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3章 這世上怎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的荒唐史
     “老姑,記得我爹剛沒那會兒,家里正困難;幸虧有您老人家的幫襯,俺們才漸漸挺了過來;我曾多次囑咐弟弟妹妹,必須把您的恩情牢記在心,想辦法慢慢報答!”幾杯酒下肚后,大舅哥家宏淚眼婆娑地握住老太太的手感慨道。

    可能是怕好不容易烘托起來的感人氣氛,會因為突然間的冷場而變得不再煽情;二舅哥趕忙接過自己哥哥的話,繼續補充道:“要是沒有老姑的幫助,我結婚都費盡;那時蓋房子沒錢,您老二話沒說就給打過來三千塊錢;那可是雪中送炭,這恩情我永遠也忘不了!”

    “過去的事就別提了!畢竟是一家人,幫襯點也是應該的!”老太太淡淡地說道。

    看大舅哥、二舅哥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訴說“革命家史”,我感到由衷地鄙視;真搞不懂,他們是如何做到恬不知恥地說出這些話的;但凡念人家一點好,也不至于讓老太太回老家連個投奔的地方都沒有;現在借著“二兩馬尿”開始頻頻感恩,就怕酒醒后,自己說過什么都不記得。

    年歲增大以后,眼窩子也隨之變淺;深知兩個侄子都是虛情假意的家伙,但架不住他們一直煽情;結果,引得老太太跟著哭了一場又一場;即便如此,她卻幾乎沒有說過什么話,就一直靜靜地聽著、看著。

    “哥,你說咱爹現在要是還活著該有多好!咱們現在日子過得也不差,老頭兒肯定能高興!”剛說完,二舅哥趕忙呷了一口酒,像是由衷佩服自己能想出如此深情的話語似的。

    “嗯!不過,我也算是對得起咱爹的在天之靈了;幫咱媽把你們一個一個拉扯大,又看著你們先后成家立業,我也是盡最大努力了;雖然現在還是孤零零一個人,但我一點也不后悔;這都是當哥哥該做的,畢竟長兄如父……”大舅哥侃侃而談道。

    絕不能都讓自己的二弟出風頭,大舅哥也趕忙炫耀起功績來;仿佛這個家要是沒有他,早就散了似的。

    “差不多就得了!讓老姑好好吃點飯,比什么都強;現在,弄得每個人都哭哭唧唧的,誰還有心情吃飯?”對兩個哥哥虛情假意的“表演”實在是看不下去,甄薔直接打斷大舅哥的話道。

    “我說幾句!事情過去,也就過去;人沒了,也就沒了;我老嫂子還在,把應盡的孝心都放在她身上就行,也不辜負當媽的生養你們一次!”說完話,老太太舉起杯,將酒一飲而盡。

    話雖然不多,但“有些人”聽起來,就會覺得臉上熱辣辣的;要不是借著多喝幾杯酒遮蓋一下,說不準會呈現出好幾種顏色!

    瞬間,屋里安靜下來;終于可以消停一會兒,大家好好地吃一頓飯了!

    “對了,二哥!我才想起來,葡萄錢還沒給你;你算一算,一共多少錢;正好現在手頭寬裕,一會讓你妹妹拿給你。”正喝著酒,我偶然想起跟二舅哥的葡萄帳還沒結清,趕忙問他道。

    “不著急!自家人早一天晚一天的,怕什么?”二舅哥云淡風輕地回答道。

    當著眾人,二舅哥故意裝出一副特別重視親情的樣子;當然,他也是想間接地告訴大家,自己現在根本就不缺錢。

    “別,想起來就趕緊給你;不然,過幾天我還得特意往你家跑一趟!”我趕忙回答道,恨不能立即結束與他之間的任何瓜葛。

    “葡萄都賣了?”二舅哥隨口問道。

    “還沒有!今年行情不好,到現在也沒人搭茬!”甄薔無奈地回答道。

    “哦!一共是一千二百三十斤葡萄,按照秋天兩塊錢一斤的價格算,也就是兩千四百六十元;你給個整數就行,那六十我不要了!”聽見自己妹妹大吐苦水,二舅哥趕忙開始算賬道。

    “什么?”二舅哥的一席話,驚得甄薔目瞪口呆,因而疑惑地脫口而出道。

    甄薔之所以吃驚,倒不是因為二舅哥酒后還能把賬目算得如此清楚;而是沒想到秋天幾乎爛在手里的葡萄,她的親二哥居好意思按照當時最高價賣給自己;并且,還是在這批葡萄至今都沒有售出的情況下。

    “行,趕緊去給二哥拿錢!”我毅然插話道,借此打斷甄薔想要和二舅哥掰扯清楚賬目的想法。

    我之所以這么做,并不是想顯示自己有多么大度,而是懶得和他爭辯;另外,也不想在這么多人面前,給彼此難堪;甄薔也很快意識到,不能當著遠道而來的姑姑面計較錢的事,硬生生把已到嘴邊的話又憋了回去,一聲不響地去給二舅哥拿錢。

    “拉倒吧,給兩千四就行!一家人什么多點少點的,我不在乎!”接過甄薔遞過來的二十五張百元大鈔,二舅哥仔細數完一遍,然后從中抽出一張,笑嘻嘻地放在我面前道。

    “別讓你吃虧了,都拿著吧!”我把錢又扔回二舅哥手中并冷冷地說道,然后借口頭暈,轉身回到臥室里,根本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接下來,大家具體再聊些什么,我則不得而知;雖然想要了解談話內容,只需在臥室豎起耳朵仔細一點就能聽到;但此時,自己早已沒有那種心情;我怎么都想不到,二舅哥竟然能無恥、貪財到這種地步!

