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91章 不同的父親,同1個兒子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三十分鐘前。

    卡魔拉在穿梭機上一陣瞎鼓搗,然后狠狠的一拍操縱桿,氣急敗壞的說道:“該死,那些垃圾山達爾人鎖死了航線!”

    “正常。”星爵腰別親媽送的SONY隨身聽,翹著二郎腿一邊聽歌一邊說道:“我勸你別費勁了,山達爾人都是死腦筋,連帶他們的系統也一樣呆板。如今旅途漫漫,這船上就你我二人,你又何必非要跟一個冷冰冰的系統較勁呢?我有溫暖的胸膛和寬闊的肩膀,不如咱們來聽聽歌談談情,一起交流一下各自的生理結構,共同探討一下生命誕生的偉大過程,我保證,我豐富的姿勢絕對能讓你收獲一肚子精華!”

    卡魔拉聞言長嘆了一聲,然后脫掉囚服的外套,向星爵走去。

    星爵頓時精神一振,關掉隨身聽嘿嘿賤笑道:“其實你不用自己脫,我完全可以幫你!接下來你準備脫什么,這個難看的背心,還是這條丑陋的褲子?”

    “抱歉,都不是!”卡魔拉的回答是一記鐵拳,她狠狠的搗在星爵的肚子上,讓這貨嗷的一聲鬼叫,以一個煮熟大蝦的姿勢跪倒在地。

    “有個性。”星爵忍著疼痛,好面子的強撐說道:“我喜歡矜持的女人,我越來越中意你了。”

    卡魔拉翻個白眼,搖搖脖子又捏捏拳頭:“看來我不應該打你的肚子,我應該直接打頭的!”

    星爵嚇了一跳,跪在地上連連退后:“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的話我可要反擊了!”

    卡魔拉笑呵呵的說道:“有一點你說的很對,我不該跟一個冷冰冰的系統較勁,因為這艘破船上還有一個弱雞男人,我完全可以用他來打發無聊的時間,你說對嗎?”

    星爵大搖其頭:“弱雞男人?不,這艘破船上可沒有弱雞男人,只有一個集智慧和力量為一身的完美男人,你難道看不見嗎?”

    卡魔拉聳肩:“完全看不見!”

    星爵遺憾的說道:“眼睛不要的話可以捐給需要的人啊!”

    卡魔拉嘴角一抽,向前走去:“很好,動手的里有又多了一個!”

    星爵滑稽無比的擺了個防守姿勢:“喂,你再過來我可真要還手了!”

    卡魔拉毫不在意的說道:“很好,

    讓我玩的盡興點!”

    這女人特么的就是神經病!

    星爵心中暗罵一句,正在心中思考怎么跪地求饒才比較帥,突然他的身上就毫無征兆的冒起了藍色的光芒。

    這可把卡魔拉嚇了一跳。

    她追隨滅霸東征西討多年,見過不少種族的不少高手,眼界著實不低,但渾身冒光的人她是真沒見過。她看的出,這藍光是某種強大能量向外輻射的一種表現形式,但眼前這個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是配得起這種強大能量的人呀!

    畢竟她干爹滅霸都那么強了,也沒法說放光就放光啊!

    難道這小子真是什么隱藏的高手,難道自己是真的看走眼了?

    卡魔拉不由打起十二分小心,戒備說道:“你在做什么?這可是在穿梭機上,這么強大的能量釋放出來可是機毀人亡的下場,你想清楚了!”

    結果星爵哭喪著臉說道:“不是我!”

    卡魔拉:“啊?”

    “我說不是我!”星爵又急又怕,頂著一腦門子白毛汗說道:“這藍光不是我放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最近也沒在撿地上不知名的東西吃呀。我大概是病了,很嚴重的那種。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有個軟軟的枕頭就更好了。咦,你胸前的兩個枕頭就很不錯,你一定不會拒絕一個病重的人吧!你不用動,我自己來就好,畢竟我是個紳士啊!”

    紳士個鬼,我看你就是個老色批!

    卡魔拉一個撩陰腿,把往自己胸上湊的星爵踢的一聲鬼叫,原地跪倒,但他身上的藍光非但沒有衰減,反而又越來越刺眼。

    裝,還擱這給我裝!

    卡魔拉一臉鄙視。

    她現在是堅信這個男人在扮豬吃虎了。

    也對,能一路披荊斬棘的拿到失落已久的宇宙靈球的男人,又怎么會是一個單純的老色批呢?自己不是早已發誓不再天真了嗎?

