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五十二章,激化

從1994開始
     書店后面下車的時候,林義意外的遇見了一雙人。

    十指相扣,卿卿我我,敗壞風俗的趙志奇和陳明清。

    此時的兩人正目瞪口呆的看著林義倒車進倉庫,停車,開門,下車。

    尤其是見到米珈的那刻,被驚艷到的陳明清忍不住小聲問,“她是我們學校的嗎?林義女朋友嗎?我怎么沒見過?”

    趙志奇搖搖頭表示不清楚,倒是說一句,“孫念要是看到了,估計會氣到糖都吃不下。”

    陳明清睜大眼睛問,“你覺得她和孫念誰更好看?”

    “都好看,不過這位更有氣...”說著說著,趙志奇突然反應過來了,這是明擺著的事情還要問,這娘們是拿話套自己呢,身子一抖就趕緊補救說:

    “還是我們家清清最好看。”

    陳明清呵呵一聲,馬上說了句扎心的話,“當時要是林義追我就好了。”

    哇艸!你說的什么話,幾個意思?趙志奇心頭一片烏云密布,漆黑漆黑看不到一絲亮光。

    趙志奇不服,“憑什么?難道我生得不好看?他長得比我好?”

    陳明清緊了緊相扣的十指,但嘴巴卻不饒人,紅唇一閉一合又來一句戳心窩的話,“人家長相也挺好的,還比你有氣質,比你有錢。”

    這下趙志奇沒反駁了,暗道隨著時間沉淀自己也會有氣質的。

    同時暗道自己家也不差錢,只是可惜那不是自己的,有心辯解一句說不定林義這錢也是他家里的呢?

    但他看過林義的學籍檔案,家里有錢的概率不大,難道真的在外邊掙得?難道這個書店是他的?

    不然這兩年來怎么總是在書店見到他?不然怎么把車停到書店倉庫?還有周邊這些書店職員對他充滿了熱情和尊敬...

    不會書店真的是他的吧,天...

    這下趙志奇郁悶了,前面有韓小偉開奧迪,現在有林義開書店有皇冠,我都快成小透明了我。

    感受到趙志奇和陳明清注視著自己這邊,林義心里一疙瘩,好像一道堅守秘密的圍城破了道口子似的。

    無奈又心悶...

    不過想想也是,早先劉薈和金妍都能發現書店和自己的貓膩。

    更何況天天在書店二樓備戰出國留學的這兩位,遇到的次數太多,巧合就不是巧合了,而是驟然一變成了證據。

    把樓梯間的鑰匙給米珈,要她先上去。林義就朝趙志奇走過去,“你們什么時候返校的?”

    趙志奇說回羊城十來天了,只是之前一直在羊城到處游玩。然后他又緊著求證,“這書店是不是你開的嗎?”

    被抓了現場,林義倒也不打算隱瞞,因為沒必要,能考上中大的就沒人是傻子,再說這兩年自己和他們在書店不知道碰面了多少次。

    擱以前吧,還能撒謊說是看書偶遇。

    但今天又是車的,又是倉庫的,尤其是禹芳那一聲聲又狗腿又親切的花樣叫法“學弟”、“大老板”、“林老板”,一下子佐證了很多東西。

    就是心里頭有點恓惶。你說說你們年紀輕輕的呢,前面那么繁華的街道不走,沒事跑到后面弄子里面瞎逛什么。

    思緒千萬篇,卻只在彈指間,林義笑著沒應承卻也沒否認,讓他們自己幻想好了,同時又問,“吃早餐了沒?”

    趙志奇看了眼車子,鬼哭狼嚎的哀嘆一聲就說,“本來是吃了的,但是看到你有車、有房、有產業,我覺得還可以再吃點。”

    倒是陳明清說后面巷子新開了一家理發店,師傅的手藝很好,等會怕人多,要先去理頭發,如果林義有誠意就中午請他們吃大餐。

    新開的理發店林義是知道的,別問理由,問就是那新疆來的老板娘自帶一股異域風情,海容乃大,打眼的很。

    雖然理發店和書店中間隔著兩條弄子兩排房,但直線距離卻不超過200米,并不遠,難怪這兩人要從這小道穿插過去。

    貓了眼因為自己到來而十指分開的兩人,林義心里一陣膩歪,說一聲,“行吧,那中午見。”

