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31章 努力打拼的人“財運”肯定不會太差

我的荒唐史
     隨著小鐵蛋一天天長大,家里用錢的地方也越來越多,如果他繼續保持當前的成績,將來考上大學肯定是不成問題的。我和甄薔就想著,必須把孩子以后讀大學的錢提前準備出來,即使不考慮那么久遠,最起碼也得準備到中學的;另外,蓋房子拉的饑荒還沒有還完,單靠種地的收入,恐怕猴年馬月也還不清;更何況,兩層的房子我們現在只住了一角,還有很大一部分等著錢裝修;以上每個原因,都迫使我們兩口子,不得不尋求其他方法來額外增加收入。

    如果單憑賣力氣能賺到錢的話,我還是不怕吃苦的;但隨著社會的發展,體力勞動所賺得的報酬與腦力勞動比起來,差距越來越大;當下農村,單靠種植莊稼,想要維持溫飽尚且困難,更何況還要贍養老人和撫育孩子;“窮則思變”,我雖然不聰明,但還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每當晚上睡不著覺的時候,我都習慣于和甄薔一起探討問題。最近一直研究著打算干點副業,畢竟我們年齡還不算大,不想把自己的一輩子都栓在看不到前景的土地上去。夢想仿佛總與睡眠為伴!我們總是在還沒理出任何頭緒的情況下就哈欠連連,只能無奈地等到下一夜再繼續商討。

    上天不會辜負任何一個努力的人,哪怕他的努力還只是停留在計劃中!

    三叔的小女婿叫王兆永,綽號“二老歪”,家里是開糧食加工站的。一次,我去他那粉碎些苞米用來養豬;因為人少,啟動一次機器不劃算,大家就坐在一起,邊抽煙邊等待其他前來加工糧食的人。閑聊時,大家難免互相恭維。我們都羨慕二老歪機器一轉,便能源源不斷地賺來鈔票。他則羨慕我們的自由;并且抱怨自己因常年與機器為伴,造成聽力嚴重下降;另外,由于吸入粉塵過多,也給呼吸系統帶來極壞的影響。

    “我早就干夠了!你們誰要是打算賺這份辛苦錢,我就把機器、連同工業用電戶口,全都低價轉讓給他。”本以為二老歪是故作謙虛,誰知,他卻突然極其認真地對在座的人說道。

    “你肯定是開玩笑!這么賺錢,你還能舍得賣?”我的老同學茄子包,一臉疑惑地問二老歪道。

    “孫子才開玩笑!”看了看茄子包,二老歪一臉正經地回答他道。

    “最低價是多少?你也別藏著掖著,給個實數!”看二老歪真的認真起來,其他動心的人不禁問道。

    “最低三千七!再低的話,我寧愿自己將就著干,也不賣!”二老歪誠懇而又果斷地回答道。

    “要價是真不高!”

    “這些錢也不是一筆小數目,一般人還真就拿不出那么多。”

    “誰說不是,這時節,大家都把錢投在土地上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就開始議論起來。看得出,其中有幾個人真心想買,但都在價錢上猶豫不決;我在旁邊默默地聽著,一直也沒插話,磨完糧就趕忙回家,跟甄薔認真匯報這件事;畢竟,這是個不錯的營生,值得一試。

    “聽說二老歪家磨糧機要賣,要價三千七,我覺得咱倆接手應該能行,你覺得呢?”我試探性地問甄薔道。

    “還真行!咱要弄的話不能干指著掙加工費,每天機器灑出來的糧食,還夠養點牲畜什么的。”聽了我的話,甄薔頓時來了興趣。

    “可別養那么多豬,也不值錢,那玩意還能吃!弄個牛,一年光下崽子也能賣不少錢;另外,咱家地也能借上力;最不濟,將來殺死賣肉也賠不了錢!”我把心里盤算好的想法,

    跟甄薔和盤托出道。

    “我看這事行得通!你說在場很多人都打聽價了,咱們既然合計好了,那必須得抓緊下手。”甄薔表示贊同道。

    “可不是咋地!關鍵咱手里現在也沒那么多錢,就是現湊也得需要一段時間,到時我怕不趕趟。”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此時我才忽然意識到自己根本沒錢,因此,不無遺憾地和甄薔說道。

