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32章 2姐夫的行為真是讓我失望透頂

我的荒唐史
     最近,加工站的生意很不景氣。一直以來,養殖戶都是我家的主要收入來源,后來人家為了節省開支,都自行購買了那種小型家用的粉碎攪拌機;現在,我們就只能服務于普通老百姓,但大家加工一次糧食都能吃很長時間;因此,生意也就一點一點地淡了下來!

    再過幾年,小鐵蛋就該讀中學了,孩子這么大還跟我們住在一起,屬實不太方便;近幾年,靠著給大家加工糧食也賺得一些積蓄,我和甄薔就想趁著現在不忙的時候,把家里其它房間都裝修一下;房子已建成好幾年,我們三口家卻一直在樓下窩著,還從沒感受過樓上的風景。

    終于,山上所有農活兒都已經干的差不多,我和甄薔簡單商量一下,就開始著手忙裝修。因為手里的錢還算充裕,加之計劃周詳,沒用多久,整個一層就都裝修完成;正當我們如火如荼地裝修二樓時,幾個當年曾在我手底下干活兒的老熟人,突然找到家里,不是串門而是來索要當年沒結清的工資;此時,二姐夫已搬離三義村多年,他們根本找不到,就只能拜托我幫忙聯系。

    這幾年,二姐夫雖然不在村里住,但通過層層關系運作,在海邊鹽場謀了個總經理的職位,隔三差五還是會回來。把大家安頓好以后,我趕忙給二姐夫打電話,并把現實情況如實告知;他只是簡單地回一句“知道了”,就匆匆掛斷電話;我想,二姐夫很快就會把工資送過來;畢竟,他現在日子過得不錯,而且欠的錢也不多,也就沒有一直催促。

    現在,家里的生活條件比以前好很多,來這么多朋友,我自然要好好地安排一下。每天好酒好菜地招待著,大家都有些不好意思;看我家正在裝修房子,兄弟們就都主動幫忙,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兒;畢竟都是建筑工人出身,做一些和灰、貼磚和刮大白的工作,都是輕而易舉的小事。

    這期間,二姐夫一直沒有出現,我多次給他打電話也都被掛斷。大家知道后都很生氣;畢竟都出自農村,家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農活兒;誰也不可能在外面一直這么耗下去,即便每天大魚大肉地伺候著,也待不住。

    “老三,你這么講哥們兒情義,我們就更不好意思在這一直打擾了;帶大家去縣里找吳天祿吧!”晚飯后,趙希奎大哥突然語重心長地跟我說道。

    “是呀,一直在這里我們也待不住!你二姐夫不管有錢還是沒錢,但凡露個面也行,現在電話都不接,這的確是有點過分!”旁邊的孫天運,綽號“瞎子”,也趕忙插話道。

    “估計他是忙忘了!大家都別著急,也就是晚幾天的事;咱們已經好些年沒見了,多待幾天,好好聚一下;哥幾個怕不是,嫌棄我招待不周吧?”沒辦法給大家滿意的答復,我只能故意轉移話題道。

    “三哥,可別這么說,你對兄弟們那肯定是沒的說;但大家都是來要工錢的,一直在你這待著,也解決不了問題;而且,我們家里都有活兒,怎么可能待得住!”綽號“鬼子六”的李德本,趕忙跟我解釋道。

    “行,我再想想辦法,這兩天肯定給兄弟們一個滿意的答復!”我只能先如此安慰大家道。

    我很理解大家的心情,畢竟自己以前也有過討債的經歷;即便如此,也不可能真帶他們去二姐夫家;城里不比農村,家里沒地方待不說,更有可能影響到二姐母子的生活;大概算了一下,二姐夫欠大家的錢,加起來也不到五千塊;雖然不多,但都是哥幾個的血汗錢,

    干過建筑工地活兒的人都知道,賺這點錢有多么不容易;想來想去,臨時決定先把家里的豬賣掉,湊點錢還給大家;畢竟都不容易,不能讓人家白跑一趟。

    甄薔根本不同意我的這個想法。她對“人間蒸發”的二姐夫,也感到氣憤;覺得我不應該替他墊這么多錢;更何況,家里目前也沒有那么大的能力。

    “當初,這房子之所以能蓋起來,還得感謝二姐夫;我從工地拉回的這些建材,幫咱家解決多少事;咱還是得知恩圖報!”我努力地勸慰甄薔道。

    “在省城后來這兩年,你往家拿幾個錢?干到最后,結果就落下這么點建材,我們還有什么恩可報?”甄薔咄咄逼人地質問我道。

    “畢竟都是一家人,沖二姐的面子,我也得再幫他一次。”我低聲回答道。

    “想想你臉上的疤是怎么來的!咱們還得報多少恩?值不值得?”甄薔繼續追問我道。

    我被甄薔辯得啞口無言,實在想不出任何反駁她的理由。

    的確,我這些年為二姐夫的事業付出很多;十六七歲就開始跟著他四處打拼;流過血、流過汗,風光的日子少,落魄的時候多;只有開始幾年賺到些錢,結婚后基本就沒有多少收入;但畢竟是二姐夫帶我出去見的世面,不管現在日子過得好壞,那都是自己的能力問題;我心里一直都很感念他的提攜之恩。

