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62章 坦白

前方高能
     宋青小開門見山,直接問出心底的疑問。

    四號是個講究人!

    他其實也覺得這些圣徒的力量像是傳聞中的注水肉一樣不真切,總感覺在火車上時修士所說的話像是在吹牛似的。

    事實上他也有想要打探原因的心,劍士過來的時候,他在心中也盤算著要怎么去發問。

    只是沒料到宋青小率先開口也就算了,而且還如此直接,半點兒沒有情緒鋪墊,就直搗問題中心。

    “……”他轉頭看了宋青小一眼,卻見她眼角余光都不看自己,神色如常,反倒顯得自己大驚小怪似的。

    他又去看劍士,卻見這劍士也是表情鎮定,并不因為她的問題而動怒,而是露出一副被人揭穿了遮掩后的認命。

    兩人的反應令四號覺得自己恐怕才是最不正常的一個,他及時的調整心態,就見劍士問:

    “你們的力量,來源于哪里?”

    在奧格村的大戰中,無論是宋青小展現出來的非凡力量,還是四號以火化繩,纏住巨蛛八條腿的那一幕,都令圣徒們震驚無比。

    他的語氣有種極力壓制后的平靜,但那雙眼睛卻如兩輪小太陽,迸發出璀璨的光澤,以崇拜強者的目光盯著兩人。

    對戰君主、暗影魔蛛的時候,宋青小的表現自然毋庸置疑,四號前期表現同樣出色。

    巨蛛被斬斷一側肢足,沉重如山的軀體砸落下來的時候,四號‘英勇無畏’的表現同樣令大家看在眼里。

    宋青小看多了這樣的目光,從她力量、境界提升之后,試煉之內她時常都可以得到這樣的注視,已經有了一定的免役力。

    但四號就不同了!甚至他已經不自覺的擺出了戰術后仰的姿勢。

    事實上他在其他場的試煉中雖說也有過高光時刻,但不知是不是這一次試煉遇到了宋青小這樣一個強大的隊友,他感覺自己被壓制得厲害,根本沒有半點兒發揮。

    物以稀為貴。

    此時劍士崇拜火熱的眼神看得他心潮起伏,令他飄飄欲仙,感覺說不出的受用。

    難怪一些人力量強大之后,都喜歡招攬小弟,成立門閥宗派,身邊左擁右呼,拍馬屁的人成群結隊,確實令人舒心。

    這一次試煉自己是沒有辦法時常享受到這種目光了,有宋青小在,風頭可能不會落到自己身上的。

    說不定他還得要跟這劍士一樣,同樣要拍宋青小的馬屁。

    四號決定此次試煉完結之后,自己也要給‘年輕人’一些機會。

    “我們的力量?”四號反問了一聲,他雖說被劍士的目光看得飄飄然,但好在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及時的醒悟過神:

    “你問這個干什么?”

    “事實上當年驅趕惡龍、成立神廷的時候,我們的力量確實非常強大。”劍士不知是不是在來的時候得到過修士的示意,此時并不避諱提起這個問題:

    “但之后發生的一些事情,使我們的力量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說到這里,他又去看宋青小:

    “原本以為,聯邦大陸的人都應該會受到壓制,但是……”他語氣頓了頓,話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宋青小今晚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令劍士等人心中大為驚駭,除了是因為她的強大之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

    劍士狂熱的目光下,宋青小已經隱隱猜到他話中的含義。

    神廷、信仰,因為‘月’賢者被封印而斷層的傳承,還有哈亞斯成立苦修一派,背負的擔子,此時令她摸到了真相的大門。

    “當年‘月’賢者背叛之后,神廷的平衡被打碎。”

    背負著‘黑暗’之力的‘月’賢者離開神廷,

    而被趕到深淵領地封印,最終使得‘日’賢者獨撐大局。

    “我們的力量,來源于信仰本身。”

    可能是因為今晚共同御敵,令得劍士卸下了心防;

    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有求于宋青小等人,特意在此時敞開心扉,交待出自己的秘密。

    不遠處的圣光盾內,修士一直以一種憂心忡忡的目光望著這邊。

    他興許已經知道了劍士正在跟宋青小等人聊的話題,劍士所談的內容,極有可能出自他的授意。

    “信徒的意志是我們力量的源泉,而大圣賢的存在,就是我們意志的匯聚。”

