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89章 我們要成為柴薪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高手過招,勝負往往一擊而決。

    防火女就好像是武俠中的絕頂高手,一出手就刺破了伊戈這個一流高手的丹田氣海,直接廢了他一身修為。

    在以太粒子的修改之下,聯合艦隊擁有了豁免颶風和雷暴的屬性,這無疑是打斷了伊戈的雙手,徹底摧毀了他的空中防御體系,讓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聯合艦隊沖破云層,抵達地表!

    “伊戈,出來受死!”羅南手持大錘意氣風發的大喊,完全是一副大錘80小錘40的表情。

    “欺人太甚了,該死的臭蟲們!”伊戈也雖然是個球,但顯然沒有心寬體胖的優良品質,他身為星球生命體自認為是高貴的存在,現在被一群他瞧不起的螻蟻殺上門來,他的自尊可無法坦然接受這個現實。

    “你們,都要死!”

    隨著一聲怒吼,無數由水和泥土制成的分身從大地里冒出,他們奇形怪狀,有一頭沖天金發還長著猴子尾巴的強壯男人,也有渾身長滿觸手的咸濕佬,仿佛是一個宇宙種族展覽會一樣,甭管是現存的還是已經滅絕的,宇宙中98%的生物都能在這里看到,也由此可見,伊戈的幕后黑手伸的有多遠。

    防火女看到了金毛猴子尾的男人嚇了一條,不會吧不會吧,這該不會是超級賽亞人吧?

    如果是,那防火女絕對二話不說撒丫子就跑,畢竟超級賽亞人可是手撕星球的猛人,這點連奧丁也做不到啊!

    好在,這是美漫宇宙不是日漫宇宙,超級賽亞人什么的根本不存在,金發猴子尾也僅僅是個巧合而已,那個男人看著強壯,其實戰斗力也就那樣,被某戰機一發炮彈命中就直接尸骨無存了。

    切,竟然是個連炮彈都扛不住的垃圾嗎?嚇老娘了一跳!

    防火女剛出了口氣,又看見了那個渾身觸手的咸濕佬,頓時如臨大敵!

    眾所周知,觸手怪就是魔法少女的天敵,不論是多強大的魔法少女,在觸手怪面前都只有乖乖臣服接受改造的份,而防火女很明顯就是一個魔法少女……年齡?老娘永遠是如花似玉的17歲好不好,誰不信我讓他親自去問我爸(指歐斯羅艾斯)。

    面對這等強敵,防火女也不敢大意,當即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她知道自己出手絕對沒用,因為觸手怪的生命等級凌駕在魔法少女之上,魔法少女的任何攻擊都絕對無法傷害觸手怪。

    所以防火女拍拍死亡之翼的腦袋,指著下面張牙舞爪的觸手怪說道:“射它!全力!”

    死亡之翼巨大的眼珠轉動了一下,看著下方的觸手怪一臉納悶,就這么一個弱雞用我出手嗎?還全力?老子可是生物型宇宙戰艦啊,現在你讓我在大氣層能出全力,你確定?

    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得,你是老大,你說的算,萬一造出個小型深淵來你可別賴我啊!

    死亡之翼是武器,武器當然不會拒絕攻擊。

    在得到隨意開火的指令之后,死亡之翼粗壯的脖子一昂,肉眼可見的幽邃能量在他口中匯聚,然后巨口一張,黑色的光柱刷的一下就灑了下去!

    魔法:強力幽邃靈魂!

