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84章 好學者羅南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指揮室內,與科林太空監獄通話后的女執政官表情錯愕,她尷尬的對防火女說道:“關于星爵,出了一點小意外。”

    你逗我呢,一個傻子還能出現什么意外?

    防火女問道:“怎么了?”

    “他被劫持了。在科林太空監獄將星爵送上穿梭機之后,一名越獄的犯人趁機偷襲,殺死了押送的獄警,劫持了星爵和穿梭機。”女執政官說完,又為了挽回顏面補充道:“不過別擔心,新星帝國的各項制度非常健全,對類似突發情況早有預案,這種押送犯人的穿梭機提前鎖定了目的地,那名越獄者絕對沒辦法更改航線,用不了多久就會到達我們這里自投羅網。”

    哇,竟然提前鎖定目的地這么夸張,你們新星帝國也把事情做的太絕了,那名越獄犯發現了真相該多絕望啊?你們就不能人性化一點,裝個指紋鎖什么的,一旦解鎖失敗三次就直接自爆嗎?

    說實話,防火女都開始可憐那名越獄犯了,這里有神王奧丁和宇宙三大文明的艦隊,就算滅霸來了也得乖乖跪下來唱征服,越獄犯?直接秒成渣好吧!

    出于好奇,防火女問道:“越獄者是?”

    “是卡魔拉,滅霸手下一名心狠手辣的女刺客,關于她的罪行,新星帝國甚至專門有一個硬盤用來保存。”

    得,滅霸沒來,滅霸的閨女倒是來了。

    防火女一陣無語,她看了一眼羅南,這個老戰狂也沒啥表示,看來并沒有跟滅霸勾搭上。

    也對,電影中羅南是不滿克里帝國和新星帝國停戰,想要摧毀整個山達爾星,所以才跟滅霸合作換取部隊和資源的。畢竟他不管不顧的公然違反和平條約,克里帝國也要臉,自然不能挑明燈火的繼續給他開工資,但羅南的艦隊幾萬人,人吃馬嚼的都不說了,戰艦也是要喝油的呀。

    所以為了生活,羅南也只能跟著滅霸蹭吃蹭喝了,畢竟戰狂和戰狂還是蠻有共同語言的。

    但現在不同,原著中新星克里兩大帝國為啥停戰不知道,但現在是奧丁出面調停。羅南是戰狂,他自然也崇拜戰狂,而奧丁就是一個歷史悠久,享譽盛名的老戰狂。

    既然如此,那就沒的說了。老前輩都發話了,我羅南領命就是。

    所以羅南這次沒再炸刺,

    繼續享受著國家補助和老干部津貼。吃喝不愁,自然就不用為了五斗米折腰,他也沒必要去捧滅霸的臭腳。畢竟羅南還是有自己的驕傲的,身為正規軍的他打心眼里看不上滅霸這個非法武裝頭子。

    因為沒有與滅霸合作,羅南就沒有接到尋找力量寶石的任務,也就沒有白嫖到任務NPC卡魔拉和星云的跟隨。所以女執政官即便說出了卡魔拉三個字,這貨也絲毫沒有反應。

    這大概又是防火女帶來的蝴蝶效應,但防火女覺得這樣挺好。羅南雖然鐵憨憨,大小也是個人物,被尬舞尬死也太窩囊了,他應該有更加英雄的死法,比方說來我們洛斯里克當柴燒就很不錯!(羅南:你就沒有不死的選項嗎?)

    這個小插曲并不影響大局,在場的幾位大佬都不在意。羅南直截了當的問道:“神王陛下,如果你等待的是這兩名地球人,那他們已經來了。我們現在可以進攻了嗎?”

    一說起戰爭,奧丁直接進入了專業模式,問道:“前方的戰況如何?”

    “依舊按照之前的策略進行騷擾,但伊戈的分身很多,突擊隊的傷亡很大,再這樣下去士氣很快就會崩潰了。”

    這次的聯合艦隊主要是克里帝國占大頭,一是因為克里人施行,他們本來就擁有數量龐大的艦隊;二就是羅南這個戰狂界的萌新準備跟奧丁這位大佬學習一下,親眼看看老一輩戰狂是怎么滅門絕戶的。

    聽完了羅南的匯報,奧丁點了點頭:“這樣下去肯定不行,是時候增加兵力了。”

    一聽這話,女執政官立刻說道:“恕我直言,神王陛下。如果你打算就這樣向活體星球開戰,那新星帝國將拒絕參戰。因為我不會要求我的戰士去打一場毫無勝算的戰斗,更不會讓我寶貴的國民白白送死!”

    奧丁還沒吭氣,羅南先開口了,他滿臉鄙視的說道:“懦夫!”

