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40章 女生,女生

間之蠹
     “蔣哥,從家里帶了點土特產,剛剛忘在車上了,這會兒想起來就給你送過來。”

    沈冰見到辦公室上的桌上有煙灰缸,知道蔣逍遙抽煙,這才去買的煙。

    辦公室里除了蔣逍遙也沒其他人,沈冰刻意在門口等了一會兒,等新報道的同學離開了之后,這才進來。

    “哎,這怎么好意思呢,同學,你有這個心就行了。”蔣逍遙眼神瞄向了門外,能留校當輔導員的都是學生會干事。大學學生會就是個小型社會,在這個染缸里面摸爬滾打了四年,哪個不是人精?

    “沒事兒,蔣哥,就一點土特產,都是不值錢的東西,剛來這邊,我還要帶著范敏去買點生活用品,就不在你這兒多留了,回見。”

    蔣逍遙不接,卻也沒有明確表示堅定拒絕的態度。沈冰也不多話,這會兒隨時會有其他家長帶著學生來報道,多說多錯。沈冰直接就將小紙盒放到了蔣逍遙腿邊,而后便徑直帶著范敏離開了。

    蔣逍遙目送沈冰離開后,默默在心里記下了這兩個學生。

    像蔣逍遙這樣的輔導員,其實賺的不多。類似于班級統籌,生活委員這類的角色,帶不了什么重要的專業課,頂多帶帶毛概,歷史,英語這些不太重要的課程。

    輔導員收禮其實是大多數大學的常態,當然,并不是說你不送禮他就會給你穿小鞋,而是說,你送了禮之后,有些時候他還是能在規則之內給予一些方便。就是俗話說的好辦事兒。

    漢科大的軍訓為期一個月,前三周是在學校里,第四周回去漢川的部隊駐地里面拉練。軍訓的過程,也是一個班里大家熟悉的過程,軍訓之后會競選班委,想要當班長的,就得抓住這會兒的機會,好好表現。

    離開了蔣逍遙的辦公室,沈冰帶著范敏去領被褥,大學可以不住宿,但是宿舍還是會安排的。具體什么原因沈冰也不懂,也許是為了便于管理。

    類似漢川科技大學這種普通二本院校,宿舍大多是六個人一個宿舍的,作為大一新生,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有很多,鋪床疊被什么的,都要家長照顧著,這會兒女生宿舍是沒有門禁的。

    “走吧,先去幫你把床鋪一下。順便認識一下舍友。”沈冰拎著個臃腫的大包,伸手捏了捏范敏的鼻子。

    “你別捏我鼻子,不是說不睡宿舍么,為什么還要上去鋪床?”范敏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在大學里,總得交朋友的吧?宿舍類似一個小團體,很多活動都是以宿舍為單位的,認識一下總歸沒錯。時間也不早了,等會兒再陪我去一趟我宿舍,把兩個宿舍的人叫出來,請他們吃頓飯,先打一下感情基礎總歸是好的。”

    “哦!”范敏對這些人際關系的處理并不是太熟悉,一切都交給沈冰來辦就好了。

    女生宿舍三號樓,四樓,403房間。還沒進門,沈冰就聽到房間里傳來的嘰嘰歪歪的吵鬧聲。

    “我說了,不讓你放在我桌上!你是聾子還是傻子?你自己沒桌子么?”

    “我桌上放不下,

    放一會兒怎么了?你會死是吧?”

    兩個女聲吵得火熱,也有人在勸架。

    “哎,別吵了,別吵了。”

    沈冰站在門口,宿舍門打開著,房間內五個女生外加一男一女兩個中年人,估計是某個女生的父母。其中兩個正吵得火熱,而那兩個中年人則在一旁有些焦急的勸解著。

    范敏躲在沈冰身后,瞧瞧的看了一眼宿舍的環境。兩個月沒住人的宿舍,塵是塵土是土,那一對中年夫婦拿著掃帚和畚箕,正在勸架。

    宿舍除了范敏都到齊了。只留下角落里一個床位,離衛生間最近。

    沈冰伸手敲了敲門,走了進去。范敏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跟在了沈冰后面。

    “都冷靜一點,別吵了,新舍友來了。徐蕾,你的東西先放我桌上吧,既然閆巧千不愿意就不要難為人家了。”

    兩人冷哼了一聲,將目光轉向沈冰兩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宿舍里五個女生都對范敏的到來有些好奇。

    “哎,誒,不吵了好,不吵了好,大家都和和氣氣的嘛。”那阿姨拿著塊抹布,正在擦著桌子柜子,而他老公則繼續掃著地。

    宿舍里很亂,大學的宿舍都是下面放書桌,上面放床,一人一張。門兩側各放三張床,床是相連的,不過很穩當,不會搖晃。六張床,目前來看已經鋪好了三張,那個叫徐蕾的女生應該也是剛到,東西才剛放下。

    “叔,抹布借我用一下,我擦一下床板。”范敏在和五個女生做自我介紹,相互認識,沈冰開始幫范敏鋪床。

    “誒,好。給你。我再去弄一塊。”