    “幽邃靈魂”的進階魔法。

    能射出威力更強的黑暗靈魂沉淀物。

    身為魔法師的麥克唐納大主教,曾因為教堂存在的沉淀靈魂,開心地說:

    “太棒了,世界之淵就在此地。”

    伊戈星曾經沒有世界之淵,但現在有了。

    黑色的光柱如同是游戲DeBug模式中的消除指令,掃到哪哪就沒,不光是哪個一臉咸濕的觸手怪,就連他身邊的其他分身也瞬間被抹除了。但真正令人驚嘆的還不僅如此,不光針對敵人,死亡之翼的攻擊甚至連自然產物也不放過,花草樹木,大地泥土,甚至是空氣和微生物,任何黑光軌跡內的東西都被摧毀了。

    其實說摧毀并不準確,因為既沒有爆炸也沒有火光,那些東西完全的憑空消失了。它們在暗之力量的作用下被強制迎來終結,而魂世界力量體系中的終結是真正意義上的結束,因為魂世界并不完整,它的能量無法互相融合更不能相互轉換,所以終結就代表著到頭了,是真正的結束,真正的無!

    面對如此詭異的攻擊,還不等聯合艦隊的駕駛員們喊出一句臥槽,猛烈的風就刮了起來。

    但這不是伊戈的手段,而是因為黑光軌跡中的空氣被“消除”,造成了真空,如今攻擊結束,其他地方的空氣在氣壓的作用下過來補充,所以才引起了狂風。

    除了狂風,還有地動山搖,這還是伊戈星數百萬年中首次被外人改變地貌,這個意外讓伊戈也微微失神了兩秒,然后才想起控制泥土,阻止了塌陷。

    狂風停止,煙霧消散,大地也恢復了平靜,眾人這才看到,在死亡之翼攻擊地方,被打出了一道直徑近百米的巨大通道,這通道斜斜的通向下方,其中還不斷擴散著詭異的黑霧,甚至連巖壁上都有黑色的泥漿不斷滲出,雖然稱不上恐怖,卻完全給人一種難以言表的詭異感覺,仿佛你在盯著那個黑洞的同時,黑洞也在盯著你一樣!

    敲啊,竟然還真打出了個小型深淵,要不要這么好運啊?

    防火女一陣無語。

    死亡之翼則早有預料的翻了個白眼,他使用的可是暗之力量,這玩意可是魂世界一等一的大殺器,不知道弄死了弄殘了多少大手子,連葛溫都怕。在宇宙空間里放放還行,畢竟那里的物質單一,又有強輻射可以起到“殺菌”作用,但在大氣層內部使用就是腦癱行為了。都不說靈魂那種高級貨,大氣層內光有機物無機物就一大堆,用黑暗之力一炮轟下去,會出現個小型深淵簡直是板上釘釘的事好吧!

    這時羅南也恰到好處的打開外置喇叭,向防火女問道:“洛斯里克之王,你做了什么?這個洞給我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仿佛……仿佛它正在窺探我一樣!”

    廢話,深淵不窺探你怎么污染你,也虧這是個小型深淵,如果是亞爾特留斯去的那種大型深淵,你光吸口氣的功夫深淵都能把你改造完了。

    明說?

    不不不不!

    防火女瞬間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這么冰雪聰明天生麗質,怎么可能會搞出自擺烏龍這種糗事呢?

    為了我光輝偉岸的形象,這鍋我鐵定不能背啊!

    死亡之翼頓時警覺了起來,你不背,難道讓我背嗎?

    當然不是!

    因為死亡之翼和防火女背基本沒什么兩樣,而且防火女只會讓手下去犧牲,但從不會讓手下去背鍋。

    死亡之翼:喂,你不要嚇我啊,犧牲還不如背鍋呢!

    防火女一笑,放心,到了該犧牲的時候,你就會自愿犧牲的。

    死亡之翼不解:為什么?

    因為你來自洛斯里克。

    死亡之翼楞了一下,然后用鼻子猛的噴了口氣:哼,我才不會,我才六個月大,我還沒活夠呢!

    防火女摸著黑龍的鱗片:你不會,是因為時間還沒到。

    死亡之翼:那……時間什么時候到?

    防火女微微一笑:到了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

    死亡之翼:真是一位神神叨叨的主人啊,不過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吧,你還是先想想怎么應付眼前的局面吧!

    其實根本不用想。

    為什么?

    因為我已經有了對策!

