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77章 午餐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第二天,皮爾斯邀請防火女共進午餐,本著能白嫖就白嫖的傳統美德,防火女想也沒想的就答應下來。

    這段時間,皮爾斯是如魚得水。因為阿斯加德的到來為他迎來了轉機,不少國家紛紛出面,幫他分擔了來自大美麗的壓力,讓他徹底坐穩了紐約的第一把交椅。

    當然,那些國家肯定不是學做好事,他們之所以站在了皮爾斯一邊,完全就是為了針對大美麗。

    憑什么好事都落在你家,二戰摘桃子的是你,外星人第一個拜訪的還是你,你上帝親兒子啊?

    大家都是明白人,知道阿斯加德身處哪個國家,哪個國家就能占盡優勢,既然如此,那咱們就誰也不貪,選個中立地帶,這樣不就公平合理了?

    公平合理個鬼呀!

    大美麗方面都快氣瘋了,阿斯加德本來就選擇了我們,我們憑什么把吃進去的再吐出來?而且,紐約也是俺們的,聯邦政府可從來沒有承認過紐約的獨立!

    但雙拳難敵四手,好男斗不過群娘,反正各國這回是鐵了心不讓大美麗好受,強烈要求大美麗尊重人權,正確應對人民的基本訴求,讓民主和自由之花真正開滿大美麗的每一寸土地。

    大家都是千年的狐貍,睡起書生來個個都是好手。反正大美麗的政客是被各國的政客來了場PVPPPPPPP,在人多欺負人少的不變真理下屢戰屢敗,最終啞巴吃黃連,只能認下了這個暗虧。

    其實大美麗也沒損失多少,畢竟他們本來就是要獻祭皮爾斯,現在也跟原計劃不變。各國施壓只是讓詐敗變成了真敗,過程雖然略有改動,但結果依舊,頂多算是惡心了聯邦政府一把。這些年一向是他們舉著“自由民主”的牌子想打哪個打哪個,沒成想今天“自由民主”牌子被搶走,變成了哪個像打他就打他,可真是昔日迎風尿三丈,今日順風盡濕鞋。

    國際形勢上的事情小有波動,但波不大,都在防火女的一手掌握之中,所以她也不在意,她只在意皮爾斯中午請她吃什么,有沒有冰闊落。

    很顯然,皮爾斯是了解她的,午餐不只有黑黑的冰闊落,還有同樣黑黑的黑豹。

    從長遠打算,皮爾斯是絕對要抱住防火女這條大腿的;但從當前考慮,能直接給予他援助的瓦坎達也不可放棄。皮爾斯是成年人,才不做什么選擇,他全都要。所以他不僅邀請了防火女,還邀請了黑豹,就是為了找機會化解兩人的矛盾,

    攜起手來一起幫他成為世界之王。

    實際上,皮爾斯絕對是想多了。

    瓦坎達是怎樣的防火女不知道,但她絕對跟瓦坎達沒矛盾。只是意見不同而已,嘴炮兩句也就完了,完全沒必要殺人全家嘛,她又不是那些穿越過來的小學生,動不動就我命由我不由天。只要沒利益糾紛,那全天下都是我防火女的好朋友噠!

    黑豹有點尷尬,出于禮節他站了起來,生怕防火女拂袖而去甩他面子。皮爾斯也連忙打圓場:“剛好特查拉王子也有時間,我就一起叫上了,您不會介意吧?”

    介意?當然不會!反正我是個瞎子,又看不見這玩意,影響不了胃口,他愛來來唄,反正吃的又不是我家大米。

    看到防火女并不反對,皮爾斯和黑豹都是松了口氣,隨著老皮一聲令下,女奴隸們就手捧餐盤,奉上了道道快餐……當然,現在一般把女奴隸叫做侍女,都一個意思。

    防火女該吃該喝喝,既優雅又瀟灑,但老皮卻沒有這份輕松,與其說是吃飯,不如說是在做報告。

    “昨天又有三個國家與阿斯加德交換了國書,格斗大賽的宣傳工作也在全世界的合力推廣下有條不紊的展開,聯合國選了賽場的候選,但阿斯加德方面都不滿意,那位希芙王妃真的很難講話,我和各國大使可不止一次被她訓的無地自容。”

    防火女輕輕的咽下食物,又端起冰闊落抿了一口,毫無征兆的問道:“皮爾斯,九頭蛇明明已經滲透進了大美麗的各級政府,你們怎么就沒想著競選個總統當當呢?”

