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五十三章,心頭好

從1994開始
     夏全的被捕,讓林義也有點坐不住了。

    還好事先自己有先見之明,讓王欣以公司發展為重在世界各地收購北極光微電子上下游垂直技術和專利、購買儀器設備、尋求與世界級企業展開業務談判。

    從而讓她擺脫了這一次突如其來的攻擊。

    又是羅湖分局,坐在沙發上的林義眼睛瞇了瞇。

    這個分局已經兩次和自己過不去了,上一次協助法院直接沖破北極光微電子的公司防線,帶走了王欣和許多資料及文件。

    這一次更狠,連北極光微電子值班副總經理以及幾名高管都被逮捕了。

    不是問訊,而是被直接逮捕!

    呵,還真的看我好欺負呢。

    這次林義決定不能坐以待斃,權衡一番,也顧不了那么多。還是起身到書房給深城大家長打了個電話。

    林義通過電話,隱晦詢問怎么回事,能不能幫著解決?

    其實問出這話的時候,林義心里也是非常忐忑的。羅湖分局的兩次突襲情況表明,人家不怎么聽深城大家長的指令。

    而現在深城大家長又馬上要赴廈門就職了,下轄的人還能不能聽、聽到什么程度就更值得揣測。

    不過林義還是對其抱有一定希望的。畢竟能在深城這樣的改革先鋒特區坐穩兩屆二把手,而且最終功成名就的到廈門任頭號人物,要是沒幾把刷子,擱誰都不信。

    當然了,林義心里的寶也不敢全部押在這位身上。

    在這個生死攸關的當口除了要拋出管一路吸引火力之外,還計劃把王傳喜也引進來。

    林義的策略很簡單,也很明顯,先把快要清澈的水再次攪渾再說。

    思來想去,林義還在想,蔣華不是傳遞消息說,金壽會是下一屆深城大家長的接班人么?

    要是自己實在沒法了,也可以試著求助這位試試,能把他自己運營到這么重要的崗位,林義覺得金壽的能力和背景都是不簡單的。

    不過說一千道一萬,這些都是外力,林義隨時做好了失敗的準備。

    之所以到現在為止還沒焦急的從幕后走向前臺去干預,那是因為和葛律師在“克隆”之前就做過各種預測,想到過可能會出現的情況。

    而現在的局勢還沒有超出控制,還在“可接受”的范圍內。要是實在不行了,林義就會采取葛律師的最后絕招,棄車保帥。

    只是這樣一來,北極光微電子的損失會比較慘重,但總體對林義個人來說,還是獲益大于付出的。

    當然,葛律師最后破釜沉舟的法子是絕路逢生的、最后沒辦法的辦法,不到萬不得已肯定不會用。

    ...

    林義在書房沉著的分析局勢時,接到電話的深城大家長也在情人“閨閣”思考對策。

    隔著電話,兩人默契的安靜良久。最后還是深城大家長最先打破僵局,只見他沉穩的說了三個字,“等消息。”

    等消息?

    林義心里思忖一番這三個字背后的意義,雖然看起來充滿了疑慮和不確定性。但對于深城大家長這樣的人物來說,“等消息”不亞于一個承諾。

    想通了這點,他心里松了一口氣。看來羅湖分局的越位玩法已經嚴重刺激到了深城大家長。

    想想也對,要是像北極光微電子這樣的重要“朋友”都能在他眼皮底下被“自家人”各種捅,那深城大家長還要不臉面的?

    這事不擺平了,以后還有誰敢站他這邊?誰還愿意關鍵時刻伸以援手?

    這個重要檔口,很多“朋友”都在看著他呢,深城大家長知道自己沒多少退路,除非不追求上進了。

    可是權利這個東西會上癮,

    只要碰過,絕大多數人都會花一輩子去走這條路,前赴后繼,至死不改。

    放下電話,林義心安了不少,拿過筆在白紙上寫下“郭老板”、“羅湖分居”七個字。

    寫完盯著看了會,林義笑了,暗道縱使你郭老板在商界呼風喚雨,利用金錢四處嚯嚯,手段頻出,但又能怎樣?

    畢竟是灣灣人呵,對內地的政治生態還是缺乏火候啊。

    要是你按部就班的以民事訴訟走,估計我還沒這么輕松呢。

    而你羅湖分居這么早就急乎乎地充當打手了,我就等著看你這關怎么過?

