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57章 吃驚

前方高能
     “你剛剛召喚出的鬼頭,長得和范五有些相像……”

    宋青小想起魔魂先前放出的那些鬼頭群及暗紫色焰火所形成的鬼影,都與范五被吸了精氣之后的模樣十分相似。

    她話音一落,捧著肚子的青冥令便抬起一只手,指尖又飛出一只鬼頭。

    這鬼頭的樣子自然是比先前的小些,但那與范五模樣相似的臉龐卻十分猙獰,陰氣陣陣。

    可能是受她進階、青冥令實力提升又飽餐了一頓影響,此時它放出的這顆鬼頭,恍若實體,帶著令人不寒而栗的死氣。

    “果然是范五——”

    宋青小湊近那鬼頭仔細看了一眼,皺了皺眉,喃喃出聲。

    這魔物極為兇悍,那雙鬼眼之中兇光閃爍,頭上濃郁的黑氣飄逸,殺氣森森,陰氣逼人。

    宋青小與它僅相隔一個拳頭的距離,但在青冥令控制下,這鬼頭卻一動不動,任她打量,乖巧無比。

    此時那鬼頭滿臉縈繞著黑氣,眼窩深凹進去,嘴唇呈暗紫之色,與范五的模樣并無二致。

    范家的人長相猙獰,長年與陰魂鬼怪打交道,也干陰毒之事,目光陰鷙,一看就不是好人。

    而魔魂放出的鬼頭全都是‘范五’的長相,在陰氣繚繞之下,看起來更是瘮人無比。

    宋青小看著看著,眼里閃過一絲嫌棄。

    魔魂感應到她心中的念頭,目光閃了閃——

    宋青小就見到那與范五長相一樣的鬼頭面部的黑氣開始蠕動,眉眼的位置在改變,那原本瞇垂的三角眼,眼尾逐漸勾挑拉長……

    垂落的嘴角也開始緊抿,模樣似是有些熟悉——

    “你敢變成我的樣子你試試。”

    她捏了捏錠子,警告了一聲。

    魔魂聽出她話中的冷意,身體一抖,只見那還未完全變幻的鬼頭,又迅速恢復成先前范五的模樣。

    它兩只手有些無措的握在肚腹前,眼睛一閃一閃的,樣子有些可憐巴巴的。

    “回來。”宋青小對它從心的模樣視而不見,面無表情的伸手一招。

    魔魂伸手一撈,那出現在它原本頭頂上方的被君主召喚出來的黑色漩渦便被它抓進了掌心。

    它攥緊這團掙扎不止的黑氣,一面塞進自己的嘴巴,一面聽話的將身體迅速縮小,眨眼化為一塊閃著縈潤光澤的黑色小令,飛回她的掌心。

    她指腹摩擦了兩下令牌本體,那小令觸手冰涼,顯著淡淡光澤,靈性逼人。

    比起當初重塑身體的時候,魔魂的表現明顯要靈動數分,甚至擁有不低的智力。

    這意味著魔魂的力量在逐漸蘇醒,是件好事!

    只是令宋青小值得在意的,是它將召喚出的鬼頭化為范五的模樣,這其中不知道有沒有什么特殊寓意。

    但可惜的是這只魔魂除了‘桀桀’的傻笑,又能發出簡單的意念之外,不能與她交流,這個疑問只有之后靠自己再慢慢去摸索了。

    她手掌一握一松,再張開時,掌心內已經失去了青冥令的蹤跡。

    君主已經被青冥令吞噬,它召喚出來的黑暗生物已經盡數死絕。

    村莊之中的黑暗之力被掃蕩一空,已經沒有了可以威脅到眾人的東西。

    宋青小目光轉向星辰大陣的方向,伸手一招——

    那六顆護持著六圣徒及信徒們的星辰當即感應到她的意念,化為數顆流星,相繼飛入她的身體。

    六圣徒及信徒們看著那星光隱匿,繼而飛入宋青小身體的一幕,不由眼中露出激動之色,卻強行克制著自己,在宋青小沒表態時,并沒有擅自出聲。

    原本的二十八步階梯已經被損毀,但這點兒距離對宋青小來說并不算什么。

    ‘前’字令一閃之下,她的身形原地消失,瞬間出現在六圣徒的面前。

    大家冷不妨見到這‘神乎其技’的一幕,又是一陣躁動。

    但不等六圣徒說話,宋青小先將控制著四號的領域解除。

    她升入分神境后階巔峰之境后,對于四號有壓倒性的壓制之力。

    再加上九字秘令她已經收集了五字,對最先得手的‘臨’字術更是運用得得心應手,壓制一個躲進塔中裝死的四號半晌功夫,不過是輕而易舉。

    “君主已經死了,此地的危機已經解除,我們可以繼續上路了。”