    “當總統?”皮爾斯楞了。對啊,如果能有一個九頭蛇總統,很多事情不就變的簡單多了嗎?為什么這么重要的事情之前沒人想到啊!但在外人面前,他也不敢露怯,只能尷尬一笑道:“您說笑了,總統可不是想當就當的。”

    “對別人來說是這樣,對你可不是。”防火女打趣道:“你連吃飯的時候都要跟我談工作,如此勤奮,試問你不當總統誰當總統。要知道,之前的總統可有國難當頭還去度假的先例呢。”

    “呃……”皮爾斯更尷尬了,謙虛也不是解釋也不是,最后只能苦笑一聲,說道:“陛下,試試這個紙杯蛋糕吧,雖然它出自一家普通的小店,卻有種獨特的風味呢。”

    防火女咬了一小口,點點頭道:“的確,有苦中作樂的甜,也有永不言棄的甘,它有什么來歷嗎?”

    “制作它們的是兩個女孩,叫麥克斯和凱若琳。前者出身貧寒不學無術,后者則家境優渥的品味高雅,她們在布魯克林區合伙經營著一家紙杯蛋糕店,每天都在房租和水電的困擾中追逐著夢想。”

    防火女莫名的覺得有點熟悉:“聽起來好像是永遠不會相交的兩人,她們是怎么湊到一起的?”

    皮爾斯解釋道:“凱若琳的父親操作龐氏騙局而鋃鐺入獄,她也家道中落,為了生存,她也只能從富人區流落到布魯克林區,成為了一名卑微的餐館服務員。好在,不學無術的麥克斯卻有著一顆善良的心,她接納了凱若琳,在凱若琳最需要的時候借給了她一個可以舔傷口的小窩,于是兩人就這樣走到了一起。”

    敲,這不是《破產姐妹》的劇情嗎?現在出現在漫威宇宙是鬧哪樣?

    防火女有點懵,問道:“你怎么會知道的這么清楚?”

    “因為凱若琳的父親是為九頭蛇工作的。”皮爾斯苦笑道:“構成世界的不只是理想和信念,更多的是金錢,九頭蛇有許多跟凱若琳父親一樣的手下,用來籌措金錢。”

    防火女恍然:“但你們拋棄了他。”

    “不錯,我們拋棄了他。九頭蛇需要隱藏在暗處,所以我們不能發展太多的成員。我們就如蜥蜴一樣,一次又一次的拋棄自己的尾巴,就算悲痛,也不能叫喊。”皮爾斯說道情深處,端起酒杯來一飲而盡,然后才苦著老臉說道:“陛下,九頭蛇也難啊。我們有太多優秀的同志犧牲了,他們并不是瘋子和狂徒,他們只是在為了理想和信念拼搏,他們的生命應該被用在更加有意義的地方,而不是困于人類的內斗中不可自拔!”

    難,當然難!

    九頭蛇難,神盾局難。

    阿斯加德難,洛斯里克難。

    宇宙萬物沒誰不難,滅霸更是難上加難!

    所以這根本不是借口。

    防火女一針見血的說道:“我想,凱若琳的父親可不是自愿坐牢的吧?”

    名人面前不說暗話,皮爾斯也沒有藏著掖著,直言不諱的說道:“我們用他女兒的性命威脅他,讓他認下了所有罪名,保全了組織。他是一個好父親,為了女兒愿意付出一切,所以他妥協了。”

    “呵呵。”防火女諷刺道:“九頭蛇對于同志的關愛可真是無微不至啊!”