    驅逐惡龍之后,兩位大圣賢當年的聲望、地位一時無兩。

    大陸建立聯邦政府,神廷成立,‘日’與‘月’二位圣賢成為整個聯邦信徒們的精神中心。

    在那個時候,神廷的力量達到鼎盛,也是十二圣徒力量的巔峰之境。

    但隨后‘月’賢者背叛神廷,導致原本‘日’與‘月’輪轉的神廷平衡被打破。

    雖說之后‘月’賢者順利被封印,可是一部分狂熱的信徒因為‘月’賢者當年的背叛,對于神廷的存在意義開始感到懷疑。

    他們曾經視神廷的存在堅不可摧,只要神廷還在,大陸聯邦就永世和平。

    黑暗、痛苦、詛咒都會離他們而去,唯有善良、光明包圍著他們。

    ‘月’賢者的背叛,給了這些忠貞的信徒狠狠一擊。

    他們當年虔誠的供奉神廷,不惜財力、物力、人力,以舉全國之力供養整個神廷。

    但當黑暗的力量失控之后,隨著亡靈的出現,許多人仿佛回到了當年被惡龍統治的時代,開始心生恐懼。

    大量信徒紛紛脫離神廷,對于信仰不再像以往那樣純粹,他們意念的轉變,對于神廷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

    “受到影響最大的,是‘黑暗’的派系。”塞繆爾、哈亞斯等人是最先感受到力量被削弱的人。

    ‘月’賢者背叛繼而被封印之后,他們本身已經失去了背負意志承載的信仰之力,使得他們的力量、境界掉落得快得不可思議。

    “那個時候,我們才知道信仰對于我們而言,意味著什么。”

    劍士嘆了口氣,“從那以后,我們一直在尋求解決的辦法,哈亞斯成立了苦修派系,承擔了‘痛苦’的負載,一直到如今。”

    哈亞斯創立了派系,擁有了獨屬于自己的信仰傳承,他當時掉落的境界一下開始穩定。

    且隨著信徒的狂熱崇拜,令他掉落的境界開始回升。

    但隨之而來的,是后續無止境的痛苦與麻煩的增生。

    哈亞斯的境界并沒有達到半神之境,并不足以承擔這樣信仰的傳承。

    ‘痛苦’帶給他力量,同樣給他帶來了無盡的折磨,令他痛不欲生。

    火車上的時候,宋青小也見過哈亞斯當時的樣子。

    “在我們看來,與其說這種叫做信仰,不如稱之為詛咒纏身。”

    哈亞斯身上每一分纏繞的血霧,都是他痛苦的證明,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曾經流浪于大陸上尋找解決方法的十二圣徒一一回歸神廷,他們想過許多辦法,也做過不少努力,最終得出結論:

    “除非令‘月’賢者重歸神廷,令光明與黑暗重新回到正軌,兩位大圣賢再次背負起自己的使用,讓信徒重新回歸到神廷,才可以保證聯邦的穩定。”

    宋青小聽他說到這里,不由發問:

    “照你所說,當年‘月’賢者背叛之后,受到影響最深的應該是哈亞斯等人,可為什么你們的境界也掉得如此厲害呢?”

    她說話的時候,轉頭看了一眼圣光盾的方向,修士站在盾光之內,滿臉焦急的盯著這邊看。

    朦朧之中,他似是注意到了宋青小的動作,并沒有躲避,而是露出一個不安的笑意。

    “因為,”劍士說到這里,臉上露出一絲猶豫。

    這可能涉及到了神廷一個天大的秘密,這個一直以來表現得剛強的男人有些糾結。

    宋青小也不出聲。

    雖說‘純潔的心’如今還沒有找到,但她已經摸到了一些頭緒,反正跟這些人脫不了干系。

    任務的線索知道的越多越詳細,劍士的一點兒隱瞞,可能都會對她不利。

    如今劍士等人因為實力的下降,導致他們已經慌了陣腳,主動權就落到了宋青小手里。

    她極為沉得住氣,劍士不說話,她同樣也不吭聲。

    那墜龍之谷中‘咕嚕嚕’的汽泡涌動聲越來越大,綠霧瞬間彌漫了半個山谷,往外擴展開去。

    帶有強烈腐蝕性的腥腐之氣粘黏到劍士的發梢、皮膚及鎧甲之上,發出‘嗤嗤’的聲響。

    他那淡金色的頭發在被大量綠氣附著的瞬間,一下卷曲,最終如被燒化的瀝青,‘滴答’著化為墨綠的汁液往下滴。

    ‘啪嗒!’

