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863章 條件

前方高能
     “因為信仰之力的影響,‘月’賢者被封印,對于哈亞斯等人影響是很大的。”

    既然已經開了頭,劍士也不再隱瞞了,說出這些年來神廷一直隱藏的秘辛:

    “哈亞斯修為不夠,他還沒有達到半神之體,承載不了苦修們寄托的信仰之力。”

    這些信仰帶給他力量,但更多的卻是痛苦,如同詛咒,傷害著他的身體。

    “他們期盼找回過去的輝煌,可以與痛苦剝離,擁回他們的‘暗夜’王者。”

    ‘月’賢者一旦蘇醒,他們的力量便可以恢復到昔日的巔峰之境。

    但修士等人的目標就不同了。

    ‘日’賢者是他們的信仰中心,他們需要按照原定計劃,在大預言術所說的318年之后將‘月’賢者再度封印,才可以捍衛自己的信仰中心。

    一旦信仰潰敗,到時他們就會淪落到跟哈亞斯他們一樣的地步,甚至情況可能比他們還要棘手一些。

    所以雙方雖說名義上是為了同一目的上了同一輛火車,可事實上雙方心中的目標并不一致。

    當年有‘日’賢者領頭,大家又對于信仰之力的了解并不如后面那樣深,所以才齊心協力之下封印了‘月’賢者。

    三百多年過去,如今的隊伍里已經失去了‘日’賢者這個領頭者,‘黑暗’一派已經受夠了丟失信仰之苦,又怎么還肯在‘月’賢者好不容易蘇醒過來之后,再干這樣的事?

    所以這一次的封印行動,唯有‘光明’派系的幾人上心。

    哈亞斯等人恐怕不止不會愿意幫助他們一起封印‘月’賢者,說不定還會趁機搗亂的。

    也就是說,這一次再次封印‘月’賢者的行動,‘黑暗’派系的諸人不幫忙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宋青小想到了火車上時雙方微妙的態度,情況對于‘光明’一派明顯不利。

    他們人手少不說,實力降得又很厲害,難怪在火車上的時候態度溫和,對待幾人‘新人’也十分拉攏親近,在幾位試煉者沒有完全顯露實力的情況下,也是擺出有問必答的架勢。

    相反之下,‘黑暗’派系的人在這一場行動中占據了優勢。

    控制著黑暗力量的‘月’賢者是他們的信仰之‘神’,‘月’賢者一旦蘇醒,對他們實力有加成。

    對于‘光明’派系吃癟,塞繆爾等人應該抱持著一種看好戲的心思,所以提到大預言術失敗時,當時的克羅利、塞繆爾都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看來你們要想封印‘月’賢者,有點困難啊。”

    想明白這一點后,宋青小就幾乎猜得到劍士過來,并愿意說出這些秘辛給她與四號聽的原因。

    無非就是在奧格村一戰中,見識過她跟四號兩人的實力,所以有心想要拉攏他們兩人而已。

    “是有點困難。”若過來說話的是修士,這個和藹的老人恐怕在聽到宋青小這樣直言不諱之后,會感到有些羞愧。

    但劍士的性格明顯坦蕩了許多,他對于這個問題并不避諱:

    “我們原本準備極力拉攏路西法,讓他加入我們,以此克制哈亞斯等人。”

    這一次封印‘月’賢者的行動困重重,‘光明’派系在出發之前本來是憂心忡忡的。

    “可只要你們愿意幫忙,封印‘月’賢者也不是全無希望的。”

    宋青小兩人所展現出的實力,又讓修士等人看到了新的希望,所以想要說服兩人,加入封印‘月’賢者的行動之內。

    六圣徒中,劍士沉默寡言,不善言辭。

    若不是此時毒霧彌漫,修士力量下滑,身體扛不住這毒霧,他根本不會將這個任務交給劍士來辦的。

    雙方談話的時候,修士的目光一直盯著這邊看,顯然很在意談話的最終結果,不知會不會如他的意。

    “我們為什么要幫你們的忙呢?”

    說到這里,兩人已經完全弄明白‘光明’派系的處境及他們的所求。

    雖說試煉者的任務與封印‘月’賢者也有些相關,可是劍士又不知道這些。

    四號笑瞇瞇的問了一聲,他手指搓了搓:

    “我們有什么好處呢?”