    “我也不愿意這樣,我還親手抱過小凱若琳!很長一段時間,我甚至希望我的女兒如她一樣聰明可愛,但是我沒得選!”皮爾斯的情緒有些激動,他高聲說道:“九頭蛇想要活下去,但這個世界卻不讓我們活。我們只能變的狠毒,不僅對別人,更是對自己!我每半個月都會去凱若琳的小店買一些紙杯蛋糕,她以為這是一位叔叔的關照,實際上我是在監視她,如果他在監獄的父親說出了不該說的東西,我就會毫不猶豫的用子彈打爆她的腦袋!我不想這么做,但我必須這么做,我是個瘋子嗎?不,瘋的是這個世界!”

    一番話說完,皮爾斯氣喘吁吁。黑豹驚訝的看著他,似乎不敢相信這個一直彬彬有禮的老頭能爆發出這么狂暴的音量。

    防火女歪歪頭,再次一針見血的說道:“別逗了,以你的地位,你根本不可能親自去監視一個女孩。”

    “呃……”皮爾斯神色一滯,然后揚天打了個哈哈:“這都是些旁枝末節,用不著在意啦!”

    防火女也沒有追究:“好吧,的確是些旁枝末節。勞駕,把鹽遞一下。”

    皮爾斯遞過了鹽,跟沒事人一樣說道:“要蛋黃醬嗎?跟這個脆皮熱狗很配哦。”

    “是嗎?那就來點吧。”

    兩人從慷慨激昂瞬間變成了家長里短,把旁邊的黑豹都看楞了。你們這演小品呢,情緒轉變的也太快了吧!

    所以說黑豹還不合格,如果他合格了,就會明白政客滿嘴都是謊言,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有目的,為了實現目的,他們可以化身為救苦救難的民主斗士,也可以變身鐵血無情的暴君統帥,皮爾斯之前的掏心窩子,根本就是一場秀,一場為了博取防火女同情,以謀求幫助的秀。

    但防火女也是政客,她知道皮爾斯是在作秀。

    皮爾斯也知道防火女知道他在作秀。

    防火女更知道皮爾斯知道她知道他在作秀。

    但所謂的秀,不就是傳達思想的過程嗎?

    只要傳達了出了思想,這場秀不論有沒有被識破,都是成功。

    于是防火女吃完了脆皮熱狗,擦擦嘴角問道:“你有哪里需要我的幫助嗎?讓我想想,政治方面你現在正無往不利,所以就是軍事反面嘍?”說著,防火女看了一眼黑豹:“怎么,是人之膿的研究出了問題?”

    “才沒有出問題!”黑豹頓時一跳老高,振振有詞的說道:“就在前幾天,人之膿已經成功轉變了三克振金的生命形態,讓它擁有了最基本的生命反應,并且絲毫沒有暴走的跡象。洛斯里克女王陛下,停止你毫無意義的揣測吧,瓦坎達的科技水平遠在你的想象之上!”

    “噗嗤”一聲,防火女沒忍住笑出聲來。

    黑豹怒道:“你笑什么?”

    “我想起高興的事情……啊不是,我是說你們完全搞錯了方向,你們直到現在,都沒搞明白人之膿是什么!”

    黑豹連連搖頭,固執說道:“我們當然知道人之膿是什么,它是一種新型病毒,它主要由核酸和蛋白質組成,在核酸的外圍,有蛋白質外殼,稱衣殼,衣殼與核酸在一起稱為核衣殼……”別看黑豹是個黑人,但他可跟一個人配18個學伴的老鄉不同,人家是有正經牛津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的,雖然專業不對口,但一些基礎知識他還是能章口就來的。

    防火女可是妥妥的學渣一個,她堂堂神秘側大佬,學數理化不是打自己的臉嗎?所以一聽黑豹嘰里呱啦的一通長篇大論,她小腦瓜就嗡嗡作響,連忙說道:“停停停,快別說了!”

    黑豹不爽的停下,質問道:“怎么了,我有什么地方說錯了嗎?”

