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55章 后階

前方高能
     脫離了君主掌控的巨蛛趁著魔焰、鬼頭等正競相吞噬著君主半個身體的時候,不知從哪兒生出的力量,抵抗著‘皆’字令的壓制,扭轉過它的頭顱。

    一聲尖厲的聲響從它口中噴出,那對青黑的螯牙顫動,大量黑氣在它巨口之中重聚,正欲噴出——

    只見一道銀虹閃現,一絲金色的影光從銀河之中乍閃而出,化為一道驚天殺氣,從它身體之上穿過!

    正在此時,抓著君主的魔魂似是想起了什么,那懸浮在半空的身形微微一抖。

    那已經瀕臨潰散的君主趁此時機轉過了頭,它的雙眼之中的‘深淵’已經消失,變得赤紅。

    隨著力量被魔魂吸走,它的境界也在逐漸往下掉落。

    它轉過的頭正好看到了劍光所到之處,將失去了依持的巨蛛斬中的那一幕。

    “來自深淵的魔物,聽從我的召令,復活——”

    君主的口中念出咒語,這話音剛一落下,它‘呵呵呵’的獰笑聲里,就見到誅天劍的劍氣將巨蛛撕裂。

    劍光從暗影魔蛛的腹尾直到它的頭顱處映開,鋒利的寒芒輕而易舉破開它堅硬的鱗甲及黑暗氣息的加持,將其削為兩半!

    黑色血濺噴濺聲中夾雜著巨蛛垂死的喘息,殺機凜冽的劍芒之下,巨蛛如小山般的身體飛落往村莊的兩側。

    但君主的詛咒聲里,那撕裂開的巨蛛身體‘轟’的一聲爆裂。

    無論是血塊、碎肉,在詛咒的力量下重新化為一只只猙獰可怕的黑暗魔蛛。

    這巨蛛的身體何其大,這一爆炸開來,所化的蛛影足足有成千上萬之多。

    同時,地面之上的陰影也因君主臨死前的詛咒而復活,似是即將形成更為可怖的巨形怪物。

    “嘿嘿嘿——我失敗了,但我的氣息,將永生不絕——”垂死的君主話未說完,就化為一陣驚駭異常的尖叫:

    “啊!不——”

    慘叫聲里,魔魂將其揉成一團,塞進自己張開的嘴中。

    先前還說自己的氣息永生不絕的君主,瞬間成為魔魂腹中之物,黑暗力量化為養份,滋補著魔魂受創的魂體。

    但它臨死前召喚出來的黑暗生物確實棘手,那新成形的巨蛛看樣子比先前的巨蛛還要大得多。

    且因為它死前的怨氣所加持,其氣息好像也更為恐怖。

    剛吞食了君主的魔魂見此情景,那雙眼睛中的黑氣開始涌動,似是緩緩裂開了嘴角,露出笑容。

    鬼頭形成的怪物呼嘯著再次散開,化為萬千鬼頭,捕捉著這些黑色魔蛛。

    但先前那巨蛛的體形實在太大了,爆裂開來后,其血肉、黑暗之力及肢體殘渣碎沫所化的魔蛛又何止千萬。

    哪怕有鬼頭極力捕捉,卻數量仍是多得令人咋舌。

    散逸的殘余劍氣將離得最近的無數魔蛛卷入銀光之內絞殺,哪怕如此一番收割之后,仍有萬千魔蛛‘卟卟’落地,如下了一場急驟的冰雹。

    它們感應到君主臨死前的詛咒,毫不猶豫的揮動肢足、翅膀,往宋青小的方向蜂涌而來。

    ‘砰砰、砰砰!’

    兩聲來自地底的叩響聲中,一只更強大的、體形更壯碩的魔物從黑暗的深淵中被君主召喚而來。

    “啊——光明之神庇佑——”

    地面顫抖,被圍在星辰大陣內的信徒們無助的念動著神廷的教義,祈求光明的庇佑。

    黑暗重新籠罩天空,密密集集的黑蛛群形成足以遮天蔽日的黑云,鋪天蓋地的飛攏。

    宋青小的目光之中閃過一道幽芒,面對這種情況,她內心之中突然生出一股無法抑制的沖動。

    “滅神術!”

