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34章 大家都幫我們“操心”征地補償款的事

我的荒唐史
     因為傷得比較嚴重,我在醫院治療一個多月才被允許出院,回家自行休養;這期間,可把甄薔母子忙得暈頭轉向;為了不耽誤家里的農活兒以及征地補償的事,二人輪流過來照顧我。

    好容易熬到出院,但我還是哪都不能去;因為失血過多,此時的我沒走幾步就會頭暈目眩;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炕上躺著,家里的農活兒一點也幫不上忙;好在這時征地補償的事情已接近尾聲,所有土地丈量工作都已完成,只差最后簽字確認和領取補償款。

    沒過幾天,補償款就全都落實下來,我家一共獲得八萬六千塊;在當時的農村,這筆錢絕對是一筆巨款;畢竟,一個三口之家每天起早貪黑地在土地上掙命,到年底也剩不下兩萬塊。

    突然得到這么多補償款,沒人會不高興,我們家自然也一樣。以往賺的錢都只是印在存折上的數字,看不到摸不著;這筆征地金卻是實打實的擺在面前;剛取回錢的當天晚上,甄薔當著我和小鐵蛋的面把錢數了一次又一次,仿佛這樣做以后就能多出幾張似的;睡覺時,更是直接把錢摟在被窩里,生怕半夜會被別人順走;結果,搞得我一夜都沒有睡好;隔天,甄薔娘倆去銀行把錢存上之后,全家人這才徹底長舒一口氣;原來錢這東西,不光能給人帶來快樂,更能使你的神經變得高度緊張!

    在家休養的這段時間,大哥、大嫂在我出院的第一天就來探望過,也不枉親兄熱弟一場;二哥兩口子卻一直都沒有出現,哪怕是安排歡歡過來問候一下也好;最近幾年,我們兩家沒打沒鬧,怎么會突然絕情到老死不相往來;我是真的想不明白,姑且當他們有事走不開吧!

    不曾想,還真讓我僥幸猜中,葉格格這幾天確實忙得不可開交;她一直在打土地補償款的主意,可直到所有征地賠付工作徹底結束,也沒想出好辦法;最近,葉格格又想出新的壞主意;她自己不出面,而是挑撥早已出嫁的姐妹來我家要錢,勢必要將折騰進行到底。

    早前,每戶添丁進口時,村集體都會有針對性地給一些土地補助;一般,這塊土地的使用期限是三十年,到期后則收歸集體再重新分配;作為女兒,當然也有獲得土地的權利;但隨著她們出嫁后的戶口遷出,名下的土地自然而然地被父母接管,繼續使用,直到三十年期滿。

    葉格格就抓住這事做文章,去挑撥我和姊妹們的關系。她們都不明就里,以為出嫁后,自己的土地仍有所保留;只是被父親臨時分配到我們一家三口名下,無償使用而已;又哪里知道,村里具體的土地政策。

    涉及到錢的問題,都比較敏感。大姐夫雖然經濟條件一般,但一直以來和我家關系最好,他只是象征性地打來電話,詢問一下情況;當時,甄薔下地干活兒不在,自然是在家養傷的我接電話;了解到大姐夫的意思,我著實心寒;沒管那么多,對他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頓數落,然后憤怒地掛斷電話;自此以后,大姐夫再也沒有提起這件事。此時,二姐夫已經通過改選,正式當上村書記;他對土地的歸屬問題,自然有所了解;最不濟,也可以通過查詢村里原始的土地記錄,來確認自己的想法;所以,面對葉格格的鼓動,二姐夫置若罔聞,沒有發表任何意見更沒有去我家“討賬”。最后,葉格格干脆直接把三妹夫郭盛和四妹夫林楓叫到自己家里,邊吃邊喝邊洗腦,唆使兩人一起到我家要錢。

    時值中午,我們一家三口才吃完飯不久;甄薔正在收拾桌子,

    小鐵蛋上學剛走,我則是閑著沒事在地上舒展一下筋骨;這幾天,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明顯好很多,已經很長時間都沒出現眩暈惡心的問題,只是偶爾仍會感覺渾身乏力。看見二人進院,甄薔趕忙迎了出去;我也拖著虛弱的身體,慢慢往門口走去,借以對平時不怎么頻繁走動的兩個妹夫表示歡迎。

    “三哥,身體恢復的挺好!我看你氣色明顯好很多,精神頭兒也提上來了!”三妹夫郭盛,笑著問候我道。

    旁邊的四妹夫林楓,只是尷尬地點點頭,什么話都沒說,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嗯,好多了!多虧林楓及時送我去醫院,要不,現在可能就見不到我了!”我邊看向林楓,邊笑著調侃自己道,心里確實對他充滿感激之情。

