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46章 無限開端

間之蠹
     沈冰異地戀會不會劈腿這種事情,根本無需解釋。因為已經確確實實發生過的異地戀,如果真的劈腿的話,兩人也不可能走到婚姻的殿堂之中。

    只不過這事情,范敏并不知道。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軍訓完成后班級開了個班會,劉雷這小子居然還真的如愿以償的當上了班長。雖然沒幾個女生給他投票,不過整個班級的男生幾乎都投給了他,而女生方面,則是因為梁安安跟另一個宿舍的女生爭票爭的厲害而以落選告終。

    除了班長是大家投票選舉之外,另外的班委都是由輔導員指派的。蔣逍遙曾問過沈冰,是否要整個班委當一下,不過沈冰拒絕了。

    大學生活很美好,軍訓剛結束,宿舍樓下就站滿了發傳單的學長。

    學生會招新,迎新晚會籌辦,社團招人,各種各樣的事情接連不斷。對這些,沈冰是沒什么興趣的,每天上上課,然后陪著范敏壓壓馬路多開心啊。只是,沈某人這么想,范某人卻不這么想。

    “你要進學生會?”沈冰有些驚訝。

    “嗯!”范敏堅定的點點頭。

    “進學生會干嘛,吃力不討好的,不是早跟你說過了么?學生會跟班干部其實也差不多,就是占用你空余時間安排你干些活兒,都是無償的。”

    “就是想找點事做,我看過課表了,大一課不多的,我就想用空余時間找點活干,鍛煉一下自己。安安說,我太依賴你了,女孩子也要學會自己獨立,我覺得有道理的。”

    沈冰頓時驚了:“梁安安別是個傻子吧?別人的家事她也管?”

    雖然沈冰也覺得梁安安說的沒錯,但是還是打心里不想認可她的說法。學生會的事兒他也干過,人前人后鞍前馬后的,就是白打工。不過既然范敏想要入學生會,那沈冰自然是不會反對的。

    范敏又不是籠中鳥,金絲雀。重來的這十年,沈冰只想讓她少點煩惱,多點值得回憶的東西。如果范敏覺得大學生活就是要加學生會才能留下點記憶的話,沈冰自然是支持的。

    “你別這么說梁安安啊,我覺得她還挺好的。”

    “好個毛線,居然想把我老婆從我手里騙走,這個仇,我記下了。對了,她準備進學生會了么?我來給她使點絆子,別以為當個副班長就了不起。”沈冰口中罵罵咧咧的,發泄著自己的不滿。

    范敏已經習慣他滿嘴跑火車的樣子了,沈冰人是好人,只要不是招惹到他,他也就是過過嘴癮,真去找梁安安的麻煩,也沒這個必要。

    “你別……我覺得安安人還不錯的。”雖然不擔心沈冰真的去找她的麻煩,但是范敏還是勸阻道,她就是這個性格。

    吐槽了幾句過后,沈冰還是靜下心來問范敏:“那你準備加入哪個部門?”

    “啊?這個還分部門的么?”范敏傻乎乎的說道。

    沈冰有些看不下去了,這個還真是一拍腦袋,想到就干。

    “梁安安說啥就是啥對么?她讓你加學生會你就加?你知道學生會是個什么東西么?你連部門都不知道,

    你加個屁的學生會哦。”

    “額……你別生氣啊,我這不是在跟你商量么……”見沈冰發怒,范敏有些慌。

    “我沒生氣,我跟你生啥氣啊,我跟你講講學生會的構成吧。”沈冰就這嘰嘰歪歪的脾氣,改了幾十年也沒改掉。

    沈冰去要了幾張學生會的宣傳單,然后照著部門給范敏一一解釋要干的活等等。這么多年,除了范敏熬夜不肯睡覺之外,沈冰從來沒對范敏發過火。就是愛逼逼。

    “那,我能加文藝部么?”

    “文藝部一般除了扛器械之外,就是主持人。你覺得你是能扛器械還是能當主持人?”沈冰反問道。

    “啊?這上面不是說籌備迎新晚會什么的么?”范敏有些懵逼。

    “姐姐,你加入學生會就是一個小雜兵,你還想親自籌備迎新晚會啊?哪個大佬不是從雜兵坐上去的?那兒能有你一個新生發言的機會?還不就是打雜?”

    “這樣啊!那外聯部呢?”

    “外聯部就是一群討飯的,有事沒事辦活動就出去拉贊助,就是問別人要錢,這活兒你也能干?”

    不是沈冰要抹黑外聯部,而是這是一個事實。當年沈冰跟著外聯部長在校內外跑贊助的時候,可謂是受盡了白眼,這種氣,一般人還真吃不了。想要在外聯部干得好,要么臉皮夠厚,溝通能力夠強,要么就是家里有錢,自掏腰包。

    “干不了。那你覺得我能加什么部門嘛……”

    范敏擺明了是干不了這種活的,沈冰猜也能猜到。

    “要不你就去個宣傳部吧,印印傳單發發傳單啥的。”沈冰提議道。

    “那你跟我一起么?”范敏盯著沈冰,目光中滿是希冀。

    “不去,我才不去受那氣,沒事兒給自己找個頂頭上司,那不是給自己招不自在么?你要去鍛煉你自己去啊,到時候受了委屈別哭。”

    “你別瞎說,我啥時候哭過。”范敏很不服氣。

    沈冰都沒好意思拆穿她。

    “對了,晚點去問問梁安安報的什么部門。”沈冰說道。

    “干嘛,你還想著去給她使絆子吶?”范敏慌了,不帶這么記仇的。

    “呸,你看我像記仇的人么?我用得著跟她一般見識?”