    那綠色的黏液一落到劍士的手背上,將沉默中的劍士驚醒。

    “因為……”他像是下定了決心,板著臉將手背上的那滴汁液甩開,并以手在自己的劍刃上刮蹭,發出刀刃刮過皮膚時的瘮人聲音:

    “在當年封印‘月’賢者的過程中,‘日’賢者受了重傷。”

    兩位大圣賢原本實力相當,但因為‘月’賢者的背叛,使得神廷穩固的地位遭到了信徒的質疑,令大量信徒失望之下而流失。

    相反,投身黑暗的‘月’賢者則喚醒了大批沉睡的亡靈。

    它們是‘他’堅定的追隨者,從而實力大增。

    再加上當年哈亞斯等六位是‘月’賢者的追隨者,哪怕他叛變神廷,六位信徒也并不愿意對他痛下殺手。

    “不愿意?”宋青小聽到這里,淡淡的一笑:“是不愿意還是不敢呢?”

    ‘月’賢者是黑暗力量的信仰來源,若‘他’一死,整個黑暗便失去承載之體。

    沒有了寄托之力,哈亞斯六人便會失去所有的能力。

    所以與‘月’賢者一戰,不如說是六圣徒與‘自己’的信仰挑戰。

    若他們敢于出手,那么便是顛覆了自己以往的信仰。

    而偏偏他們的力量來源于信仰,一旦被推翻,便相當于否定自己的一切,自然失去能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六位圣徒恐怕是根本不敢動手的,并且在發現這一點之后,應該還會阻止‘日’賢者以及‘光明’派系對他們痛下殺手的。

    如此一來,哪怕是有‘日’賢者領著十三位圣徒作戰,卻因為神廷內部分歧的緣故,‘日’賢者的力量受到了限制,難怪會出事。

    劍士聽她這么一說,不由苦笑了一聲,卻并沒有反對。

    他的態度已經說明了宋青小的猜測哪怕不是全真,但已經接近了事實。

    “是的。”在哈亞斯等人為主的六圣徒激烈反對殺死‘月’賢者,并不惜以命相拼的情況下,最終‘日’賢者及‘光明’一黨讓步,UU看書 .uukanshu.com決定以封印‘月’賢者的方式,令問題暫時擱置。

    原本以為三百多年的時間,足以找出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大家卻發現問題不止沒有解決,反倒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

    承載了信仰之力的‘日’賢者傷勢加重,使得‘光明’派系的信仰之力也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修士、圣女、愛德華、拉斐爾還有精靈、劍士的力量逐年開始減弱,越是臨近大預言術中,‘月’賢者再次被封印的時間,他們的力量就掉得越快。

    ‘月’賢者意志的蘇醒,黑暗的籠罩給大陸上的人帶來恐懼,同時也給神廷的威信造成很大的打擊。

    四號與宋青小面面一覷,劍士的話印證了兩人一開始的猜測,也算是變相的解釋了,當年號稱可以驅逐惡龍的十二圣徒,為何實力會淪落到如今被君主壓制的地步。

    “難怪你們與哈亞斯等人,看起來關系并不和睦的樣子。”

    聽劍士這樣一說之后,宋青小也弄明白了這兩派之間的關系。

    火車上的時候,雙方明面上說是合作,但看起來相互防備,并不和睦的樣子。

    被意外分離為兩派之后,修士表現的也并不急切,這可與他在奧格村里,發現圣女等人陷入黑暗紀元的包圍時的神情完全不一致。

    劍士點了點頭:

    “事實上,這一次我們與哈亞斯他們的目的,可能也是完全不一致的。”

    他這話一說完,宋青小與四號相互對視了一眼,都露出一個心照不宣的隱秘神情。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