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5章 家里突然迎來1位“女月老”

我的荒唐史
     轉眼間,小鐵蛋即將年滿三十,已經到了不好當著外人面叫他小名的年紀;無論是在工作、還是在待人處事上,都不用我和甄薔操心,絕對是鄰居眼中的好孩子;只是對于自己的婚姻大事,卻一直不上心,這點著實讓人著急;畢竟,村里很多像我這個年歲的人都已經當了爺爺,時常抱著孫子滿街溜達。

    “你什么時候能帶個媳婦回來?”我不滿地問小鐵蛋道

    “您著什么急?三十歲結婚也不晚!我可不想那么早就被婚姻捆住!”小鐵蛋滿不在乎地回答我道。

    “三耗子家的老大,跟你是小學同學吧?人家孩子都能滿院跑了,你還他媽的不著急!”我忍不住地責罵道。

    “您就那么著急抱孫子?”小鐵蛋明知故問道。

    “你說呢?一天天凈問些廢話!”我沒好氣地回懟道。

    “要不我在外面隨便找人生個孩子,給您抱回來?”小鐵蛋故意逗我道。

    “我跟你說正經的,咱能不能別廢話?”我非常嚴肅地斥責他道。

    “那您能不能別總操心我的事?”小鐵蛋有些不耐煩地反問我道。

    “我不管你?你這么大了還不結婚,知不知道鄰居們都怎么看我?”我忍不住對他喊道。

    “您又不指著他們吃飯,愛怎么看,就怎么看唄!”小鐵蛋淡淡地回答道。

    “再過年,你要是還沒有對象,就別回來了!”我假裝威脅他道。

    “好,不回來!到時候,您可別想我!”小鐵蛋一臉壞笑道。

    “滾,快滾,趕緊滾!”看他嬉皮笑臉的樣子,我只能無奈地回應道。

    以上,是去年春節期間,我和小鐵蛋的對話。他嬉笑怒罵的樣子,全然不把我的話當回事;從小到大,幾乎都是甄薔在管教小鐵蛋;我看起來五大三粗的,對孩子卻有種天然地溺愛,根本不舍得碰一下;只有在小鐵蛋三歲那年,因為他淘氣弄撒父親杯子里的酒,被我在屁股上輕輕打了幾巴掌,事后卻難過地一夜都沒睡好;沒讀過多少書、更沒有什么驕人成就的我,除了希望以身作則地從孝順、正直和勇敢的品質方面影響他以外,別的什么也教授不了!

    本想私下里給小鐵蛋張羅相親,但還沒等付諸行動,就被甄薔遏止住;她跟我說,要讓孩子自由戀愛;還真是親娘倆,居然連說話的口吻都出奇的一致;但甄薔又哪里會知道,我心里有多著急;而且,我們就是經媒人介紹認識的,也共同生活了近三十年,不也很幸福嗎?甄薔怎么就突然和小鐵蛋一樣,開始主張起自由戀愛了呢?我真是搞不清楚!

    好在小鐵蛋自幼人緣就好,上中學時就有人張羅著要給他介紹對象;我可不聽他們娘倆的,要是再有人幫孩子介紹對象,我就先替小鐵蛋應承著,畢竟有備無患嘛!

    這天午后,甄薔正坐在炕上打毛衣,我則無所事事地躺著聽評書;隱約中,似乎聽到大門外有人在喊甄薔的名字;我趕忙穿衣服出來看看,果然,來的人已經邊喊邊走進院子里;原來是和我們一趟房住著的、陸光云家的兒媳婦“田娥”;論年齡,她男人要比我大個兩三歲,所以我還得尊稱一聲“嫂子”。

