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九百六十九章 新隨機任務

極品小農民系統
     李田完全清醒后,他心情還有些復雜,但是他也沒有過多的浪費時間,而是背上行囊,就是向凼外面而去。

    本以為會和來的時候一樣的困難,但是,僅僅一條路走到頭,李田就是成功的離開了這個充滿了神秘的地方。

    下山的路上,遇到剛好想要登山的游客,他們看到李田是從寫著禁止有危險的地方獨自走了出來,極為震驚。

    “兄弟,你剛剛是從這凼里面走出來的?”

    李田只是笑了笑,并沒有正面回答。

    只留下一個瀟灑又寂寞的背影。

    坐在離開這里的客車上,李田還在思考下一步的計劃,他想回富饒農業園分公司看看,又想回老家,就在內心焦灼的時候,讓他頗為意外的事情出現了。

    只聽系統傳來聲音:

    【新隨機任務:任務要求,研發出新品種新絲瓜,然后帶著成果在京城開全國發布會。】

    【完成任務:獎勵10萬現金紅包、1000抽獎點、700系統經驗值。】

    李田很驚訝,在他的印象里面,隨機任務一般都是特別沙雕的任務,都是會讓李田出丑的。

    怎么這次隨機任務這么正經,反而有點像簡易版的主線任務。

    要知道,即便沒有這個任務,李田也會盡快研發新品種新絲瓜的,畢竟新絲瓜的這個廣告,富饒農業園也已經使用很久了。

    只是,李田確實沒有想過要到京城去開全國發布會。

    這個就有點牛逼了。

    這可是以一個企業家的身份出現啊,而且還是一位成功企業家的身份。

    搞不好,這次的發布會,就是李田正式崛起的舞臺。

    他要告訴所有曾經看不起他的人,他李田以農業園老總的身份,將這家公司發展成總資產十幾億的大企業。

    他不再是無名小卒。

    他已經有拿的出手的熱銷產品。

    這么一想,李田內心還有一些小激動。

    來到機場,直接向老家而去,這次回去,是要快速的研發新絲瓜。

    這次有任務在身,李田自然是充滿了斗志。

    李田消失了好幾天,尤其是在凼的時候,他的手機已經完全失去了信號,整個人甚至都是消失的狀態。

    那天晚上,馮紅美還問起施靜琳,李田到哪兒去了?

    雖然公司有朱蓮和一群經理人在運作,但是,少了李田,總覺著少了點什么。

    施靜琳給李田打電話,發現竟然打不通后,她昨晚一整夜都在失眠中。

    ‘究竟是去干什么去了?’

    ‘難道是有什么危險?’

    施靜琳想到自己那天遭遇的車禍,后來她也通過警方和朱蓮的口中得知,是春天農業園的手下錢慶平搞的鬼,這人也是直接被抓獲。

    ‘難道,又是春天農業園,或者是其它農業園看不下去了,想要對付李田?’

    施靜琳一直在公司,所以公司的情況她也有所了解。

    畢竟富饒農業園分公司崛起的太快了,侵犯到的利息可不僅僅是一家春天農業園,僅僅這座二線城市,除了春天農業園業績下降,其它農業園的業績也是逐步的在下降。

    而其它城市的農業園也多多少少受到影響。

    一將功成萬骨枯,用來形容富饒農業園分公司的崛起,也毫不為過。

    尤其是主打高端菜市場的企業,其業績和品牌影響力都是受到了一定的損害。

    他們甚至都開始用做活動,促銷等方式,來讓自己公司的這個月的業績不那么難看。

    可以說,富饒農業園分公司在他們眼中,就是一根攪屎棍,一下子攪混了整個產業鏈的水。

    在富饒農業園分公司的信箱里面,甚至還匿名收到了很多來自其它城市的威脅信,大致意思就是,人在做天在看,讓富饒農業園分公司不要那么囂張。

    一個以種植蔬菜農業的公司,低調一點,太高調遲早會摔跟頭。

    “難道李田又遭遇到了可怕的事情?”

    施靜琳第一次為一個外姓男人,這么擔心。

    尤其是她一遍一遍打李田的電話打不通的情況下,在朱蓮的提醒下,她也不敢給李田的爸媽打電話,怕叔叔阿姨知道李田失蹤后,會擔心。

    就這樣,施靜琳幾乎失眠到了快天亮。

    她也終于不再欺騙自己,知道自己對李田確實有著特殊的感情,也許這一輩子,可能就只有李田這一個男人可以讓她這個樣子了。

    直到第二天,李田看到自己手機上很多的未接電話通知后,他就是明白過來,一定是在凼的時候,自己讓她們擔心了。

    他主動給施靜琳打了電話過去。

    施靜琳看到李田打來的電話后,她竟然沒有忍住,直接在電話里面哭了出來。

    “李田,你這個壞人,這兩天到哪兒去了?你知道我們有多么擔心嗎?”

    李田沒有想到這個平常高冷不行的女人,竟然直接哭了。

    “不要擔心,我,你還不知道,命大著呢,能奈何我的人,整個世界都沒有幾個。”

    施靜琳哭著埋怨道:“就會說大話,你不知道,我們公司收到了很多匿名威脅信呢。你又剛好失蹤幾天,連你最信任的朱蓮都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小寶貝,咱先不哭了。”

    “誰是你的小寶貝?你別亂叫。”

    “那小可愛可以嘛。”李田笑著說。

    “噗嗤…”電話那邊,施靜琳終于破涕為笑。“人家都急哭了,你還這樣。”

    李田笑著解釋道:“公司會收到匿名威脅信,這很正常,估計每一家大公司都會收到很多,畢竟木秀于林風必吹之,不遭人妒忌是庸才,我們在農業園這個行業里面,是黑馬中的黑馬,春天農業園是我們的競爭對手,但是他們也只是二線城市的本行業龍頭企業。還有很多其它城市的大型農業園,定然是害怕我們的成長速度。”

    施靜琳見李田明白這個道理,就不在說這個。

    “這段時間,你到哪兒出了?我們都很擔心你。”

    李田笑了笑。

    “我現在正在回老家的路上,UU看書 .uukanshu.com 不出意外,接下來的幾天我可能會在老家富饒農業園總部實驗室里面研發新品種新絲瓜,最快的速度,在新芹菜的熱度沒有完全消退之前,成功研發出來,并批量生產種植,還由分公司對全國進行銷售。”

    施靜琳擦了擦眼淚,她驚訝道:“你已經到老家了啊!研究新絲瓜,我也要去,沒有我的幫助,你一個人是研究不出來的。”

    “……”

    李田哭笑不得,你施大小姐口氣有點大啊!

    “好好好,我會在實驗室等你施靜琳生物學家過來,不過,你得把分公司的一些事物都處理好,畢竟你怎么說也是我們分公司唯一的大股東,你離開之前不把一些工作安排好,公司會亂的。”

    “不會,李田你太看得起我了,有朱蓮在,根本不用我做什么,好了,不多說了,我馬上整理整理就過去…”說完,施靜琳就是迫不及待的掛了電話,她要趕緊化妝,打扮的美美的去見李田。

    現在的施靜琳就像熱戀中的女子,對李田的感情幾乎是控制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