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2章 這是我見過最“重情重義”的人

我的荒唐史
     太陽東升西落,自然往復,不會因為誰的離開而改變;只要還活著,日子就得繼續進行下去!

    近兩年,隨著葡萄種植項目在鎮里大面積推廣開來,曾經物以稀為貴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眼看著辛苦忙碌一年的勞動成果,還不如人家在城里打上幾個月工賺得多,作為“靠天吃飯,靠地穿衣”的我們,自然心急如焚。近來,村里幾個有錢有勢的人家都出資自建氣調庫;將難以出售的時令水果進行儲藏,等反季再拿出來銷售;這樣,就能很好地解決水果滯銷問題。

    我也很想建氣調庫,但面對四五十萬的投入,不禁望而卻步。最近兩年,家里花銷很大;去年,剛幫小鐵蛋在城里買的房子;今年,又給積勞成疾的甄薔做了兩次股骨頭手術;即便再殷實的人家,畢竟也有捉襟見肘的時候;后來,甄薔想出一個“借雞生蛋”的辦法“我們可以臨時租用氣調庫,除存放自家葡萄外,再適當收購些其它水果一并儲存起來,這樣從中賺取差價,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我們兩口子從來不是拖泥帶水之人,既然有了想法,就立即付諸行動。今年葡萄價格,達到近幾年來的冰點水平;往年三、四塊錢都收不到,今年兩塊錢卻可以挑樣買;有很多人家,甚至給一塊錢就虧本甩賣,只為盡快變現;畢竟,葡萄貯藏也需要很大成本,最后能否賣上理想價格還說不準;所以,一般人不愿意冒那么大風險去賭。

    將自家的葡萄采摘并包裝好后,我又出去低價收購了一批;整好湊成五千箱,統一放在氣調庫里;等價格達到心中預期,就直接出手;其實,我們兩口子也沒有十足的賺錢把握,無非是冒著風險賭一把,畢竟“有膽量,才有產量”。

    這段時間,丈母娘的身體不是太好;正好甄薔剛做完手術,也不能下地干力氣活兒,索性就把老太太接過來好好伺候一陣子。這天,久不登門的二舅哥突然造訪;我以為他是來看老太太的,自然是熱情接待;不管過往好壞,現在能“浪子回頭”也是好的。

    “妹夫,聽說你收葡萄?把我家那點,也順帶著買走吧!現在,一塊錢都賣不出去,再放下去就爛了!”看來二舅哥這次是真著急了,剛進屋還沒等坐下,就立刻表達出自己此行的來意。

    “二哥,我這些天收得貨已經足夠賣的,再多肯定是消化不下去;你還是想辦法去縣里碰碰運氣,也許那里能賣個好價錢!”一來是實情,二來自己對這個二舅哥向來沒什么好感,因此,直截了當地拒絕他道。

    我之所以不喜歡二舅哥,當然是有原因的;除結婚后,甄薔跟我說起他的一些不堪過往以外,還與自己在省城和他一起打工時的親身經歷有很大關系。那時,我掌管工地里所有的人事安排,在家務農賺不到錢的兩個舅哥就都跑來投奔我;看在甄薔的情面上,我收留并給他們安排了工地里最輕快的活計——大舅哥負責做飯和打更,二舅哥則負責打掃衛生;雖然聽起來不是很體面,工資卻一點不少,而且都有賺外快的機會;加之我時不時地再給他們安排點其它私活兒,那段時間,二人的收入相當可觀;后來,二姐夫的工地越來越不景氣,他們兩個也就相繼離開;二舅哥臨行前,我特意找二姐夫支取兩千塊錢,讓他幫忙捎給甄薔;畢竟,已經很久沒往家里拿錢了,娘倆在家里指不定過得多拮據;再后來,由于大環境不景氣,我也結束在外漂泊的生活,徹底回到家中。

    在一次和甄薔閑聊時得知,

    她和小鐵蛋壓根就沒收到我讓二舅哥捎回來的兩千塊錢。為了弄清情況,我當即帶著甄薔找到二舅哥家;結果,人家只是淡淡地回復“忘了”,這就算對我們兩口子的交代;當時如果不是丈母娘在場,我非得說幾句難聽話寒磣他一下,這分明就是想神不知鬼不覺地占為己有;幾個月后的一個中午,二舅哥主動把那兩千塊錢送還到我家;從“連號”的鈔票上可以判斷出,這是他剛從銀行取出來的錢;可想而知,他是拿著我給甄薔母子的生活費在銀行生利息,可真會過日子!自此以后,我對二舅哥就再沒有什么好印象;加之,他們兩口子對丈母娘特別不孝順,我們兩家也就很少來往。