    “我們不是懦夫,我們只是懂得思考!”女執政官這次沒有退讓,因為這不是打架而是嘴炮。她擅長嘴炮,尤其是道理站在她這一方的時候。她按動手腕上手表式的裝置,一副前方戰場的全息圖刷的一下投射在了指揮室上空,指著圖形,女執政官開始有一說一。

    “活體星球并不是一般的生命體,他是一個擁有8×10????kg的實體,主要由金屬核心和泥土構成,這意味著它本身就可以產生磁場,其有效引力范圍更有五十到七十萬千米,這也是我們的艦隊會停在距離他八十萬千米遠的地方的原因。”

    “根據之前的統計,伊戈星具備宇宙作戰能力。巨大的質量帶來了巨大的內壓,他甚至可以把高達6000度的巨大金屬塊當做炮彈,以兩百到三百千米每秒的速度發射到宇宙空間,沒有任何戰艦能正面抗住這種動能武器的攻擊,即便是克里人最大的戰艦也不例外。”

    “除了動能武器,伊戈星還有電磁武器。星球自帶的磁場讓他可以不會吹灰之力的發出高頻脈沖,那玩意能然讓我們引以為豪的艦載電腦變成一堆廢鐵,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手動操控戰艦去戰斗嗎?很遺憾,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就算最優秀的駕駛員也無法在處理那么多信號源,到時候我們就會像無風大海上的帆船,只能原地打轉,任由伊戈宰割!”

    說到這里,女執政官看向奧丁:“新星帝國的軍人愿意為了自由和正義而戰,但如果您沒有更加妥善的計劃,我們必須選擇生命。這并非懦弱,而是理智,請您理解。”

    “但我們也不是軟柿子!”阿耶莎傲氣凜然的說道:“金屬炮彈,高頻脈沖?伊戈的這些能力,我們并非沒有應對的手段!”

    “我們當然有。”女執政官認真的說道:“但代價呢?克里人派出了二百一十艘戰艦,新星帝國雖然力有不逮,但我也帶來了七十艘戰艦。但索維林呢?據我所智,索維林只來了您一人,您也只帶了一艘像觀光船更像過戰艦的船,或許你不在乎損失,但我們在乎!”

    “誰說我只帶了一艘船?我還帶了兩百駕配備有索維林最先進遙控技術的戰斗機,它們中的每一架背后,都是一名游戲分數超過三千萬分的索維林精銳戰士在操作,其戰斗力完全不輸一個中型戰艦群,而且還更加靈活!”

    游戲分數?

    敢情你們索維林是把戰爭當成游戲在玩嗎?

    女執政官臉都綠了,但索維林的這些遙控戰斗機也確實威名在外,她還真挑不出什么理。就在她不知道怎么接話的時候,羅南這個鐵憨憨開口了,他直截了當的說道:“沒有上過戰場的人不算戰士,我也絕不會把我的后背交給一群不是戰士的人。克里人渴望戰斗,但絕不是炮灰,我們是最棒的戰士,也會對最棒的領導者言聽計從。所以神王陛下,下令吧,只要是你命令,我和我的艦隊將無條件服從,我堅信,您必將帶領我們贏得勝利與榮譽!”

    女執政官整個人都懵了!

    她沒聽錯吧?

    那個立志要殺光山達爾人的指控者羅南,竟然幫我說話了?

    難道今天的太陽進水了嗎?

    太陽當然沒有進水,羅南之所以會幫著女執政官說話,并不是大徹大悟準備脫離戰狂的身份,而是他在逼奧丁出招!

    前面說了,他來這里是為了向奧丁學習。畢竟老前輩嘛,肯定有兩把刷子。但奧丁自從戰斗開始以來,也就下過一個偵察騷擾的命令,然后就是一直等人,完全沒有羅南想象的那樣,紙扇輕搖,檣櫓灰飛煙滅的瀟灑。

    這老貨肯定是在藏拙,他肯定是在防備我,害怕我從他身上學到新的知識然后超越他。也對,畢竟我這么優秀,他為了前輩的尊嚴和面子會留一手也是人之常情。

    但感性上能接受,理性上卻不能。

    羅南不計成本的來捧奧丁臭腳是為啥啊?不就是為了學習新姿勢嘛。

    現在你奧丁從頭到尾就用了一個“再探再查”的老花樣,這就有點不厚道了。

    我褲子都脫了,你不能給我演個蠟筆小新就算完啊!

    所以欲求不滿的羅南目光灼灼的盯著奧丁,滿臉寫的都是“老板換碟子”三個大字。

    他在逼宮,不是為了王位,而是為了姿勢;他用出工不出力來逼迫奧丁,讓奧丁給他換碟子,給他展現新姿勢。

    奧丁有點懵,畢竟他年紀大了,腦袋有點不靈光,但防火女看懂了。

    她雖然不知道羅南具體的想法,但也看出來羅南是打算逼奧丁出手。

    就這么一會的功夫,奧丁也懂了,畢竟他只是老,不是老糊涂。而且相比防火女,他更明白羅南的眼神,更懂羅南的內心!