    和趙志奇兩人話別,林義又在倉庫口同禹芳和刀疤老婆陽貴娥聊了一陣。

    等林義再次來到三樓的時候,米珈已經洗完澡了,此時她拿個吹風機正在客廳偏個腦袋吹頭發。

    見到林義進來,米珈暫停了吹風機,直起身子說,“熱水已經預熱了,你也累了一晚上,趕緊去洗個澡吧。”

    這樣熱乎的日子一夜沒睡,身上盡是些油膩,林義渾身不自在,急吼吼往浴室里一鉆,那溫溫潤潤的水漫過己身,忍不住呻吟一聲,真是舒服透了。

    好想就此睡一覺...

    磨磨蹭蹭洗完澡,洗完頭發,漱完口,等林義出來的時候,竟然聞到了一股香味。

    林義好奇的走到廚房,看到米珈有條不紊的忙活著切各種配菜,“你還會下面?還會炒哨子?稀奇呢。”

    “看來你沒認真聽我說過話,我10來歲就開始學了,在日本我也會偶爾自己動手做。”

    米珈帶笑打趣了一番林義,接著又講,“不過手藝肯定比不了你家大長腿的,等會別嫌棄就好。”

    林義口花花“嗨”一聲,無所謂樣子的手一揮,頓時狗討人嫌的來一句,“么事,我這人好生養,只要熟了就好。”

    林義這氣人的話,米珈安靜里權當沒聽到,至于他好不好生養,按艷霞的話來說,就沒見過比他更挑嘴的了。

    熱騰騰的一碗面,配上木耳肉絲加煎雞蛋,還有一份青菜,看著就不錯。

    拿過筷子吃一口,林義才反應過來,“家里不是沒菜了嗎,你特意去買的?”

    “沒,你進去洗澡的時候,書店那個年紀大點的阿姨送上來的。”

    懂了,米珈口里的阿姨就是刀疤老婆,剛才在下面看到自己連夜從醫院回來,就問了一嘴,這也是一個有心人吶。

    菜的味道挺一般,對于林義這種吃慣了大長腿手藝的刁貨來說,米珈的炒菜水平只能保證自己下的去嘴,不嫌棄,餓不死。

    不過面條倒出人意料的好,軟硬適中,疏疏朗朗,有彈性有嚼勁,顯然煮面的水溫和火候把握的相當到位。

    林義接連吃了好幾口,又夾了塊木耳下嘴,嚼吧嚼吧咽下去才問,“你在日本是不是經常吃面條?”

    米珈看著還剩大半碗的木耳肉絲,就知道身邊的人對這個菜有些差強人意,“有時候為了圖方便,就吃面。”

    吃完早餐,兩人談了會天,聊著聊著就講到了她這次回家鄉的感慨。

    米珈說,她這次暑假隨父母回了一趟老家岳陽,也跟著去鄉下看望了爺爺奶奶。

    她感慨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不知不覺里爺爺奶奶老了,滿頭白發。三句話不離老本行,總是關心兒子、孫女的穿衣保暖,田里、土里的陽春莊稼。

    她也感慨自己讀書讀著讀著就長大了,站在鄉土路上眺望稻田的時候,那在風聲里此起彼伏的稻浪最讓人難忘,最讓人感懷,那是兒時的記憶,那是遠去又美好的氣息啊。

    閉上眼睛就能聞到稻花香,閉上眼睛就能想起小時候同一群兒時玩伴在草垛里捉迷藏,玩游戲,;在月光下偷梨偷玉米偷涼薯;

    在小學課堂上跟老師唱:幾度風雨幾度春秋,風霜雪雨搏激流,歷盡苦難癡心不改,少年壯志不言愁...

    差不哩飯后半個小時,米珈按照醫囑該吃藥了。就著溫開水服用完藥,兩人極有默契的停止聊天,各回各屋,趕緊補覺才是大事。

    ...

