氣道:“我看你才是越老越糊涂,現在已經全面進入小康社會了,大家追求的都是健康和養生。這新芹菜的口感和營養,在貴族美食圈子里面都被贊不絕口,只有你,選擇不聞不聽。”

    馮紅美越說,越來勁。“還說女兒昏了頭,我女兒可不跟你兒子一樣。她是福星大學研究生,走到哪兒,別人不說她是女學霸,她年輕,思想活躍,比你這老頑固不知道強多少。”

    施巖樹氣笑了。

    “那好,我們就看看,遲早有一天,你女兒會哭著回來說:她錯了,她看錯人了。一個個的,真以為做生意難么容易嗎?做生意就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最終只有1%才能夠活下來。”

    “哼,賭就賭。”

    馮紅美開始為自己的女兒爭取利益。

    “那個敗家子兒子,我們家是管不了了,如果這次我賭贏了,女兒在富饒農業園上的投資能夠賺錢,你公司的股份就分施靜琳一些,甚至把她培養成繼承人。”

    “簡直就是胡鬧,女兒要嫁人,難道我一輩子打下來的江山要拱手讓給外姓的人嗎?”

    施巖樹怒道:“即便有杰不成器,那也是我的骨肉,我的兒子。”

    “……”

    施有杰是施巖樹的骨肉,又何嘗不是馮紅美的骨肉,但是,如今他敗家的資產加起來都有2~3個億了,甚至因為施有杰的不成器,導致施巖樹的公司股東們,對施家企業也是開始缺乏信心。

    要知道一個大企業,股東們紛紛有意見的時候,已經是很危險的,如果他們集體撤資,對施家企業來說,無異于是晴天霹靂。

    馮紅美不是花瓶,她也是有見識的女性,所以她自然明白這一點。

    “就算不讓施靜琳當繼承人,也要給她一些股份,現在,我就和你分開,你繼續培養你那個敗家兒子,而我培養我們的女兒。”

    “哼!婦人之仁。”

    施巖樹則不把馮紅美的話放在心上,因為對他而言,他每天不知道要看多少個項目的策劃案,幾乎每個到他手上的項目都是充滿了新意,但是想要做成功,哪有那么容易。

    這馮紅美和施靜琳從未做過生意,只看片面,遲早會跌跟頭。

    馮紅美則是很生氣,幾年前的施巖樹也沒有這么的獨斷專行,現在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

    當然,馮紅美也不會莽撞行事,她先派人調查一下富饒農業園的基本情況,

    然后再決定怎么來扶持自己的女兒。

    施家的企業,能不能達到百年昌盛,就要看她的女兒了。

    施靜琳這邊,她并不知道自己和李田的事情,讓她的爸媽為此而吵架。

    李田離開后,她梳洗過后,躺在床上,但是睡得卻并不安穩。因為她高冷的身軀,以前并沒有被其他男人觸碰過。

    尤其今天在車里,在地鐵里面,那個李田對她做的事情。

    前者是有意的,后者是無意的,但無論那種,對施靜琳來說,傷害都比較大,導致她嬌嫩的身軀出現異狀,甚至晚上都做了噩夢。

    她夢到李田不顧她的反對,把她給強睡了。

    太可怕了,這個夢做的很長。

    對施靜琳來說,太可怕了,幾乎所有細節都在腦海里盤旋。

    “啊!”

    施靜琳驚醒,她一身冷汗,她趕緊起床,拉開落地窗窗簾,讓窗外的清晨明媚陽光照耀進來,施靜琳揉了揉眼睛。

    她簡直不敢相信,她不光性格高冷,其實她還有點性冷淡,所以她能夠忍到這么多年沒有談過男朋友。

    可以說,這是她長這么大,第一次做這么羞恥的夢。

    “可惡,都是因為那個李田。”

    “這個男人他就是個魔鬼,不然,怎么可能影響她這么深。”

    施靜琳特別后悔,在富饒農業園實驗室工作的時候,她就聽說過這個李田的傳聞,他能夠艷遇不斷,偏偏還有眾多美女環繞,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像這種人渣中的渣渣,施靜琳一開壓根就不該和他有接觸的機會。

    不然也不會像現在這般,竟然真的有種被撩到的感覺。

    李田這邊,一大早就是打噴嚏。

    他在酒店里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昨晚加班寫策劃案,以及做了幾份對賭協議,時間寶貴,他打算今天就去和那家倒閉的農業園談判。

    但是這一大早的打噴嚏,讓李田忍不住自笑起來。“這又是哪個小美女忍不住想我?”

    李田這個不要臉的男人,完全屏蔽是罵他的聲音,而歸納總結為是有美女在想他。

    李田快速梳洗一番,然后換上一身職業西服,讓自己看起來有那么幾分人模狗樣后,他拿起自己做的策劃案,就是給施靜琳打電話。

    施靜琳這邊剛吃完早餐,看到李田的電話,她充滿了無奈,她這么不想再接觸這個男人。

    萬一他變本加厲的對她動手動腳,那該怎么辦?

    一想到昨晚的‘噩夢’里面,李田對她做的非禮事情,她就是一陣臉紅。

    “你打我電話做什么?”

    但是施靜琳全部積蓄500萬都在李田手中,她又不能不接,萬一李田不還她錢了怎么辦?

    李田聽她語氣不太對,就是關心道:“怎么了?昨晚你沒有睡好嗎?”

    李田這不關心還好,這一關心,更讓施靜琳想到了昨晚的夢,李田粗暴的折磨她,讓她痛苦欲絕。

    “你這個畜牲”

    施靜琳突然生氣的大吼起來。

    “……”

    李田拿著手機,當場傻眼了。“我去,大小姐,這一大早的,我沒有得罪你吧?”

    難道這是來大姨媽了?

    李田猜測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