    “大嫂,你可是稀客!今天怎么有時間來我家串門?”邊往屋里讓,我邊和她開起玩笑道。

    “怎么地?不歡迎?”田娥也笑著打趣道。

    “那怎么可能?快炕上坐,你們聊,我去給你倆弄點茶水!”邊說著,我邊往廚房走去。

    畢竟是兩個女人談話,我一個大老爺們兒在現場聽著,也不太方便。

    “老田,你今天咋這么閑?”甄薔笑著招呼田娥道。

    甄薔在街坊四鄰中人緣極佳,幾乎跟誰都能相處到一起,和田娥更是熟悉到根本沒必要按輩分稱呼的程度。

    “你們兩口子真是一個德行,好像要往外攆人似的!放心吧,我不上你家借錢!”田娥假裝生氣地跟甄薔說道。

    “說個正事!你家孩子處沒處對象?”話鋒一轉,田娥突然極其認真地問甄薔道。

    “我也不知道!現在的孩子,處沒處對象,根本也不和爸媽說呀!”甄薔無奈地搖搖頭道。

    “你趕緊打電話問問他;要是沒有對象的話,我給介紹一個!”田娥一本正經地對甄薔說道。

    “現在肯定是在上班,晚上我打電話問問他!誰家姑娘?你家的我們可不敢要!丈母娘都這么厲害,俺家孩子可對付不了!”甄薔邊開玩笑,邊試探性地問道。

    “去你老婆婆腚的!這么大歲數,還一點正行都沒有!老三也不好好地收拾收拾你,沒大沒小的!”田娥忍不住笑罵道。

    “要不,你幫忙收拾一下?”甄薔打趣道。

    “老三,老三,快過來管管你家的老娘們兒!”忽然,田娥扯著嗓子向我喊道。

    此時,我正在外屋地燒水;一墻之隔,她們倆說的話,想聽不見都難。

    “咋地了,嫂子?你有什么吩咐?”聽到田娥的招呼聲,我趕忙推門進來。

    “你家孩子有沒有對象?我看你這個當爹的,能知道不?”邊說著,田娥邊向我投來希冀的目光。

    “好像沒有吧?對,沒有!反正去年春節時是沒有,咋地了?”我假裝沒聽見她們剛才的談話,一臉疑惑地問道。

    “這不是嘛!昨天,于老師兩口子來我家串門,閑聊時就扯到兒女婚姻的問題上;他們家的三姑娘歡歡,老大不小的也沒找婆家,老兩口子也挺著急;然后我隨口問了句,他們想找什么樣的;你猜怎么地?”我正聚精會神地聽她講述,田娥卻突然一頓,故意賣起關子道。

    “那我哪里猜得到?你快說吧!”急于知道下文,我趕忙催促她道。

    “哪有你們家這么待客的?我在這說了半天評書,連口水都不給喝!你那熱水還沒燒開?”田娥裝出一副挑理的樣子,特意提高音量跟我喊道。

    “我都忘了!這就給你泡茶去,等著!”邊說著,我邊往外屋地走去。

    其實,電水壺早已跳開半天,因為忙于聽她們兩人講話而忘記沖泡茶葉;我趕忙泡了一杯茶,端到田娥面前;然后坐下來,等她繼續講下去。

    “老于希望給姑娘找個家庭和學歷都相當的女婿;然后,我就把咱們村我能想起來的單身小伙,差不多都逐個說了一遍;結果,人家只是笑著,不置可否!”田娥繪聲繪色地描述著,還有意放慢語速。

    “咋地,沒相中?”我急忙問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最后結果。

    “直到說起你家孩子,于老師兩口子才高興地連連稱贊,并一個勁兒地點頭、表示認可!”田娥呷了一口水后,繼續不緊不慢地說道。

    “不能吧?俺家鐵蛋又胖又丑,還能有這魅力?居然能討得于老師兩口子的歡心?”甄薔假裝貶損自己的兒子,進而微笑著問田娥道,其實心里指不定有多高興。

    “你先別說話!后來呢,后來呢?”我怪甄薔關鍵時刻打斷人家的講話,因而極不耐煩地抱怨她道,轉過頭繼續追問田娥道。

    “后來就得看你們一家三口了!要是都愿意的話,我可以繼續幫忙撮合;于老師家應該沒啥太大問題,畢竟是一個村住著,彼此也都知根知底!”田娥笑著回答道。

    “那感情好!話說回來,這事也該你撮合!俺家孩子小的時候,UU看書 .uukanshu.com 你婆婆就說要幫著保媒;這都過去多少年了,泡人玩呢?”我高興地不知說什么好,突然想起田娥婆婆早年間的一句玩笑話,因而故意調侃她道。

    “這年頭,好人真難做,還賴上了!要不,你還是去找俺家老婆婆吧;正好她現在臥床不起,我們伺候不過來!”田娥假裝嗔怪道。

    又閑聊一會兒,田娥就起身離開了;臨行前,她一再囑咐甄薔,要盡快征求孩子的意愿,她在家等通知。

    “你趕緊給鐵蛋打電話,就說是他中學老師的姑娘,他指定能愿意!”田娥剛走,我就迫不及待地催甄薔趕忙聯系小鐵蛋。

    “這種保媒拉纖的,你覺得孩子能愿意?”甄薔用非常嫌棄的眼神注視著我道。

    “于老師對你兒子可不賴!上學時就稀罕他,還免費幫孩子補過課;鐵蛋這孩子也尊敬師長,聽說是自己老師的姑娘,那還能不愿意?”我理直氣壯地回答道。

    “那么有把握,你就自己打唄,我是不管!”說完,甄薔又低頭織起毛衣,似乎不想再理我。

    “你們娘倆不是關系好嘛!另外,這倒霉孩子也不聽我的,沒說幾句話,就開始抬杠!”我怕自己笨嘴拙舌地說不清楚,只能笑著看向甄薔,并繼續拍她馬屁道。

    “滾一邊去,我不管!”甄薔邊忙活著手里的活計,邊極不耐煩地沖我吼道。

    “你呀你,越來越不溫柔了!肯定是更年期提前了!”為避免受到甄薔的第二次“核威懾”,我邊說著,邊火速地往屋外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