    “廢話,你全都說錯了!”

    黑豹當然不信:“不可能,這是經過多名學者反復確認過的!”

    “確認個鬼呀。”防火女沒好氣的說道:“人之膿是魔法產物,魔法你們懂嗎?還用科學來解釋,兩種完全不同的理論你們怎么解釋?你們要真有這本事還研究什么人之膿,直接上天不好嘛!”

    “你的意思是說,科學無法破解人之膿?科學不如魔法?”黑豹無法接受,他可是放棄了無數學伴才拿到的文憑啊,現在告訴他科學沒用,他難受呀!

    “停停停,我什么時候說科學不如魔法了?你這帽子不要亂扣。”防火女連忙撇清關系,解釋道:“科學和魔法只是兩種不同的理論,有能互相參考的地方,但絕對不能生搬硬套。你們用科學理論破解人之膿,就好像拿的創作技巧去解一元二次方程一樣,解不出來合情合理,解出來了也絕對是錯的。”

    魔法與科學,就如同是語文和數學,談不上誰高誰低,只是兩種不同的理論。

    魔法的優點在于上限高,能極大的提高個人能力,缺點則是難以普及,不利于整個文明發展,卡文時難的一匹,靈感來了又一瀉千里,不夠穩定且變數大。

    科學的優點在于一是一,二是二,能為文明提供穩定的進步動力。但缺點則是進程緩慢,只能按部就班,而且受外界資源約束,就好比瓦坎達,振金用完了他們就得涼,就得一朝回到解放前。

    很難說兩者哪個更好,但現今宇宙大多都是科技文明,因為科技太穩了,反正宇宙那么大,總會有文明誕生在吃喝不愁的地方,但魔法文明的就不同了,畢竟卡文常有,而靈感不常有,所以魔法文明總會時不時的卡住,然后被科技文明后來居上,頭鐵的被斬殺在搖籃之中,認慫的則換號重練,直接投入到科技的懷抱。

    所以,如今的宇宙幾乎都是科技文明,但都有著魔法相關的記錄和傳說,甚至一些文明的某些科技中還帶有明顯的魔法痕跡,比方說克里人的至高智慧,那是克里人將自己種族的菁英,包括科學家、政治家、哲學家的大腦組合而成的混合生命電腦,這明顯就是靈魂學的技術,而靈魂學無疑屬于魔法的范疇。

    防火女沒興趣給黑豹科普魔法與科學的優劣,她只是單純的告訴黑豹錯了。

    “不,這不可能!”黑豹依舊堅持已見,他相信瓦坎達,更相信身為首席科學家的妹妹。

    “特查拉,耐心一點,聽聽女王陛下怎么說。”皮爾斯是個政客,他不要臉,只要利益。他頂住巨大壓力把巡禮蝶的尸體給了瓦坎達,可不是為了讓三克振金具有生命特征這么簡單的,他需要戰士,強大的戰士,可以批量制造的強大的戰士。

    很顯然,瓦坎達沒有達到他的要求,既然這樣,他不介意向更了解人之膿的放火女求教。面子,節操?那些東西哪有利益來的香,早就被他拿去喂狗了好吧!

    說實話,放火女也挺好奇瓦坎達能搗鼓出什么玩意來,于是她想了想說道:“我始終反對你們使用人之膿,但如果你們要一意孤行,我也沒辦法。如果單從學術的角度上來說,我只能告訴你,生命是需要意義的。”

    “生命需要意義?”黑豹聽的一頭霧水:“什么意思?”

    防火女解釋道:“生命并不簡單,不是指它的構成,而是指它的系統。所謂生命,并不是一塊會行動的肉,它必須被賦予意義,比方說自然創造的生命,它們的意義大多是傳承和繁衍,例如人類。而人之膿轉化出來的生命,其意義則是為了抗爭,抗爭命運,抗爭死亡,所以它才會顯得狂暴,因為只有足夠強大,才有抗爭的資格,當然,這一切就是人之膿悲劇的由來,但道理是這么個道理,我這么說你能明白嗎?”

