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63章 遺跡

黑牧師亞丁
     彎刀攜帶著哈克斯無盡的憤怒,在觸及杰汀肌膚的一瞬間,竟毫無阻力地砍了進去,如同什么也沒有觸碰到一般。哈克斯一驚,只聽一聲輕而沉悶的爆裂聲,“砰!”,杰汀的身體化作無數黑紫色的斑蝶,撲棱著眩目輕盈的翅膀,細細簌簌地散開,隨后飛入虛空之中,留下星星點點的魔力。

    “哈克斯,后面!”雷茲驚叫道。哈克斯的身后,黑發白衣的魔法師一眨眼重組了身體,右手將魔力飛快地注入銀杖,使其末端縈繞著一圈淡淡的魔法咒文。

    不用雷茲提醒,哈克斯也猜到了杰汀的位置,順著劈空的勢頭拉開一個身位,彎刀換至右手,一腳踩穩,趁機轉過身來,帶動右手閃電般甩出一圈刀花。同時,卡門開始吟唱下一輪咒語,科倫捻起一根箭搭在弓上,瞄準杰汀射了過去。

    面對哈克斯的攻勢,杰汀撩起銀杖,漫不經心地擋了過去,“叮!”一聲脆響,纖細的銀杖穩穩地接下了這一擊,并且,潛藏在銀杖里的魔力化作洪流傾瀉而出,在與彎刀相擊的那一刻將之震飛。身后,科倫的箭和卡門的冰錐同時而至,杰汀來不及撤回銀杖,卻也不回避,背后的第三只手再次凝聚成型,隨意一揮,如一只巨大的翅膀,將后方的暗器盡數掃落。

    哈克斯雙刀盡失,愣神之際,杰汀再次聚集魔力,銀杖又是往地上一敲,“咚!”魔力如驚濤駭浪般由地表擴散而開,哈克斯身形一歪,失去了平衡,被這股沖擊波震開老遠,后背重重地撞在石壁上。

    “【牢籠】!”短暫吟唱后,杰汀的魔力瞬間纏繞在五人的身上,哈克斯五人,包括同為魔法師的卡門,皆是無法動彈,對卡門而言,凝聚魔力也變得艱難無比。

    眼見五人已經完全喪失了戰斗力,杰汀慢悠悠地掏出懷中的手帕,細細拭去了臉上的血跡,搖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我說哈克斯,你還真敢下死手啊。”

    “哼,杰汀,你讓這么多人白白喪命,總有一天,神明會懲罰你的!”哈克斯不屈不撓,拼命掙扎著。

    杰汀滿臉嘲弄的笑容:“嗯,說的沒錯,也不過只有神明,才能懲罰我了,哈哈。”他緩緩坐了下來,咳了咳,繼續道:“為什么不能心平氣和地談一談呢,我可從來沒想過要傷害你們......卡門,你上哪才能找到我這樣以德報怨的師兄呢?”

    卡門目光灼灼,一字一頓道:“我不會原諒你的,為了導師,我絕對會殺了你。”

    “嗯好吧好吧,待你真正把本事學完,再說這話也不遲。”卡門越是憤怒,杰汀越是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哈克斯,干脆把卡門還給我吧,在你身邊,她可沒時間學習新的魔法了。”

    “我呸!”

    “杰汀先生,我們本來不想與您再有任何瓜葛,不過,不管怎么說,剛才您手下留情,我們還是要先對您說一句謝謝。”這時,科倫開口道。

    “哦,科倫,我愛聽你說的話,說到底,巴倫鎮上這些人和你們一點關系也沒有,我們之間也完全不必這個樣子。”杰汀重新站起身,銀杖一揮,順手將禁錮五人的術式【牢籠】解除,“拿起你的刀,哈克斯,好好收著,別再弄丟了......我邀請你們過來,沒有別的想法,只是為了能讓你們也能看一看這天造地設般的神跡。”

    “還是那句話,杰汀,假如我是你的話,我不會選擇傻坐在這里,而是另找出路。”眼見實力相差太過懸殊,

    哈克斯也收起了殺心,撿起雙刀,“這么大的地方,什么也沒有,你不覺得奇怪嗎?”

    杰汀踱步著,銀杖一次又一次輕敲在地面上,回敬道:“也許吧,但是這里確實沒有出路,至少,我沒有感知到其他的【門】。”

    “呃,他們又在說什么?”

    “他們正在試著找到一條路,隊長和杰汀都不認為這里就是盡頭了。”科倫答,“雷茲大人呢,您覺得還有路可走嗎?”

    “我不這么認為。”雷茲搖搖頭,“多半是建造者故意設計成這個樣子,來迷惑別人的。”

    “奇怪......明明無路可走,但這里空氣清新,完全不像是死路。”哈克斯又摸了摸石壁,奇怪的觸感再次傳遞過來,“這到底是什么地方,UU看書www.uukanshu.com 杰汀?”

    杰汀翻了翻白眼,道:“我不是說過一次了嗎......這是第一文明的遺跡。”

    “第一文明?什么是第一文明?”哈克斯問。

    “我們的文明,我們所成就的一切,對這片土地而言,對這個世界的神明而言,并不陌生,因為早在我們誕生之前,已經有別的生靈,在同樣的地方,創造了屬于他們的驚人奇跡。”杰汀慵懶的雙眼里再次閃現過一絲狂熱,“只不過,千萬年以來,這些奇跡,在一次次戰爭中,近乎歸為塵土。那些流傳下來的遠古傳說、歌謠,都是第一文明的最好憑證。”

    “我四處尋覓,追隨古老魔法對靈魂的指引,來到這塊陸地。每個夜晚,在夢中,總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在呼喚我的名字......哈克斯,卡門,你們能體會這種感覺嗎?”杰汀語調平靜,但卻說著荒謬絕倫的話語。

    若不是對眼前這個魔法師極為了解,哈克斯早就把他歸為“瘋子”一類人里了,但也正因如此,杰汀看似不著邊際的描述才讓哈克斯更加信服。

    “不過,看樣子,你們似乎也束手無策,嗯?”杰汀靠在石壁上,一臉玩味地看著哈克斯的臉色,“假如時間允許的話,我倒希望你們能留下來。”

    “很遺憾,我們有要事在身,必須先回王都復命。”哈克斯迎上杰汀的目光,道,“所以說,能先放我們出去嗎?”

    “嗯好說好說,不過,在此之前......”杰汀的目光悄悄移至雷茲,眼睛微微瞇起,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