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62章 對峙

黑牧師亞丁
     “嗯?”杰汀挑眉看了眼哈克斯,“怎么了,這很重要嗎?”

    哈克斯走上前,看著他那金黃色的眼眸,朗聲:“我們是來鏟除魔物的,倘若【永恒灼燒】是樹精所放,我們自然已經沒有任務要做了,但是......”哈克斯的右手悄悄摸到刀柄,道:“倘若不是樹精所做,那就代表,我們的工作尚未結束,眼前還有魔物等著我們掃除!”

    另外四人這邊光線很微弱,但哈克斯的一舉一動都能看在眼里,雷茲、科倫和莫迪見狀,隨即會意,也都準備好拔出武器,只有卡門不為所動,因為她一旦開始吟唱魔法,比她技高一籌的杰汀就會有所察覺。

    杰汀干笑兩聲,搖搖頭:“真是讓人感到驚訝啊,哈克斯......好吧,【永恒灼燒】是我放的。”

    話音未落,哈克斯已然拔刀出手,動作飛快,刀刃在一瞬間化作銀光,鋒芒既露,不見鮮血誓不還。然而,就當刀鋒距離杰汀的頭顱不到分毫時,杰汀背后竟生出一只巨大的手臂,由杰汀的魔力編織而成,千鈞一發之際,這只大手一閃而過,截住銀芒,將刀身緊緊抓住。

    下一刻,雷茲、科倫、莫迪三人一齊出動,沖向杰汀,杰汀銀杖拄地,一圈紫色的波紋從銀杖敲擊地面的位置迅速向四周擴散,波及至這三人之時,波紋化作咒印,緊緊纏繞在三人身上,竟將之牢牢束縛住。雷茲只覺全身灌了鉛似的,兩只胳膊沉重無比,仿佛有一雙看不清摸不著的拉住了自己的身體,使之不得動彈。

    “咚!”杰汀輕輕提起銀杖,又是重重地敲在地面上,又一圈法術波紋即刻生成,攜帶著澎湃的魔力,向四周激振而開。“砰!”傳來幾聲悶響,雷茲、科倫兩人隨之向后飛去,仰面摔倒在地上,就連莫迪也踉蹌倒退幾步,才得以穩住身形。

    誰知,哈克斯猛地一松手,重新獲得了自由,一刀被縛,哈克斯還有另一把刀。左手抽刀而出,矮過身子,突然一個回旋,閃到杰汀另一側,砍出另一刀。杰汀見狀,催動魔力,持刀的第三只手頃刻間同樣也防了過來,抓著刀刃,擋在哈克斯身前,“鐺!”兩刀互斫,其響錚錚。

    也就在這一刻,幾聲細微的聲響傳入杰汀耳中,“嗤嗤”,就像什么東西劃破空氣,轉瞬之間來到自己跟前。杰汀心生不妙,但也無計可施,本能地側過頭,然而,右臉頰感到絲絲寒意,通過肌膚傳遞至神經,其寒徹骨,讓人戰栗,緊接著便是一陣刺痛。

    “啪!”一根冰錐從杰汀身側擦過,帶著血花,撞在石壁上,四分五裂。杰汀站住腳,摸了摸陣陣刺痛的臉龐,鮮血從狹長的傷口里流出,抬起頭,卡門身邊寒氣縈繞,魔法陣已經編織而成。

    趁著杰汀愣神的這一刻,哈克斯突然一使勁,刀鋒一轉,從杰汀擋在前面的第三只手滑過,身形一變,彎刀順勢架在了杰汀的脖子上。

    戰場一瞬間歸于平靜。

    “真是默契的配合啊......”杰汀不慌不忙,撫掌稱贊道,“下次我會小心一點的。”

    “你覺得,還會有下次?”哈克斯暴喝道,“把刀放下!”

    “鐺!”杰汀老老實實地操縱第三只手,把緊握著的刀松了開來,任其掉落在地上。哈克斯抬腳一踢,把落地的彎刀踢到一邊,離杰汀遠遠的。

    “收起你的術式,杰汀!”

    “好吧好吧,我聽你的就是了。”杰汀故作無奈地嘆了口氣,第三只手隨之分解成無數紫色微粒,

    飄散而去,“何必如此動怒呢,我使用【永恒灼燒】,只是不想讓這些鎮民把這里的秘密說出去——事實上,當時已經有人注意到了那些【哨兵】,正準備通知其他人。”

    “于是呢?你就先在整個巴倫鎮動用了【結界】,將這里和外界完全分隔開,然后再施放了【永恒灼燒】?”

    “【永恒灼燒】需要長時間的吟唱才能生效,而完全起效至少要花費半個月——假如你有更好的辦法,UU看書 .uukanshu. 能讓他們全部留下的話,我也就不需要這樣。”杰汀淡淡地說,“我可沒有傷害他們的意思,只是他們已經發現了老牧師的死,沒過多久也發現了【哨兵】,萬一他們進一步找到【傳送門】,或者把這邊的情況說出去,對我而言可不太妙。”

    哈克斯對他怒目而視,低吼道:“僅此而已?告訴我,杰汀,【永恒灼燒】的【代價】是什么?假如我沒猜錯的話,你把巴倫鎮所有的植物都【獻祭】給【永恒灼燒】了,難道不是嗎?”

    杰汀滿臉的不在乎:“也不全是,教堂周圍的【哨兵】我可動不了。”

    “他們在說什么,這個人做了什么事情嗎?”雷茲撿起長劍,插回劍鞘中,問科倫。

    科倫也是惡狠狠地瞪著杰汀:“就是這個人,以巴倫鎮所有植物的生命作為【代價】,施放了【永恒灼燒】,害的他們的莊稼全部枯死,糧食也很快吃完了,這才引發了饑荒,并且,他為了保證術式的順利完成,又給巴倫鎮設下【結界】,導致所有人無法逃難,最終餓死了大部分人......”

    雷茲倒吸一口涼氣,原來,禍害巴倫鎮的真兇不是所謂的樹精,而是眼前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魔法師!雷茲重新拔出了劍,劍尖直指杰汀,低聲問科倫:“你們打算拿他怎么辦?”

    杰汀看著雷茲對自己滿是敵意的樣子,輕蔑一笑,轉而對哈克斯:“問完了?哈克斯,我該如何稱呼你呢?正義的使者?”

    “你這個......人渣!”哈克斯左手握緊刀柄,毫不猶豫地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