    林義心里著實高興一番,然后隨手把白紙揉成一團,丟入垃圾桶。

    ...

    下午3時許。

    袁軍老婆的雞還沒蒸熟,陽華和刀疤一行人從珠海回來了。

    二話不說,林義把刀疤叫到一邊分析完局勢后,后者立馬也看出了羅湖分局看似只針對北極光微電子,其實涉及內部權利紛爭。

    刀疤打了幾通電話,了解完羅湖的具體情況后就講,“羅湖分局現在也水深的很,兩派的人斗得很兇,看來我的去一趟羅湖。”

    林義點點頭,同時又唏噓的笑說,“他們斗法卻把北極光微電子給無辜的禍及了,真是冤。”

    對此,刀疤只是跟著傻樂呵,到底無辜不無辜,對他來說不重要,怎么樣把不無辜弄成無辜才最重要。

    這是刀疤在生死邊緣中形成的行事風格,任何事在他眼里沒有對錯之分,只有立場不同而已。

    此時,旁邊湊熱鬧的陽華開口,“世界上又有幾人是干凈的,尤其是和黑白打交道的人,他們既然不仁,我們也可以不義。

    他們敢幫助郭老板打壓北極光微電子,那肯定是得了巨大好處的,只要認真調調查,肯定滿身都是漏洞。”

    林義聽完這二流子表哥的吩咐,眼睛亮了那么幾秒很快又歸于平靜,“萬事萬物都有潛規則,不到迫不得已,我們不能壞了最后的遮羞布。

    商業競爭可以無底線的“偷盜”、模仿,也可以物盡其用各施手段獲取利益。這是憑本事吃飯,輸贏全看各自能力。

    但最好不要用暴力方法野蠻解決,也不要隨意勾結有關機構做的太難看,不然以后大家不會和你玩的,你也融不進圈子。

    所以刀疤你可以去調查,找出這些小人的把本,做到事先防備,做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但不要輕舉妄動,我還是傾向于深城大家長的能力,值得再信任一回。

    如果,我是說如果這位大家長搞不定,那我們再從長計議...”

    這次談話里,林義也隱隱表示了不滿,你刀疤運營了這么久,竟然還沒搞定幾個知情人,這是嚴重失職。

    雖然林義不強求干涉,也干涉不了有關機構,也沒膽、也不會那么蠢去干涉,但是搞定幾個朋友,避免信息盲區還是很有必要的。

    聽完林義的一通牢騷,沉默的刀疤心里也有了一絲急切,下定決心這次回深城,要彌補這次的過錯。

    而一邊的陽華撇撇嘴也不再多出鬼主意,只是一個勁的嘀咕奚落“沒膽的小子”,好像這樣嘮叨,就顯得他自己剛才沒見識的話能揭過去一般。

    林義雖然嘴上說不要輕舉妄動,但北極光微電子該有的姿態和輿論攻勢還是要有的。

    下午三點半左右,北極光微電子召開了隆重的新聞發布會。

    之所以說隆重,一是因為這次受邀而來、或者慕名而來的記者,加起來人數都過200了,算得上“盛大”。

    其次,北極光微電子已經放出風聲,會在發布會上爆猛料。

    爆什么猛料?

    那當然是放出管一路的吃里扒外的猛料。

    不僅會半遮半掩的公布一份管一路的“認罪”文件。還會在發布會現場播放一則管一路和王傳喜相互勾搭、試圖利用北極光微電子密謀富士康技術文件的攝像。

    有圖有真相,不但有管一路的“懺悔書”,更有王傳喜助理在海邊被警察逮捕時的照片、以及在派出所享受完后的“揭露書”。

    當然了,收了好處一直和刀疤保持良好關系的四名同志會現身說法。

    這一下子就增加了消息的可靠性。

    ...

    比亞迪,老王同志此時正在會議室里召開電池戰略布局會議,沒成想才開到一半、興致正高的時分,新助理就慌慌張張跑了進來,急匆匆地在他耳邊私語一番。

    也不知道這助理說了什么,與會眾人就看到剛才還紅光滿面的王老板此時已是面色蒼白,額頭冒汗,眼睛流轉里甚至出現了一絲前所未有的慌亂。

    王老板一直認為之前的助理是跑路了,拿著大把美金跑馬來西亞去了。聯系方式中斷后,他一度放棄了追索,只在心里暗嘆自己識人不明。

    卻不曾想,原助理竟然是被逮捕了,逮捕就算了,還把自己賣的那么徹底。

    只是一瞬間,王傳喜就已無心繼續開會,現在滿腦子都是漿糊,要怎么樣應對眼前局勢才是緊要的事情。

    因為不管北極光微電子也好,還是富士康也好,都不是目前的比亞迪能對抗的存在。

    但不能否認的是,接下來肯定會面對法院傳票,面對一場滔天怒火。

    好想耍賴,王傳喜如是想...