    這個念頭如同一顆種子,

    在她心中生根發芽,繼而破土而出。

    她深呼了一口氣,丹田之內的元嬰結印,化為領域,‘嗡’——

    躲進金塔之內的四號只感覺塔身一震,接著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塔體壓制住。

    在這領域之內,四號的身體、神識、靈力全部被控住,無法施展,令他面露駭然之色。

    而在四號驚駭異常之時,宋青小體內的滅神術開始運轉,四周的冰系靈力被吸入她的體內,繼而化為源源不絕的能量,涌入誅天之中。

    “破!”她神色淡然的開口,劍身之上光華流涌,化為絕世劍氣劈出。

    這一劍看似平平無奇,卻在斬出的剎那,四周開始有冰雪飄落。

    劍氣將那才剛成形,還未來得及支撐起身的黑暗生物斬裂。

    力量橫貫村落,透入地底之中,將地面撕裂開一個巨大的裂縫,如同一個逼仄的峽谷。

    那生物受到君主詛咒,一旦被撕開,其力量再次幻化為千千萬萬的死靈之物,壯大了魔蛛隊伍。

    可是這一次的劍氣并沒有因為斬落入地而散逸,而是四逸開來,與飄逸的雪片相結合。

    接下來被困在星辰大陣之內的人們,看到了極為不可思議,又夢幻至極的絕美景物。

    一朵朵靚藍的光蓮盛開著緩緩落平下,圣潔、美麗得不可方物。

    所到之處那些丑陋的暗影魔物哪怕是沾到了這蓮荷的半點兒光暈,便都被一一絞殺,化為虛無。

    劍氣所化的藍色蓮荷至美、至純,卻帶著凌駕于一切的殺機,肆意收割著這些黑暗生物。

    在滅神術的大范圍鋪蓋下,它們無所遁形,根本撐不住。

    這是宋青小第一次將滅神術用以真正的試煉場景之中,她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分神境中階,滅神術的威力相較于她第一次使用之時,不知強了多少倍,已經隱隱有當年星空之海內,蘇五以自身殘念指導她的那一幕的幾分架勢了。

    劍氣化為盛開的蓮荷,那藍色光暈所到之處,掃蕩一切世間邪魔!

    宋青小的內心深處一片寧靜,劍意隨著滅神術而揮出的剎那,她隱約像是摸到了某種邊界,將當日蘇五施展滅神術時造成的情景又重新原封不動在腦海之中還原、靠攏。

    靈力被撼動,滅神術的力量如同被這意境所喚醒了,那些千千萬萬的劍氣所化的蓮花,每一朵都似是試著在與她神識相連。

    神魂之內,隱匿的蘇五感應到了熟悉的氣息,沉寂的魂念一下被驚醒了。

    他透過宋青小的‘眼睛’,看到了眼前這熟悉又震驚的一幕。

    這是他當年成名的標志,是他擁有滅神術后,獨一無二的專屬。

    可能這世間的人都認為隨著天外天將他斬滅,這樣的情景已經絕跡于世間之中。

    卻沒有料到在他‘死’了的十多年后,會有一個少女,將這樣的一幕場景重現,仿佛是他劍意的傳承者。

    “……”

    蘇五默默的‘看’著那些光蓮盛開,將一片狼藉的村莊照亮,內心的驚駭使得他此時根本不知道該以什么樣的語言去開口。

    他寄居于宋青小神魂,自然也能感應得到她此時心境、神魂的異變。

    甚至憑借著老練的經驗,他‘看’到的比宋青小感應到的更多。

    她的筋脈之內,冰系的靈力已經在滅神術的影響下,被染上一層淡藍色,流涌的力量已經初具崢嶸。

    強大的神識外放開來,試圖與那些被她揮斬出去的劍氣產生交融,繼而將其控制住。

    她已經摸到了滅神術的規則!

    憑著第六感,她已經感應到蘇五的蘇醒,但此時的宋青小卻沉浸于這一次滅神術給她帶來的心境的蛻變,并沒有開口與蘇五搭話。

    這種意境上獲得感悟的機會并不太多,興許是今夜興之所致,也興許是君主所制造的黑暗紀元給她帶來的影響。

    還有可能是萬千往她飛撲來的張牙舞爪的密集巨蛛,令她隨心所欲,打破了自己給自己設置的‘在力量未足,羽翼未豐之前,滅神術不得現世,以免消息走漏’的條框規則。

    所以在這一瞬間,許許多多以往積壓的問題在這一劍斬出之后,盡數一掃而空。

    找回銀狼,失而復得的驚喜;斬殺獸王,逃脫生天的僥幸;

    回到帝都,重走當年的老路;闖入時家,暫除困擾自己的心魔,及事成之后逃入隱界的種種——

    這些或喜或悲、或謹慎或痛快的經歷,此時都如同堵塞在她心境中的一些垃圾,被劍氣沖散,化為無形了。

    她的力量也似是找到了突破口,境界在隱隱提升。

    其實她的實力一直提升十分穩步,并非一蹴而就。

    玉侖虛境中獲得的意昌族人的豐厚饋贈,本來是一筆龐大的財富,不應該令她僅只是突破分神境,并僅僅只是將力量鞏固。

    更別提這些年來她在星空之海內,斬殺的妖獸、積累的妖丹之力也是一筆不小的收獲。

    但因為她心境受限的緣故,這些力量她能接受的僅只是其中的數成,大部分積累在她身體之中,等待著她某一天將其融匯貫通,才能真正將這些力量發揮到極致的作用。

    用蘇五的話來說,就是她的心境之上有一把鎖,尚未打開。

    試煉之中的收獲所得,意昌全體族人蘊養千年的魂靈之力,如同一座寶山,被她鎖于其中。

    那把掌控著寶藏的鑰匙在她自己的手中,但需要她自己將其找出。

    如果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股力量若是不能得以運用,可能最終會逐漸消融。

    只看她能幾時找到正確的鑰匙,得其門而入,時間越早,自然收獲越多。

    可是蘇五沒有想到,這一天會來得如此之快,令他不知所措。

    “江山更迭,新人倍出。”

