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0章 母親的80壽誕和出售老宅惹出的風波

我的荒唐史
     母親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也越來越懶得出門,每天就一直在炕上躺著,幾乎不怎么說話。不忙的時候,我會特意哄著老太太出門走走,或者去院里曬曬太陽;實在說不動時,則會像對待小孩子那樣,假裝生氣地沖她“吼”幾句;只為讓母親多多鍛煉,從而有個好身體,這樣也能多陪我們幾年。

    農歷七月初七,是母親的生日。往年都是自家人坐在一起熱熱鬧鬧地吃頓飯,簡單地慶祝一下;只有在老太太七十歲那年做過一次大壽,那時父親還活著,我們兄弟姐妹之間的關系也和睦融洽;今年母親已經八十歲,按照老家這邊的習俗,應該再給老太太做一次大壽;我私下和大哥、二哥也特意說起過此事,他們都不同意,并以“村里幾個老人剛過完八十大壽不久,就意外去世”為由,徹底否定了我的提議。

    母親今年的生日在大哥家過,像往年一樣,我早早地過去給老太太祝壽;為表對她八十歲壽誕的重視,我還特意給老太太買了壽桃;到大哥家時,不曾想卻遭遇到“鐵將軍”把門;打電話后才知道,母親的生日宴被大嫂安排在飯店舉辦,并早已提前通知過親戚們,因一時疏忽,才忘記通知我家;看在母親的面子上,我也沒有計較那么多,拎著壽桃又直奔飯店。

    因為自己是最后得到消息,當我來到飯店時,兄弟姐妹以及其他親朋好友們都已抵達半天;此時,大家正坐在屋里天南海北地閑聊;只有我的四個姐妹在飯店門口站著,好像在激烈地爭論著什么,從她們臉上很明顯能看出不悅的神色;以至于我走到近前,主動跟她們打招呼都沒人注意到。

    “你們說今天這錢給誰?是給咱媽,還是給老大?我看這幫親戚可都是上賬了!”背對著我,大姐正猶豫不決地征求大家意見道。

    “給老大!咱也跟著寫賬,要不老大媳婦該挑理了!”二姐趕忙率先表達自己的看法道。

    “憑什么給他?誰讓他們自作主張跑到飯店來的?再說,咱是給媽過生日,又不是給他們兩口子!”向來直言不諱的四妹,生氣地喊道,絲毫不怕讓外人聽見。

    “實在不行就給媽包個紅包,再給大哥家隨一份禮,反正現在誰家都不差這點錢!”三妹站在旁邊思索半天,最后為難地低聲說道。

    “你們愛給幾份,就給幾份,我管不著;我就把錢給媽,大不了不端他們家飯碗;沒見過這么辦事的!”倔強的四妹明顯不贊成自己三姐的主張,邊揮胳膊邊憤怒地吼道。

    此時,出來迎接客人的大哥剛好從我們身邊經過,四妹伸手把他拽了過來,也不管這么多人在場,大聲質問道:“哥,咱媽過生日,你給弄到飯店來,那我們今天該把錢給誰?”

    “在俺家過生日,又是我拿錢給辦的,當然是給我了!”想都沒想,大哥張嘴直接答道。

    “你給過生日,錢就得給你?我三哥給過的時候,大家都把錢給咱媽了!難不成,我們現在還得給他補上一份?”四妹生氣地質問大哥道。

    “按你這么說,我看咱媽以后的生日也別過了,我們誰也不差這口飯;以后咱媽再過生日,我們姐妹回來給媽留下錢就走,就不麻煩你們兄弟張羅飯菜了!”不等大哥回答,四妹憤怒地繼續補充道。

    “三哥,你和咱哥也是一個意思?”說著,四妹又把目光聚焦在我身上,冷冷地問道。

    “咱媽過生日,錢就給她,我肯定不要!”我趕忙回答道。

    “哎呀,

    給誰都行!咱媽的好日子,別為這點事鬧得不開心,都快進屋!”大哥無奈地搖頭道,邊說著邊往飯店里讓大家。

    本來是個高興事,結果就因為這幾百塊錢,弄得大家都不舒服;我們草草地吃了幾口東西就先后離開,甚至都沒陪母親多待一會兒;畢竟飯店不是家里,也沒有合適的地方讓我們一家人坐下來嘮點知心嗑。

    母親過生日的當晚,大哥兩口子就為錢的事大吵了一架。大嫂怨恨我們沒有隨禮,而是直接把錢都交給母親,這直接造成她本次“生意”虧損一千多塊;也不知大嫂是聽信誰的謠言,或者是自己沒事瞎琢磨的,居然把姐妹們去她家不隨禮的這件事,都歸咎于甄薔的“挑唆”;事實上,甄薔因為身體不舒服,當天壓根就沒去參加母親的生日宴。

