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22章 攔路的農民大叔

工程大佬
     二級建造師的專業分為建筑工程、公路工程、水利水電工程、市政公用工程、礦業工程和機電工程等6個。

    陳陽好奇的問了一下他們想要報考什么專業,然而每個人報考的專業都不一樣,這讓陳陽也不知道說什么為好。

    不過報考的專業不同,一旦陳陽手里的管理層人員些考過拿到二級建造師證書后,今后陳陽注冊公司所能承包的項目工程種類就很多,并不局限于某一種類的工程。

    看來下來要發動自己手里的人都報考二級建造師,為自己今后做打算!

    “今后一切有利于工程的考試我出購買的書費和報名費,甚至考試過程中所有的費用我都出。”

    “誰要是考過二級建造師,每人獎勵二千元錢,我直接發現金給你們!”

    這是陳陽立下的一項福利,他要讓手下的人看到一絲甜頭,讓他們更加努力的去考這二級建造師。

    陳陽沒有打擾他們看書,他只是吩咐初級管理員和初級施工員把記錄的工天本子拿給他看一看,算一算有多好工錢。

    不知道挖機老板有沒有時間,有時間就喊他這個時候來把挖機錢拿了!

    想到這兒陳陽立即給挖機老板打電話,聽說拿錢對方二話不說馬上趕到。

    陳陽還沒有把工人們的工資統計出來時,挖機老板就來到了他們的辦公室。

    “陳老板,我來了!”

    “沈老板來了,趕緊坐。”陳陽看到沈老板坐下后看著他,“工程款剛剛撥下來,這次你這里我為你考慮了五萬元,剩下差你的也不多了。過年之前還有一次工程款要撥下來,到時候在給你一點。”

    沈老板聞言心里默算了一下,陳陽給了他五萬元,那剩下的的確沒有差多少錢了,再說現在還在幫著陳陽干,自己再要恐怕對方也不給了。

    “那多謝陳老板了!”

    “來,打一張條子給我!”

    打條子領錢這種事沈老板經常干,所以詢問了一下條子上該如何寫后提起筆就開始書寫起來,兩分鐘后沈老板把條子遞給了陳陽。

    “沈老板這字寫得不錯。來來,手印按上就給你錢了!”

    陳陽拿出印泥給沈老板,沈老板二話不說就把手印按在條子上的字名字上,然后一臉期待的看著陳陽。

    “給,這是五萬元,每一疊是一萬,你數一數!”陳陽從提包中拿出五疊百元大鈔放在沈老板的面前。

    沈老板對著那三疊新錢沒有去數,只對那兩疊舊錢數了一數,準確無誤后感謝一番后就離開了辦公室。

    然而沒過多久沈老板又返回來了,手里提著兩件水果放在陳陽的面前,陳陽并沒有拒絕沈老板送來的水果,反正送的沒有花錢,放在辦公室給大家吃多安逸。

    “蔡新強,十九天,小工,每天一百二十,共計二千二百八十元!”

    “陳少書,二十二天,小工,每天一百二十,

    共計二千六百四十元!”

    “鄧小斌,十六天,木工,每天二百二十,共計三千五百二十元!”

    .............

    陳陽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腦袋里都還是昨晚算的那些工人的工資,平時陳陽沒有感覺到,這一番統計下來工地上居然有九十七人之多。

    好在這九十七人中有三分之二都是流動工人,做的工天數都很少,不然這筆工資數目還不是一般的龐大。

    陳陽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初級管理員已經等待多時了,昨晚陳陽安排了初級管理員和自己一起去發工資,時間是中午大家休息的時候。

    越野車緩慢的在崎嶇的山路上行駛著,這次駕車的是初級管理員,而陳陽則在副駕駛位置和家里打電話。

    突然越野車停了下來,只見前方幾名工人推著兩輛獨輪車放在道路中間,而在他們的對面一名戴著草帽的農民正對著他們說著什么。

    “前面發生了什么事嗎?”

    陳陽好奇,然后打開車門下車前去看一看是什么情況。

    初級管理員見狀立刻停好車,然后也跟上陳陽的腳步下車看是什么情況。

    “老板,你來了!”初級工人見自己老板來了立即打招呼。

    “這是怎么回事?”陳陽問道。

    初級工人說道:“老板,事情是這樣。我帶領幾名工人準備到前方去修整被壓壞的道路,然而這位農民說我們把他家的水管弄斷沒水了,不讓我們過去。”

    “那我們弄壞了他家的水管沒有?”

    “我們連他們家的水管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何談弄斷了!我喊他帶我去他又不帶,就是那么一句話,不讓我們過去。”初級工人有些郁悶的說道。

    這位農民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說他們家的水管弄斷了,更不可能攔截他們不讓他們過去,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這位大叔您好,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剛才說你家的水管被我們弄斷沒水了,你能帶我們去看一看我們弄斷的水管位置在哪里嗎?”陳陽來到這位農民大叔的面前詢問道。

    “在哪里?在哪里你們不知道嗎?你們弄斷了我家的水管讓我家沒有水喝,你們今天不給我把水管接上,你們就別想過去!”這位大叔可不管陳陽,大聲的朝著陳陽吼道,仿佛生怕別人不知道他的存在一樣。

    陳陽無語,不過還是耐心的再次問道:“大叔啊,你家水管斷了,你總得告訴我們是哪兒斷了,這樣我們才好接起來,幫你把水接回家啊!”

    “為什么要我告訴你們?你們自己弄斷的難道不清楚?你們這些施工隊就是欺負我們這些老百姓,上面我家一塊地你們招呼都不打一聲,他們抬管子的人就從我家的地里走過,把我家那塊地硬是踩出一條路來。那些我都不計較了,現在把我家的水管弄斷沒水了,你們居然還不給我接好,你們真當我好欺負不成?”

    “我告訴你們,今天你們不把我的水管接上,你們休想過去?就算你們把政府那幫人喊來我也不怕,真當沒有王法了,弄壞人家的東西不說一聲就想混過去,哪有這樣的事情!”

    這位農名大叔仿佛說累了,干脆一屁股坐在路中間,腦袋一斜,不在看陳陽他們。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