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59章 懷疑

前方高能
     興許是對于幾位‘新人’抱有警惕之意,修士在提到當年的舊事的時候,僅以一句‘月’賢者背叛了神廷一筆帶過。

    ‘月’賢者背叛神廷的原因是什么,他并沒有詳細提到。

    ‘黑暗’派系的人也并沒有插口,大家極有默契的將這個話題忽略了過去,仿佛這其中有什么禁忌不可說。

    但宋青小將目前得到的線索整理一番之后,倒也不算全無眉目。

    “神廷的最初是以‘日’、‘月’兩位大圣賢為主。”

    如四號所說,除了目前尚未現身的第十三名信徒路西法立場未明之外,出現的十二陣信徒陣營都是異常鮮明的。

    十二信徒分為兩派,以修士為主的‘光明’派系應該是‘日’賢者的追隨者。

    而以塞繆爾等人為主的‘黑暗’派系,則應該是屬于‘月’賢者的追隨者。

    如果淺薄的以先入為主的觀念看來,‘黑暗’派系的人面相不善,他們的領頭人恐怕也會象征著‘黑暗’的那一面的。

    ‘日’賢者至善至美,代表著光明、希望與救贖,那么與‘善’相對應的,就要有人承受‘惡’。

    要是‘月’賢者背負的是‘惡’的一面,那么他的心是不是試煉者們想要的純潔之心,也不好說。

    “更何況,修士的話可能也有所保留。”

    ‘月’賢者背叛的原因沒說清楚,他的心臟是否是真的遺失,還是一個借口,目前還是未知之數。

    “十二信徒的力量被削弱得很厲害,你應該也知道的。”

    四號緊皺著眉,點了點頭。

    那先前的黑暗骷髏巨龍氣勢十足,可想而知在它們活著的時候,力量只會比現在更強得多。

    據四號預估,惡龍的實力,應該至少是達到了七階以上的妖獸。

    能與這樣的生物戰斗,并將之驅逐,十二圣徒的力量不可能如此微弱。

    也就是說,在建立了聯邦政府,封印了‘月’賢者之后,十二圣徒的力量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被削弱。

    宋青小懷疑,這種力量的波動,恐怕是涉及到了當年‘月’賢者背叛圣廷的緣由。

    “當然,這也只是我的一種猜測。”宋青小說完這話,就見到四號的臉色有些難看了,顯然對于這樣的推論不愿意接受。

    大家目前所得到的任務線索,都指向深淵領地,眾人目標也是往深淵領地走的。

    若最終純潔之心并不是‘月’賢者失蹤的心臟,那么證明大家的方向都錯了,這就麻煩了。

    “不管怎么樣,深淵領地是必須要去的。”

    哪怕是有一半的希望,可總歸也是希望。

    如果‘月’賢者的心臟并沒有遺失,那么在深淵的領地之內,也可以想辦法將當年的事情搞清楚,找到真正‘純潔’的心。

    事到如今,四號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也只好點了點頭。

    雖說跟宋青小一番談話之后有一部分的談話內容出乎了四號預期,但值得慶幸的是,宋青小的任務果然是與自己一致的,這使得四號緊繃的心弦微微一松。

    “那其他幾人……”他話沒說完,卻以手作刀,架到自己脖子處,比了個殺人滅口的動作。

    宋青小不置可否:

    “會合之后再說。”

    她沒有應承四號的話,但昏暗的光線下,她的眼瞳已經染上暗金之色,那瞳孔緊縮,變為兩條細細的豎縫。

    兩人談話的功夫,圣女等人已經將教堂內的尸骨殘骸等收拾妥當了。

    見到教堂內那遍地的亡靈骸骨,及被擊裂的教堂內部,再加上修士三人的解說,愛德華等人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當時大戰的激烈,

    及宋青小出手時給修士三人所帶來的震撼了。

    從教堂下來的時候,眾人看宋青小的目光之中都帶著幾分探究之意。

    他們太好奇了。

    聯邦派來的‘新人’到底是什么來歷,施展的魔法又是什么?