    剛吃完飯沒一會兒,二舅哥兩口子就借口家里有事,急匆匆地離開;大舅哥則早已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只有家棟兩口子坐下來,又陪大家聊了會天。

    “姐,你根本就不應該跟咱家老二辦事兒!我早就和你說過,怎么樣?”不滿自己二哥認錢不認人的行為,小舅子替我家打抱不平道。

    “行了,過去的事就不說了!”甄薔看了看旁邊一臉疑惑的老姑和滿面怒容的我,趕忙打斷自己弟弟的話道。

    哪知道不攔還好,一攔說得更多;家棟甚至把二舅哥如何對自己母親不好的事情,都和盤托出;其中有些情況,連我和甄薔都不知道。

    丈母娘今年整好八十歲,大概在七十三歲左右中過一次風;從那以后,就再也不能獨自生活,開始在三個兒子之間輪流居住;考慮到大舅哥光棍一人照顧不便,也為減輕另外哥倆的壓力,甄薔則會經常把丈母娘接到我家居住,畢竟作為女兒也需要盡一份孝心;那時,我的母親還活著,正好和丈母娘住一個房間;幾乎每年有半數以上的時間,老太太都是住在我家;即便如此,二舅哥兩口子依然對丈母娘不好,甚至到了虐待的程度。

    因為中風留下后遺癥,丈母娘走路已經很費力,即便是在借助雙拐的情況下,也是步履蹣跚的;那段時間,輪到大舅哥和小舅子家,都會把馬桶放在屋里靠老太太最近的地方,這樣方便她解手;但每到二舅哥家,都不單獨準備馬桶,一直讓老太太和他們兩口子一樣,去院門口的旱廁;往來串門的鄰居,對二舅哥夫婦的做法都嗤之以鼻;他們兩口子卻表示,之所以這么做完全是為了讓老太太多鍛煉、爭取早日康復;期間有好多次,老太太都沒忍住,最終弄到褲子里;即便每次都是打電話給我家,讓甄薔回去幫老太太洗衣服、擦身子,二舅哥仍對自己的母親止不住地大聲謾罵,就差直接上手去打;這種事被桃園村人當做笑話四處宣傳,二舅哥兩口子仍然我行我素,根本不放在心上;后來,索性把老太太直接送回老宅居住,寧愿每頓去送飯,也不嫌費事;夏天還好,飯菜不怕冷,冬天送去的飯菜,在路上就已經涼透;看到二舅哥去送飯,村里人已經懶得再去勸說他,背后卻紛紛議論道——甄家榮真是個“大孝子”,整天提溜個破飯盒去給他媽送飯,好像喂狗似的!

    聽家棟說完二舅哥的所作所為,屋里的人都滿臉愕然,除了睡得如同死豬似的大舅哥;我和甄薔的臉上則是一陣陣地發熱,知道二舅哥對丈母娘不好,沒想到會差到這種地步;小舅子卻不以為意,也許是覺得借此可以更加突顯出他們兩口子對老太太的孝順吧!

    臨近元旦,任甄薔如何挽留,她老姑最終還是決定打道回府;我們則趁著節假日水果價格高漲的時候,把庫里的葡萄全部出手,因此而小賺了一筆。

    生活有如海浪一般,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眼看著就要過年,丈母娘卻又病倒了;甄薔趕忙打電話通知自己的三個兄弟;誰知二舅哥過來只是看看就離開了,沒發表任何意見,仿佛炕上躺著的老人和他沒有半點關系似的;他居然還恬不知恥地到處跟別人說“我妹妹兩口子頂名孝順,就把老太太伺候成這樣;我是不管,在誰家病倒,誰就負責給治!”

    現在不是置氣的時候,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老太太病死;我趕忙把丈母娘送到醫院,并和大舅哥和小舅子輪流照顧她,一直到出院;這期間,二舅哥兩口子甚至都沒來看過老太太一眼,哪怕是打電話問候一聲也好,其狼子之心,可見一斑。

    丈母娘也是命不該絕,在大家的悉心照顧下,沒多久就康復出院。考慮到春節馬上到來,UU看書 www.uukanshu 再去我家住屬實不便,只能同意小舅子的建議,先把老太太送回老宅。此時,大舅哥卻突然大發雷霆,打算和自己的二弟好好掰扯一下老太太的事情。喝完酒以后,他氣勢洶洶地跑去二舅哥那討說法,結果卻換來人家兩口子的一頓臭罵,最后險些大打出手;無奈,大舅哥又跑去村里尋求幫助;經村領導的多次調解,此事才最終解決。

    在當時的桃園村,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村委會成立多年,還是第一次介入家庭養老問題的調停中,三兄弟可算是丟了大人。

    二舅哥之所以能夠回心轉意,是因為村委會對其下了最后通牒:如不繼續贍養老人,另外兩兄弟將要去法院發起訴訟;屆時,他除了會有牢獄之災外,還有可能面臨罰款、甚至剝奪其對老宅的繼承權。唯利是圖的二舅哥,當然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蹲號子倒是不太在乎,一旦涉及到錢財,他就是打破腦袋也不想錯失。就這樣,他們哥仨又回到以前贍養老太太的狀態,沒有因此變好,自然也沒有再壞下去的可能!

    直到現在,我依稀還記得某次去丈母娘家吃飯的場景:老太太挨個給自己的孩子盛飯、夾菜;彼時,滿嘴流油的二舅哥邊夸贊飯菜可口,邊非常感慨地說道“七十歲得有個家,八十歲得有個媽”;現在回想起來,他當時說得話,是有多么的諷刺!

    我不由得感慨起來:對比二舅哥的狼心狗肺,自己的兩個哥哥簡直就是“大孝子”;雖然他們的老婆對母親也不好,但至少做兒子的,沒做出那些大逆不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