    “洛斯里克之王,你在聽嗎?你知道眼前這個深坑是什么嗎?”羅南扔在追問。

    “我當然知道。”防火女肯定無比的說道:“是伊戈!”

    (伊戈:我俏麗嗎!)

    羅南半信半疑的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因為只有伊戈,才會具現化出這么邪惡的力量!”防火女指著坑道說:“伊戈是星球生命體,他的核心或者說是大腦就藏在星球的最深處,只有摧毀了那里,才算真正殺死伊戈。我剛才的那一次攻擊,就是為了制造一個可以直達地心的通道,但令我萬萬沒想到是的,這個直通伊戈大腦的通道竟然會讓他的力量蔓延出來,造成了這般可怖的景象。不過也因此得見,伊戈是多么邪惡的一個生物,擊敗他就是擊敗邪惡,而今天在這里作戰的,也必將全是正義之士!”

    死亡之翼都聽傻了,這他們也能信?他們又不是傻子!

    羅南抹著下巴點了點頭:“原來如此,感謝您的講解,現在我全明白了!”

    死亡之翼:……

    其他人也紛紛在公共頻道里叫喊:

    “女神厲害!”

    “女神牛逼!”

    “女神女神,這一切頂一頂都在您的計算之中吧?”

    防火女微笑,他們不是傻子,他們只是蠢而已。

    死亡之翼:這特么還不如傻子呢!

    防火女:不許說臟話,你還是個六個月大的孩子,要說也得等到七個月之后再說。

    死亡之翼:……

    總之防火女一番忽悠,算是把鍋甩在了伊戈身上。而且她也不算完全說謊,首先那條通道的確能通往地心,直達伊戈的大腦所在。其次深淵猛則猛亦,但這里是漫威宇宙,深淵先天不足只能算客場作戰,一身功力也就發揮個一兩成,肯定擋不住外星人的堅船利炮。

    所以防火女高聲問道:“戰士們,你們將面臨一場前作未有的苦戰,你們畏懼嗎?”

    “不畏懼!”

    “你們怕死嗎?”

    “不怕死!”

    “你們渴望榮譽和正義嗎?”

    “渴望,渴望,渴望!”

    “那就沖鋒吧!”防火女的眼罩內滑下一滴淚珠,她用手指輕拭,然后將淚水彈向眾人:“請賜予伊戈仁慈的終結,讓他徹底被凈化吧!”

    一滴淚水化作了無數份,匯聚在每一位駕駛員的胸口,與剛才一樣,就連遠在索維林母星的那群游戲高手也不例外,在白光閃現之后,他們也紛紛明白了這滴淚水的含義。

    奇跡:惜別眼淚!

    卡利姆大主教的使徒,摩恩的奇跡。

    當血量歸0時,能僅此一次逃過死亡。

    這是為了賦予垂死之人足以話別的時間而生的奇跡。

    但對于死者而言,眼淚對于生者卻更加寶貴。

    免除一次致命攻擊?

    這是何等的臥槽!

    反正這些滿腦子科學的外星人算是徹底服了。他們無一例外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戰士和軍人,早就有了隨時隨地涼涼的心理準備,但能活著誰也不想死,如今有了惜別眼淚,這無疑是給他們上了一道雙保險,他們能不激動嗎?士氣能不高漲嗎?能不感激防火女嗎?

    如果說奧丁是給他們帶來勝利的人,那防火女就是能讓他們享受勝利的人。

    因為只有活著,才能享受勝利,他們可以為國捐軀也可以為了正義慷慨赴死,但他們可不愿意有別的男人拿著他們的撫恤金睡著他們的媳婦打著他們的孩子。

    很難說奧丁和防火女誰更重要,但大家都是成年人,而成年人的選擇就是:我全都要!

    奧丁是矛,防火女就是盾;奧丁是披荊斬棘的武器,防火女就是保護生命的港灣。

    對眾人來說,奧丁是現在,因為奧丁能幫他們擊敗強敵,而防火女就是未來,因為防火女能讓他們回到家鄉。

    “為了女神,前進!”

