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間之蠹繁體版

第154章 誒?我藍條呢?

間之蠹
     怡人的春風吹拂著東湖的堤岸,成群的喜鵲在樹枝上吱吱喳喳的互訴衷腸,這正當春游的好時機。

    一望無際的東湖上飄著一艘游船,這是春畫坊的游船,能在這條船上游湖賞春的,要么就是那大權在握的王公貴胄,要么就是那富可敵國的易世之商。

    商楚華卻是一個例外。

    春畫坊是一條多層的游船,木質的船身吃水很深,一般來講是無法靠岸的,上下都得靠小游艇。越往上層,裝飾便越是奢華,而在頂層的某一間雅室中,一名嫻靜的少女正彈奏著古箏,而廳中還有幾名少女整隨著琴聲翩翩起舞。

    一壺酒,三兩小菜,畫舫窗前,商公子正自斟自飲。

    “春照池鯉夕照樹,人爭歸去鳥爭訴。輕紗漫舞歌漸擾,芙蓉帳暖度春宵。嘖嘖。”商楚華再次為自己滿上一杯,一飲而盡。

    琴聲頓息。

    那彈琴的少女雙手按在琴弦上,使了個眼色,幾名機靈的舞者頓時明了,施了個禮之后,魚貫而出,順手帶上了房門。

    “商公子要在此間過夜?”那少女咬了咬嘴唇,試探的問道。

    商楚華笑了笑,說道:“若是夜鶯小姐應允,那自無不可。”

    那名為夜鶯的少女眉間閃過一道喜色,旋即又憂心忡忡的說道:“商公子要留下,夜鶯自是愿意的,只是春畫坊有春畫坊的規矩……”

    女孩子向來說話偏愛說一半,只是夜鶯知道,面前的商楚華自然是理解她話中的含義。

    在為春畫坊賺的足夠銀錢之前,與誰過夜還由不得她們自己說了算。更何況夜鶯還是名義上的清倌。

    “我商楚華要的人,還沒有誰敢不給的。”商楚華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冷笑,自己一代魔門巨擘,稱霸月華洞天之時,這春畫坊的掌柜的,還不知道躲在哪個犄角疙瘩呢。

    夜鶯聽得此話,頓時心中一喜。走下琴臺,來到商楚華身邊,將那支撐窗柵的短棍取了下來,關上了窗子。

    “商公子,此番事件也不早了,咱們早些休息,可好?”

    “……”商楚華正欲回應,門外卻傳來了呼喝聲。

    “商長老,您在么?掌門請您回去議事。”正式那掌門的親傳弟子小生。

    “我不在!”商楚華在里面沒好氣的回應到。

    “商長老,此事事關重大,延誤不得,還請商長老即刻啟程。”掌門交代的任務,小生自然是要盡心盡力,既然確定商楚華的確在這雅間之內,那事情就好辦了。他就怕商楚華不回應,裝不在。

    “商長老商長老,有事了就來商長老了,我都退位幾年了?還來麻煩我,你們都是廢物么?”

    木門被商楚華拉開了,小生瞥見那門內餐桌旁,坐著一名少女,此時卻是哀怨的盯著他,顯得有些楚楚可憐。不過,衣衫倒是整齊。

    還好,沒有打攪到商長老的好事。小生心里暗暗松了口氣,雖說商長老已經退位歸隱,

    但這真要是給他穿起小鞋來,他也受不住啊。

    “商長老您說笑了,您雖然歸隱,但在掌門心中,您依舊是我派的頂梁支柱啊,若非如此,今朝遇此麻煩事兒,師父他怎么想不到別人,反而第一個就想到了您呢?”小生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說出的話倒是中聽。

    人總是喜歡被需要的感覺得,商楚華也不例外。

    冷哼了一聲,帶著小生向外走去。

    “真是麻煩,說罷,此次又是招惹到那個門派了?怕不是又頂不住人家打上門來,要我去平事兒吧?”商楚華倒是理解這幫子魔門子弟,平日里沒事的時候,也不見個人來探望,這會兒來找自己,肯定是又有什么麻煩事兒等著自己了。

    小生環顧了一下四周后,探到商楚華耳邊,用手攔著兩邊,說了些什么后,商楚華一臉驚訝的問道:“還有這等事兒?走走走,速去看看。”

    不多時,掌門人與諸位長老終于等到了傳說中的商長老。

    “商長老,我等在此等候多時了。”

    “少廢話,什么個情況,先跟我說說。”

    掌門卜敬天也不多啰嗦,與商楚華說起了面前這藍色傳送門的情況。

    “……,大概就是這樣。”

    “武力一境的進入之后,瘋了出來?而武力三境的弟子,進去之后就再沒出來?”商楚華皺了下眉頭,信息太少,他也分析不出什么東西來。

    “對,商長老您看,要不咱們再派些弟子進去?”大長老問道。

    商楚華搖搖頭,這群人,都是拿人命不當人命用的。這種情況,他看不慣,但也不想去管。這世上不平事兒多了,一件一件都管過來的話,他早累死了,不如隨它去吧。

    見商楚華不允,大長老也沒再多說。

    商楚華蹙著眉頭,仔細的打量著面前這塊藍色的橢圓形光幕。無論從四面八方的任何一個角度看,這片藍色的光幕都是一個橢圓形,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懸浮在空中的藍色雞蛋。

