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激動得粵語都出來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做鹽焗類菜品的時候,首先要把鹽炒熱炒香。

    特別是鹽焗花生這類菜品,不僅要做到這一步,甚至還要往里面加一些香料,讓鹽里的香味兒更濃,這樣吃起來味道會更好。

    炒香料的時候不能心急,得小火慢炒,這樣才能讓香料中的香味兒滲入到那些大粒海鹽中。

    大粒海鹽擁有疏松的結構,不僅能夠積蓄熱量,也能留住香料的香味兒。

    炒鹽需要有耐心,一定要將食鹽炒到微微發黃時候,這樣海鹽才會徹底被炒香。

    不過要注意海鹽中的那些香料,假如有被炒糊的跡象,就得用漏勺將這些香料撈出來,省得有糊味兒出現,導致整鍋海鹽被毀掉。

    等到鍋里的鹽出現黃色的時候,徐拙將準備好的花生倒進了鍋里,開始翻炒。

    而這個時候,郭興旺已經開始用漏勺從食鹽里開始往外扒拉花生了。

    要是比快的話,郭興旺比徐拙快了一截。

    但是烹飪這種事跟男人的能力一樣,快了不一定好。

    質量才是最終的決定因素。

    鹽焗是一種通過食鹽間接對食材進行加熱的烹飪做法,所以做鹽焗菜的時候,不能心急,得慢慢翻炒才行。

    因為是間接加熱的緣故,使得這道原本很快就能做熟的菜,慢了不少。

    而且徐拙又先炒了海鹽和香料,節奏上就更慢了。

    等到他鍋里的花生米炒好的時候,人家郭興旺炒的已經晾好,口感也變得香酥起來。

    花生米是一道很有意思的食材,不管鹽焗還是炒制,剛出鍋的時候都不會酥,也不太香。

    但是稍等一會兒,等到花生冷卻一下,口感才會變得香酥起來,而且香味兒也會變得濃郁。

    這樣不是立即就能熟成的菜品最考驗對火候的把握。

    因為炒制的時間太長,等到冷卻后花生就會有糊味兒,而炒制時間太短,花生的味道就不夠香,口感也不夠酥。

    想要把花生做到完美無缺,必須要經過多次練習才行。

    其實用油炒花生米的時候還比較好掌握,一般鍋里出現噼啪聲的時候,就可以出鍋了,再晚的話就有可能過火。

    但是用鹽來炒,花生就沒了那種標志性的噼啪聲,而且相對于食用油來說,食鹽的升溫比較慢,但是降溫也慢。

    所以再什么時候把花生米從鍋里撈出來,就成了這道菜的難點。

    徐拙因為掌握了鹽焗花生的D級招牌做法,對于花生米什么時候出鍋倒是有了一定的經驗。

    比如要學會看顏色。

    用鹽焗的花生,有經驗的人只需要看一下花生米的顏色,就嫩知道這花生米的火候到底如何了。

    不熟的花生米,掰開后里面是白色的。

    而快熟的花生米,掰開后黃色。

    只要變成這個顏色,就麻溜的趕緊出鍋,冷卻后正好能達到香酥的口感。

    這是最實用的一種分辨方式。

    另外還有別的幾種,不過徐拙沒有把握,索性就沒有嘗試。

    反正技能在手,干嘛還非要摸清這些花生米到底是幾成熟呢,跟著感覺走就完了。

    等約莫鍋里的花生米差不多的時候,徐拙拿來一個漏勺,開始出鍋。

    首先把花生米連帶著鍋里的這些香料全都撈出來,然后再把香料從花生米中分離出來,將剩下的花生米倒進大托盤中。

    冷卻降溫。

    “徐拙,你這夠慢的啊,嘗嘗我的,非常香酥。”

    郭興旺把他做好的鹽焗花生端過來讓徐拙品嘗。

    徐拙也沒客氣,捏了一顆送進嘴里嘗了嘗,確實很酥,香味兒也很足。

    不過就是出鍋有點早了,花生的香味兒沒有被徹底激發出來。

    另外下鍋太早,導致鹽的香味兒沒有透出來。

    還有一點就是,因為沒有放香料,所以這花生的香味兒有點單薄。

    吃一兩顆還行,太多的話會容易膩。

    徐拙準確的說出了這鹽焗花生的不足之處,讓原本還抱著一線希望的郭興旺頓時有些萎靡。

    “行行行,別說了,不就是洗車嘛,一周兩次,連洗四周,也就八次而已,這有什么啊,全當是鍛煉身體了。”

    郭興旺拿得起放得下,對這種結果完全不在意。

    當然了,徐拙也不會讓他失望,笑著說道:“你一般都是啥時候直播啊?回頭我去你直播間看看。”

    徐拙沒有說一塊兒直播,而是打算看看,雖然這樣影響小一點,但對于一個小主播來說,明星空降的熱度也不低,足夠給郭興旺拉一波粉絲了。

    十分鐘后,徐拙做的那些花生米已經晾得差不多了,郭興旺捏起一顆嘗了嘗,立馬豎起了大拇指。

    “心服口服,原本還以為挑一道你沒做過的跟你比比呢,現在看來,還不是你的對手啊。”

    徐拙淡定一笑:“之前在揚州時候學過,所以才能僥幸贏你。”

    說完后,徐拙嘗了嘗自己做的,花生香酥,鹽的鮮味兒很足,但卻沒多咸。

    畢竟炒之前已經把鹽的水分炒出去了,只剩下了鹽的鮮味兒。

    除了鮮之外,花生米的香味兒也很有特點。

    吃起來有種五香花生的味道,UU看書.uukanshu.com 但是比起五香花生來說,香料的香味兒淡了一些,但是花生的香味兒更加濃郁。

    這味道配上海鹽的那種鮮美,再加上花生那恰到好處的香酥。

    絕了!

    把托盤里的花生往盤子里盛了一些,徐拙端著去往樓上送了,臨走之前還跟郭興旺交代了一聲,這些食鹽還能繼續使用,讓他別倒了。

    這些已經算是熟鹽了,香料的味道已經滲入進去。

    下次再炒花生米,哪怕一點香料不放呢,做出來依然會很香很好吃。

    來到包房,徐拙把這盤花生米擺在了桌子上,沖明顯已經有點喝高了的謝海龍說道:“謝叔叔,來嘗嘗給你的驚喜。”

    謝海龍因為搶了大家做鹽焗雞的機會,自然就成了酒桌上被集火的對象。

    這會兒剛喝完一杯白酒,見到徐拙端過來一盤花生米,他也沒在意。

    不過等他用筷子夾起一顆送進嘴里的時候,眼里卻閃出了抑制不住的驚喜:“這……這是你做的鹽焗花生?

    好正,好味,真系食過返尋味!”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