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35章 我可以去你家過年么

間之蠹
     一大清早,熟睡中的沈冰就被手機鈴聲吵醒了。

    沈冰對大清早的推銷電話真的是深惡痛絕,拿過手機就想接通電話之后噴回去,結果一看,居然是范敏?沈冰頓時清醒過來。

    “沈大師,救命啊,我媽要帶我去醫院!”

    “咋了就要帶你去醫院?你懷孕了?我那天晚上啥都沒做啊!”沈冰打了個呵欠,這世界上還有什么病是自己解決不了的么?去醫院管啥用啊。

    “你放屁!”見沈冰污蔑自己懷孕了,范敏頓時爆了句粗口。

    “那啥事兒你倒是說啊,嗝!”這幾天都沒吃啥東西,沈冰肚子里空空的,這會兒剛起床就打了個餓嗝。

    辟谷丹的效果過去了,畢竟半顆只能支持三天半。

    “就是你啊!那天給我的仙丹,害得我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我媽非要拉著我去醫院檢查,怎么辦啊?”范敏焦慮的不行,她不知道這個辟谷丹會不會被現代醫學檢查出來,如果被人發現了自己的不同之處,會不會被抓去解剖?

    沈冰打了個呵欠,他還沒睡醒,這點小事兒,真的不值得興師動眾的。

    “那你就吃點東西唄。”

    “但是我吃不下啊!吃得下的話,我就不找你了。喂!我要被抓去醫院檢查了,要被切片研究了!你一點都不擔心么?”

    “擔心啥啊,我都餓了,你不餓么?不跟你說了,我要去吃早飯了。三天沒吃飯餓得慌。”說罷,沈冰就掛了電話。

    范敏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忙音,愣了一下,旋即大喜,自己好像真的餓了。

    走在大馬路上,沈冰覺得有點孤獨。

    今天是十九號,明天,后天……

    后天就是小年夜了,大后天就是大年夜。道路旁邊,有著社區的人員踩著梯子,在給道路兩旁的常青樹上掛小燈籠。

    紅紅綠綠的,這些東西,價錢不大,也就消費一點人工。但是,掛在樹上,年味真的很足。往日這個時候,沈冰應該是放寒假在家,打掃衛生等過年了。只不過今年,熱鬧,那都是別人的。留給沈冰的,只有那形單影只的寂寥。

    沈冰的大舅秦天不在南江市工作,只不過,每年他都會回來過年,有時候帶著沈冰的舅媽和表姐,有時候自己一個人。這會兒估計已經在家了。

    請上幾桌親戚,家里留一頓,買上三五千塊錢的煙花放一下,對于這個“有出息”的孩子,親戚朋友們也都愿意賣個面子,過來吃頓飯,夸獎幾句。

    所謂的有出息,就是指賺的錢多。

    往常,沈冰也會在席間,只不過今年,怕是沒這個機會了。

    大過年的,街上的店鋪也大多關門了,再過幾天,怕是連吃的都找不到了。沈冰整了點吃的之后,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走著走著,就走到了三石街。

    三石街就是沈冰外婆家所處的街道。

    沈冰的外公外婆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

    這會兒,這邊應該只有他的舅舅和兩個阿姨。

    說是舅舅阿姨,其實并不準確,畢竟,在現在這條時間線上,沈冰并沒有雙親。

    這會兒三石街還沒有拆遷,住在一條街道上的人,并不像住在冰冷小區里那樣的陌生,大家走街串巷,非常熱鬧。

    在這條路上,沈冰見到了自己的小阿姨,搬了張板凳,坐在門口擇菜。一邊還與來往的四鄰八卦說笑。對于做慣了家務活兒的主婦來說,寒冬這點兒冷風,已經是習以為常了。

    沈冰走到附近開小店的阿大家,買了包煙,回到此處,蹲在路邊,就著凌冽的寒風,點燃一根,吸了一口。

    戒煙其實已經戒了十幾年了,不過今天,次吃此刻,沈冰老毛病又犯了。

    沈冰蹲在附近,香煙一根接著一根,眼睛卻在盯著他的小姨。

    蹲的久了,沈冰的小姨也注意到了他。只不過,她只是看了一眼,而后就收回了目光,皺了下眉。四十多歲的小姨當然不會覺得沈冰是看上了自己的姿色,只不過,一個年紀輕輕的少年,就這么不著調兒的蹲在路邊,香煙一根接著一根的抽,一會會功夫,已經半包下去了。這大過年的,也不回家,真是……

    沈冰不是這附近的人,作為一個家庭主婦,不至于連一條街上的街坊鄰居都不認識。她只是覺得這個少年有些奇怪。

    大舅開著小轎車回來了,后面還跟著一輛電三輪。

    電三輪上還裝著海量的煙花。與往年一樣,大幾千的煙花是少不了的。

    “岳華,出來幫忙!”小姨站起身,沾染了泥土的雙手在圍裙上,朝著屋子里喊自己的丈夫出來搬煙花。

    “等等,在弄菜呢。”小姨夫岳華是個廚子,這會兒正在后堂整肉菜,也沒空。如果沈冰他爸在這兒的話,這會兒估計就要上前搭把手了。他舅舅是個大老板,這種活兒,一般輪不到他來干。

    掐了煙站起身,沈冰拍了拍手,上前道:“我來吧!”