    中午時分,趙志奇可能是這兩年被李杰帶壞了,這一次充分發揮了301寢室的不要臉精神,竟然在書店一樓堵林義,意思很明了,要他請客。

    陳明清剪了一個學生頭,整個人出人意料的清爽,看得出來能讓趙志奇一見鐘情還是有些資本的。

    米珈生病不能吃辣,趙志奇和他媳婦一個滬市人,一個胡建莆田人,也都是不太吃辣的,這可把林義給愁壞了。

    在香江吃了一暑假蒸煮海鮮和各式料理,好不容易心血來潮想吃點勁爆的,卻點了一桌子不要辣椒的菜,心塞。

    還好米珈熟悉林義的秉性,趁服務員離開之前,為他單獨點了個湘味剁椒魚頭。

    這可把林義高興壞了,自己不好意思開口的事情,有人代勞,能不開心嘛。

    四人邊吃飯邊聊,當談到留學這個問題時,陳明清虛心向米珈請教了很多。

    期間,陳明清問,“你為什么沒去歐美?而是選擇了日本?”

    米珈回答說有幾個原因。

    一是她不喜歡歐美文化,欣賞不來歐美人的做事風格,不愿意離開儒家文化圈...

    一番說許,核心思想很明了,就差直說不喜歡歐美人了。

    另一個就是安全問題,這年頭世界上真正能讓中國留學生感到人身安全的國家屈指可數,而日本和新加坡就是最可靠的那么幾個。

    不管情愿不情愿,這些都是實話。

    當然了,她由于受母親影響,熱愛上了漫畫創作,又加之她母親在日本有許多朋友,選擇日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

    聽完米珈的理由,一直猶豫去澳大利亞還是去韓國日本留學的陳明清突然對日本感興趣了,當場就要去了米珈的聯系方式,說有不懂的就來咨詢她。

    看著女朋友想一出是一出,可把趙志奇郁悶到了,頓時就嚷嚷,“你去日本了,我咋辦?”

    陳明清不理解,“你不是信誓旦旦說:我去哪,你跟著去哪嗎?”

    趙志奇沒法辯駁了,良久悲乎一嗓子哭訴,“可我爸是個純粹的愛國人士,家里連一件日本貨都沒,他怎么能允許我去日本?”

    陳明清沒安慰他,意思很明了,你自己看著辦,我和你爸,你選一個。

    ...

    下午時分袁軍老婆也不知道是哪里聽聞了米珈生病了,特意買了些水果過來看望,還一個勁囑咐晚上去店里吃。

    林義心領了好意后只得表示,米珈不能喝酒不能吃辛辣,去烤肉店吃清湯寡水的不得勁。

    袁軍老婆聽完后沒死心,沒過多久就去而復返,一進門就說,“這雞是我剛從熟人家里買的土雞,這豬肉也是土豬肉,從小到大沒喂飼料的,味道好。”

    掂量掂量快7斤重的土雞,饞嘴的林義不是老頑固,既然人家都這么熱情了,就得給她搭建舞臺,不能讓人家的馬屁拍到馬腿上不是。

    一下午,袁軍老婆就在樓下殺雞拔毛刨肉,一個勁忙活。

    這樣子弄得米珈有些不好意思,她看得出袁軍老婆對林義是真心實意的好。可自己只是林義同學加朋友,又不是他女朋友,受之有過。每次這么想著的時候,總去想幫點忙。

    但每次都被袁軍老婆拒絕了,人家說的話還特別好聽,“我要是有你這么好看的閨女,哪還舍得讓沾陽春水喲,你病剛好,好好休息休息,我一個人忙得過來。”

    到了這個份上,林義只得打圓場,“嫂子做菜是一把好手,你就去歇著吧。”

    不過米珈到底還是沒聽從他的話,善于為人處世的她一下午都在幫著打下,不嫌臟,也不嫌瑣碎。

    比如殺雞的時候幫著捉腿,遞遞剪刀,遞碗,舀清水之類的。

    兩女人有一叨沒一叨,氣氛很好。

    這讓林義不得不感嘆,米珈真的是通透啊。和精英站一起,她絕對是精英;和田里土里的莊稼漢在一起,也不會讓人覺得突兀,不急不慢的三言兩語就把別人心里說舒暢了。

    不過林大爺還是林大爺,懶懶的不拘小節,看著報紙聽著收音機,時不時搖個二郎腿喝喝茶。

    這才是人生,舒服。

    ...