    “像!”范敏老實的點點頭,說道。

    所謂的學生會,沈冰是沒興趣去參加的,不過如果范敏真的加入了,說不得到時候也是兩個人干一個人的活兒。

    沈冰有點搞不懂的是,范敏偏偏放著好玩的社團不去加,要進學生會。

    大一的課程的確比較輕松。大學的課程表的課程,都是從第幾周開始,到第幾周結束這樣的,一般來講,頭尾的課程都會比較少。特別是剛軍訓完的第五周,一整周一共就只有九節課,簡直了。

    大學的課都是兩個課時,算一節課的。上午兩節課,下午兩節課,一天最多四節課時。有時候大三課業繁重的時候,不光要排滿課程表,甚至有的時候晚自習還要加一節課。一周九節課就很nice。

    上上課,打打游戲,睡睡覺。有空幫范敏干點活,聽聽范敏關于學生會的吐槽。沈冰說句實話,這種日子真的是太舒心了。只是,不知道為啥,沈冰最近總有一股不安的情緒彌漫在心頭。他曾嘗試著向世界意識征詢這一絲不安的源頭,但世界意識表示它并不知道沈冰說的是什么。

    最近,沈冰失眠了好幾夜,他思來想去也想不出來,到底有什么能對自己造成威脅的,或者說,能對范敏造成威脅的。

    未知的東西,才是最恐怖的。無論發生什么,哪怕范敏發生意外,沈冰也能逆流時間回到過去,回到危險未發生的時候去救回范敏。對沈冰來說,這個世界上,除了范敏,應該沒有什么值得他重視的人或事了。

    所幸,莫名的危機感也只是一種憑空而來的感覺,直到大一上半學期結束,也沒有真正發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這讓沈冰學會了漸漸忽略了這一絲危機感。

    不會是有外星人要入侵地球,他們的宇宙飛船已經飛入銀河系了吧?

    占天術只能尋求世界意識知道的事情,而對于世界意識不了解的事情,是問不出個結果來的。外星人入侵地球這種事情,沈冰就算是向世界意識詢問,大概率也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但這種事情也說不準,世界意識掌管著過去、現在、未來。如果說真的有外星人來入侵地球,引發星球大戰的話,那未來應該也是能夠預測的。除非時間線發生演變,就像代冬那個位面一樣,未來在此刻還未發生外星人入侵,但是隨著時間線的演化,萬一未來從現在這樣的時間線發展演化成外星人入侵世界的時間線發展呢?畢竟這條事件線還有這沈冰這樣的存在,未來隨時隨地都有可能發生改變,并不全在世界意識的掌控之中。

    沈冰考慮了種種可能,最終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就算是外星人入侵地球,現在的自己,也有辦法抵御的吧?大不了到時候出手改寫未來,將外星艦隊全殲于大氣層外。

    未來,就是已知和未知的統一,它既是固定的,又是可變的。

    沈冰太過于相信自己間蠹穿梭時空的能力了,他對自己太自信,自信是一件好事,但是太自信了就是自大了。

    自大源于無知,就沈冰現在的知識面而言,已經沒有什么能夠威脅到他的了,所以他自信。但是,他不知道,某些超出他掌控的事情,正在這條時間線的幾年前發生……

    車來車往的大馬路中央,原本空無一物的。

    隨著一道光影的波動,一個小女孩出現在了大馬路上。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人類,正常的人類是絕對無法做到這種出場方式的。如果以沈冰的經驗來看,這種出場方式,倒像是間蠹穿梭時空的方式。當然,也有可能是某種瞬間移動的能力。

    大冬天的,那小女孩卻穿著短袖和短褲,看起來確實一點都不哆嗦。一米五的個子,看起來應該是在上初中。

    正常的初中生絕對不會是這幅裝扮的。UU看書 .uukanshu.com 只見這牛仔短褲的小女孩,皮帶上還掛著一個隨身聽,大個子的那種,倒是很具有年代感。銀白色的質樸隨身聽牽出了一根線,一個五彩斑斕還帶著光效的超科技感電競耳機就掛在頭上。

    除此之外,更引人注目的卻是那一頭閃著彩光的頭發。不是那種染出來的五彩斑斕,看起來倒像是傳說中的獨角獸身后的那道彩虹,不停變換著顏色。甚至隨著她搖搖頭,發絲間還會灑落點點瑰麗的星光。

    就這樣一個完全不像是正常人類的女孩,整個大街上,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就好像是她完全不存在一樣,大家的眼里,并沒有她。

    這是一個被世界忽略的人。

    “咦……這個世界?”少女摘下耳機掛在脖子上,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好像……”

    一輛大卡車在公路上飛速行駛,徑直朝著女孩撞去。那女孩毫無所覺。

    卡車奔馳而過,那女孩依舊留在原地,嘴角閃過了一絲笑意:“找到了,就是這里!這個世界的世界意識,你好哦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江江”

    也許,這個出現在好些年前的自稱為江江的女孩,才是未來沈冰煩躁不耐的源頭吧。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