    “咱倆一會兒就去找二老歪,家里現在有多少錢都拿著;如果他誠心賣,咱就先把定錢付了;事情談妥了,湊錢的時間不有的是!”略微思索后,甄薔笑著對我說道。

    還是甄薔考慮事情周到!事不宜遲,我倆趕忙帶著手里的所有積蓄,急匆匆地跑到二老歪家。他是誠心賣,我們也是誠心買;沒費勁,大家幾句話就把事情敲定下來;甚至,彼此都沒有討價還價。事后,我和甄薔又在鄰居和親戚那里四處張羅錢,沒用多久就把磨糧機買了回來。

    機器一共兩套,一套專門拿來粉碎糧食,另一套則是用來給谷物脫殼的。在機器運回家之前,我就已經逐步完成鋪設工業電纜和建造加工車間的全部準備工作。美其名曰“加工車間”,其實,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平米左右的小房子。通過二老歪簡單地操作指導,沒幾天,我家的小加工站就正式開門營業了。營業時也沒搞得多興師動眾,簡單地放點鞭炮,然后委托村長用廣播喇叭幫忙宣傳一下,就開始投入生產。我們現在的第一要務是,盡快把勞動力轉變成剩余價值!

    “磨糧”這個活計,再簡單不過。其中糧食粉碎就更加容易,機器發動后直接把要加工的東西倒進去,下面直接用編織袋接著就可以了;谷物脫殼雖然費點勁,也不過是把相同的動作多重復幾次,直至完全脫去外殼就行了。

    甄薔的人緣特別好,平日里跟街坊四鄰們相處就從來不斤斤計較;現在給大家加工糧食,也總是會主動少給對方算一點錢;因此,來我家磨糧的人越來越多,不少臨村的都跑到這邊來加工;常常是干完農活兒回家,發現大門口已經等候著很多裝滿糧食的車輛。那段時間,我和甄薔都忙得暈頭轉向,但心里卻極其舒暢;畢竟只要機器運轉起來,家里就有源源不斷的收入;雖然都是些零錢,但看著錢匣子一點一點地裝滿,也是一件莫大的高興事。

    在我和甄薔的苦心經營下,家里每個月差不多都能有近兩千塊的收入,而且還不耽誤地里的農活兒。累肯定是累了點,但兜里實實在在地能看到錢,一切的付出也就沒有白費。不到一年時間,我們兩口子就還清因蓋房子和買機器欠下的所有債務。

    為了不讓每天灑落在地的苞米和谷糠白白喂了耗子,更為了增加收入,甄薔決定利用我們手里現有的閑錢繼續投資養牛。此時,三叔后老伴帶來的兒子黃長江家正好要賣牛,買誰的都一樣,更何況我們還沾親帶故的。經過雙方的討價還價,最后,我家花兩千七百塊買下這頭已經配種完成的大黃牛。價格倒還算公道,就是牛看起來病病殃殃的,羸弱不堪,仿佛一陣風就能吹倒似的。

    “我和你大哥平時都太忙了,根本沒時間放牛,又不怎么給它吃飼料,所以才瘦成這樣;你們兩口子回去好好喂,幾個月肯定能肥起來!”長江哥的老婆小毒辣,如此解釋道。

    我和甄薔也就沒在乎,畢竟親戚一場,他們兩口子肯定不會騙我們的。

    腦袋一熱把牛買回來,卻忽略一個重要問題:家里現在又是山上的農活兒,又是糧食加工站這一攤,我和甄薔早已分身乏術,根本沒時間放牛。思來想去,我只能去求助父親。老頭兒現在閑著也沒事,年輕時又是個好莊稼把式,放牛自然不在話下;當然,肯定不能讓老人家白幫忙,畢竟這么大年紀,還有兩個哥哥在那瞧著;這期間,父親的酒完全由我家供應,不定期地還會再給送去一些肉蛋魚等。可憐天下父母心,還沒等我說到補償條件,老頭兒就一口應承下來。