    懂戰狂的,只有戰狂!

    吾道不孤,吾輩后繼有人啊!

    奧丁頗感欣慰。

    這是老戰狂對新戰狂的認可,這是信仰與信仰的傳承!

    老夫,認可你了!

    我的畢生所學都在這里,你盡管學,能學多少學多少,然后去告訴世人,這就是我們的戰狂之道!

    奧丁也目光灼灼的回視著羅南,那是獨眼仿佛要發出光芒。

    仿佛是對上了信號,羅南渾身一震,手中的戰錘也哐當一聲掉在地上,滿臉興奮與自豪的與奧丁對視,雙眼也仿佛要發出光芒!

    兩個大老爺們深情對望,把在場三個女人看的一愣一愣,防火女自言自語道:“這倆人干嘛呢?一見鐘情嗎?這才多久,弗麗嘉可還尸骨未寒呀!”

    “不是一見鐘情,是傳承!”一個聲音激動的說道,是羅斯將軍。

    防火女好奇道:“你看得懂?”

    “我懂,我當然懂,我都懂!”羅斯將軍化身懂王,同樣目光灼灼的盯著目光灼灼的兩人,竟然激動的熱淚盈眶,因為他知道,他將見證一場偉大的傳承,一場關乎信仰的偉大傳承!

    畢竟這貨也是戰狂來著,雖然是個屢戰屢敗的戰狂。

    但防火女,阿耶莎和女執政官就???了。

    好在男性激情澎湃的時間很短,遠遠不如女性,奧丁很快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羅南將軍聽令!”

    “在!”羅南激動無比,上前應道。

    終于要展現您的戰爭智慧了嗎?是讓艦隊一同行動,組成聯合護盾來場一枝獨秀,還是前后夾擊,來一出漂亮的兩開花呢?

    羅南無比期待。

    在這份期待中,奧丁開口了。

    “艙門咋走?”

    老爺子就說了四個字。

    但就是這個四個字,卻硬生生的把羅南給說懵逼了。

    “啥?”羅南憨憨的反問。

    奧丁重復了一遍:“艙門咋走啊?這是你的船,你不會不知道吧?”

    羅南當然知道艙門咋走,他只是不知道奧丁為什么會問這個問題。

    “因為我要去執行戰術啊。”奧丁理所當然的回答:“哦對了,還得牽上我的馬。”

    羅南一頭問號:“戰、戰術跟艙門有什么關系?”

    “你帶我去就對了,問這么多干嘛?”奧丁不滿的說道:“年輕人,你現在要做的是多看多聽多想,而不是多問,明白嗎?”

    不明白啊!

    羅南整個人都快壞掉了。

    但他還是照著奧丁的話做了,讓一個小兵帶著奧丁前往戰艦對外的艙門處。這不是他又有什么高深莫測的思考,而是他完全放棄了思考。他現在腦子里特別空,敲一下就有回聲的空,能立地成佛的空。

    老前輩這是搞什么啊?

    羅南苦苦思索,但無論如何也得不到答案。

    好在奧丁只吊人,但從不吊人胃口,他很快公布了答案。

    就聽轟隆一聲,耀眼的光芒瞬間照亮了小半支艦隊,羅南和指揮室里的所有人向外看去,就見奧丁身穿金甲,手持神槍,胯下還騎著一條通體雪白,有著八只腿的神馬!

    老爺子就這么無遮無擋的出現在宇宙空間中,能輕易殺死凡人的低壓,寒冷和輻射,仿佛退避三舍了一樣,在奧丁面前統統失效。

    阿耶莎興奮的臉都紅了:“超凡者,真正的超凡者!”只有真正的超凡者,才能憑借肉身抵抗宇宙的威能,凌駕在世界之上!

    當然,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后半句話她沒說,因為說起來太長,有損逼格,而且這也是全宇宙人盡皆知的事情,用不著說。

    “讓你的突擊隊退回來!”

    明明是真空,奧丁的聲音卻能準確穿到指揮室,這是他的第一句話。

    然后老爺子手中神槍一指,巨大的光柱呼嘯而出,一分為二,二分為三,三變無數,鋪天蓋地的沖向前方,以摧枯拉朽的姿態,一擊就殺死了在與突擊隊戰斗的數千伊戈分身。

    “現在,你學會了嗎?”

    這是奧丁的第二句話。

    羅南:我特么學個雞兒!

    ——————————

    做完夢到考試沒及格,羞恥的不行,驚醒才發現自己畢業都快十年了,翻個身繼續睡……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