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1章 很多“現象”都無法用科學原理去解釋

我的荒唐史
     自“老宅出售計劃”徹底泡湯以后,母親的身體狀況變得越來越糟糕,時而糊涂、時而清醒;因長期臥床,導致身上漸漸生出褥瘡,并且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經開始腐爛;我的四個姐妹,差不多每天都兩兩輪班地陪在母親身邊,生怕她會突然出現“一差二錯”;奇怪的是,即便清醒狀態下母親也從未喊過任何一個子女的名字,其中自然也包括我;相反,卻經常聽見老太太低聲念道“老三媳婦”,大家都知道,她這分明是在呼喚甄薔;等到甄薔湊到母親近前時,老太太則總是拼盡全力握住她的手,然后閉上眼睛安詳地睡去,仿佛只有甄薔能帶給自己短暫的安全感似的。

    母親的身體狀況,著實牽動著我們做兒女的心;同時,也讓我的兩位嫂子心生恐懼;幾乎每天,她們都會祈禱,生怕老太太在自己家中“離去”;可能是在母親面前做了太多虧心事,害怕老太太的鬼魂不散,找她們討債吧!

    “老三媳婦,今天給我包點餃子吃吧!多放點肉,皮搟薄一點!”早上,我跟甄薔都還沒起床,一旁躺著的母親奇跡般地坐起身來并輕聲念道。

    得到命令的甄薔驚喜不已,趕忙爬起身來;慶幸母親臥床這么多天終于大病痊愈。

    “好!給您包酸菜肉餡的,我現在就去準備!”難得母親有胃口,甄薔立刻就去準備,生怕老太太一會兒“變卦”似的。

    “三孩兒,你再躺一會兒,陪媽說會話!”母親伸手拉住正準備起身去幫甄薔忙的我,一字一句、清楚地吩咐道。

    長這么大,這還是母親第一次如此依賴我,更是第一次找我陪她聊天;即便是年輕時,母親也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每天就在家里待著;即使有人來家里串門,她也總是靜靜地聽對方訴說,很少發表見解。

    “三孩兒,這些年,媽欠你們兩口子不少!也就你們倆真心對我好,不然早就……”看我沒動,母親繼續說道。

    “媽,您說的這是什么話!養兒防老,這不都是我們兩口子應該做的嗎?”怕母親突然說出什么不吉利的話,我趕忙打斷她道。

    “一直以來,我和你爹都偏袒你二哥兩口子,最后卻落得這么一個結果!你們兄弟之間的是是非非,媽也有所耳聞,你和甄薔受委屈了!”沒有答復我,母親依然自說自話道。

    “媽,您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說這些了?”我不禁問道。

    “三孩兒,兄弟還是兄弟,畢竟有血緣關系!以后壓著點脾氣,別再和兩個哥哥打鬧了,那畢竟是你的親人呀!能聽媽的話嗎?”母親滿含熱淚地看著我道。

    “媽,我聽您的,以后都讓著他們,絕不再讓您老人家操心!”面對母親期盼的眼神,我別無選擇,只能認真地回應道。

    “兄弟之間,處得來就好好相處,處不來就各過各的日子;面子上總要過得去,別讓街坊四鄰看笑話就行!”定了定神,母親又補充道。

    “媽,我都記住了!”緊緊握著老太太的手,我趕忙答應道。

    “這些年,多虧你們兩口子孝順,什么都依著我,媽心里都有數!”說著,母親的眼圈開始濕潤起來。

    “媽,我做得不好,總跟您大聲嚷叫,總惹您生氣!”看母親這樣,我心里也著實不好受,趕忙自我檢討道。

    “你和你爸的脾氣都一樣,就是這種說話方式,媽知道;但心眼絕對是好的!”母親伸手邊輕撫我的臉頰,邊語重心長地安慰我道。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母親很自私,心里從來就只有她自己;幾乎沒見她對別人的事情上過心,而是一直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看來是誤會她了,我的淚水在眼圈里開始打轉;沒想到,向來沉默寡言的母親,竟會如此了解自己的三兒子!