    卡魔拉為自己的懈怠而深感自責,其實仔細想想就能明白,一個渾身冒氣不知名藍光生死未卜的人,但凡是正常的,要么是哭天喊地的悲嗆,要么就是費盡心思的求活,又怎么可能在這生死關頭依舊色膽包天呢。

    如果他這么做了,那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不正常!

    卡魔拉的眼神變的犀利了起來,她覺得她已經看穿了這個名為星爵的男人的一切!

    很可惜,這完全是地地道道的夏姬八想。

    這藍光真不星爵放的,他現在也真的是怕的要死,就差沒尿出來兩滴來自證清白了。

    但被嚇尿是嚇尿,起色心是起色心,兩者完全不是一個系統的,互不干擾也互不沖突,就連新星帝國的法律里也沒規定被嚇尿的同時就不能起色心啊!

    或許這在正常人的世界觀中是很奇怪的事情,畢竟都要死了,怎么可能還有閑工夫想那些雜七雜八的事。

    但這就是星爵接受的教育,屬于宇宙海賊的教育。

    當年將他從地球帶走的外星人叫做勇度,他是宇宙中大名鼎鼎的掠奪者集團的一員。所謂掠奪者,也只是自我美化的稱號,實際上,這就是一群老兵,惡棍,流氓,罪犯集結而成的非法武裝集團。

    他們平時里干的都是一些走私和劫掠的勾當,挨個槍斃肯定算是量刑過重,但隔一個槍斃一個絕對會有漏網之魚。簡單來說,這群人中就沒一個好人,統統都是壞的頭頂生瘡腳底流膿,他們存在的唯一作用,就是拉低整個宇宙的道德水平!

    但就是這樣一群人,卻也有自己的守則。

    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他們不傷害孩子。

    他們可以為了劫掠殺光男人和女人,也可以為了走私殺光士兵和平民,但他們絕對不傷害孩子。用掠奪者集團大統領的話來說,因為他們是獵人,而好的獵人絕對不會捕殺幼崽,因為捕殺幼崽,就等于扼殺自己的未來。

    不管是真是假,也不管是假高尚還是真道義,反正不傷害小孩就是掠奪者集團不可逾越的鐵律,是觸之必死的紅線。

    勇度是掠奪者集團的一位首領,他也始終遵守著這條規則,所以他在得知了伊戈會殺死自己的孩子之后,才沒有把星爵送往伊戈星,而是將他扣留了下來,在艦船上當牛做馬,目的就是為了保護星爵。

    我打你揍你折磨你,但我是為了你好!

    勇度雖然沒看過倚天屠龍記,但他的做法卻跟楊逍同出一轍。

    楊逍為了避免張無忌被寒冰綿掌的寒氣凍僵,所以把張無忌關在地牢里,逢一三五就把這貨揍一頓。

    勇度也知道星爵是個來自落后星球的低能兒,他想要在宇宙中生存下去,也要吃盡苦中苦才,所以他就逢二四六把這貨揍一頓。

    這一打就打了三十多年,把星爵從一個只知道看動畫片的小屁孩,打成了一個能獨立使用盜賊工具去宇宙網上自己下載學習資料,并主動與各星球技術女性實踐學習內容的健康青年。

    除了這事關生命本質的主要技能之外,勇度還捎帶手的教給了星爵諸如:飛船駕駛,星圖識別,武器使用,討價還價,溜門撬鎖,腳底抹油等一系列雜七雜八的技能。

    說實話,星爵不是什么聰明孩子,勇度也不是什么好老師,但他有那些好老師沒有的東西,比方說……砂鍋大的拳頭。

    學不會,就打!

    學會了,也打!

    反正老子比你強,想啥時候打你就啥時候打你,不服氣?來干我啊!

    星爵的確跟勇度干過仗,但無一例外的都失敗了。

    地球人的體質是真的不行,連老虎獅子都干不過,又怎么可能是外星人大爺的對手呢?

    勇度的種族雖然不是以強悍著稱,但怎么也比地球人強點,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都能把星爵打的哇啦哇啦亂叫。

    “小子,想要自由嗎?”勇度經常在勝利之后對著星爵大放厥詞:“等你能擊敗我的時候,你就自由了!”