    修士一開始認為她是冰系力量的魔法師,從她魔力的強悍程度來看,她至少已經達到大魔導士的等階,不在愛德華巔峰期的實力之下。

    可是在破開黑暗紀元、斬殺那頭巨型暗影魔蛛的時候,她又施展了劍術。

    那會兒劍士懷疑她是魔武雙修,但她的力量明顯與斗氣不同,令劍士根本無法預估出她的實力強度。

    而等到星辰大陣、那浮在她頭頂上方的巨大魔影出現的時候,六圣徒才發現自己一開始的猜測都不準確。

    總而言之,聯邦這一次派來的人都十分強大,遠超出幾人預期了。

    大家心中雖說實在好奇,可宋青小沒有主動提起,大家便也都體貼的不再發問了。

    修士臉上帶著笑容,那本封印了龍語魔法的厚重書籍被他夾在腋下,手里抓著一卷灰褐色的東西,看樣子像是某種動物的皮所制成的。

    從幾人的神情看來,這一次重回教堂,可能又有所收獲。

    果不其然,不用宋青小出聲詢問,修士就主動開口:

    “宋,我們在教堂后面的一間房間內,找到了一張魔法地圖。”

    這對于目前的眾人來說,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消息了。

    修士說完話,將手中的那皮卷一抖。

    那皮卷之上閃過一道魔法印記,接著皮卷一下從修士手中消失,星星點點的魔法光能在半空之中凝聚,形成一張四維立體版的全景地圖,將整個迷霧森林的地形、山脈的分布都包羅在內。

    “我們的位置在這里。”修士手一指點,那被他點中的地方地形迅速放大,那其中一個紫色的小點最終放大化為一個村莊的圖景。

    看過帕拉牧師的筆記之后,其實已經確定了眾人的大概位置。

    但筆記上的坐標,自然沒有辦法與這樣一張清晰、完整的地圖相提并論。

    精靈一族是受到創世神寵愛的族群,他們在森林之中擁有極強的親和力。

    在迷霧森林還未出事的時候,奧格村里的亞精靈們就已經制作了這么一張魔法地圖,原本是準備在光明祭的時候,將它作為獻給‘日’賢者的賀禮,送給神廷。

    哪知因為迷霧森林出事,奧格村也毀了,這張魔法地圖制成之后也沒能送得出去,最終倒是帶給了一群人驚喜。

    “我們的火車在這里出事,最終被黑焰蛇帶來這里,遇到了黑暗骷髏骨龍的襲擊。”

    可能不涉及戰斗,修士的語氣都多了幾分自信:

    “深淵領地的方向在這里。”他手指一動,又將地圖縮小,接著往最左上角的地方點了過去。

    那里是一團白霧,修士點中那團白氣之后,并沒有像之前點中村莊一樣,出現真實的模擬村落的情景,而是出現了幾個大字:十分危險,禁止通行!

    “‘月’賢者就被封印在這個位置。”

    制作了魔法地圖的奧格村的村民們顯然知道此地有危險,繪制的地圖并不包含這個區域。

    但十二圣徒當年將‘月’賢者逼入深淵領地,修士對于魔法地圖上深淵領地的缺失也并不以為意。

    “從奧格村前往此地,中間至少相隔5、60千里之遠。”

    如果魔法火車沒有損毀,那么二十八小時后,眾人就可以輕松的到達深淵領地,不費吹灰之力。

    但現在魔法火車已經損毀了,修士看了愛德華、圣女等人一眼:

    “憑我們的速度,要想步行到達深淵領地,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四號挑了下眉:

    “不可能?”他明顯對于這個回答不滿意,在他大爺的心目中,根本沒有不可能這個答案的存在。

    修士有些尷尬:

    “我們的修行并非鍛煉強大的肉身,更何況,”他輕咳了一聲,“我們還有信徒同行。”

    六圣徒中,除了精靈、劍士之外,愛德華、修士及圣女都是法系修行者,魔力強大但肉身的力量卻弱。

    再加上十九信徒都只是普通人,若按照每人每小時步行五千米的‘超級’速度算,這群人甩著兩條腿以勻速瘋狂趕到達深淵領地之后,至少也是一年多兩年以后了!

    更別提帶著這么大一撥人,中間還有可能遇到黑暗生物的突襲。

    到時就算趕到深淵領地,早就已經過了大預言術中封印‘月’賢者的時機,黃花菜都涼了!