    “三哥,可不能瞎說,多不吉利,咱們還是旺旺興興的好!”郭盛一本正經地糾正我的玩笑話道。

    “百無禁忌!”我邊笑著答道,邊假裝朝旁邊“呸”了兩口。

    “經過這場車禍,我突然覺得,沒什么東西比親情更重要;我尋思等身體徹底痊愈后,叫大家一起吃頓飯,好好聚一聚!”看著兩個妹夫,我滿懷深情地又繼續說道。

    閑著沒事的時候,我確實希望一家人可以小聚一下;這樣,可以增進彼此之間的親情。

    “到時候,肯定是不醉不歸!三哥這次安然無恙,值得賀喜,等你完全康復,我們必須來吃你一頓!”郭盛笑嘻嘻地附和我道,臉上充滿真誠。

    “我跟你三嫂還說過,大家平時都太忙,兄弟姊妹間,走動的太少了!”我笑著回應道。

    “是,每家都是一堆活兒!”郭盛簡單地回答道,顯然是不知該怎樣繼續這一話題。

    “你倆這大中午的一起來,肯定有事吧?”其實,甄薔已經大概猜出他們的來意,但還是試探性地問道。

    沉默半天,兩個人誰也沒先說話,而是把目光投向彼此,寄希望于從對方口中說出來意;后來,到底是林楓更有辦法,既然確認自己不好意思開口,索性就把頭低下去,不再看向郭盛,大有“你不說,就拉到”的意思;沒辦法,最后還是郭盛打破尷尬局面。

    “三嫂,俺倆今天來還真有點事;聽說你家靠近國道的土地被政府征收了,里面應該也有筱竹、筱菊姐倆的份;我和林楓過來問問具體占多少地,到時好去鎮里找他們要錢!”郭盛一字一句,謹慎地說出自己的訴求。

    “有她們什么份?筱竹、筱菊結婚時,土地就一起抽出去了,還哪來的份?”壓制住心中的怒火,我不禁問道,因急火攻心,此時不禁又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土地不都是三十年的使用權嗎?還沒到期就能抽走?”郭盛煞有介事地繼續追問道,旁邊的林楓只是低著頭默默地聽著,仍是一言不發。

    “那你什么意思?覺得你們的補償款,被我吞了唄?行,都回家等著去!等我過幾天好了,一人給你們送兩萬去!”我生氣地跟兩個妹夫喊道

    瞬間,頭痛欲裂,并伴隨著一陣陣的眩暈;我攙扶著窗臺勉強站住,不想和他們再做過多糾纏。

    “三哥,你別生氣啊!我倆就是過來問問,又沒說什么!都是自家人,這錢也沒讓外人花去。”察覺出我是真的生氣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郭盛趕忙小心翼翼地解釋道。

    此刻,無論怎樣的解釋,都顯得蒼白無力;而且,郭盛補充的這句話,很明顯已經證實了我的猜想;我真是懶得跟他們解釋,而且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畢竟,一些細枝末節的事,自己也是后來才知道的。

    “別聽你三哥的!車禍把他腦子撞壞了,情緒不穩定;征地補償款該是誰的,就是誰的;我不知道你們是在哪聽說補償款有筱竹、筱菊份的,最好是去村里查一下帳,看看被征用土地的所有權屬于誰;要是筱竹、筱菊的名字,我肯定一分不少的把錢給你們送過去;咱們親戚之間,犯不上為這點事傷了和氣!”甄薔冷靜而又理智地解釋道,既沒撕破臉皮,更沒讓本就占理的我們懷有負罪感。

    話已經說得再明白不過,繼續糾纏下去也沒有意義;郭盛和林楓乘興而來,卻注定敗興而歸;兩人略微逗留一會兒,就灰溜溜地離開了;至于到底有沒有去村里查賬,則不得而知;此后,他們倒是再也沒有在我面前提起過這件事。

    當天晚上,三妹、四妹都先后為此事,給我家打電話解釋了半天;隔天,三妹筱竹甚至和郭盛大吵一架,然后跑回了娘家;還能怎么樣,畢竟都是一奶同胞,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人生,太不容易!落魄時怎么都行,沒有人會注意,更沒有人會主動招惹你;一旦你的生活稍微有些起色,哪怕只是一丁點,就很容易招致別人嫉妒;相較于抬頭仰視別人,大家更愿意低頭俯視;畢竟抬頭說話時,不光費口舌,還很累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