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五十四章,硌母豬去...

從1994開始
     回憶前生,在這個特殊的年代,國內零售超市在資金、技術、政策等都不太理想的情況下是一步一個印子的腳踏實地,一路走來很是艱辛。

    而與國內超市相對比的是:家樂福、沃爾瑪等外資超市巨頭在中國占盡了便宜,全程落子如飛,網點數量急劇膨脹。

    就像步步高超市之前在郴市開店,選一個合適的地址被三番五次的刁難、截胡。

    拆除一個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張口就要300萬元賠償費,為方便停車在馬路邊開一道口子,被要價每米5萬元。

    這要是把步步高超市隨便換成一個境外超市?郴市政府還敢這么做嗎?

    那答案幾乎是肯定的,不容置疑的,不敢!

    按照某些習以為常的尿性,非但不敢違背了這些“爸爸”的面子,估計還得洗白屁股恭恭敬敬倒貼一筆。

    就像為了幫助沃爾瑪深城洪隆店開張,政府投資2000萬元拓寬道路,并配套建了一個停車場。而京城和滬市則更是夸張,每次為國外大超市出手都是闊綽的5000萬往上。

    這樣規則不對稱形成的反差,讓林義感到很不服氣,也感到非常羞辱。

    憑什么一個超國民待遇,一個在則底層苦苦掙扎?

    是國內零售超市不行嗎?誠然在技術、資金、品牌影響力方向暫時是不如境外巨頭超市。

    但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國內也在摸著石頭過河,對超市這樣一種新的經濟模式缺乏足夠的了解,也像當初國有企業大規模學習韓國大宇模式一樣,先引進來用用再說。

    但這個用用再說的政策,對于國內超市就苦不堪言了。

    像沃爾瑪、家樂福、麥德龍等世界零售業外資巨頭在進入發展中國家時,憑借規模、資金、實力等方面的優勢,不計成本地跑馬圈地,采取各種手段擠壓本土企業。

    在外資享受“超國民待遇”的同時,實力弱小的本土企業則得不到政策、資本支持和稅務優惠。

    這樣下去,必然是國際商業大鱷迅速占領流通業的主渠道,而本土流通企業將無路可走。

    這也是半年前林義看到盧博士在國內經濟領域初露頭角的時候,決定套牢他、利用他這個身份為自己謀取一番,同時也為國內有著800萬從業人員的本土零售業做點什么。

    關于大店法議案,林義的核心點在于建議國家“規范商業網點設施建設的立法。

    對于林義的提議,經過半年多調研的盧博士表示完全贊同。

    有了共同的目標和話題,兩人之后足足花了兩個時交流思想。

    這次兩人商議的時間雖然比較長,但收獲還是滿滿的。

    盧博士決定再耗時半年,在明年兩會召開之前,組織中大經濟學和商業法方面的老師一起編寫《商業大店法》草案。計劃在1998年,也即是明年的“兩會”上親自交到商務部部長的手中。

    聊完主要事情,心頭輕松下來的林義喝一口茶就問,“要調用這么多人才,學校方面會支持你的吧?”

    盧博士極有信心的說,“這個你放心,我自有把握。”

    “那就行,我等你好消息。”說著,林義看了看時間,已經6點過了,不早了,頓時就起身,“要不這樣吧,我先帶同學去打針,晚點回來再一起喝一杯。”

    想起剛才為了給兩人騰空間而去了樓下的米珈,盧博士就玩笑著感嘆一句,“這些年我這人運氣還不錯,沒想到唯一見過的億萬富翁竟然和我還是朋友。

    回頭我就把這個消息告訴唐奇,看能不能在他臉上找到比我當時還要錯愕的表情。

    ”

    林義笑了,也接過話題打趣,“滾圓不也是千萬富翁么,難道你以前不知道?”

    提到滾圓,盧博士楞了片刻,然后唏噓著搖頭,說不一樣,那不一樣。就差說那錢并不是滾圓自己掙的。

    商量完大店法的事情,盧博士還忽的對林義發出邀請,“這個月中旬我要和思佳結婚了,到時候你和唐奇來當我的伴郎怎么樣?”

    “好。”

    對于當伴郎,按林義的沉穩性子,才堪堪大三的他,本能的想拒絕。但是當看到盧博士眼里的殷切期盼,表面不帶猶豫的又同意了。

    盧博士說,之所以突然結婚,是因為導員焦思佳馬上30歲了。

    年紀不小的焦思佳前段時間有明確逼宮,要是再不結婚,她就會選擇分手,找個備胎嫁掉。

    離開前,盧博士還問這次結婚到樓經理的酒店合不合適?會不會刺激到樓經理?

    林義想了一番就說,“都過去大半年了,樓經理應該適應滾圓離開的日子了吧。再說了,你結婚辦的酒席不選她那里,估計孤兒寡母的她會更有想法。”

    “倒也是。”盧博士顯然也是認同這個觀點,臨出門前又換了個話題:

    “關于國內零售業和大店法的事情,你可以把之前和我談的觀點以論文的形式寫出來,我幫你潤潤筆投出去。”

    投稿?林義一下就懂盧博士的心思了,這是明擺著要往自己身上罩榮譽,這是在向自己示好。同時也是想蹭一個導師的名字,為他自己爭取一份功勞薄。

    思忖一番自己的處境,年少有為是很多人給自己的認識標簽,要是才華更顯幾分,倒也符合自己家大業大的身份。

    “你這主意倒是不錯。不過...”提到寫論文林義就腦殼疼,前生的本科畢業論文都是導師耐心教導了三次才修改過關,實在是不擅長這些格式化的東西。

    頓時有些犯難說,“你說說我也是一個有著滿肚子墨水的才華之輩,卻最怕寫作文和論文之類的了...”

    看著林義自賣自夸,UU看書 .uukanshu.com 盧博士大笑一番就拍拍他肩膀說,“沒事,回頭我就把整理好的資料給你送一份過來。”

    “那感情好,這個可以有。”林義連忙點頭,心想你要是幫我框架列好,我只要填充細節就就就...

    ...

    盧博士心頭歡喜的回到教師公寓,開門的焦思佳立馬就問,“怎么樣?林義同意當你的伴郎嗎?”

    “嗯,同意了。我早就說過,你是知道人家身份后患得患失...”

    焦思佳沒等他說完就干脆的反駁道,“是吧,我是患得患。

    但某些人也不見得比我好,還世界名牌大學畢業的博士呢,得知人家是步步高超市和歐尚shopping mall的老板時,在書房里長吁短嘆半天的,不比我傻的更久?...”

    盧博士不干了,自己可是正兒八經的博士和副主任,甚至主任位置也在向自己招手,這婆娘怎么能這么奚落自己,啞個嗓子就質問,“你今天是不是沒漱口?”

    “我有沒有漱口,你心里沒數?”

    “我還真沒數,今天光擔心去了,早上沒注意。來,讓我溫故而知新,現在好好聞聞。”說著盧博士把領帶一松,就把頭低了下去,啃了起來。

    “死人,你牙齒硌到我了...”

    “不硌你硌誰啊?”

    “去硌母豬去”

    “別急,正在硌”

    ps:這章有點短,昨晚回來沒寫完的,今早湊起2400字發出來。

    今天會早下班,晚上應該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