    問題是有圖有攝像啊,創業還沒多久的老王同志內心快瘋掉了...

    ...

    措手不及的王傳喜快要瘋掉的時候,林義卻有條不紊的在吃雞。

    真的是在吃雞。

    一起的還有米珈、袁軍老婆和臭不要臉賴著不走的陽華。

    吃了一個雞中翅,酥軟滑膩的味道是真的好,林義抽一張紙擦拭下嘴角的油膩就問陽華,“你們什么時候回去?”

    正在啃雞爪的陽華囔囔一聲,“你紅包都還沒給,就催我們回去了?”

    講到這,陽華瞄了米珈一眼,就賤兮兮的用男人能懂的暗語說叨,“再說了,我給你帶來的禮物,你都還沒用,就這樣讓我帶回去?你忍心?”

    聽懂了的林義臉一黑,這個二流子嘴里的“禮物”說的是央措。

    但,那個是能用的嗎?

    雖然也很想用,甚至想深入淺出的交流一番思想,討論一番名山大川的學術問題...

    可是不敢啊,正所謂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怕麻煩,林義最怕麻煩了。

    這頓飯吃的甚歡,卻也在吵鬧中度過。

    最后沒得法,林義直接提前封了兩個“一萬二”的大紅包才把這個二流子表哥弄走。

    四點過,林義打算帶米珈出發第一附屬醫院打點滴的時候。

    許久不見的盧博士找上門來了。

    而且一見面就跟林義分享了一件好事。

    由于之前發表的論文和著作在國內經濟領域取得了巨大反響,盧博士也算是熬出了頭,一躍成為國內有著不小名氣的經濟學家。

    再加上他家里小有背景,以及自身兼任中大管院的副主任身份,36歲的盧博士已經被邀請參加明年在京城舉辦的“兩會”。

    這個邀請可把盧博士高興壞了,由于管院主任已經確定要高升,目前他正在往主任位置謀劃。

    不過競爭對手也不少,足足有三個。而且這三個對手年紀都比他大,資歷比他深,也是主任位置的強有力沖鋒者。

    但是,運氣好的人老天都在眷顧。

    這次意料之外的“邀請”,一下子就讓盧博士身價大漲,也算給中大狠狠漲了波面子,曾引進他來中大的校領導已經明確暗示過,很看好他,要他好好干。

    什么叫看好他?

    什么叫好好干?

    要是其他領導打官腔,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盧博士還當做耳邊風聽聽就算,但這次開口的是自己的恩師和伯樂,這由不得他不高興。

    林義聽完,也是眼睛一亮,“這么說,你這也算是另類的全國人大代表了?”

    盧博士笑著頷首,“差不多。”

    “來,以酒代茶先恭喜你一杯,晚上我們再給你慶功。”林義順手舉起手中的涼茶,duang的一聲碰了過去。

    “哈哈,好。這杯茶我受了,不過晚上咱要喝就喝白酒,紅酒啤酒都差了點意思。”

    兩人認識也有兩年了,脾性相投,非常談得來。

    再加上股市里結下的深厚友誼,盧博士說話也不像剛認識那會裝矜持了,此時話里話外都透著隨意。

    想到白酒,林義心里就有些打顫,但還是硬著頭皮說,“今天是你歡喜的日子,白酒就白酒。”

    第一件事是分享心頭好。

    而盧博士第二件事就是半年前林義和他提過的有關國內零售業《商業大店法》提案的事情。

    盧博士對這個“大店法”很是看中,他通過半年的細致調研,敏銳的察覺到這個商業提案大有可為,要是弄好了,不說管院主任位置如囊中探物,甚至讓他成為“內參”級別的經濟學家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這次特別看中,這也是聽說林義一回羊城就來親自拜訪的原因。

    ps:昨天晚上加班到凌晨一點多,回來就沒寫了。

    早上起來匆匆趕了一章,等會要去上班了。

    嗯,求波支持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