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浪費了1次觸發技能的機會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句粵語,讓徐拙有些懵,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是夸自己。

    其實鹽焗類菜品很常見,各個菜系都有鹽焗菜,比如這鹽焗花生米,就是一道典型的魯菜菜品。

    但是鹽焗類菜品在北方現在很少見,而且有鹽焗雞的大名在前,所以其他鹽焗類菜品就有點黯然失色了。

    一說到鹽焗兩個字,幾乎所有人都會想到鹽焗雞。

    這也造成了很多人誤以為只有粵菜有鹽焗做法呢。

    這種誤會甚至連粵菜師傅也有些反應不過來,比如現在的謝海龍,就非常驚訝徐拙居然也會做鹽焗類的菜品。

    他這么帶頭一夸,其他人也都舉起筷子進行品嘗。

    很快,大家的夸獎聲就接踵而至。

    不過這些夸獎并沒有讓徐拙又多高興,反而有些無奈,心里暗自后悔這么快把鹽焗花生做出來了。

    因為他原本想的是做出鹽焗花生之后,能夠引出大家討論鹽焗菜的做法,這么一來二去的,萬一能夠觸發觸類旁通的技能,這不妥妥的又掌握了一道菜嘛。

    然而大家非但沒有把話題往這方面扯,反而一個勁兒的夸自己。

    這跟徐拙的設想相去甚遠,甚至還有點南轅北轍。

    唉,白瞎了這么好的一次機會。

    徐拙嘆了口氣,沒心情聽大家的那些夸獎,打了聲招呼便下樓回廚房忙活了。

    與其跟大家在那夸夸其談,還不如多做兩道菜掙點錢呢。

    畢竟,自己也只是個身家才幾千萬的普通體力勞動者而已,跟樓上的這些有錢人可比不起。

    一小時后,樓上包房里的午飯總算是結束了。

    謝海龍如愿以償的的喝多了酒,關俊杰和徐文海開車送他回去,臨走前謝海龍還朝徐拙嚷嚷,讓他別忘了明天做鹽焗雞的事兒。

    徐拙自然不會忘記,只是有點擔心謝海龍喝這么多,會不會影響明天的發揮。

    送走謝海龍之后,趙金馬帶著老爺子于培庸戴震霆郭樹英等人也都離開了,貌似是找個地方繼續喝茶聊天。

    顯然,他應該是帶著大家去趙記私房菜的店里去顯擺。

    徐拙也沒在意,老年人嘛,就喜歡這樣,吃飽喝足后就開始回憶青春,如果徐拙沒有猜錯的話,趙金馬絕對會提起跟老爺子當年斗智斗勇的那些事兒。

    第二天,徐拙來到店里之后,就看到了門口擺著幾個深一點的瓦罐。

    瓦罐有點粗糙,價格應該不貴,因為看上去就像是那些廉價處理的殘次品。

    走進店里,徐拙看到謝海龍正在跟馮衛國他們一塊兒吃早飯,見到徐拙后謝海龍連聲說道:“你們這里的早餐太豐盛啦,這要是讓同行們知道還不得嫉妒死啊?”

    今天店里的早餐很豐富,有炸的油饃、油餅、糖糕、菜角,另外還有蔥油餅。

    這些主食配上蝦皮青菜粥,

    既有營養也好吃。

    另外桌上還擺著鹵味拼盤和一些醬菜和泡菜,不僅營養豐富,而且搭配也非常合理。

    怪不得謝海龍這么說呢,這樣的早餐,連徐拙自己都覺得豐盛。

    他扭臉看了一眼建國:“早餐準備這么多,忙得過來嗎?”

    建國說道:“這次送來的花生油是生油,得熬一下才能用,所以就炸了這么些東西,明天再炸一次,那些生油基本上就會全都變成熟油。”

    生油,指的是直接用花生米生榨出來的油,生油價格相對便宜一些,比較耐放,但是香味兒不足,尤其炒菜的時候,完全聞不到花生油的那種濃香。

    想要讓生油變得好吃,就得用生油炸一次食物才行,這樣生油就會變成熟油,油脂中的香味兒也會激發出來。

    徐拙沖建國說道:“炸完東西記得給油加個香,以后不加香的油不能用于炒菜了,免得香味兒不足影響菜品的質量。”

    所謂的加香,指的是把油燒熱之后,往油鍋里加入一些蔥段姜片和八角香葉等香料,用油炸到金黃,然后撈出扔掉。

    這樣油中就會有這些香料的味道,炒菜的時候香味兒更足,炒菜時候也不用再放花椒大料等香料,相對來說能提高后廚的運轉效率,也能有效的節約香料的使用。

    畢竟把香料的味道炸到油中和炒菜時候放香料,所耗費的香料數量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炒菜時候想要香料出味兒,就得增加香料的是用量,而且因為時間緊急,一般不等香料的味道全都炸出來就直接開始炒制。

    這樣比較浪費。

    而炸到油里的話,可以盡可能的把香料的味道炸出來,一鍋油算下來也用不了多少香料。

    當然了,這些油只適合做一般的菜品。

    一些料重味濃的大菜硬菜,該放香料還得繼續放,不能節省。

    交代完這些事兒之后,徐拙一邊給自己盛飯一邊看著門口的那些瓦罐問道:“那些東西是誰帶來的?做什么用的?”

    謝海龍趕緊說道:“我帶來的,這是做鹽焗雞用到的器具,只有用瓦盆做出來的鹽焗雞才算正宗,味道才好吃。”

    還有這一說?

    見徐拙有點迷茫,謝海龍趁著這會兒沒事,給徐拙講了一下鹽焗雞的過往。

    鹽焗雞是客家菜,當年客家人從中原往東南沿海遷徙的時候,因為食材不易存放,特別是宰殺的家禽沒法長途攜帶,只能包在鹽中封存。

    在遷徙路上,沒有吃食的時候,就拿出來,就著行李中攜帶的瓦罐把雞做熟,UU看書 .uukanshu 這就是早期的鹽焗雞雛形。

    發展到現在,鹽焗雞已經有了標準的做法。

    但是公認最正宗的做法,依然是用瓦罐來做,而且這些瓦罐只能用一次,不重復使用。

    所以謝海龍才帶了好幾個這種粗制濫造的瓦罐。

    大概有種便宜貨扔了不心疼的想法吧。

    不過徐拙好奇的是,為什么這些瓦罐只能用一次,難道這有啥講究不成?

    謝海龍喝了口青菜蝦皮粥說道:“這些瓦罐的結構比較疏松,導熱性很強,但是做過一次之后,融化的鹽就會把那些氣孔給堵上,再用的話不容易導熱,所以只能用一次。”

    徐拙嘖嘖稱奇,居然還有這種講究。

    不過鹽焗雞這么多年來一直經久不衰,大概就是這種講究吧。

    徐拙挺期待今天上午的鹽焗雞的,憑謝海龍的實力,味道應該不會太差。

    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今天圍觀的人應該不少,而鹽焗雞一次只能做一只。

    完全不夠分的。

    要不,今天咱也當一次試吃員試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