    “不用不用!”小姨朝他笑了笑,示意沒必要,轉頭繼續催老公趕緊:“岳華,快點,這里等著呢,你那邊等會兒在弄。人家賣煙花的老板要回去的。”

    老客人了,那賣煙花的老板自然不可能穩坐釣魚臺。陪笑著下了車:“沒事,你們忙,我一個人來也沒問題。”

    看著那骨瘦如柴的老板,沈冰不由得搖了搖頭。看著也不像是干力氣活的。

    秦天買的煙花有大有小,大的有一米出頭,小的也就一個筆筒那么大。那老板挺逞能的,朝著掌心里呸了一口唾沫,搓了搓手,就要那最大的那個開刀。

    這東西,沒兩個人抬,還真不好整,就他那體格……

    果然不出沈冰所料,那老板堪堪將那煙花從車上拖下來,磕地上差點沒砸壞了。

    “還是我來吧。”這些即將在大團圓的夜晚燃放的煙花,沈冰幫著搬一下,好歹是留個念想,也算是有點參與感。

    三下五除二,一車煙花就卸了下來。那老板開著車喜滋滋的溜了,剩下的事情也與他無關。

    往日里這些煙花都是放在偏廳里的,只不過,這會兒,沈冰也不知道自己進去合不合適。

    此時,岳華才洗完手,施施然的走出來。

    “小伙子有把子力氣啊!哪里人?”沈冰幫了忙,秦紅秋,也就是沈冰的小姨,見沈冰幫了忙,便夸了一句,順帶拉拉家常。

    “都卸下來了?”岳華剛走出門,見地上一大堆的煙花,頓時出聲問道。

    “等你出來,黃花菜都涼了,還不趕緊把東西搬回去。”秦紅秋斥道。

    沈冰的大舅,秦天,是不管事兒的,他負責把這些眼花拉回來,剩下的事兒就交給秦紅秋夫妻倆操心去了。他自個兒踱著步子,去拜訪街坊四鄰了。

    岳華現將小一點的煙花網內搬,秦紅秋便和沈冰扯了幾句。

    “我,錦鯉小區的。”沈冰在錦鯉小區買了房,這話倒也不假。

    “喲,哪個地方拆遷過去的?錦鯉小區也有我們三石街一部分人。你這個年紀,還在上學吧?家里家長都是誰啊?說不準我也認識呢!”家庭主婦,都是比較能聊的。秦紅秋原本覺得這個小伙子不咋滴,沒想到還挺熱心的。這下子對沈冰的看法也改變了。

    “額……我不是拆遷過去的,我在那邊買了房。沒上學了,自己做點小生意,賺了點錢,家里雙親都不在了,就剩我一個,這不,大過年的,自己一個人在家感覺憋得慌,就出來走走。”沈冰的心里,還是抱有一絲期待的。

    聽了沈冰的話,秦紅秋倒是愣了一下,小伙子年紀輕輕就沒了父母,想必這一路走來,也是不容易。秦紅秋四十歲了,與岳華兩個,到現在還膝下無子。也去醫院查過,一點毛病都沒有,但就是沒有子嗣。如今見了沈冰,倒也生出一絲憐惜。

    “呀,還是個大老板啊,年紀輕輕的,都能夠賺錢買房了,我家老岳要是有你一半厲害,那就好了。我們這兒過年都挺熱鬧的,你要是不介意,可以來這個搭個伙。阿姨做主,給你留個位置。”踩自己人,捧別人,這種手段,算不得恭維,就是市井小民聊天常用的伎倆罷了,可以快速拉進兩人之間的關系。UU看書 www.uukanshu

    沈冰心下一喜,口中卻推拒道:“額,阿姨,這樣不好吧?”

    是了,阿姨,她可不就是自己阿姨么?

    “沒事兒沒事兒,多個人也就是多雙碗筷的事兒,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可以跟阿姨一桌,大過年的,你一個人,也實在是太可憐了一些。”

    錦鯉小區到三石街,來去也就兩三分鐘的腳程。一個人出來闖蕩,看到家家戶戶這么熱鬧,這煙,停不下來的一根接著一根的抽,盯著擇菜的自己發呆這種事情,就都可以解釋了。

    也是個可憐又好心的娃啊。

    秦紅秋覺得自己又懂了。

    岳華將小個兒的煙花一件一件都運到了偏廳,這會兒還有一個最大的,他試了一下,實在是整不起來。從門口的水泥場地到大廳還有著兩層臺階,不將這大家伙搬起來,實在是運不進去,于是,他掃視了一下四周,最終也只見到沈冰這么個還能夠搭把手的人。

    “小伙子,來過來搭把手,謝謝!”

    沈冰燦然一笑,森白的牙齒便露了出來:“叔,你讓讓,我一個人就成。”搓了搓手,沈冰搬起這個大家伙,就向著偏廳走去。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