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李浩:我對這道菜不是很感興趣

美食從和面開始
     老廚師就是老廚師,徐拙預想中的熱油飛濺場景并沒有出現。

    鍋里的蜜桔并有炸太久,基本上外面那層酥糊受熱變硬之后就用漏勺撈了出來。

    炸好的蜜桔賣相很好,外面一層薄薄的面糊,這會兒呈金黃色,將里面的蜜桔襯托得更加漂亮了。

    不過當徐拙捏了一個放進嘴里品嘗的時候,卻發現原本甜絲絲沒啥酸味兒的蜜桔,經過油炸之后酸味兒居然會被放大很多。

    吃起來非但沒有蜜桔的那種口感,反而像是沒熟的桔子。

    這玩意兒做出來的真的好吃嗎?

    戴震霆把所有蜜桔全都炸了之后,立馬將鍋里的豬油倒出來,留了差不多一勺當底油,放在灶上重新燒熱后,倒入了早已經準備好的白砂糖。

    開始炒糖。

    這是這道菜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所有拔絲類菜品繞不開的一步。

    戴震霆拿著勺子,慢慢在鍋里翻攪著,讓白糖一點點融化在熱油中。

    拔絲類的炒糖是有技巧的,特別是油炒法炒制的糖,看似有難度,其實只要細心一點,就能找到規律。

    剛把白糖放進去的時候,得用勺子不斷的翻炒,讓鍋里的白哦沙土受熱均勻,這樣才能更好的化開。

    等化開后,鍋里的糖液會顯得很粘稠。

    這個時候不要慌,繼續翻炒就行了,沒過多久,鍋里的糖液就會開始冒大泡,同時原本粘稠的糖液也會逐漸變稀。

    這個時候就得注意了,因為糖液即將炒好。

    很快,鍋里那些原本比較密集的大泡開始變少,直至消失不見。

    這個時候,拔絲的糖就算是炒好,得趕緊把準備好的食材放進去翻炒掛糖,同時把火關掉,免得鍋里的糖液受熱過重,出現焦苦味兒。

    徐拙有糖粘技能在手,同時也掌握著好幾道高階拔絲類菜品的技能,對炒糖完全不陌生。

    但是戴震霆以為徐拙不懂這些,每一步都特意講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讓徐拙心里滿滿的都是感動。

    炸好的蜜桔放進鍋里翻炒半分鐘,讓所有的蜜桔都掛上已經開始扯絲的糖汁,然后戴震霆往鍋里放入半炒勺糖桂花,又將之前準備好的熟芝麻倒進了鍋里。

    接著再次翻炒十來秒,讓這些配料在鍋里拌勻,就可以出鍋裝盤了。

    這時候雖然已經關了火,但是鍋里還有很高的溫度,所以那些糖桂花剛放進鍋里,桂花的香味便飄了出來。

    同時芝麻也變得更加香脆,口感也變得更好。

    拔絲蜜桔盛在盤子里的時候,絲絲縷縷的金絲已經從鍋里扯出來,使得這道菜的顏值再次提升不少。

    擺盤結束后,戴震霆把這盤拔絲類的菜品放在餐桌上,另外又擺上了一碗涼白開。

    吃拔絲類菜品,要配上涼白開吃味道才好。

    把熱氣騰騰糖汁一扯老長的菜品放在涼白開中一涮,

    糖汁瞬間凝結成一層琉璃一樣的硬殼,吃起來外皮爽脆,而內里依然熱氣騰騰。

    另外,在涼白開中蘸一下,也不會讓糖絲扯得到處都是,影響吃飯的心情。

    菜品制作成功后,接下來就到了試吃的環節。

    為了讓這道菜顯得更好吃,在試吃環節中,徐拙讓李浩出鏡。

    李浩對這種菜的興趣不大,他之所以還留在這里,完全是想吃蜜汁火方,想嘗嘗這道被吹上了天的菜品,味道到底有多好。

    不過這會兒蜜汁火方還沒做好,估計還得大半個小時,所以李浩免為其難的接下來這個差事。

    “先說好,我吃兩口把視頻拍了就行,拔絲蜜桔不是我的菜,我相對來說還是更喜歡吃肉類菜品。”