    她開口打破了沉默,說的話令六圣徒及十九名信徒都欣喜無比。

    大家先前已經看到了君主被吞噬的一幕,可是就算親眼所見,也絕對沒有聽到宋青小親口說出這話時的踏實。

    眾人提起的心重新落回原處,信徒們的臉上露出自豪而又崇拜的瘋狂神情,看宋青小的樣子像是看到了無所不能的神明。

    在他們心中,六圣徒是神廷的代表,是大圣賢的代言人。

    宋青小與他們同路,自然也與神廷有緊密的關系。

    人人都似是有千言萬語想說,卻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干脆念個經給宋青小聽!

    大家自動將宋青小包圍在中間,低頭開始吟唱神廷教義,神態都格外虔誠。

    “宋……”修士一張原本蒼白的臉此時因為興奮而漲得通紅,正要說話,遠處卻傳來‘哐鐺’的重響聲。

    只見狼藉的村落之中,一座數米高的巨大金塔閃著瑩瑩光澤,那撞擊聲就是從塔中傳出來的。

    “靠!”一聲咒罵從塔內傳出,接著塔身靈光一閃,‘嗖’的一聲凌空飛起,塔底之下鉆出一個身高約三米,體形壯碩如熊的龐大身影。

    一片悠悠飛在他頭頂的青色羽毛跟著飄了出來,落在他臉頰一側。

    四號一鉆出來,顧不得其他,打出數道靈訣入金塔之內。

    靈力沒入塔身,金塔之上靈光一閃,接著疾速縮小,頃刻之間化為一個巴掌大小的金塔,落到了四號的手心。

    此時的四號顧不得去看周圍的情景,而是將目光落到了金塔之上,接著發出痛心疾首的慘叫聲。

    “啊——”

    那金塔原本也是他手中一件極為罕見的防御性法寶,雖說沒有達到靈寶級,但也相差不遠了。

    再加上有四號分神級的力量加持,更是使得此塔一旦施展開來后,防御力量倍增。

    哪怕是分神境中階巔峰之境的強者全力斬擊,四號也有信心自己的寶塔可以完全抵御得住的。

    可此時那金塔之上,全是縱橫交錯的印痕,看上去如同被人手持鋒利的小刀,胡亂劃鑿后的手工藝品。

    這些印痕密密麻麻,有些已經達到了半個指甲蓋那么深,更是看得四號心痛如絞,幾欲不能呼吸。

    金塔的品質受到這些印痕的影響,略有影響。

    塔外的靈光也似是有些暗淡,印痕之中還殘留有劍氣,仍在不停的破壞著法寶上的靈力。

    要想修復此寶,恐怕還需要他花費大力氣,將這塔身上的印痕中的劍氣先設法驅除。

    但這些劍氣極為強橫,可想而知要想將其完全清理,也是一樁不小的麻煩事。

    清理完破壞法寶的劍氣之后,還想將它恢復到之前的品階及力量,至少需要蘊養數年的時間才行。

    一想到這一點,四號就郁悶得欲吐血。

    四號強忍心痛,將這寶物收回自己的體內之后,這才分出心思去關注周圍的情景。

    從金塔這樣一件險些達到靈寶級的防御法寶受到了這樣的重創,四號就已經猜到先前的戰況一定份外激烈。

    他當時躲入塔內,本身只是想暫時逃避一時,打的是等宋青小與君主兩相拼斗,自己保存實力,到時再坐收漁翁之利。

    可沒料到一進塔中,接著被一股神秘的可怕力量壓制。

    靈力、神識一下被受限于塔中,令四號一下想起自己先前被困在君主施展的黑暗紀元中,與外界失去了聯系。

    “不!”四號皺了皺眉,先前的那種禁制,可遠比君主施展的黑暗紀元壓制力強了百倍。

    他已經達到分神之境的修為,君主的攻擊手段詭異,對他來說雖然有些麻煩,但對四號來說,脫困并不難,難就難在如何迅速殺死君主,且可以保留實力而已。

    而他在塔內感覺到的那種禁制,帶給他一種心悸之感,仿佛在這禁制之下,自己毫無還手之力。

    此時回想起來,仍是后怕無比。

    他受限之后,對于外界的事情一無所知。

    只能從金塔頻受力量撞擊及創痕上可以得知雙方已經交上了手,但此時他目光掃過村莊的四周時,才知道先前的大戰有多慘烈!