    他這樣明目張膽的打劫舉動,令劍士神情恍惚,一時之間難以將此時這個熟悉的搓著拇指與食指想要好處的油膩中年男人與先前奧格村大戰中,那‘英勇、無畏’,最終一個人扛下了所有的‘英雄’形象聯系到一起。

    可能是受的打擊太深了,劍士一時半會兒還緩不過神。

    這個堅毅的戰士此時罕見的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如求救般的看了宋青小一眼:

    “……好、好處?”

    興許是六圣徒在大陸之上超然的地位,哪怕以往不用劍士開口,便已經有很多狂熱的信徒樂意為他們效力。

    此時四號的話說得劍士有些發懵,但很快又想起了什么般:

    “大預言術中,封印了‘月’賢者的是十三圣徒……”

    劍士話沒說完,但他話里的意思宋青小也聽出來了。

    他是在用‘圣徒’之名,誘惑兩人!

    也就是說,如果‘黑暗’派系的人不參與封印‘月’賢者一事,那么事成之后,便會被剝奪‘圣徒’的名譽、地位。

    而真正參與封印‘月’賢者的人,才會是‘新的’十三圣徒。

    有這樣的想法并不奇怪,甚至宋青小、四號第一時間就對劍士含糊的暗示心領神會。

    偏偏奇怪的是提出這樣想法的是劍士,所屬‘光明’派系的成員,就顯得有些不夠‘光明’。

    宋青小與四號都陷入了沉默,提出這個‘不道德’交易的正直的戰士開始露出心慌、忐忑的神情,甚至那張臉上開始出現尷尬的紅暈,顯然這位落魄的劍士開始為自己提出的建議感到心虛。

    “我們對這個不感興趣。”宋青小出聲打破了沉默,她的回答讓劍士大大的松了口氣。

    只是宋青小這樣‘視名利如浮云’的態度令他感到敬佩的同時,又再度為自己先前的心思而懺悔。

    他摸了摸身上,并沒有掏出什么有用的東西。

    “我……”劍士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來,“我沒有錢……”

    從他的外表看,他顯得落魄無比,確實不像是腰纏萬貫的樣子。

    “我只有鎧甲、長劍……”

    劍士艱難的開口,目光落到那柄插在地上的巨劍之上,一副心痛不舍。

    四號有些嫌棄。

    這玩意兒與他的修煉并不相匹配,對他來說無異于一堆用不上的垃圾。

    他原本覬覦的是圣女的力量,但圣女的力量又來源于信仰之力,一旦離開這個世界,失去了信仰來源,圣女就失去了作用,這打消了他一開始準備在任務完成之后擄走圣女的主意。

    “其實幫忙也不是不可以,報酬什么的,我們自己稍后會取。”

    宋青小也看得出來劍士身上沒什么油水,更何況她參與過的任務多了,明白有些時候真正的報酬未必是這些身外之物。

    “我會盡量滿足你們的需求。”

    她提出的要求簡單直接,“但在所有事情上,必須聽從我的意思行事,不能隱瞞我提到的問題,告知我想要知道的神廷的秘辛。”

    相比起四號提出的‘好處’,宋青小提出的條件顯得更簡易,可是劍士卻并沒有貿然應允。

    他以一種十分為難的模樣下意識的撫了撫自己的胸口處,仿佛那里藏了什么重要的東西。

    面對宋青小的目光,他最終沒有決定,而是決定要去和修士商議一番才行。

    他起身往圣光盾的方向走了過去,四號看著他背影,在宋青小的耳邊小聲的傳音:

    “你真要幫他們?”

    “任務的關鍵恐怕就在大圣賢的身上。”宋青小盤膝而坐,一面與四號回話的同時,一面調理自己的靈息:

    “十二圣徒的內部斗爭,恐怕也涉及了我們的任務。”

    ‘光明’與‘黑暗’的爭斗,恰好對應了兩隊試煉者。

    如果說宋青小與四號的任務是‘獲得純潔之心’,“那么我懷疑,另一隊的人的任務,興許是‘獲得黑暗之心’。”

    事實上不管有沒有劍士之前的請求,深淵領地兩人都是會必須要去的。

    這些圣徒與試煉者的任務相關,是獲得純潔之心的重要線索人物,自然也不能分離。

    那么答應他們的請求本來就是宋青小要做的事,如今宋青小不過是順勢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里。