    1997年8月10日,在經過一個多月的司法鑒定后。“富北案”有了新的進展:

    最高人x法院委派的京城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為“富士康訴北極光微電子惡意侵犯其商業秘密案”的官方鑒定報告出爐。

    該鑒定報告認為,北極光微電子使用的、為數不少的文件與富士康非公開文件記載的信息整體構成相同。

    北極光微電子在訴訟中提供的文件中超過60%帶有非公知信息;被查獲硬盤載有700多份屬于富士康的文件,其中超過55%帶有非公知信息。

    硬盤中發現北極光微電子正在使用的5份文件,與其中2份原告在被查獲硬盤中的非公知文件記載的信息相同。

    這個公證消息一出,外界一片嘩然。

    顯然在第一波公知認證中,郭老板和富士康大勝。北極光微電子一時成了眾多公司、眾多媒體、眾多所謂的磚家叫獸攻擊的對象。

    對此,北極光微電子方面駁訴認為:鑒定報告及相關附錄的大部分乃富士康單方面呈交的,自己對此毫不知情。

    此外,對有關資料機密性質的斷定,也不能作為判斷北極光微電子是否侵權的依據。

    1997年8月16日,在郭老板和北極光微電子默契的極力運作下,“富北案”再次在深圳中院低調開庭。

    當日焦點集中在對一個多月前,京城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的鑒定結果上。

    北極光微電子方面認為這個鑒定結果不公正。

    葛律師團隊稱,深城中院送交京城九州島世初知識產權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的電腦硬盤,所涉及的文件數目以及之前發布的官方鑒定報告所述文件數目比移送京城檢測時多出17份。

    因此北極光微電子法律顧問對硬盤中資料的真實性和是否能作為證據提出質疑。

    葛律師團隊認為,這塊作為富士康指認北極光微電子竊取其商業機密的重要證據之一的北極光微電子硬盤,其數據很可能被篡改。

    以此為由北極光微電子申請核查,案件審理也隨之陷人僵局。

    面對富士康的全力阻擊,在深城大家長與北極光微電子的共同努力下,北極光微電子雖然沒能徹底逆轉,但成功爭取了時間和機會。

    這讓郭老板非常沮喪和氣憤。于是富士康謀求把“富北之爭”擴大化。

    1997年8月22日,富士康發布公告,稱當地公安機關在調查取證后發現,正在進行司法鑒定的案子可能涉及犯罪,需要追究刑事責任。

    因此富士康公司撤銷此前對北極光微電子侵犯商業秘密的民事訴訟,同時將此案件在深城法院申請刑事訴訟。

    富士康的發言人指出,有很多證據可以證明北極光微電子對富士康有關知識產權的侵權,是有組織有計劃的。

    因此基于上述認識,富士康公司再進行事訴訟有些不妥,所以公司于近日進行了新的上訴。

    富士康要把告北極光微電子侵犯商業秘密由民事訴訟上升為刑事訴訟。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富士康在公告中稱,深城市公x局羅湖分局經審查現有證據后,認為有犯罪事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

    公安x遂依法對北極光微電子涉嫌進行單位刑事犯罪活動立案偵查。

    公告中同時說,作為直接負責人的北極光微電子總經理王欣、及其他職員可能因北極光微電子的任何單位刑事犯罪活動而受到懲處,而王欣被拘押的可能性最大。

    巧合的是,這段時間王欣為了一些生產設備正在歐洲進行商務會談,深城警方已經對她下了最后通牒,要求王欣在8月31日前回國,以便隨時接受警方的問訊。

    富士康方面的人士甚至分析認為,假如王欣在警方限定日期內沒有歸國,深城警方則很有可能采取強制措施將王欣引渡歸國,而到了那時,北極光微電子及王欣的命運恐怕就無法自己掌握了。

    最后,不幸讓富士康言中。8月31日,北極光微電子的副總經理夏全、以及北極光微電子高管潘文清被深城羅湖公x機關帶走,協助調查。

    這一突發事件,把本來極具爭議的富北之爭,引向了扣人心弦的地步。

    富士康方面大為振奮,認為是富士康公司反敗為勝的好機會。

    這真是一個驚天大新聞,在港澳臺以及粵省的曝光程度僅次于香江回歸和經濟危機事件。

    夏全的被拘捕,讓北極光微電子非常難堪

    ps:報告下成績哈:目前決訂105,上一章48小時追訂35,

    emmmm,

    不多說啥了啦,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