    這對中年夫婦是宿舍里一個名叫李靜雪的女孩的父母,是從農村來的,渾身上下帶著一股子質樸的氣息,看得出來,人還算不錯,不算難相處。

    李靜雪人如其名,是一個很文靜的女孩子,身上的牛仔褲和黑色T恤衫都洗的有些發白,床位與范敏的床位隔江而望,都是靠近廁所的床位。住過宿舍的都知道這個位置不好,就算宿舍打掃的在干凈,總會有那么一些味道飄過來。

    另外四張床位,吵架的徐蕾和閆巧千在中間,閆巧千跟范敏一邊。宿舍比較小,走道比較窄,徐蕾在從包包里往外掏化妝品的時候,自己的桌上放不下,就順手擺在了閆巧千的桌上,相鄰的桌子上還隔了個爬梯,所以對過的要更順手。于是兩個人就這么吵起來了。

    沈冰不認識化妝品的牌子,范敏也不認識,范敏不化妝,永遠都是一副素顏朝天的樣子,反正沈冰也喜歡。不過,那看起來就很高端的包裝,昭示著這些瓶瓶罐罐不菲的身價,這徐蕾,應該是個富戶。

    閆巧千脾氣不太好,比較暴躁,也比較自我,從兩人能夠因為這點小事兒吵起來就能看出來。

    剩下兩張靠門的床位,一個是剛剛范敏進來時開口勸架的梁安安。梁安安看起來很時尚啊。露臍裝,小短裙,就算是被沈冰盯著也不怯場,反而還當著沈冰的面,散了頭發把橡皮筋叼在嘴里重新扎了個馬尾。一副迷死人不償命的妖精姿態,看的范敏有些氣呼呼的。

    還有一個徐婉蓉,略顯豐滿,不過算不得胖,除了沈冰范敏進門時打了聲招呼做了個自我介紹之外,就一直坐在門邊上刷著手機。哪怕是閆巧千和徐蕾爭吵,也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

    “范敏,這是你男票么?帥哥,不來段自我介紹么?”梁安安朝著沈冰吹了個口哨。

    范敏看起來笨笨的,比較好欺負,剛剛沈冰盯著她的時候,她就注意到范敏那氣呼呼的表情了,倒不是她要勾引沈冰,單純的就是她與人交流的方式。

    這年頭,只要是個帶把的,什么阿貓阿狗都能稱帥哥,沈冰自然是不會往心里去的。

    “沈冰,冰塊的冰,不僅僅是范敏男朋友,也是一個班級的,不出意外的話,咱們也有可能是同班同學。”

    李靜雪的父母在打掃完衛生后就離開了,六個人的宿舍,徐婉蓉在刷手機,李靜雪在看書,閆巧千和徐蕾互相不搭理,也就只有一個梁安安能夠說得上話的。

    “喲,還考了同一所學校的同一個專業啊?你們兩個在一起多久了?”梁安安有些好奇。

    “兩年多吧,已經見過父母了,我們在沁春園租了個房子,以后在宿舍睡的可能比較少,不過我不在的時候,范敏還是拜托各位幫忙照顧一下了。”

    “沈冰……”范敏扯了扯沈冰的衣角,有些責怪他干嘛要把兩個人一起住外面的事情說出來。

    這種事情,瞞又瞞不住的,只要兩人感情好,不分手,對女孩子基本沒有太大影響。除了昭告天下名花有主之外還能怎樣的?

    不過,若是兩人不能走到最后,那對女孩子的傷害就大了。

    范敏就是臉皮薄。

    “照顧一下范敏嘛,小事情哦,但是沒好處的事情我不干!嘻嘻。”梁安安嬉笑了一聲,等著沈冰開口。

    “這樣吧,時間也不早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先回一趟男生宿舍,等會兒請大家吃晚飯,可以么?”

    “去哪吃啊?不會是食堂吧?”梁安安歪著頭,用眼角的余光側視著沈冰,這少女還是滿懂得控制語氣的,雖然是在調侃沈冰,但卻讓人生不起氣來。

    “哪能呢,客尚廣場,隨便挑一家,你們決定。”沈冰無奈的搖搖頭,然后對范敏說道:“我要去一趟男生宿舍,你呢?去不去?”

    “啊?我?”范敏有些糾結。

    其實她不怎么想去男生宿舍,只不過,好像女生宿舍的氛圍也不是很好。

    怎么會這樣呢,明明高中宿舍大家都不會這樣的啊?怎么一到大學,就遇到這種事情呢?

    不幸被沈冰言中了,這也恰恰堅定了范敏搬出去住的決心。

    “別糾結了,你留下吧,沒多久,一會會我就回來接你。”見范敏糾結,沈冰就讓她留下了,大夏天的,沈冰主要是擔心她去男生宿舍看見那些洗完澡后只穿了一條內褲就出來到處溜達的……

    “美女,幫我照顧一下范敏,失陪一會兒,等會兒我叫車,大家一起出去吃一頓,互相了解一下。”

    “歐了,你去吧”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