    黑豹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

    “但是!”防火女接著說道:“你們應該是為了安全,消除了人之膿狂暴的因素,也就是剝脫了它創造出的生命的意義,而沒有意義的生命就不再是生命,既是這個生命擁有一切生命反應,它也不過是一個會動的肉塊而已。既不會高興也不會難過,既不會繁衍也不會傳承,它丟失了最重要的部分,也丟失了構成生命最基本的元素。所以我敢斷定,你們千辛萬苦弄出來的那三克振金,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死掉’,因為它根本沒有活下去的理由!”

    仿佛是為了應證防火女的話,黑豹手腕上的通訊器響了起來,一個黑人女孩的影像投射到中,慌亂的喊道:“哥哥,你在哪里?那些振金出問題了,他們……他們死了!”

    說到后來,那女孩潸然淚下,仿佛是心愛的寵物死掉了一樣。

    “我知道了。”黑豹面沉如水,悶聲說道:“蘇睿,暫停研究吧,我們……大概搞錯方向了。”

    不論黑豹信不信防火女,但事實都擺在他面前,他們的確錯了。

    深吸了一口氣,黑豹恭敬且小心的問道:“那么陛下,我們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

    “抱歉。”防火女搖頭:“我說了,我反對使用人之膿。”

    言下之意就是老娘能告訴你這么多完全是剛吃飽了心情好的緣故,想要聽更多,拿利益來換!

    但瓦坎達有讓防火女動心的東西嗎?沒有。

    所以這無疑連門帶窗都給拆了。

    黑豹還想再說,卻被皮爾斯給打斷了。他明白欲速而不達的道理,畢竟政客最常用的手段就是一張一弛。

    他笑呵呵的把肉狗里的香腸抽出來吃掉,然后舔了舔手指說道:“好了,午餐時間也結束了,又到了工作的時間。下午聯合國那邊可是又準備了一堆地點要拿給希芙王妃過目呢,希望這次能有個結果吧!”

    “讓他們不用來了。”防火女突然說道。

    皮爾斯一愣:“什么?”

    “我說,讓他們不用來了。”

    “那格斗大賽的地點?”

    “已經決定了。”放火女說道:“就在伊戈星。”

    “伊戈?”“星?”

    黑豹和皮爾斯大眼瞪小眼,然后皮爾斯率先回神,拿出手帕一邊擦汗一遍說道:“陛下,是我聽錯了嗎?我怎么感覺這個伊戈星,它像是個外星球啊。”

    防火女一笑:“干嘛像啊,自信點,把像去掉,它就是個外星球!”

    皮爾斯崩了:“我可從沒聽您說過這次格斗大賽會在外星舉辦!”

    防火女攤手:“但我也從沒說過這次格斗大賽會在地球舉辦啊!”

    皮爾斯頓時無言以對。

    “但我們要怎么過去?”黑豹問道:“就算以瓦坎達的科技,也很難飛出太陽系。”

    “對啊對啊!”皮爾斯連忙附和。

    “放心,有人包接包送!”

    “誰啊?”

    砰的一聲,希芙推開門進來,UU看書 .uukanshu看也沒看黑豹和皮爾斯,就向著防火女微微一禮說道:“陛下,時間到了,神王已經集結大軍在等您了。”

    “那就走吧!”

    “等等,集結大軍是怎么回事?”皮爾斯都驚呆了:“而且你們走了,我一會該怎么跟各國使節解釋?”

    “恩,這是個問題。”防火女想了一下,最后笑道:“算了,解釋太麻煩,讓他們自己看吧!希芙王妃,通知海姆達爾,把彩虹橋開大一點。”

    “明白。”

    隨著一聲巨響,一道巨大的光柱從天而降,直接籠罩了整個官邸,幾秒之后,連同光柱一起消失的,還有數十位政要和使臣,他們將作為第一批走出太陽系的人類,去親眼見證一場難以想象的戰斗!

    ————————

    懶的拆開了,6千字一起發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