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98章 放車輛通行

工程大佬
     山體滑坡造成道路中斷,而經過幾天的搶工使得道路基本上恢復出來了,而被清理出來的道路大部分都還完整,只有十幾米的道路裂縫縱橫,坑坑洼洼。

    胡小軍知道這個搶險工程不可能就只把滑坡的泥沙土清理完就完事了,如果不采取一點措施對這段滑坡防護,恐怕今后還會出現滑坡現象。

    陳陽說道:“下一步具體做什么到目前為止我也不清楚,只有等明天把最后一點清理完給上面反映后才知道。”

    “那陳哥,明天撤掉四輛四橋車,這拉土的錢何時付給他們,我好給他們講清楚,省得到時候不停的問。”

    陳陽聞言沉默著,自己剛剛得到系統的一筆獎勵,自己要不要明天就給他們付清,省得下來這些四橋車師傅不停的催問。

    于是陳陽拿出記錄車數的本本算了算,胡小軍給陳陽講的價格是一百二十元一車,這樣一算六輛四橋車中最少的有六千多一點點,最多的差一點就有一萬元。

    所以運土的費用總共加起來也就是五萬塊錢左右,這點錢陳陽還是付得起的。

    “我剛剛算了算運土的費用也就是五萬多塊錢,明天就把這賬給師傅們結了。”

    “這么快就給他們結了?”胡小軍沒想到陳陽居然會這么快結帳,“好,那下來我給他們說。”

    晚上的班依舊要加,而經過這一晚的加班,道路上堆積的泥沙土就更少了,粗略估計也就剩下二十多車左右。

    1月6號,晴轉多云。

    早上九點,眼看堆積在道路上的泥沙土沒有多少了,陳陽立即就撥通了周新金的電話。

    “喂陳陽,什么事情?”

    “周老板,滑坡的泥沙土基本上快要清理完成了,你看是否聯系上面的人來看一看,我這邊好安排。”陳陽說道。

    周新金:“這么快就清理完成了?滑坡地段現在穩定嗎?”

    陳陽:“相對還是穩定,不過時不時的還是會滑一些泥沙土下來,不過影響不是很大。”

    周新金:“那還是存在一些隱藏的危險。你稍微等一下,我立刻和上面的人聯系,最好今天把他們叫到現場去看一看,把下一步的方案確定下來。”

    陳陽:“我就是這個意思。”

    周新金:“我立刻聯系。”

    掛斷電話,陳陽開著車前往最近的鎮上取錢,因為中午的時候陳陽決定撤掉四輛四橋車,也在那個時候把拉土錢付給他們。

    二十多分鐘后陳陽來到最近的鎮上取了十萬元的現金放在身上,順便購買了一點菜又帶回工地上。

    陳陽剛剛把買的菜提到廚房里,周新金的電話就打來了。

    “周老板,上面有回應了嗎?”

    “上面已經聯系了,下午政府、設計、地質等人會來現場看一看。”周新金在電話里說道,“陳陽,既然道路基本搶通了,上面的意思是把這幾天堵的大貨車些先放過去,現在兩方已經堵了很長的隊伍了,造成的影響有點大。”

    由于滑坡造成道路中斷,過往的小型車都是繞從鄉道通行,而大貨車這一類的車輛根本就不能從鄉道通行,只能堵在路上,等待道路搶通才能通過。

    “那我立馬安排工人在兩端指揮放行。”

    “嗯,先單邊放行,每半個小時放一邊,放行通過滑坡地段的時候安排人員查看,確保一切安全。”

    陳陽和周新金結束通話后陳陽感到一陣納悶,獎勵的工人早上就派一名初級工人去接了,

    這都快十一點了怎么還沒有到了。

    這次獎勵的工人陳陽把初級測量員和三名初級工人安排在了水庫上,剩下的初級管理員和三名初級工人安排在了搶險工程上。

    現在要放車輛通行,可是陳陽現在只有一名初級工人可以安排,但是一名初級工人顯然不夠。

    陳陽立即撥通自己派去接人的初級工人的電話,通話后才得知路上出現了交通事故,他們被堵在了路上。

    不過現在交通事故已經處理好了,他們正緩慢的通行著,大概二十分鐘后他們就會達到搶險工程現場。

    只要初級管理員到達現場后,陳陽肩上的擔子就可以慢慢卸下了,最終他會把這里的一切全部交給初級管理員來管理。

    搶險路段的泥沙土已經全部清理完成,車輛可以正常通行,陳陽立刻安排拉土的四橋車停靠在棄土場內,不要阻擋等一下放行的貨車通過。

    而三臺挖機全部停放道路破壞嚴重的位置,隨時做好協助等一下通過的貨車。

    二十分鐘差一點工人們就到了,陳陽立刻安排他們指揮車輛放行,并且在滑坡地段安排人員觀察滑坡情況。

    很快一輛接著一輛的重型貨車出現了,UU看書www.uukanshu.com 并且緩慢安全的通過了滑坡地段。

    其中有兩輛重型貨車被陷入泥坑之中無法往前移動,陳陽立刻安排裝載機在后面推,挖機在前面使勁拉,最終把陷入泥坑的重型貨車拉了出來。

    之后陳陽安排挖機和裝載機把泥坑換填了,避免讓重型車輛再次陷入泥坑之中。

    一切正常后陳陽把這一切交給初級管理員來處理,而陳陽則要給貨車師傅把拉土的運費給結了。

    這次結賬陳陽連胡小軍的也一起結算了,俗話說親兄弟明算帳,把其他人的賬結了而胡小軍的不結,這就有點過不去了。

    拉土的師傅些早就從胡小軍那兒聽到了今天中午要把他們拉土的費用給結算了,所以拉土結束后早就等待著陳陽了。

    大部分貨車師傅都認為這拉土的費用可能要過一段時間才能拿到手,然而讓他們萬萬沒想的是這活一干完就能拿到錢,這正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結果。

    六名貨車師傅,陳陽十幾分鐘就把他們的拉土費用給結清了,拿到錢的貨車師傅些臉都笑爛了,高興得合不攏嘴。

    “喂,劉老板!”

    “陳老板,元旦過得怎么樣?”劉宏笑道。

    陳陽笑道:“過得還可以,劉老板呢?”

    “還行,帶著孩子出去玩了一趟。”劉宏說到,“今天打電話給你也沒什么大事,就是楊總剛剛打電話告訴我,十二月的工程量已經報上去了,不出意外這個月十號工程款就撥下來了,到時候你得去梁子鄉找楊總把關于錢的手續辦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