    “媽,都是一家人,就幫幫二姑夫吧!這幫叔叔伯伯要是找去他家的話,二姑夫該多沒面子;說不準,都沒辦法繼續在城里待下去了!”一旁的小鐵蛋也幫著求情道。

    甄薔不置可否,就這樣默默地結束了話題。當天傍晚,她就找來豬販子,把圈里三個二百多斤的肥豬全部賣掉;然后自己又添了些錢,這才把二姐夫欠大家的工資徹底結清。

    拿到辛苦賺來的血汗錢,大家都非常高興;在我家吃住這么多天,本來就有些不好意思;當得知甄薔賣豬是為了湊錢還給他們,則更加過意不去;因此,臨行前幾個人特意湊出二百塊錢,非要留給小鐵蛋做見面禮,被我和甄薔婉言謝絕了;哥幾個撇家舍業地在外打工,都不容易,我們兩口子又怎么好意思收下這錢!

    鬼子六一行人離開很久以后,以至于我的房子都徹底裝修完成,二姐夫才露面。剛一見面,就先劈頭蓋臉地數落我一頓;埋怨我不該一直打電話催他;說自己最近一直忙著競選村支書,根本顧不上其它事。

    我也理解,畢竟二姐夫是干大事的人;不會像我這樣,每天只為了生活瑣事而奔波忙碌;所以,自己就靜靜地聽著,并沒有反駁。

    “二姐夫,我們兩口子東拼西湊地弄點錢,把大家伙兒工資都給結清了,這個東西您收好!”邊說著,甄薔邊把手里早已準備好的收條,遞送到二姐夫面前。

    “誰讓你們自作主張幫我拿主意的?”接過欠條,二姐夫生氣地問道。

    “這錢咱們已經欠好幾年了,哪還好意思再讓人家大老遠折騰一趟;看你一直沒過來,我就湊錢給開了!”我壓著脾氣回答道。

    “帳都對過了嗎?他們請假和平時支錢都扣除了嗎?離開省城時,我已經給他們開過一大筆錢了,怎么還有這么多?”邊數落我,二姐夫邊仔細地看著收條。

    “我還好意思和人家算那么細嗎?當初撤離省城時,咱要是把大家的工資都結清了,也不至于費這二遍事!你要是認為我開多了,那就按照你心里覺得合適的數目還我就行!”我生氣地對二姐夫反唇相譏道。

    可以容忍他對我吆三喝四的,但對甄薔擺臉色絕對不行;更可況,我們也沒做錯什么;面對上門催債的人,他找借口不現身,我們兩口子費半天勁,才把事情擺平;現在,反而遭到他的責備,哪有這樣的親戚?我心里所想,直接通過臉色和說話的語氣反饋出來。

    “我是差這點錢嗎?你現在是翅膀硬起來了,我問問都不行!別忘了,你這房子是怎么蓋起來的!”見我對他發起脾氣,二姐夫憤怒地反嗆道。

    此時,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如果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陌生人,我肯定要狠狠地揍他一頓!我不明白二姐夫怎么變成今天這個熊樣,怎么突然對錢這么斤斤計較起來,怎么就如此的不近人情。我是真心地感激他帶自己出去見世面,并且讓自己迅速成長起來;就是因為念著這份恩情,我才會幫他“沖鋒陷陣”,才會擋住鬼子六等一干人去他家討債,才會賣豬湊錢幫他墊付工資;可今天,卻換來這樣一通責問,我真的想不明白!對于二姐夫來說,我真就一點幫助都沒有嗎?那點建材,真就抵得了我多年的辛苦付出嗎?難道我默默地付出這么多,真就是欠他的不成?那天勸解甄薔的情形,在我腦海里不斷地閃現,即使自己再怎么懂得感恩,也會為此感到寒心!

    看我面有慍色,甄薔趕忙暗示我調整情緒。畢竟都是一家人,吵起來讓鄰居笑話;而且費勁巴力幫人把事情辦好,反過來再得罪人家,著實沒有必要。我強忍著心中的怨氣,目不轉睛地盯著二姐夫,想看他到底還能說出什么過分話。可能是意識到自己剛才說的話確實過分,也可能是看得出我真的生氣怕挨揍,他沒再說什么,而是拿著欠條默默地轉身離開了。

    大概過去三個多月,二姐夫又特意跑過來一趟,把當初我幫他墊的錢,按照收條金額一分不少地都送了過來;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當初離開省城時他手里就有錢,只不過都放在銀行里存的定期;難怪那天他有底氣說出“不差這點錢”的話;看來是真的不差這點錢,差的是良心;也許二姐夫從來就沒有變過,一直都是這種精打細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