    對于光幕中藏著的異世界,商楚華還是比較好奇的,只是,進去后沒有再歸來的哪幾個弟子,卻像是鯁在喉間的魚刺一般,讓大家都不敢輕舉妄動。

    他伸出手指,想要觸碰這片光幕,試試如果把手放進去,會怎樣。

    “商長老,不可,若是觸碰了這光幕,短時間內不穿梭的話,那觸碰的部分身體,就會消失無蹤,這點我已經讓人實驗過了。”

    商楚華一愣,瞬間就把手縮了回來,一頭冷汗。

    既然那武力一境的弟子能夠返回,說明這片光幕并不阻止人進入,但那些消失的弟子,要么是遇到了危險,隕落在了異世界之中,要么就是被什么東西吸引,讓他們不愿意回來。

    就個人而言,商楚華傾向于后一種,畢竟,如果有危險的話,不至于武力一境的弟子都能夠逃出生天。

    危險絕對是有的,但不會太恐怖。商楚華心里明確了這一點。

    掌門人把他叫回來的意思他明白,整個魔門,就屬他武力超絕,武力五境巔峰,如果連他都回不來,那還是早早斷了對這片異世界的圖謀算了。要不要進去,這壓根就不是問題。

    稱霸了三年武林,這月華洞天之中,已經沒有什么能夠讓自己提起戰意的存在了,如果這一世界中真有威脅,他倒是希望這威脅能夠強一些。要不然的話……

    不經打啊!

    “去將月華斬取來。”商楚華冷著臉對卜敬天說道。

    月華斬是一柄長劍,月華洞天中少有的法器級別武器,武夫與練氣士皆能使用,不過,這劍確是不屬于商楚華個人,而是屬于門派所有。自從卸下了長老之位,他就沒有再摸過這把劍。

    如今,這藍色光幕之后,很有可能是一番苦戰,普通凡兵,自然是滿足不了他施為的。

    “商長老,你……”大長老有話要說,卻被卜敬天給打斷了。

    “住口,來人吶,去替商長老把月華斬取來。”卜敬天說完,忽然想起來,這存放月華斬的地方,只有自己知曉,尷尬的笑了笑說:“罷了,既然是商長老想要,我這便親自去取。以顯誠意。”

    商楚華冷哼了一聲。卻是沒有拆穿。

    月華斬劍如其名,劍身纖細,就像是女士所用的裝飾佩劍一樣,劍身上發出星星點點白光,就像是月光照在湖面上反射的波光一般。

    商楚華接過月華斬,挽了個劍花,沖著無人之處,一記斜撩。看起來倒是沒什么反應,但在場的眾人都是眼里卓絕之輩,細如發絲的劍氣在大地上留下了一道微不可查的縫隙,雖不知有多深,但光看它延伸了幾十米遠就知道,這一撩之下的威力。

    不是假貨。商楚華點了點頭,眼中滿意之色溢于言表。

    “我先進去看看,若是沒有危險,你們再進入也不遲。”

    新的世界意味著無數的資源,這些資源或許是無主的,不需要眾人拼死拼活的與人爭奪。若是這些資源足夠豐厚……

    利益動人心,這莫名其妙的傳送門究竟是從何處而來,誰也說不清楚,不過,即使是再危險,也值得派人前往試一試。

    商楚華背著長劍,UU看書www.uukanshu.com 踏入了藍色的傳送門之中。

    傳送門再次起了能量反應,嘗到了肉味的鋼頭蚯蚓,原本還懶洋洋的躺在地上曬太陽,這會兒皆是昂起了頭,看向此處。

    一襲白衫,手執月華斬的商楚華踏上了這片土地。迎接他的,是迎面而來的幾坨肉柱,張著血盆大口,欲將他吞食嚼爛。

    商楚華冷哼一聲,抬手便斬,“噌噌噌!”纖細的月華斬飛快的在空中劃過一個之字形,商楚華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哼,真是無……臥槽!”

    飛快出劍的商楚華,姿勢是帥到爆,但是,一點作用都沒有,鋼頭蚯蚓可沒有眼睛,不會被他這酷炫的姿勢震撼的納頭便拜,該撲上來的,還是撲上來。

    “臥槽!我的真氣呢?”商楚華感受到自己一身武力五境的真氣,連一絲影子都沒有,不過好在,練就的一身金剛不壞的肉身還在,他現在怕是明白,為什么那些武力三境的弟子,來到這兒之后回不去了。

    自我感覺良好,一頓操作猛如虎,團戰一看零杠五,戰士沒藍還比不過一個超級兵,哪里打得過面前這么多條水桶粗甚至水缸粗的納什男爵?

    這是一種名為蛋疼的感覺……

    (未完待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