    “三孩兒,媽要走了!你明天要是下地干活兒,記得早點回來;中午十二點之前,一定要到你大哥家去,我等著看你最后一眼!”話鋒一轉,母親突然戀戀不舍地對我說道。

    此時,她早已是淚眼婆娑。

    “媽,您別嚇唬兒子!咱病都好了,別瞎想!”見母親突然把話題轉移到“生死”上去,我確實有些害怕,這根本不像她平時能說出的話。

    “我說著,你聽著!中午,你哥就該接我去他那了;媽不想走,媽喜歡在你這住;但媽不能死在你家,你們一家三口都孝順,媽不連累你們……”母親繼續說些神神叨叨的話,仿佛沒聽見我的勸慰一樣。

    “今晚打電話告訴你二姐她們一聲,讓大家也都提前回來!”頓了片刻,母親又補充道。

    “知道了,媽!”權當老太太又在說胡話,我只是假裝支應著。

    “對了,我就鐵蛋這么一個大孫子,孩子結婚我是看不見了,老房子就留給他吧!房產證在老宅衣柜東北角的一個盒子里,和戶口簿放在一起,你抽空去取出來!”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非交代不可的話似的,母親抓著我的手又補充道。

    老太太一定是又開始犯糊涂了,只有前面一部分話可以當真;余下部分,我只當她是因為突然發病而隨口說的“胡話”。

    沒一會兒,甄薔的餃子就做好了;母親胃口大開,居然吃了十多個,已然恢復到健康時的飯量。我和甄薔都很高興,不指望老太太能像從前那樣出門溜達,只期望她在大家的悉心照顧下,能恢復到自理的水平就好。

    中午,大哥來接母親時,我把老太太早上說的那些話跟他大概復述了一遍;當然,隱去其中“難以示人”的那部分;雖然也感覺很詫異,但大哥也沒太當回事;那時,我們還不懂什么是“回光返照”,更沒有過類似的經歷。

    第二天,我和甄薔依然正常下地干活兒;因為沒把母親的“胡話”當回事,自然也就沒有挨個通知姐妹們,想來大哥也和自己一樣。

    “我總覺得,咱們好像忘記點什么事!”正干著農活兒的甄薔,好像在喃喃自語,又好像在特意跟我說話。

    她一邊鏟地,一邊無奈地搖著頭,看樣子應該已經為此糾結半天了。

    “能有什么事?你準是早上沒吃飯,餓迷糊了!你歇一會兒,我把這趟地鏟完咱倆就回家!”根本就沒把甄薔的話放在心上,UU看書 .uukanshu.com 我頭也不抬地安慰她道。

    甄薔并沒有休息,而是和我一樣,繼續專心地鏟著葡萄園里的草。突然,我聽到“啊”的一聲;回頭一看,原來是甄薔手里的鋤頭尖齊整整的斷掉;所以,她下意識地大叫一聲。

    “我也沒碰到石頭,鋤頭怎么就突然斷掉了?”手里拿著“身首異處”的鋤尖,甄薔愣愣地看向我,并疑惑地問道。

    “壞了!趕緊回家,咱媽恐怕要不好!”忽然想起母親昨天說的話,我轉身就往家的方向跑去,甄薔拿著鋤頭也趕忙跟了上來。

    剛到大哥家的門口,就從屋里傳來一陣哭聲;我知道,母親肯定已經與世長辭了;趕忙跑進屋去,大哥邊哭邊告訴我,母親剛剛才咽氣;倉惶失措的大哥,甚至忘記打電話通知其他兄弟姐妹,在甄薔的提醒下才如夢初醒。

    母親真的已經永遠地離開我們了!我不經意地看向掛在墻上的時鐘;此刻,時針和分針剛好都指向“十二”的位置。

    這件事發生以前,我向來是不相信有鬼神這種東西存在的;甚至一度認為,那都是別有用心的家伙為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而蓄意編造出的謊言;母親的“胡話”應驗以后,讓我不得不重新審視這個世界;可能真的有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存在;也許是巧合,但不得不承認,冥冥之中肯定蘊藏著某種我們身體無法感知到的神秘力量;即使不是所謂的“鬼神”,那也一定是某種超出人類認知范圍的特殊物質;姑且,我就先稱它為“征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