    于是星爵一度非常渴望擊敗勇度,他深知自己在力量上無法戰勝勇度,于是就自創了一套亂七八糟的小快靈打法。

    雖然亂,但特別實際,有著宇宙海賊一脈相承的下流和無恥。但正義的勝利只能出現在詩歌與戲劇中,現實中的勝利,往往都是充滿了下流和無恥。

    所以漸漸的,星爵和勇度越來越接近,在自己被打倒的同時,他也逐漸能讓勇度變的鼻青臉腫。甚至在有一段時間內,他和勇度會以“平手”收場,兩個男人會背靠著背坐著互相喘氣,在互相問候對方親媽的間隙,也偶爾會討論一下比較具有哲理的問題。

    畢竟男人在激情過后就會迎來賢者時間嘛,大家都懂。

    星爵曾這樣問勇度:“喂,你如果明天早上就要被砍頭,今晚會干點什么?”

    勇度咧嘴答道:“那還用說,當然是看熔巖決斗的總決賽了!我特別看好科特納羅星的火魔人,那家伙夠聰明也夠狠,很像年輕時候的我,老子可是在他身上下了重注,如果他輸了,老子就率領艦隊殺上門去,親手把他的卵蛋摘下來塞進他的鼻孔!”

    星爵傻了:“為什么為是看比賽啊?難道你不該想辦法逃命嗎?”

    勇度答道:“因為今天是星期四。”

    “星期四?”星爵一臉懵逼。

    “你不知道嗎?星期四是熔巖決斗的直播日,真男人就該看直播,只有娘們才看錄播!”勇度理所當然且無比自豪的說道。

    完全不知道你這份自豪是來源自哪啊!

    星爵抓狂的問道:“那生命呢?生命怎么辦?你不是常說,生命只有一次,所以能逃就能逃嗎?”

    “是啊,生命只有一次。”勇度突然哈哈笑了起來:“但直播也只有一次,在只有一次的生命和只有一次的直播中我選擇直播,因為熔巖決斗真特么的是太好看了!”

    星爵簡直哭笑不得,他以為他自己已經完全了解了這個男人,但如今卻發現自己了解的還遠遠不夠。

    “那你呢?”這回輪到勇度提問:“如果你明天要死,你今天晚上會做點什么?”

    “這不廢話嘛!”星爵翻了白眼,沒好氣的說道:“當然是把索維林的那個號稱全宇宙最美的女人擄來,然后決戰到天亮啊!”

    “蛤蛤蛤……!”

    勇度大笑著起身,讓猝不及防的星爵咣當一聲躺在了地上。

    就停勇度說道:“不錯不錯,不愧是我的……”

    星爵呈“太”字躺在地上,問道:“你的什么?”

    勇度嘴角微彎:“不愧是我的……士兵。但你要學的還有很多,你距離一名合格的掠奪者還差的遠呢!”

    星爵嘁了一聲,一臉嫌棄的說道:“老子才不要當掠奪者,老子要當英雄,老子要組建一支守護全宇宙的護衛隊,那樣老子想睡哪個女人就能睡哪個女人了!”

    “he,tui!”

    勇度一口陳年老痰吐在地上,距離星爵的小臉蛋只有不足五公分遠,就聽勇度也一臉嫌棄的說道:“當個狗屎的英雄,英雄都死的早,就你那小身板只怕沒幾天就得涼,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做好掠奪者這份充滿前途的職業吧!”

    “我不!”星爵一蹦老高,大聲喊道:“我就是要當英雄!”

    勇度一個大嘴片子就抽了過去:“你沒的選,想要自由的話,就擊敗我!”

    星爵抹掉嘴角的血,哇哇大叫著就朝勇度沖了過去。

    兩個男人頓時又扭作一團。

    這就是星爵在三十歲之前的日常。

    勇度的一言一行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或者說,星爵雖然不承認自己是一名掠奪者,但他其實已經具備了掠奪者應有的精神。

    掠奪者都是一群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亡命徒,他們是欲望的奴隸,也甘愿被欲望所驅使,甚至在生命和欲望之間,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欲望。

    就如同是撲火的飛蛾,雖然一生短暫,卻能燃起讓每一個見證者都銘記于心的光芒!

    而這,就是屬于掠奪者的浪漫!

    勇度之所以會說星爵還不算一個合格的掠奪者,因為星爵已經領悟了浪漫中的浪字。

    所以他才會一邊差點被嚇尿一邊向卡魔拉請求來一發,因為在他的世界觀里,在生命和欲望面前,當然要先滿足欲望啦!

