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戴震霆:終于輪到我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于可可撇撇嘴:“你說得好像周學姐很拜金一樣。”

    孫盼盼淡定的擺擺手:“不,這跟拜金不一樣,物質條件豐富本就是一個優勢,難道周學姐非得選個一窮二白的人才可以嗎?”

    在座的四個人沒一個是窮人家庭出身,對于金錢的優勢多少有點了解。

    大家在這方面的沒聊多久,反正沒打算干涉袁康和周雯的事兒,順其自然就行。

    假如兩人成了,那就起起哄熱鬧熱鬧。

    要是沒成,那就多勸勸袁康,免得他糾纏周雯。

    有李浩在,這一箱海鮮完全沒有任何浪費,全都吃了個干凈。

    徐拙把盛海鮮的那個泡沫箱拿過來,將大家剝掉的那些海鮮殼放進去,正好放了整整一箱。

    吃海鮮比較虧的一點就是這樣,吃的還沒扔的多。

    這跟早些年的排骨一樣,以前的排骨價格便宜,因為一半是骨頭,買了太虧,所以排骨有個“人狗各一半”的名號。

    那時候不光排骨價格低,甚至連瘦肉的價格也賣不上,只有肥肉的價格最高。

    而現在,隨著人們物質生活的豐富,加上飲食觀念的轉變,肉的價格完全反了過來,肥肉成了價格最低的肉類。

    收拾完畢后,李浩回想一下徐拙做鹽焗海鮮的過程,覺得挺簡單的。

    “徐老板,給我說說要領唄,以后我回家了也給我爸媽露一手,感覺這做法超簡單的,而海鮮還那么好吃,這鹽焗的技法簡直就是給我這種懶人準備的啊。”

    徐拙笑著說道:“確實很簡單,只要買到好點的大粒海鹽就行,先放鍋里炒熱,把水分炒出來,然后盛出三分之一。

    把收拾好的海鮮擺上去,再把盛出來的海鹽均勻的鋪上去,用中小火燒五分鐘,再悶五分鐘,鹽焗海鮮就成了,非常簡單。”

    這個方法適用于所有可以鹽焗的海鮮,但是不能做花生米腰果等小吃,因為那個是需要不停的翻炒才行的。

    大家吃飽喝足后,開始在客廳的電視上看今天上傳的視頻。

    第一個視頻是徐拙和郭樹英合作做徽墨酥的視頻,這個視頻的片頭做得很高級,已經完全跟vlog不一樣了,反而像是美食紀錄片。

    電影級的后期和運鏡,把食物的美給完全展現出來了。

    特別是用微距鏡頭拍攝的徽墨酥內部結構,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誰能想到,在黃山旅游時候隨手就能見到的小點心,居然還有這么多的講究,這簡直讓人嘆為觀止。

    在視頻中,也夾雜著為徽墨酥打卡的在線活動。

    只要參加活動的人,就有機會獲得徐拙親手制作的徽墨酥一份,一共999份,活動力度很大。

    之所以做這么一個活動,自然還是摸摸底,看大家對徽墨酥的反應。

    要是大家都喜歡的話,那徐小廚旗艦店就上新,

    假如不行,那就斷了這個念頭。

    隨著徐小廚品牌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上新的食品也越來越謹慎,不能做出一樣就火急火燎的上新,得考慮到受眾以及顧客的接受程度。

    用這種方式營造出徐小廚出品,必屬爆品的形象,從而擴大品牌的影響力。

    視頻播放完畢后,各項數值都呈現出飆升的趨勢。

    各大平臺上都有了徽墨酥的談論,并且熱度還有逐漸上升的趨勢。

    這些熱度都是徐拙的視頻帶起來的,這讓徐拙有種很滿足的感覺。

    驚喜不光這些,徐小廚旗艦店居然也不聲不響的開啟了徽墨酥預售模式,還特意標注是徐拙親手制作。

    現在已經有上千人進行訂購了。

    雖然這種預售很有可能只是對方湊個熱鬧,但是短時間內能有上千人圍觀也很不錯。

    至少已經遠超了徐拙的預料。

    這種情況下,徐拙自然沒法立即睡覺,而是在四方酒樓的管理群開了個小會,會議內容就是盡快把徽墨酥提上日程,不能讓訂購的顧客等太久。

    哪怕做完這一批就停產呢,也不能讓顧客指責店大欺客。

    不然這種帽子一旦被扣上,就永遠都摘不掉了,那些黑子們時不時就會拎出來,雖然影響不了什么,但卻挺惡心人的。

    安排好這些事兒之后,時間也不早了,徐拙洗洗睡覺。

    就這樣一連過了好幾天,上午在工作室那邊拍攝做菜視頻,下午在店里忙活,晚上在家用剩下的海鹽做點小吃。

    生活過得很安逸,也很充實。

    于培庸兩口子已經回揚州去了,兩人離開家里四五十天,一大堆事兒等著處理。

    郭樹英也回去了,現在徽墨酥火爆,望月樓也想在線上蹭一波熱度,所以他得回去一趟把這事兒處理好。

    所有人中,只有戴震霆和鄭光耀兩人留了下來。

    鄭光耀留下來是為了幫謝海龍造勢,畢竟要拿到客座教授的頭銜,名氣和廚藝得跟上,特別是名氣,沒有一定的社會知名度,人家憑啥聘請你當客座教授啊?

    而戴震霆留下,則純粹就是想跟徐拙多拍一些視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順便也看看家里的企業離開他之后的運營情況。

    過去,戴震霆什么事都是一把抓,還總覺得家里的后輩不行。

    不過經過上次徐拙參加他的生日勸解過后,也逐漸開始下放權力,到了現在,幾乎已經完全退居幕后了。

    現在正好趁著自己不在杭州的時機,看看那邊的到底能整成什么樣子。

    當然了,他留下來最主要的動機,還是想跟徐拙拍視頻。

    天見可憐,他幾乎是第一個提出要教徐拙做蜜汁火方的人,但是一直等了一星期也沒輪到這個機會。

    這讓戴震霆心里不止一次的咆哮,蜜汁火方這道菜,啥時候受過這種委屈?

    不管什么時候,這道菜一出場絕對是整個餐桌上最惹人注目的佳肴,而現在卻被其他菜系的人擠到一邊。

    一直到大家都拍了一遍,才終于輪到了戴震霆。

    把于培庸兩口子和郭樹英送走的三天后,戴震霆終于再次來到了拍攝現場,來拍攝他很早之前就提出來的蜜汁火方。

    這道在浙菜、蘇菜、徽菜都留下名字的名饌佳肴,終于要拍攝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