    四號也明白這個道理,但他只是想看這些人身上能不能榨出一些好東西,哪知六圣徒清貧,魔法、斗氣對他來說并沒有什么吸引力,聽了宋青小這話,自然也就點了點頭,不再出聲。

    時間緊迫,劍士回去之后并沒有耽誤時間。

    只見圣光盾內,六圣徒圍在一起,小聲討論了一會兒,兩分鐘后,大家像是很快下了決心,再派出劍士作為代表,過來表達他們的意思。

    “宋,我們已經商議過了,愿意以你為主,聽從你的吩咐行事。”

    六圣徒顯然也明白當下的情況危急,根本沒有他們討價還價的余地。

    更何況宋青小展現出非凡的力量之后,隊伍其實就已經默認了以強者為尊,雖然大家并沒有點明。

    他們一決定之后,宋青小就點了點頭,轉頭看了四號一眼:

    “你將地底的黑暗生物燒死。”

    四號痛快的應承了一聲,接著雙腿一蹬,身形便往那深淵上空飛彈而起。

    ‘轟隆隆——’四號的身體表面開始涌出大量的火焰,黑暗與綠霧被燒得扭曲,‘呼嘯’的風聲環繞在四號四側,將他的身體穩穩托在深淵的上空。

    此時的四號如一個霸氣四射的戰神,他身上的火焰分為數股,咆哮著沖破瘴氣的阻撓,鉆入地底!

    ‘嗞嗞!’

    隱藏在霧氣之下的黑暗生物不甘束手就擒,在火焰投入深淵之后,只見那綠云涌得更急。

    腥臭之氣騰空而起,幾乎將整個深淵完全遮蔽。

    劍士一見這情景,下意識的想要走上前仔細看個究竟,就聽到宋青小在他身后提醒:

    “小心。”

    她話音剛落,接著劍士耳中就聽到‘轟’的一聲巨響!

    那綠云之中鉆出橘紅色的火光沖天而起,將毒瘴撕裂。

    熱浪沖破毒霧,火焰高高燃起,焰光照亮天際,似是要將籠罩在墜龍山谷之上的陰影一并燃去。

    兇猛的火光從深淵的四側往外延展開來,咆哮著想將膽敢輕易靠近的生物卷入其中,燒為灰燼!

    強烈的氣流夾雜著沖擊力撲面而來,若非劍士在宋青小提醒的剎那就已經運足斗氣,UU看書www.uukanshu.com 恐怕也要被卷入這股氣流里。

    但就算是有斗氣護體,力量降減得十分厲害的劍士依舊被這股熱浪沖擊得倒退了十來米,最終才險險站穩身體。

    氣流沖擊之下,宋青小像是不受影響一般,站在深淵一側。

    四號飛在半空,‘轟隆’燃燒的火焰簇擁著他,使他看起來威風凜凜。

    火光之中,地底的黑暗生物被燒得‘噼里啪啦’作響,發出‘嗞嗞’的慘叫聲。

    無數被燒得通紅的黑暗生物瘋狂在火堆之中亂爬,露出下方一層層新的黑暗生物。

    最上層的黑暗生物被燒死之后,露出下方一層,周而復始。

    此地黑暗生物之多,簡直觸目驚心。

    層層疊疊,相互絞纏,似是鋪蓋、堆積了一小層深淵之底。

    在火焰灼燒之下,求生的本能令它們爭先恐后的試圖從深淵底部爬起。

    但四號哪里允許這些東西逃走,它們每爬一步,便有無數火苗如同活物,牢牢將它們纏緊。

    濃煙、熱浪裹夾著焦糊的臭氣沖天而起,那些濃濃的毒氣很快被吹散。

    分神之境的四號對于火系力量的掌控毋庸置疑,這些黑暗生物勝在數量奇多,但單體戰斗力實在有限,并不足為懼。

    約摸半刻鐘后,那些‘嗞嗞’的慘叫聲已經消失得一干二凈。

    空氣中的綠色毒瘴也被焦糊的味道所取代,整個深淵之底如同巖層一般,化為火紅的顏色。

    熱浪以墜龍之谷為中心鋪蓋開來,空氣中飄著漫天火光,好似穿梭于林間的熒火蟲似的。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