    蘇五在生時,年紀尚輕,如果他沒有被天外天武道研究院圍攻而死,在世人心中,與那些世族坐鎮的老怪物相較,他也是天資卓著的新一代。

    可此時,他的心境卻已經開始生出一絲暮氣了。

    “糟糕了——”

    滅神術里有他的執念,有他賦予的特殊印記,從而開僻了獨屬于他的時代。

    但他‘死’后,這一絲印記后繼有人,那一場本來應該獨屬于他的法則,如今已經又重新出現在另一位少女手中。

    滅神術的規則已經被她摸到,那屬于他的烙印,則在漸漸淡去了。

    最為重要的是,他的那一絲當年勢必要重活,令滅神術重現天外天,以劍氣再次橫掃天下的那絲死前的豪情壯志及堅定的意志,此時已經隱隱在動搖了。

    兩人誰都沒有開口,保持著一種詭異的默契度。

    宋青小的心境一破開,那些積累在她體內多時的力量開始躁動。

    絲絲靈力從每一分血液、骨縫間涌出,聚河為海,頃刻之間形成一股滔天巨流,沖擊著她的境界。

    因蘊養重傷垂死的銀狼而被拉掉的境界,此時在這股力量滋養之下,重新穩固。

    分神境初階,分神境初階巔峰!

    龐大的靈力流溫順異常,并沒有因為她重回分神境巔峰便止住,而是繼續拓展她的筋脈、滋養她的神識。

    最終如同水到渠成般,毫無波瀾的進入分神境中階,并進一步穩固。

    分神境中階之后,她的感受和之前又不一樣了。

    那些總想和施展的劍意相連的神識,原本是隱約窺見一絲曙光,可在即將臨門而入的那一剎,又總是差了那么一絲感應,最終不能成功。

    但此時進入分神境中階后,神識進一步進化、精淬,識海相較于之前更加的強大,神識的運用比之前更加得心應手。

    差的那一絲感覺,在強大神識作為后盾的情況下,輕易被破開。

    神識與劍氣隱隱相碰,產生共鳴,劍氣成為她的每一雙‘眼睛’,可以360度的盯住每一個沖她而來的細微的對手。

    心境的提升所帶來的力量、境界的提升并沒有停止,仍在繼續攀升中。

    分神境中階穩固,接著再次進入分神境中階的巔峰。

    靈力無聲的沖擊著枷鎖,試圖將最后阻撓她的那道屏障突破。

    宋青小的意識從戰場收回,試煉、任務、村莊,甚至是那些牧師、信徒以及被她困在塔中的四號統統都被她遺忘了。

    因為她的腦海里,清晰的浮現出意昌一族每一個人的臉。

    她仿佛夢回玉侖虛境,回到當初龍王戰敗后,那些死去了千年的族人,一一化為靈息再次重聚的時候。

    一張張含著真誠笑意的臉在她腦海中一一閃現,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有初容、有次音、有季問、有寧山,還有意昌已經不再年少,飽含了風霜卻又憑添威嚴、肅穆的俊容!

    這些禁錮千年的族人,在被宋青小解救之后,心甘情愿以魂靈作為回報,送給了她。

    可是她卻將這樣一筆饋贈,一直‘積壓’于身體之中。

    只是她忘了,而他們卻沒有忘。

    此時每一張面孔都十分清晰,意昌的神色凝肅,一如當初準備同她并肩作戰,召喚龍王的時候。

    每一個魂靈力量與靈力相融合,每一張面孔逐漸淡去,直至被她看不清面容,化為精純至極的本源之力,形成一股無法抵御的滔天巨波,沖擊著那道阻撓宋青小升階的枷鎖!

    隨著鎮魂族人一一的消失,初容、寧山及最后的意昌面容模糊,宋青小的力量瞬間達到巔峰!

    那屏障在這聚沙成塔的可怕力量之下搖搖欲墜,最終‘轟然’破裂。

    她在意昌等人‘相助’下,順利沖破枷鎖,進入分神境后階。

    力量肆無忌憚的暢涌,周身筋脈匯聚到丹田之中,繼而再返回至周身各處。

    以往那種升境之后,身體疲乏、筋脈空虛的感覺并沒有到來,充沛的靈力安撫著筋脈,帶來一種飽餐一頓后的饜足感,舒服極了。

    境界還在攀升,所有化為精純至極的本源之力的意昌等人的意志并沒有完全停止,帶著她的力量一路攀升。

    分神境后階的境界穩固,同時進入大圓滿,再升至巔峰之境,才終于停止住。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