    君主、暗影魔蛛已經完全消失,此地那股令人不適的黑暗之力已經被一掃而空,顯然在他被困的時候,宋青小已經將所有的麻煩都解決了。

    僅留下大戰之后的戰場,向四號展示著先前的危機。

    村子中的那些參天古樹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且掛在樹上的樹屋也被撕毀,在大戰之中被絞得粉碎,半點兒沒有見到樹屋的殘骸。

    數條劍氣將整個山坳貫穿,將緊閉的山體撕裂出可通人過的漆黑縫隙。

    這些縫隙將環繞村莊的山體一分為數份,圍繞著這些巨大縫隙的,是地面密集的大小裂痕。

    大的裂痕約摸有數米長,深入地底,細小的也有一米長短,裂痕凌亂交雜,宛如千刀萬斬,仿佛有無數劍修,在此激烈交鋒,所留下的可怖印記。

    而這些裂縫之中,還有殘留的劍意。

    無數劍意相匯合,硬生生將此地養成殺機四伏的大兇之地。

    四號神識才剛一外放,就‘看’到無數縱橫交錯的劍氣形成一張布蓋了整個廢村的網。

    神識剛一探出的剎那,就被劍氣絞殺干凈。

    劍意匯聚,形成一股強大的意志,在斬殺他這一縷神念之后,同時一道凜冽之氣鉆入他的識海之中,絞纏他的神識,令他臉色微微一變,接著身上火光一涌——

    火系靈力爆發之下,將這一縷殘存的劍意燒毀。

    這一驚非同小可,四號不敢再放出神識窺探。

    經此一事,他覺得此地處處驚險,殘余的劍氣割破他的護體防御,在他臉上、身上留下無數細微的傷痕。

    只是這些傷痕還未沁出鮮血,便被他強大靈力所修復,所以看不出端倪,卻又實實在在帶給他刺疼。

    為了防止受到這些殘余靈力的傷害,四號不得不提起靈力,使得身體涌出一層薄薄的焰光,將這些劍氣相隔絕。

    但如此一來,他體內靈力不住消耗,一會兒功夫,竟不亞于與人臨陣對敵。

    他目光轉動,很快注意到了正在階梯處的宋青小等人。

    六圣徒神色激動,身上沒有靈力的波動,與十九名信徒,以眾星捧月的架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將宋青小包圍在中間——

    圍著她念經!

    他們身上并沒有魔力的波動,再聯想到自己被困之前,他們也被六顆星辰包圍住,也就是說,他們并沒有參與殺死君主及暗影魔蛛的行動,動手的只有宋青小一人!

    此地靈力波動如此之大,整個村莊都被徹底摧毀,動手的竟然只有宋青小一人?

    那滿地的痕跡、幾乎將山體劈裂的力量,以及此地殘余的強大戰意,莫非都是宋青小一人所為?

    她一個人,怎么可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壞力?

    四號內心波濤洶涌,卻強作平靜。

    他往幾人的方向走了過來,清了清嗓子:

    “宋一……”他才剛一出聲,緊接著在感應到宋青小身上的靈力修為時,那聲音又提高了數分:

    “你升階了?”

    兩人的品階原本應該是在伯仲之間,但憑四號的強大第六感,他在與宋青小一隊之后,隱約察覺得出來這個隊友給他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但就算如此,四號那時也能感覺得到,她的危險性可能來源于某種強大的秘術及法寶等。

    從靈息的波動看,她的境界應該是自己相當,介于分神境初階巔峰之境至分神境的中階之間。

    可此時宋青小的靈息已經很深,四號發現自己竟然像是再也感應不到她的修為。

    這種情況,要么是她使用了某種秘術,隱藏了自己真實的修為,要么就是她在自己沒有注意到的時間里,突破了境界!

    四號并不認為宋青小的情況屬于前者。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