    為了讓大哥兩口子不再爭吵,更為了不讓周圍的鄰居看笑話,母親不得不把中午剛收的錢,全都上交給自己的兒媳婦;即便這樣,大嫂還是不依不饒;最后把母親折騰到血糖驟然升高,她本人也因為著急上火引起膽囊炎復發;結果,婆媳倆一起住進了醫院。

    最近,母親一直悶悶不樂;本就不善言談的她,愈發顯得沉默寡言;在我一再詢問之下,老太太才漸漸吐露心聲。

    原來,自從我們哥仨商量著給兩位老人漲贍養費開始,一直到父親去世后母親輪流居住,這期間二哥兩口子一直也沒給父母交過錢;因為沒錢花,母親曾把這件事跟二姐說過,她卻建議老太太不要聲張,特別是不能跟我還有大哥講,其它的卻什么都沒做;事情已經過去很久,再去翻后賬二哥兩口子肯定不會承認,我也只能勸母親盡量放寬心,畢竟“肥水不流外人田”,而那又是她最疼愛的兒子。

    “老三,媽想求你一件事!現在也只有你,能幫媽把這事辦了!”忽然話鋒一轉,母親用近乎哀求的口吻向我求助道,臉上充滿無奈和心酸。

    “媽,有什么事您就吩咐,我盡力去辦!”我趕忙回答道。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更不知道自己是否辦得到,但母親既然已經開口,我也只能先答應著,然后再想辦法慢慢去幫她實現。

    “你爸臨終前曾囑咐過我,他一輩子就攢下這幾間房子;讓我手頭困難的時候,就把老宅賣掉,留作過河錢;你幫媽張羅一下,好不好?”母親用期盼的眼神看向我,同時苦苦哀求道。

    “媽,賣房子是大事,我得和大哥、二哥商量,一個人根本做不了主!”我如實答復道。

    “好,那你們哥仨就趕緊商量著辦!媽這么大歲數,怕是沒多少時間可等了!”母親邊哭著,邊嘆息道。

    受到母親的指派,即使再不愿意,我也得去找兩位哥哥商量一下。

    事情進展的無比順利,大哥、二哥都同意賣房子,我們甚至還一起商定出房屋的具體售價;針對村里的現實情況,以及附近幾棟和老宅差不多房子的交易價格,最后確定“一萬七”這個底線價格;我把事情的經過和結果一五一十地都告訴母親,老太太非常滿意,晚上甚至高興地多吃了半碗飯。

    既然大家都同意,我也就趕忙開始張羅起來。事有湊巧,村里有一戶孫姓人家,他們剛從市里搬回來;因為走的時候已經把自家的房子出售,此時正寄居在兄弟那里,所以迫切希望重新買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聽說我家老宅要賣,當家人孫慶生主動找到大哥;我們一拍即合,很容易就把事情談妥,甚至沒有過多的討價還價過程。

    孫慶生和大哥過來商量買賣老宅的相關事項時,正好母親也在;看我們已經基本說定此事,當天下午,老太太就在小鐵蛋地陪同下回到老宅;把自己覺得特別重要的東西,都提前收拾出來;然后,就一門心思地在家等賣房子的錢。

    隔天,我和大哥去找孫慶生確定具體寫約、過戶日期時,對方卻突然變了卦,表示不買房子了;后經我們哥倆的不斷追問,孫慶生才極不情愿地說出自己突然改變主意的原因。

    昨天,我們談完事后,孫慶生高高興興地往回走;途徑二哥家門前時,被等候許久的葉格格一把攔住。

    “老叔,俺家后院的老宅不能賣給你,實在是不好意思!”葉格格面無表情地對孫慶生說道。

    “我從你老三家那剛出門還不到十分鐘,怎么到你這就變卦了?”孫慶生不解地問葉格格道。

    “俺家孩子的情況你也知道,我得留著老宅,將來好招上門女婿用,不能賣!”葉格格煞有介事地回復道。

    “你這一家人,都辦的什么事!”孫慶生邊氣憤地說道,邊頭也不回地離開。

    聽孫慶生說完事情的經過,我和大哥也挺不好意思的;隨便寒暄幾句后,就匆匆離開。二哥要買老宅也是一件好事,畢竟父母一輩子就攢下這點東西,最后賣給自家人也算留個念想;可過去大半個月還是沒消息,母親非常著急,幾乎每天都催我去二哥家詢問情況;沒辦法,我只能唯母命是從,又和大哥跑一趟二哥家。