    駕駛員們紛紛走出戰機,摸出了一堆長槍短炮準備進行地面戰。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因為通道雖然有百米寬,但對于聯合艦隊的戰斗機群還是太狹小了,就好像黑白配一樣,硬往里塞的后果只能是機斷骨折……別瞎想,這里說的是戰機。

    所以即使兇險,駕駛員們也只能放棄優勢走出戰機,好在他們這些戰機駕駛員平時都是遠處biubiubiu,多多少少也算是弓手,而眾所周知,不會近戰的弓手不是好弓手,所以這群人即使走出了戰機,戰斗力也一樣不可小覷。

    最關鍵的是,有防火女幫他們壓陣呢,怕個鬼呀!

    看著黑氣環繞,到處滴石油的坑道,防火女就覺得夢回洛斯里克,此情此景,她要再不插個篝火都對不起自己的人設!

    于是她從裙子里掏出一把螺旋劍狠狠插在坑道口,四周的泥土自動匯聚過來形成了一座嶄新的篝火。

    “火是洛斯里克的象征,它代表了溫暖,未來,還有希望!但愿這份光明能照亮你們的前路,幫你們驅散黑暗,助你們取得勝利!”

    “火焰嗎?”羅南伸出手觸摸火苗,一點也不在意高溫的灼燒。他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我能感受到其中的偉大精神,毫無疑問,洛斯里克也必定是一個偉大的民族。不知名的洛斯里克之王啊,等我得勝歸來的時候,能帶我去看看洛斯里克真正的火焰嗎?我相信我能從它的精神中收獲力量,然后變的更強!”

    “你想看初火?”防火女都驚呆了,竟然還有人這么主動,我不是在做夢吧?

    “洛斯里克真正的火焰叫初火嗎?是個偉大的名字。”羅南沉聲說道:“是的,我想看看初火,親眼去見證它,你同意嗎?”

    “在加上我!”

    “還有我!”

    “我們也想看看初火。”

    “大家一起去!”

    除了羅南,其他克里和新星軍團駕駛員也紛紛出聲,他們實在對洛斯里克太好奇了,畢竟這是一個能活死人肉白骨的文明,先甭管科學不科學,反正不要錢,多少信一點唄。

    嘿,這可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我們那邊的無數大手子可是都躲著初火走道兒的,你們倒好,竟然主動申請去看初火。

    防火女心里都笑開花了,她向羅南問道:“你想當柴薪?”

    羅南一愣:“柴薪?”

    “只有成為柴薪的人,才能面見初火。”防火女解釋道:“而成為柴柴薪的人,也必將爆發出更加璀璨的光和熱,成為被世人永遠記載于歌頌的英雄!”

    羅南驚呆了,眾人也驚呆了。

    在他們的認知中,爆發出更加璀璨的光和熱只是強化技術的代名詞,而成為英雄更是所有人的夢想。

    原來初火就是洛斯里克的強化機啊!

    眾人恍然大悟,羅南更是搶先說道:“我愿意成為柴薪,沒人比我更適合當柴薪!”

    雖然嘴上說不要,但身體卻很老實。羅南表面上不在意奧丁超凡者的身份,但心里都快嫉妒出血了。這個洛斯里克之王也是超凡者,指不定就是當了柴薪之后被初火強化的結果呢,所以無論如何,這柴,我羅南是當定了!

    眾人一看羅南這個湊不要臉的竟然搶跑,紛紛也跟著叫道:“我們也想當柴薪,我們也要當柴薪,請務必給我們一個機會!”

    敲,外星人民風淳樸啊!

    防火女差點沒被感動的流下熱淚,但凡雙王子有眼前眾人的萬分之一覺悟,洛斯里克也不會落到我手里面啊!

    “請放心,洛斯里克是公平的,初火更是公平的,我們會給任何機會,只要是強大之人,都可以成為柴薪!”

