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45章 以鵝傳鵝

間之蠹
     九月正是艷陽天,偶爾也會來幾場給人喘息之機的細雨。

    不過,即使是雨天,不用上操場,所謂的軍訓還是得繼續。只不過,戰場轉到了內務方面。

    輔導員蔣逍遙陪著教官一間一間宿舍走下來,給大一這些新生們講解如何將被子疊成“豆腐塊”。

    只是學校發的被子都不是棉被,被芯都是纖維材質的,看起來厚實,卻賊透氣,夏天嫌熱冬天不保暖的那種。這些纖維都非常蓬松并且具有彈在宿舍里廢了老鼻子勁兒,最終也沒能把學校發的被子整成豆腐塊,無奈之下,讓人去拿來了自己宿舍的軍綠色棉被,這才算給大家演示完畢。

    內務方面的任務,就此作罷。

    那咋辦嘛?難不成學校再給新生一人發一床棉被?

    成本還是太高了,現在用的這種被子,畢竟成本低嘛。

    成本低到什么程度,沈冰沒興趣去了解,總之午休瞇一會兒還是夠的。反正晚上也不再宿舍住。

    教官離開后,男生318宿舍的一幫牲口又活動了起來。

    “開黑開黑,來的舉手。”吳巷呼喝起來。

    所謂的開黑,無外乎就是他最愛玩的競技游戲,勇者聯盟了。商博洋是不愛玩電腦游戲的,劉雷經常看不見人影,沈冰根本不住宿舍,一般都是只有他和王家琪李傲兩人三黑。不過李傲心態比較差,打的不好了會掛機,這點讓他倆很是頭疼。

    “我來!”“我也來!”李傲和王家琪響應道。

    “冰哥玩不?”吳巷問道。

    游戲嘛,還是大家一起玩比較好玩,一個人玩總感覺差點意思。

    “我就不玩了,沒電腦,電腦在家里呢。”沈冰擺擺手說道。

    眾人已然是知道沈冰在漢川買了房,還是自己買的,這點倒是和商博洋一樣,是個“高富帥”。

    高富帥這個詞語還是有些內涵的,無論你跟“高帥”沾不沾邊,只要你足夠富了,那你就是高富帥。

    “冰哥,沒電腦沒事啊,劉班長不是有電腦么,問他借一下,或者問商少借一下唄。”李傲說道。在沈冰暴露自己在漢川買房之前,這個稱呼就已經喊出去了,大家叫順口了之后倒是沒有改口叫他“沈少”。

    劉雷愣了一下,回答道:“用我的吧,只不過我的電腦里面沒有勇者聯盟,要玩的話,要先下載一下。”

    商博洋的電腦里自然也是沒有這款游戲的。

    “大俠,要不然算了,冰哥難得在宿舍,咱們六個人湊個局,打牌算了,就少玩一天電腦吧。”商博洋說道。

    大俠是吳巷的外號,吳巷平時玩游戲的時候,經常鍵盤噼里啪啦敲得山響。眾人偶爾好奇上前一看,得,正跟人對噴呢。所謂的“俠”,無外乎就是鍵盤俠的意思。只不過鍵盤俠也難聽了一點,大家就給他取了個外號叫大俠。叫著叫著,也就習慣了。

    “打牌?六個人能玩啥?”吳巷有些不太樂意,

    打牌哪有電腦游戲好玩?只不過既然是商少開口,他也不好拒絕的太果斷。

    “就算不打牌,找個大家都能參與的游戲,也比玩電腦游戲要好一點。”劉雷發言支持道。

    能六個人一起玩,還有足夠趣味性的,無外乎三國斬,狼人斬還有大富豪等等桌游了。大學生活還是很好的,很精彩。

    狼人斬這個游戲,沒一定基礎,沒一定喜愛度,還真是不適合玩,商量了一下,大家準備湊個三國斬的局,六個人無論是玩六人場還是玩3V3,亦或是國戰場,都能夠玩。只不過318宿舍里并沒有三國斬的紙牌,只能讓劉雷出去借了。

    “商少,你追梁安安的事情,進展怎么樣了?”劉雷問道。

    幾人一邊打牌,一邊吹水,倒也讓沈冰夢回前世的那一段大學時光。

    “別說了,這幾天我天天晚上約她,無論是吃飯,看電影還是逛街購物,她就沒一次同意過,搞得我都快對我這迷倒萬千少女的魅力不自信了。”商少的話語永遠都是這么騷氣。

    “不至于吧?難不成她已經有男朋友了?要不然誰能擋得住你商少的攻勢啊。萬箭齊發。”李傲說道。

    “臥槽,李傲你是沙比吧?哪有反賊甩AOE的?剛烈判定!”吳巷被李傲打的萬劍傷了一滴血,頓時嘴上罵罵咧咧道。

    翻開牌堆,是張紅桃。

    “直到我是反賊你還剛烈我,幸虧是張紅桃,你不是反賊吧?”李傲還嘴道。

    打得好打得差,都是娛樂,眾人也就嘴上嗶嗶一下,不涉及利益的事情,到還不至于真的反目成仇。就算再坑,這局是隊友,下局也有可能是對手啊。再者,三國斬這游戲,說到底還是個運氣游戲。張飛滿手閃,尚香死活摸不到裝備的事情,層出不窮,水平其實是其次的。

    “大家快出來看,女生宿舍有人要跳樓了!”外面傳來一聲呼喝。

    跳樓?這么刺激?