    在父親的悉心飼養下,果然,大黃牛一天一天地肥碩起來。身上的毛色锃明瓦亮,閃著金光;突出老高的脊梁骨,又日漸平滑下來;兩肋凹下去的肚皮,也漸漸地圓潤起來;更可喜的是,它沒過多久就產下一個小牛犢子;這真是“錦上添花,越過越有”的喜兆。

    生活是不會讓你一帆風順的,總是時不時地跟你開個玩笑。不是突降點小坎坷,強化一下你的心智;就是添加點小磨難,增強一下你的奮斗精神;也許更是為了借此調劑一下你躊躇而又枯燥的人生!

    可能是因為我家的日子越過越好而心生嫉妒,也可能是由于父親幫忙放牛讓她不爽,不知怎么的,葉格格居然和小毒辣搞在一起。在她的慫恿下,小毒辣竟恬不知恥地跑到我家,要牛的配種錢。

    “當初,我們只是把大黃牛賣給你家,肚里的牛犢子可沒有賣;現在,要么拿配牛錢,要么我就把牛犢子牽走!”小毒辣厚顏無恥地跟甄薔說道。

    當然,這幾句話都是趁我不在家時才跟甄薔說的;小毒辣也知道我火爆脾氣;自知理虧的她,當然不敢在我面前提出如此過分的要求。

    甄薔并不想把事情鬧大,以為安撫她幾句,然后把道理講清楚就可以了。誰知,小毒辣蹬鼻子上臉,扯著嗓子和甄薔炒了起來;并一口一句“不是人”,一口一句“喪良心”地咒罵甄薔。再好脾氣的人都受不了這樣的羞辱,更何況是把名節、面子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甄薔。動手是我這種大老粗才做的事,對付無理取鬧的小毒辣,甄薔選擇通過辯論讓她啞口無言,甚至倉皇而逃。

    “嫂子,你用不著跟我吵,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正所謂有理不在聲高!我長這么大,還是頭一次聽說像你家這樣賣東西的!你家賣牛卻不賣牛肚子里的東西,那你的意思是嫁出去的姑娘,以后生孩子還得歸娘家唄?別讓我把話說得太難聽,再怎么說我得稱呼你一聲嫂子,你也要有個長輩樣;剛才罵我的那些難聽話,就權當你一時神經錯亂、滿嘴胡吣,但凡再亂說一句,別怪我撕你嘴;你要是還覺得不服氣,去哪告我都行,好走,不送!”等小毒辣“發完瘋”后,甄薔一字一句地回懟道。

    小毒辣知道自己不占理,也看出甄薔此時正壓著火氣,料想今天肯定是占不到便宜,就灰溜溜地走了。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葉格格又去鼓動母親,讓她去我家討要幫忙養牛的工錢。老太太知道葉格格又是沒事找事,也就沒有搭理她。拿我家雖然無可奈何,但在折騰父母方面,葉格格卻有的是辦法;她就又開始沒事找茬,和二哥打架,還時不時地給父母臉色看。被逼無奈,母親只能把這些事一五一十地告訴我和甄薔,當然,她肯定不是為了要工錢,只是想和我們一起商討解決方法。

    按照我的脾氣,一定是先抓住葉格格,揍一頓再說;可那根本解決不了實際問題;畢竟,她這些年挨得打也不少,可將近四十歲的人,卻依然不長記性。甄薔不想再讓老兩口子為難,索性就沒再讓父親幫忙放牛;等小牛犢子變得壯實一點,就把兩頭牛都賣掉了;因為,我們確實沒時間再繼續飼養它們。

    就這樣,葉格格再次“得償所愿”,家里也重新恢復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