    “我們當然都是強大之人!”

    你說是就是啊,我還說我是創世神呢!

    防火女嘴角抽了兩下說道:“只靠說是不行的,要通過考驗才行。”

    “什么考驗?”

    當然是一路從不問青紅皂白的從洛斯里克大門殺到火祭場西路啊,畢竟當柴薪需要的是力量又不是品德,能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就是薪王!

    但眼前這群駕駛員顯然沒做好這個準備,實際上,洛斯里克也沒做好準備。自打防火女登基以來,傳火政策又雙叒叕變了,初火早就從原先的放養變成了精養。別隨便再撿路邊的柴薪吃了,那上面細菌多不健康,今后你的一日三餐我們洛斯里克包圓了,你天天等著被喂食就行。

    防火女從主持傳火儀式的祭祀,變成喂養初火的飼養員,初火現在吃的,可都是她用精心挑選的食材悉心烹制出來的大餐,比方說她名義上的親爹啥的,絕對都是精品。

    說實話,眼前這群外星人一個個歪瓜裂棗的,還真沒有幾個能入的了防火女的法眼,不過她也不愿打擊眾人的積極性,精神可嘉嘛,畢竟她也不是什么惡魔。

    于是她指指坑道:“洛斯里克的考驗先不說,起碼你們要先越過眼前這道考驗。英勇的戰士們啊,別忘記,邪惡的伊戈還在等待你們的凈化呢!”

    “說的對,真正的戰士不該在戰斗中分心。”羅南把大錘抗在肩上,邁開大步就向坑道中走去:“我將帶頭沖鋒,是男人,給我上!”

    喂,駕駛員中也有女人啊,你給我放尊重點!

    真是的,我們女人什么時候才能站起來,氣抖冷!

    不過那幾個女駕駛員沖了,防火女卻沒沖,反正她是奶媽,戰斗力不高,不沖也合情合理對吧!

    的確很合理,至少羅南他們就一點也沒在意,甚至還專門安排了幾個人組成護衛隊來保護她。

    “謝謝,真是太感謝了。”防火女感激的說道:“有你們在,我安心了不少!”

    護衛隊們頓時紅光滿面,現在他們甚至覺得一個滑鏟就能殺死伊戈。

    喂,這樣真的好嗎?死亡之翼突然問道。

    他因為體型巨大,也進不去坑道,當然也只能留在外面。

    防火女回答道:沒關系,我即使在這里也可以掌握他們的一舉一動,在危急關頭拉他們一把不成問題。

    死亡之翼:我說的不是他們,而是深淵,萬一深淵大規模爆發,這顆星期可就不能用了,你的計劃不就破產了嗎?

    防火女:別小瞧這顆星球,伊戈遠比我們看到的強大,他的免疫系統可不會坐視外來物體的入侵而無動于衷,估計我們說話的功夫,深淵就已經被他徹底驅散了。退一萬來說,就算深淵真的擴散開來,我們不是還有天上那個大燈泡嗎?

    死亡之翼一愣:你說奧丁?

    防火女點頭:當然是奧丁,我是文職人員,他才是這里最能打的人,所以你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一旦出事,我們只要抱大腿就行了。

    這條腦內通訊的話音才剛落,奧丁的千里傳音就硬生生的插了進來,而那個聲音一點也沒有他本人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硬朗,反而充滿了虛弱與衰老。

    “我大概,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需要休息一下,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防火女頓時呆了,說好的你主坦的,你現在是鬧哪樣?

    對此,奧丁只說了倆字。

    “我相信你!”

    ---------------------------------

    好久沒感謝打賞了(主要是沒有),今天久違的感謝一次。

    感謝九州韓夢200幣,山翁王哈桑100幣,黑風寨廖大王100幣,奇怪的知識太多了100幣,來自黑魂的薪王100幣,呦吼呵200幣的打賞!

    感謝!

    另求重裝系統不用重裝軟件的辦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