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10章 大學同學周小桂

工程大佬
     1月11日早上九點,陳陽獨自一人開車返回縣城。

    老實說昨天的殺豬飯陳陽根本就沒有吃到什么東西,反而酒卻喝了不少,基本上在自己工地上工作的村民都來敬陳陽一杯酒,這讓陳陽根本就招架不住。

    最后陳陽是喝得不省人事了,等他晚上九點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鄉上的一家旅館里,房間里初級管理員正守著他。

    “下次喝酒真得注意了,不要哪天喝廢了就完蛋了!”

    回縣城的路上陳陽開車格外的小心,主要還是因為昨天喝酒使得腦袋還沒有完全清醒,最終他平安的到達了縣城吃了中午飯。

    下午兩點半,陳陽出現在了搶險工程現場。

    經過一上午的支模,眼前已經支好了一倉二米高的模板,而第二倉和第三倉的模板已經立起來不少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就能把第二倉和第三倉的模板給支好。

    現場主要還是陳陽的初級工人些是主要力量,當地請的都是一些小工,他們主要是負責協助初級工人,比如拿模板、遞鋼管、送扣件等等。

    其中裝載機不停的轉運模板鋼管等東西,而兩臺挖機在修理一些滑坡的邊坡,剩下一臺挖機被調往幫助劉村長修路去了。

    “明天早上可以支好了嗎?”陳陽問道身邊的初級管理員。

    “其實今晚加點班都能全部支好,不過這模板需要按照設計給的坡比校正,現在立好的模板大部分坡度都差一點,需要調一調。”初級管理員回答道。

    “那你要提前通知商混站,爭取一環扣上一環。”陳陽說道,“周老板那里我已經聯系了,驗模板上面就不來人了,到時候模板支好照幾張照片發給他就行。”

    “我沒有周老板的聯系方式,到時候我傳給老板您,您傳給他。”

    “這樣也可以。你盯著,注意他們安全,我去看看那臺挖機修路的情況。”陳陽說完開著車就朝著劉村長的村土路奔去。

    陳陽來到劉村長他們村進村的土路口,陳陽本想把車停在路口走進去的,但是看到土路修得平平整整,于是決定開車進去。

    “這路修得還可以,這挖機師傅不錯。”

    之前陳陽坐在劉村長摩托車上看了一遍這土路,現在再看完全和之前是兩個樣子,甚至可以直接拉混泥土來鋪路了。

    陳陽大概開了一公里的距離時就進不去了,因為挖機就在此處修路,而且陳陽看見有不少的人在忙碌的,非常的熱鬧。

    “陳老板!”

    “劉村長!”

    劉村長看見陳陽的車后立刻丟掉手中的鋤頭來到陳陽的面前,陳陽拿出車上放著的煙給劉村長發了一根。

    “怎么?你把村里的人都喊來一起修路了?”陳陽笑道。

    劉村長笑道:“出錢不愿意出,這出點力總可以吧!所以我就通知每家每戶至少出一人來幫忙修路。你看那一塊路都踏了,趁挖機在這兒方便,大家一起弄點石頭壘起來,然后挖機在幫忙壓一壓,填點土。”

    這些忙碌的村民很難看見一個年輕的勞動力,基本上都是五十多歲以上的大叔阿姨這一類的在忙,小孩子倒是就幾個。

    “難怪這路會修得這么平整,敢情你們在后面平整過啊!”陳陽笑道:“明天早上能夠弄完嗎?”

    “當然能夠弄完。”

    陳陽來到挖機面前發了一根煙給他說道:“師傅,你動挖機的時候注意一下周圍,村民有些不看周圍低著頭干活,

    萬一弄出一點事故就不好了。”

    “好的,我會注意的!”

    “劉村長,你也看著一下,安全最重要!”陳陽叮囑著劉村長。

    這萬一出現安全事故,追究責任陳陽肯定是逃不脫的,他可不想因為幫忙而弄出一點麻煩出來。

    “放心,我一直看著的。”

    “恩,那行,你們忙,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陳陽說完就朝自己的車走去。

    “陳老板,吃了下午飯回去吧?”

    “謝了,改天!”

    陳陽回到搶險工地現場,恰好他看見了周新金的車停在他們的臨時住所出,而人卻不見蹤影。

    “周老板,你這來得有點勤啊!”陳陽走到施工現場便看見周新金正在同他的手下初級管理員談話。

    周新金回頭看著緩緩走來的陳陽說道:“上面天天打電話問我情況,我不來得勤一點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上面。我知道你這幾天去了劉總那工地上去忙了,所以打電話給你也是白費的,所以我不得不親自來看一看。”

    “我這不是回來了嘛!”

    “剛剛我才從他口中知道你回來了!”周新金說道,“怎樣樣?劉總那工地目前是什么狀況,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進展順利嗎?”

    陳陽說道:“進展非常的順利,就是說昨天撥工程款下來,然而又沒有撥下來,要延遲幾天,好像是業主那邊出現了一點問題。”

    “我也好久沒有和劉總聯系了,什么情況我也不清楚!”周新金說道,“對了,我們這邊的錢我早上去要了,上面說十五號給我們撥五十萬。”

    撥五十萬?

    也不知道準不準時撥下來,不要又像管道飲水工程一樣。

    “十五號撥錢,那我這五倉擋墻恐怕也快要做完了。”陳陽看著正在支模的工人說道,“等一下你自己照幾張照片發給他們,明天早上我把模板調好可要開始澆筑混凝土了。”

    “我也是這樣想的,今天拍幾張,明天早上發給上面的人看!”

    陳陽和周新金在現場閑聊了一會兒,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了,陳陽看了一會兒也就返回縣城去。

    夜晚,陳陽躺在賓館的床上看著電視,突然電話鈴聲響起來。

    “哎喲,今天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小桂子?”陳陽有些高興的說道。

    “你大爺的,你爹叫周小桂,不是小桂子!”電話那頭吼道,“在亂叫信不信我提刀上門閹了你?”

    周小桂,大學同學一個寢室呆了四年的家伙,大學期間寢室的四人他們兩個算是走得最近的兩人。

    “你來呀,我正躺在床上等著你的。”陳陽哈哈笑道,“誰不來誰是孫子?”

    “哎呀,還和我剛上了!告訴你陽子,你爹現在在寧會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