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極品小農民系統繁體版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唉同名不同命啊

極品小農民系統
     李田出發了,向著碼頭和物流的地方而去。

    既然要當搬運工,明顯是要到這些地方去的。

    李田已經到酒店換了一身普通的衣服出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懷疑,他住的是那種小酒店,如果住好酒店的話,一定會有保安,到時候就比較麻煩了。

    …

    乘坐的交通工具也是普通的公交,一切都是以農民工的方式來。

    當然他也可以騎電瓶車過去,那太麻煩了。

    港口太遠,一般人也不太容易進去,李田選擇到物流的地方,快過年的期間,這里確實缺人,李田以臨時工的身份很容易就是進來了。

    “押車的話,一天200元,就是到站幫忙搬貨上車,搬貨下車。”

    李田為了讓任務順利完成,他問道:“還有沒有純粹搬貨的?”

    那主管對著李田看了看,問了管事的人李田什么身份,得知是下崗工人,過年想多掙點錢。

    他瞅了瞅李田的身板,李田是正常人的身材,因為他的力量都是靈氣,不是肌肉男。

    “就你這小身板,我怕你扛不住啊!”

    “沒事的,掙一天有一天的錢,我想多掙點。”

    稍微易容的李田,看起來身上的農民氣質更純樸一些。

    “那好吧,我這里有專門搬貨卸貨的工作,比較累,要一直搬,如果你能吃苦300元一天。”

    “好嘞——”

    就這樣,李田成為了一天的純粹搬運工。

    而且這里不止李田一個人,有一大卡車的米面油,不知道是發到那個省份的,要從倉庫轉到3輛大卡車上面。

    “兄弟,剛來的?”

    李田點了點頭,這個招呼李田的,大冬天竟然就穿著一件薄褂子,衣服上都汗和面粉,雖然戴著口罩,但是頭發和眼睫毛上都是面粉。

    還有一些冰凌在上面。

    “嗯!”

    李田應了一聲。

    “來,把口罩戴上。”說著,給李田一個口罩。

    “謝謝…”

    “謝什么,都是干苦力的,相互有一個照應。”這個老大哥挺實誠的,他膀子上都是黝黑的肌肉,看來是長年累月當搬運工的。

    …

    李田戴上口罩,也開始賣命的搬了起來,面和油還好,那一袋的米,就有點重了,一袋少說50斤,開始搬,一次兩次還好,幾十袋下來,就是有些累了。

    汗水就是濕透了衣服。

    如果不是為了完成任務,李田使用靈氣來搬的話,一次搬10袋都沒有問題,但是純體力的話,他也就是比普通人強兩三倍而已。

    “小伙子,挺有力氣啊!但是,也要穩著點,這里還是200多袋呢,腰累壞了,晚上就沒有辦法應付媳婦了…”

    “哈哈哈…”

    大家都是善意的笑了起來。

    李田也是跟著笑,

    但是他并沒有偷懶,實打實的搬,不一會兒,身體開始負荷工作,褲腿里面都是汗濕了,明明是大冬天,卻一點也不覺著冷。

    大家也漸漸的不說話了,即便是老手,搬運這么久也累了。

    有人開始稍微停下來,摘下滿是面和灰塵的口罩,稍微休息一會兒,順便喝點水,身體流汗太多,得補充點水分。

    然而,李田卻還在忙。

    明明他的頭發都汗濕了,雙腿雙臂肌肉顫抖的疼,但是他依然沒有停下來。

    “新來的兄弟,停下來休息一會兒吧。”

    李田笑道:“不用,我把這搬完。”

    “這小子,他受刺激了?這么不要命。”

    “不過,這家伙看起來沒有多少肌肉,還挺有勁的。”

    “聽說是下崗工人,過來想賺點回家的路費錢。”

    “也是可憐…”

    “難得遇到一個干活這么實心實意的,主管就是喜歡這種員工,肯定會給他漲工資的。”

    “不過有句說一句,這活,我干一天也要休息三天,不然緩不過來…”

    李田一直堅持把米面油,這趟貨全部搬完,并且上車的時候,擺放的也整齊。

    主管親自拿著亂泉水過來。

    “李田,干的不錯,中午我們管飯,你休息半個小時,下午接著干。”

    “謝謝…”

    李田雖然不知道這里面的情況,但是主管親自拿水過來,還管飯,應該是他獲得賞識的意思。

    剛剛給李田發口罩的中年人過來,他給李田派了一根煙,李田搖搖手說自己不抽。

    “好小伙啊!太難得了。”

    他也沒有抽,不知道是舍不得抽,還是專門買來發人情的。

    “在堅持幾天,這個年,你應該可以掙到2千塊錢。像我這樣常年干的老手,都是400元一天。”

    李田一邊喝水吃飯,一邊道:“也不錯,一個月下來也是萬把塊了。”

    “就是最近春節人少,才貴點,平常這樣的活很多人搶著干。”

    這位中年人覺著李田人不錯,就是他多聊了一會兒。“我還有老婆孩子要養,不敢亂花錢啊。”

    是的,還有幾天就要過年了,如果不是為了多掙點錢,誰不想回家好好的玩幾天。

    “李田?”

    另外幾個伙計,其中一個剛剛開李田腰別累壞玩笑的不正經男人,忽然帶著幾個家伙湊了過來。

    “剛剛我就覺著李田這個名字好熟悉,我現在想起來了,記得一家大公司的老板也是叫做李田。”

    “真的假的?”

    “那位大老板好像也是農民出身,聽說現在身價上百億呢!!”

    “哇塞,這么牛…”

    李田笑道:“肯定是重名了。”

    “唉同名不同命啊——那家富饒農業園的大老板,聽說背后包養很多漂亮的女人,過著土皇帝的生活,讓人羨慕啊,嘖嘖嘖…”

    給李田發口罩的中年人道:“去去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你們幾個不正經的,人家李田剛來,上午都累個半死,別打擾人家休息,下午聽說來了一車油桶,可是狠活啊!”

    “都是男人,看不著,摸不著,親不著,還不讓說說呀…”但是他們也都是干力氣活的,就是說幾句過個嘴癮然后找個硬紙板,到有暖氣的倉庫躺下趕緊休息一會兒。

    活干好了,大家才有錢拿。

    不然,都得加班。

    這是體力活,半夜加班,那簡直要人命。

    …

    李田沒有想到他的風流史已經傳出來了,唉,沒有不透風的墻啊。

    不過,他也找了硬紙板去躺著休息十幾分鐘。

    還沒有睡著,主管就是來了。

    “有一批家具,兄弟們,開始干活了。”

    給李田口罩的,又過來給李田一雙手套道:“家具有些地方沒有包好,很容易傷手,要注意。磕一下也是要出血的,多注意一下。”

    “謝謝。”

    李田認真點頭,他頭發亂糟糟的,當然現在也顧不得了,大家都是開始搬運家具。

    而主管叮囑的就不一樣了,他說這家具很貴,隨便一個椅子都幾百塊,千萬被把家具磕壞了,他們賠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