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工程大佬繁體版

第123章 真是讓人頭疼啊

工程大佬
     眼前的這一幕讓陳陽感到一陣頭疼,對方這樣的舉動讓他也不知道如何處理,不管陳陽說什么對方就是不讓路,實屬無奈。

    水管弄斷了你帶我們去看一看,該接上的接上,不能接上的買來接上,或者賠償你的損失也行,但是你這樣做就有點讓搞不懂了。

    說對方要錢吧,他也沒有表明這樣的意圖。

    說對方不要錢吧,可是對方也不帶他們去把水管修好。

    “李大哥,你都快六十多歲的人了,你怎么還那么蠻纏做事啊!你這樣攔著我們也不是辦法,你就告訴我們你家水管哪里斷了,如果是我們弄斷了,我們幫你接好不就得了,你干嘛要攔路呢?”這時其中的一名當地村名出聲勸道。

    “就是啊李大哥,你看我們陳老板剛才都親自給你說了,你就不要攔著了。”

    “你這樣攔著把事情鬧大了對大家都不好,如果政府的人員來你肯定會被臭罵一頓,首先你這攔路就是不對的。”

    幾名本地的工人也出面勸解道,大家左一句又一句,讓坐在道路中間的農民大叔也有些不自在起來。

    而在幾名本地村名勸解農民大叔的時候,陳陽叫初級管理員給楊總項目部的人打電話,這事還得他們出面來處理。

    陳陽遇到這種事情能夠解決他自然當場就解決了,但是不能解決的只能讓楊總項目部的人來解決,他們簽訂的合同里可沒有關于這方面的內容。

    目前陳陽是極盡全力的在處理這事了,可是對方根本就沒有想要處理這件事的意思,所以陳陽只能讓項目部的人出面。

    項目部的人員不行,那就請業主來協調,如果業主都不能協調個結果來,那就只能請當地政府出面了。

    不過一般業主來處理這種事情的時候都會帶上當地政府的人員前來,一般只有當地的政府人員才能處理好這種事情,畢竟當地政府是父母官,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此時坐在地上的農民大叔聽到陳陽是老板時頓時從地上站起來看著陳陽:“他們說你是老板?”

    “對,我是他們的老板!”

    “意思是你能做主?”

    “如果是在我的范圍內事情,我完全能夠做主。”陳陽回答道,“就好比剛才這事,其實可以說是在我的范圍內,也可以說不在我的范圍內。如果大叔你想好好的解決,我可以做主幫你解決了,你帶我們去看看你家水管哪里斷了,該接的接,該買材料的買,該賠的就配,只要合情合理我都會認。如果大叔你不想好好解決,那我就只能等上面的人來解決了。”

    農民大叔聞言沉思了幾秒后說道:“等上面的人來了還不是不讓你們過,你們不要拿上面來壓我,我不怕他們。不過,既然老板都這么說了,那老板你就賠我吧。給我一千塊錢,我自己購買材料自己來接。”

    撒?

    賠一千塊錢!

    不止陳陽一陣無語,就連那幾名本地的工人也是吃驚的看著農民大叔。

    “這位大叔,

    你這要我賠一千塊錢是不是有點太多了?”陳陽問道,“你的管子斷了買個接頭接上也就是十多塊錢,如果管子不夠買一截也就幾十塊錢,你怎么就要我賠你一千塊錢呢?”

    “怎么?一千塊錢都給不起?你當什么老板?”農民大叔鄙視的眼神看著陳陽,“連一千塊錢都做不了主,真不知道你們這些老板是怎么當的。沒錢還到處做工程,臊皮哦!”

    我靠!

    這完全就是看不起自己這個老板啊!

    不過話又說回來,你要這么高的賠償換作任何人都不會同意。

    水管斷了沒水就賠一千塊錢,真當自己的錢的是大風刮來的嗎?

    還是認為自己是冤大頭,愿意賠這筆錢?

    如果陳陽現在就把這一千塊賠出去了,這事不出半日肯定周圍的幾個村都知道這事,到時候大家都知道陳陽這位老板有錢,弄斷別人水管就賠了一千元,那今后找上門來要賠償的豈不是更多。

    那時候不知道陳陽要賠償多少,大家都獅子大開口的要賠償,那陳陽肯定得賠得血本無歸。

    只要陳陽開了這個先例,那么后面就會越來越難處理,所以陳陽堅決不會出這一千塊錢。

    “既然大叔你不想誠心的解決這事,那么就只有等著上面的人來處理了!”陳陽說道,“到時候你可能一分錢都拿不到,甚至還會落下不好的名聲,被鄉里鄉親的談論。”

    “什么不好的名聲?你們弄壞了我的水管不給個說法,你覺得是我的名聲不好還是你們的名聲不好?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去阻你們的工,看你們能夠把我怎樣?”農民大叔此刻完全就是一副耍混的狀態。

    真是讓腦袋疼啊!

    陳陽是不知道該怎么和這位大叔溝通了,他怕在繼續溝通下去這位老大叔的情緒更加的激動,到時候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就更不好收場了。

    所以陳陽只能把目光看向初級管理員,希望他有應對的辦法來解決。

    “老板,我對工地上的管理和技術在行,但是對于這種事我就有點欠缺了。要不,把施工員叫下來,他進場跑現場,這種事他應該在行!”初級管理員建議道。

    陳陽想了想說道:“行,你立即給他打電話!”

    就在這時,一輛藍色小轎車停在了陳陽越野車后面,這車就是楊總項目部的公車,看來是項目部的人來了。

    “咦,陳老板,你來了!”從車內下來的是項目部的李工,工地上協調的事情好像是都他在處理。

    “李工,辛苦你來一趟了!”陳陽拿出煙給李工抽上,“事情是這樣的,這位大叔說他家的水管斷了沒水,說是我們弄斷的......”

    李工聽完后來到攔路大叔面前說道:“老大哥,你好!你的事情我大概知道了,他們弄斷了你的水管,這是他們不對,我在這里替他們給你配個不是。”

    “你剛才要我們陳老板賠你一千塊錢這事就有點不合理,水管斷了沒水接上就可以了,怎么就需要賠一千塊錢呢。你那是膠水管吧?買一截水管或者買一個接頭就解決的事情何必讓大家僵持在這里。”

    “你說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