    眾人甩下手里的紙牌,一窩蜂的便向樓下跑去。

    女生宿舍一號樓下,已經里三層外三層圍了一大圈,都是看熱鬧的。

    四樓,有一個女生正跨坐在窗臺上,哭哭啼啼的打電話。這事兒,這會兒肯定驚動了校領導了。

    “咋回事兒?咋回事兒?”

    “不知道啊,聽說是異地戀,男朋友劈腿了。”

    人群中,有人在低聲交流著。

    得虧這是在學校,如果是在校外,這群圍觀的人中,怕不是喊快跳啊,磨磨蹭蹭不像樣的都有不少。

    “男朋友劈腿了跟她有什么關系?尋死覓活的人就能回來了?”沈冰撇了撇嘴,發表自己的言論。

    其實,沈冰看到生命即將逝去的時候,都是能救則救的。不過在沈冰救人的名單里,不包括這種尋死的。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沈冰即使再閑,也不會愿意去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

    “妹子,你別跳啊,你男朋友不要你我要你!”樓下有個牲口朝上面喊道。

    “滾!撒幣!”那妹子哭的梨花帶雨的,脾氣卻是暴躁,直接朝著樓下的人群吼了一聲。這下子卻把大家都整笑了。

    不,這是嚴肅的場合,不能笑。

    說實在的,那妹子長得還是挺漂亮的,雖然哭花了妝,但是但看臉型就能看出來,是個美女。當然也就擋不住有些視力好的牲口,想要趁虛而入。只不過,現實不是段子,沒按劇本走,總有人會尷尬。

    四樓不高,這個高度跳下來,除非頭先著地,要不然死不了人。運氣好點的骨斷筋折,運氣差點的,直接摔個半身不遂或者高位截癱的,也不是沒有。范敏她們宿舍也下來了。人群中范敏一眼就找到了沈冰。

    “寶寶,咱們要救她么?”范敏悄悄問道。

    范敏知道,如果沈冰想要救人的話,他肯定有辦法,畢竟沈大師還是沈大師。只不過,沈大師雖然管閑事,但從來不會拿熱臉去貼冷屁股。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不干。

    “救她干嘛?你能救她一次還能守她一輩子不成?她要是真跳下來,我出手救了她,說不準她還要恨我,再說了,罵人罵的這么帶勁,也不像是會跳的樣子。”沈冰說道。

    真正要跳樓的,基本是對生活失去希望了,那會兒誰還會在乎別人說什么?這會兒還能罵人的,多半是不會跳的。只不過下面圍了這么多人,有點下不來臺而已。

    爬窗一時爽,但是觀眾多了,假裝跳樓的人就有些尷尬了。這會兒灰溜溜的爬回去,怕不是要淪為笑柄好幾年。

    那跳樓的女生只是缺個臺階下而已。就跟當初沈冰拿全城的人去威脅胡進熊一樣。

    “但是……”范敏還是有些擔心。想要跟沈冰爭辯些什么。

    “要你管的事情你才管,尊重別人的選擇,不要給別人添麻煩。”沈冰沒讓范敏繼續說下去。雖然按照他的判斷,樓上這個女孩多半是不會跳的,但是他不會跟范敏這么說。萬一他說完了,這女的卻偏偏真的跳了,那他不是坐蠟了么?沈大師的臉面還要不要了?

    “哦……”范敏有些失望,她不認為沈冰說的是對的,也不認為沈冰說的是錯的。只是覺得,既然有這個能力,為什么不救一下呢?

    沈冰不一樣,他比范敏經歷的更多,如果是在穿越前,他有這份能力,或許他還真的會去管管這份閑事,即使當事人不感激他,他也覺得自己做的是正確的。只不過這么多世界穿越過來,UU看書www.uukanshu.com 他的觀念早發生了改變。

    校方人員很快趕到,以處分為威脅,疏散了圍觀的人群。而后不久,警察也陸續趕來,之后發生了什么沈冰不知道,只不過,跳樓這件事情,肯定是沒有繼續的。也就是給眾人多一些茶余飯后的談資罷了。

    出了這么個事兒,大家都跑去串門了。八卦是每個人的天性,沒看到熱鬧的,削尖了腦袋找了解內情的人問事情經過,而了解內情的人,則得意洋洋的向著不了解的人講述自己聽說的版本。當然,少不了添油加醋一番。

    從此,校園里就多了一個凄美的愛情故事。

    有個大二的學姐,跟男朋友青梅竹馬,結果患了癌癥。家里沒錢治療,不得以下,男方委身于某七十多歲的富婆,為她賺錢治病。這位學姐以為自己被戴了帽子,哭哭啼啼的對生活失去了希望要跳樓,結果校方趕來,告訴了這位學姐事實真相……

    等等。

    好想拿錯劇本了……

    “寶寶,如果我們也是異地戀的話,你會劈腿么?”范敏忽然問道。

    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自然是不用說的。

    沈冰笑了笑:“你相信宿命么?”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