    李浩半推半就的坐下來,要不是這是戴震霆做的,他還真沒啥興趣。

    畢竟西安也是美食之都,各種甜品小吃數不勝數,所以李浩這個老陜對于拔絲蜜桔這道菜完全無感。

    要不是這是戴震霆做的,他不好意思推脫,甚至都不會坐下來吃。

    誰都不是傻子,有蜜汁火方在,誰愿意吃拔絲蜜桔啊。

    開機后,李浩很有專業精神的立馬換了副表情,用筷子夾起一瓣蜜桔在涼白開中涮一下,然后也不嫌燙就塞進了嘴里。

    他哈著熱氣把這瓣蜜桔吃下去之后,有些意猶未盡的說道:“這拔絲蜜桔,有點意思哈。”

    說完,他再次舉起筷子,又夾了一塊在涼白開中涮一下,吃了下去。

    吃完后咂咂嘴:“這蜜桔確實不錯,看似味道很單一,但是回味卻……我再吃一塊,然后好好給大家說說這道菜的味道。”

    就這樣,李浩一邊吃一邊扯,每次吃完一瓣之后,就會給自己找個繼續吃的理由。

    看得一旁的孫盼盼最后實在忍不住了,走過來踢了他一腳:“整整一大盤被你吃得快見底了,就不能給我留一塊?咋還夾呢?”

    其實視頻素材剛剛就已經夠了,不過李浩沒有停下來,幾個攝像師也沒有關機,繼續錄制著。

    孫盼盼早就看清了這點,所以才敢這么沖進去踢李浩。

    還說自己不想吃,丟不丟人!

    她在邊上都快饞死了,結果李浩就是不說停,而且每吃一口就給自己找個理由接著吃,讓孫盼盼氣得牙癢癢的。

    結束拍攝之后,李浩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道菜確實很好吃,不僅甜,外皮酥脆,而且還有桂花和芝麻的香味兒。

    這種復合型的香味兒實在是讓人欲罷不能……

    好了好了,盼盼你別掐了,大家都看著呢,我得等著吃蜜汁火方,這道菜應該比拔絲蜜桔更好吃。”

    拍了拔絲蜜桔之后,角落里蒸的蜜汁火方也蒸得差不多了,再有十來分鐘就能出鍋。

    原本徐拙以為還能再歇會兒,誰知道戴震霆擦擦腦門上的汗水便說道:“準備一下,現在就得開始拍了。”

    徐拙將蒸鍋再次端回來,UU看書 .uukanshu 整理一下身上的廚師服,然后攝像機就開機了。

    開始拍攝后,戴震霆沒有直接把蒸鍋的鍋蓋掀開,而是很反常的把炒鍋架在了灶上,開始往里面放熟豬油。

    這一步看得徐拙有些意外。

    咋又放豬油啊?今天跟豬油飆上了嗎?

    戴震霆說道:“蒸肉出鍋之前,得先把準備好的松子炸一下,讓松子的色澤更漂亮,同時也能把松子的香味兒炸出來。”

    徐拙好奇的問道:“戴爺爺,您這么鄭重其事的,這些松子有什么大用嗎?”

    他回憶一下自己曾經吃過的蜜汁火方,好像沒松子啊。

    戴震霆笑了笑說道:“這些松子是最后裝盤后點綴用的。”

    徐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是裝盤后撒一點進行點綴,就跟菜品出鍋后撒點蔥花香菜一樣,居然還搞得這么大張旗鼓。

    浙菜玩起排場,真是一點不虛魯菜和淮揚菜。

    ——————

    熊仔打針后出現了應激反應,嚇死我這個老父親了。今天就這么多了啊,明天我盡量多寫點,大家晚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