    “哪有地方賣?但凡一塊錢一斤能有人全部拉走,我也不來麻煩你!幫忙想想辦法吧!”二舅哥死氣白咧地乞求道,就差抱著我大哭一場了。

    “把二哥家的葡萄也收了吧,不差他這點!”甄薔突然插話道。

    甄薔坐在一旁,半天都沒有發表意見;因不想自己的二哥太著急,才特意向我“求情”;與其說是求情,其實和命令也差不多。

    “我現在手里可沒有錢,你能接受賒賬嗎?得等葡萄賣出去,才能給你錢!”知道二舅哥非常在乎錢,因而我特意強調了一下,事實也確是如此。

    果然,聽說一時拿不到現錢,二舅哥開始猶豫起來;支吾半天,也沒給我一個準確的答復;可能是因為自己的話已經說出口,突然變卦怕丟人;或者是因為確實也找不到其它銷路;最后,二舅哥只好咬牙答應了。

    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二舅哥轉身就走;都沒跟一旁眼巴巴望著自己的母親說一句話,甚至都懶得看她一眼。

    “這就是我的好二舅哥,一個無利不起早的家伙!本以為他是聽說你手術,特意過來探望一下,我真是想太多了!”二舅哥走后,我對丈母娘和甄薔揶揄道。

    “你能不能別說那沒有咸淡的廢話?他看不看能咋地?人家可算是求你辦點事,這譜擺得,古城鎮都擱不下你了!”甄薔生氣地數落我道。

    “哪怕是關心一下老太太的病情也好!辦完事離身就走,真是好兒子!”我笑著故意氣甄薔道。

    “咱家才接來幾天,他能有什么好關心的?你這一天天的,凈操些沒有用的心!”甄薔極不耐煩地回應我道。

    “還怪我說?他什么樣人,你不比我清楚?我壓根就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你二哥只能占便宜,和他辦事,就得做好吃虧的準備,我尋思……”我侃侃而談,發表自己的看法道。

    “行了,行了!別跟我叨叨,鬧心!”不待我說完,甄薔突然憤怒地打斷道。

    我知道,甄薔也不喜歡二舅哥,確切地說是極其厭惡;但看在自己母親的面子上,還是得顧及同胞之情;畢竟,老太太現在還得指望人家好好養活;一旦拒絕,只會讓本就不孝順的二舅哥兩口子,更加變本加厲地“虐待”老人。

    轉眼,又進入白雪皚皚的冬季。忙碌一年的莊稼人終于可以好好休息,同時也有時間改善一下日常伙食,甚至于走親訪友。知道此時農村不忙,甄薔嫁到外省多年并且早已退休的老姑,突然決定回老家走走,看看自己的寡嫂和子侄。

    等她真正回來時,卻不由得心涼半截。想不到在事先打招呼的前提下,只有我和甄薔前去迎接,三個侄子卻不見蹤影;枉費老太太這些年對家里人的掛念,更枉費她每年春節都會給寡嫂寄錢的一番心意。面對這種情況,我和甄薔趕緊把老太太讓到家里;絕不能讓她寒心,畢竟其子侄輩中還有知恩圖報的“人”!

    “耀祖,見笑了!我這三個侄子,真是沒一個夠“兩撇”的!本想回老家看看,UU看書 .uukanshu 最后卻跑到你這來了,老姑真是臉上無光呀!”老太太心情復雜地跟我說道。

    “沒說的,都一樣!我不是您親侄女?更何況我媽又在這,來我家才是正章!”看自己的老姑一臉愁容,甄薔趕忙安慰她道。

    “話雖這么說,但這大冬天的,他們哥仨還有什么可忙的?”老太太一臉疑惑地抱怨道。

    “老姑,咱不想那么多!您就安心在我這多住幾天,什么都不用想!”我也跟著勸解道。

    “好不容易來一趟,我尋思能多看看大家!以后,不見得還有機會回來!”老太太無奈地說道,顯然是想起傷心事,不禁紅了眼眶。

    畢竟,甄薔老姑大老遠是來探親的;不管三個舅哥有多么寡情絕義,我還是得安排一桌飯菜,讓老太太和他們團聚一下。

    臨近中時,哥仨才拖家帶口的先后到來。大舅哥家宏光棍一個,只帶著一張嘴來,自然也沒人挑他的禮;二舅哥家榮特意從村里買來一塊豆腐,并美其名曰“知道老姑喜歡吃農村的水豆腐,特意為老人家準備的”;小舅子家棟則多少有些羞恥心,買來一些海鮮,聊表孝心。

    我覺得既然他們哥仨根本就不講究親情,吃飯時就應該消停一點,沒必要搞那些因久別重逢而痛哭流涕的“劇情設定”;這種虛情假意的表演,反而會讓當事人覺得惡心;但大舅哥、二舅哥卻毫不在乎,仿佛一頓飯就可以拉近彼此多年感情似的;到動情處,居然還能想辦法擠出幾滴辛酸的眼淚,這著實讓人可發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