    “老二媳婦,咱媽的老房子你不是要買嗎?老太太著急了!有時間把兄弟姐妹們湊到一起,把戶過了吧!”并沒有轉彎抹角,大哥直奔主題道。

    “還哪有錢買?在海上辛辛苦苦賺的幾個錢,都被你家老二輸光了!現在……”葉格格假裝難過地辯解道。

    “操你媽的!是你輸得,還是我輸得?”不等葉格格把話說完,二哥就直接打斷道,邊罵邊作勢要動手打她。

    “你沒玩?就我一個人玩了?”葉格格跳起身來,指著二哥的鼻子吼道。

    大哥是個實在人,不可能看人家兩口子當著自己的面大打出手,卻無動于衷;只能一邊攔著二哥,一邊勸說葉格格;我則是一分鐘都不想多待,轉身就往家走去;相處這么多年,我早已看清葉格格的為人;她并不是真心想買房子,只是故意使絆子而已。

    沒一會兒,大哥也跟著來到我家;先是無奈地抱怨二哥兩口子一通,然后低頭坐在那里不再言語;了解情況后,母親默默地擦著眼淚,然后一聲不吭地背過臉去躺下了;她沒有辦法,年輕時就拿不定主意,更何況是現在,所有事情就只能依靠我們做主。

    “哥,老二不買,你買吧!”看著老淚縱橫的母親,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因而忍不住問大哥道。

    “我兩個姑娘,要那些房子有什么用?自己的房子都住不過來!”大哥婉拒道。

    “黃眼珠這么折騰誰還能買?你再看看媽這樣,可怎么辦?”我無奈地說道。

    “老三,要不你買吧!鐵蛋結婚后,你們兩口子搬到老宅住多好?”大哥反問我道。

    “哥,鐵蛋好不容易走出農村,我怎么可能再讓他回來?退一萬步講,就算鐵蛋將來真回來了,我這兩層樓還不夠住嗎?”我認真地分析道。

    “那怎么辦?”大哥雙手一攤,表示自己也沒有辦法。

    “老三,還是你買吧,就算媽求你了!便宜兩千塊錢,一萬五賣給你都行!就你有兒子,你爸辛苦一輩子攢得這點家當,也該你傳承下去!”面朝里躺著的母親忽然轉過頭來,滿臉淚水地對我說道,那語氣分明是在乞求。

    “老三,媽說得對,還是你買吧!”大哥也跟著勸我道。

    “行,我買就我買!爸和媽一輩子就攢下這五間房,我絕不能讓媽吃虧,我給拿兩萬!”看旁邊的甄薔母子沒發表任何意見,我腦袋一熱做出決定道。

    大哥走后不久,我就開始出去張羅錢;農閑期間,出去幫人干活兒的帳,也正好借著這個時機往家收一下。

    第二天中午,我特意準備一桌酒席,想當著大姐夫、二姐夫還有大哥、二哥的面,把買房子的事情確定下來;到了約定時間,大家相繼趕來,只有二哥遲遲不到;這期間,我去他家叫過一次,又安排小鐵蛋去請過兩次。

    “哥,你出來一下,我有點事!”正當我想再次去找二哥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他的叫嚷聲。

    我都快被二哥氣死了,有什么事不能進來說,偷偷摸摸地,好像見不得人似的;這么多人在場,我也不好意思發火;大哥倒是好脾氣,聞聲趕忙跑了出去,一顆煙的工夫,又哭喪著臉走進來。

    “老二說…房子他買不起、也不賣;說…那是爸留下來的東西,是個念想;誰要是非買,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就…把媽也帶過去,他…不再贍養!”大哥壓低聲音,支支吾吾地說道。

    “給臉不要臉!看來他們兩口子是真不想好了;我去給老二提溜回來,看他敢不敢當大家面這么說!”邊罵著,我邊往外走,憤怒的火苗已經燃燒到不可控的地步。

    “老三,你別去!房子媽不賣了,留給你們哥仨,媽不賣了!”母親哭著喊道,站起身邊朝我近前走來,邊伸手想要拉住我。

    聽到老太太的哭音,甄薔娘倆趕忙從廚房里跑出來攔我;其他人也紛紛開始對我進行安撫。

    “媽,您放心!不用老二養活您,這房子我非買不可;他不養活您,我一個人也能養活,您就當老二死了!”氣急敗壞的我,絲毫沒有顧及其他人的感受,尤其是大哥,口無遮攔地大聲喊道。

    “老三,你冷靜點!現在,不光是養不養活老人的問題;除了老太太以外,你們兄弟姐妹七個都是繼承人,要是老二不過來簽字,房子根本賣不了;你去打鬧有什么用,只是讓街坊四鄰看笑話而已!”大姐夫語重心長地勸慰我道。

    “姐夫說得對,沖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一旁的二姐夫也附和道。

    賣房子的事,終因二哥兩口子的攪合而化作泡影;有關贍養老人的事,倒是沒有任何改變,母親還是按月在我們三家輪流居住;只是在心碎和病痛的雙重折磨下,老太太日漸消瘦起來,以至于最后臥床不起。

    我恨二哥兩口子,甚至很想找上門去,狠狠地教訓他們一頓,但這又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