    宋青小聽他說到這里,猜測修士可能還有其他主意,因此也不出聲。

    修士嘆了口氣,接著才說道:

    “但我們還有另外一種方法,就是尋找魔法陣。”

    聯邦當年成立之后,在每個重要的地方都設立了魔法陣,以供大陸某些人物往來穿梭。

    但隨著魔法軌道的修通,逐漸就將消耗遠比魔法火車更加多的魔法陣荒廢。

    只是在火車上的時候,一號當時也提到過使用魔法陣的問題,卻被修士一口回絕。

    四號具有高度的懷疑精神,他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慣會裝出粗莽傻缺的形象坑人。

    以己度人,四號也常常懷疑看上去像好人的,說不定就是滿肚子壞水。

    他總覺得一臉慈藹的老人說不定包藏禍心,這一瞬間功夫,他腦海里就已經閃過了數種這些圣徒想要殺人滅口的可行性。

    四號握了握拳頭,強行壓下那股想要先下手為強的沖動,問道:

    “可你不是說過,魔法陣有危險嗎?”

    四號的目光十分瘮人,像是帶著殺機,修士被他看得后背發麻,神情有些不大自在。

    這種種表現落到四號心中,更加讓他認定這老頭兒從頭壞到底。

    “是有危險。”長壽的經驗帶給修士一定的識別危險的敏感性,但他此時已經將兩位‘新人’當成了自己人,壓根兒也不會想到四號心中已經開始思索著要怎么不著痕跡的一一弄死自己等人。

    他甚至在毛骨悚然的那一瞬間之后,因為自己對于隊友生出的本能‘畏懼’而感到有些羞愧。

    聽到四號問話之后,修士說道:

    “是有危險,魔法陣可能已經被黑暗生物搶占。”

    就算可以奪回,但在黑暗力量的腐蝕下,也有損壞的可能。

    到時能不能順利的啟動魔法陣,并穿行到準確的地點,都是一個未知之數。

    如果在有其他選擇的可能下,修士也不愿意去冒這樣一個險。

    “但我們的時間緊迫,”魔法火車已經偏離軌道且嚴重損毀,“依靠步行不大現實,魔法陣就成為了唯一的選擇。”

    四號的目光如劍,令修士渾身不大自在,他下意識的將目光轉向了宋青小,等她出聲。

    “可以。”

    宋青小微微頷首,這話一說出口,頓時令修士大大的松了口氣,仿佛垂死的犯人得到了赦令,險些老淚縱橫。

    有了她的首懇,他也多了些底氣,背脊都挺得更直了些:

    “如果我們使用魔法陣,UU看書 www.uukanshu.com也不能使用太靠近亡靈峽谷、深淵領地等這兩個方位的魔法陣。”

    這兩個地方的魔法陣危險性都很大,亡靈峽谷倒不提了,大家的目標已經改變。

    深淵領地則是‘月’賢者的大本營,如果貿然通過陣法傳送,在修士看來,這種舉動無異于‘送外賣’的。

    “我建議我們可以從墜龍山脈出發,那里有一個已經廢棄了多年的魔法陣。”

    修士雙手一抹,那魔法地圖又從深淵領地的‘危險’提示中,縮小成為涵蓋了整個迷霧森林的全景地圖。

    隨著他手指一動,地圖上出現數個閃光點,有些呈橙色,有些呈紅色,還有兩個已經半黑,似是光點即將熄滅。

    他看了一眼,露出欣喜之色:

    “這些都是魔法陣所在的位置。”修士解釋著:

    “有顏色的,就表示魔法陣勉強還能使用,只是里面的魔力能量核心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

    而黑色就代表魔法陣的核心已經被完全的損壞,淪為黑暗生物的寄居之地,不能再使用。

    從魔法地圖上的光點看來,偌大的迷霧森林中目前殘存七個魔法陣。

    兩個魔法陣閃著橙光,三個呈紅色,而剩余兩個已經半黑,意味著即將廢棄。

    幸運的是,那其中一座閃著橙光的魔法陣,恰好就離眾人所在的奧格村不遠的距離。

    修士手指點中那魔法陣之后,附近的地形迅速放大,‘墜龍山脈’幾個大字出現在魔法陣的一側,正是眾人此行的目的地。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