    不管承不承認,勇度都把星爵養大成人了。但星爵在三十歲之后就再也沒有跟勇度干過仗,有些人認為他是被打服了,也有人認為他是肚子里憋著壞水,但勇度知道,那是因為他老了。

    勇度在宇宙中摸爬滾打了大半輩子,放在人類身上,他現在起碼也有小七十,屬于退休大爺。跟奧丁一樣,年紀的增長也讓他的身體機能大幅下降,坦白說,現在他已經打不過星爵了,畢竟星爵的臟跟他是一脈相傳,而星爵比他年輕,年輕就是本錢。

    但星爵已經不在跟勇度干仗了,不是因為害怕輸,而是因為害怕贏。他渴望自由,又懼怕自由,或者說,除了掠奪者,這個宇宙已經沒有他的容身之所了。

    人都是需要歸屬感的,星爵也不例外。

    勇度知道星爵的知道他的衰老,星爵也知道勇度知道他知道勇度的衰老,但兩人都不說,都假裝不知道,星爵以為這樣就能一直混下去,但勇度卻不同意。

    他是一名掠奪者,深知宇宙的殘酷,如果不夠成熟,那就絕對無法活下去。

    所以就像獅子會把幼崽推下山崖一樣,勇度也要將星爵逼上絕路。

    你想在老子身邊一直當乖寶寶,你想在老子身邊一直接受庇佑?

    白日做夢!

    掠奪者的信條就是追尋欲望,如果沒有欲望,那我就給你創造一個欲望!

    于是勇度動用了一生積攢下來的人脈,最終得到了宇宙靈球的下落,他不知道宇宙靈球里面是力量寶石,他只知道這玩意非常值錢。

    而錢,就是一切欲望的根源!

    他把這個任務交給了星爵,所以星爵才能“不費吹灰之力”的拿到宇宙靈球,因為勇度已經幫他提前把灰吹跑了。

    接下來,星爵果不其然的被欲望俘虜,背叛了勇度,但勇度表面上憤怒,其實內心卻大感欣慰。

    這就對了,誕生欲望,追尋欲望,滿足欲望,這才是一名掠奪者該有的樣子,小子,去闖堂一番吧,如果沒死的話,你就是一名合格的掠奪者了!

    勇度或許不是個好人,但他是個好爸爸。

    知識,經驗,對人生的感悟,對世界的認知,他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毫無保留的教給了星爵,而且不求回報,如果這還不是好爸爸,那什么才是?

    短暫的回憶結束,時間又回到現實。

    星爵身上的藍光越來越亮,然后穿梭機的控制臺突然爆出一串火花,一個蟲洞在飛船前面突然打開,不等星爵和卡魔拉回過神來,兩人就毫無準備的被拉入了一場超空間跳躍的旅程中。

    下一秒,穿梭機出現在伊戈星的外圍,星爵身上的藍光越發茁壯,它仿佛與伊戈星產生了某種聯系,控制著飛船,如同熱刀切黃油一般刺入了奧丁布下的光繭,突破大氣層,一路橫沖直撞的順著防火女打出的坑道沖進了地心深處。

    防火女說的沒錯,奧丁是神,能突破他設下的屏障的,也只能是神。

    而星爵,就是神。

    或者說,他體內有著神的血。

    隨著伊戈力量的不斷釋放,這份血脈也被牽引,所以才帶領著星爵跨越空間來到了伊戈星。

    其實在他到來之前,伊戈也并沒有要刻意的吸引他,甚至他也不知道自己與自己的后代會存在這種力量上的共鳴現象,畢竟他之前也沒有孩子,沒有同類。

    但在星爵到來之后,伊戈就全明白了,他終于等到了一個能繼承他力量的孩子,他期待已久的大業終于有了實現的可能!

    這個發現讓他振奮不已,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立刻派了一個分身前往穿梭機的隕落處,準備來一場感人肺腑的父子相認。

    星爵有傳承自伊戈的星球能量護身,在墜機中毫發無損,他剛把摔的只剩下半條命的卡魔拉拖出穿梭機,一回頭就看見一個三米多高,渾身不斷散發著滴答粘液的巨大蟲子張牙舞爪的站在自己面前,開口就是一聲催人尿下的呼喊:“崽兒啊,我是你爹啊!”

    誰特么回事一條蟲子的兒子啊!你當我生物是跟看門秦大爺學的嗎?就算勇度說是我爹也比你說是我爹可信度高哇!

    “呵呵!”星爵笑了一聲,從屁股口袋掏出顆今年武器黑市最暢銷產品第一名的磁暴手雷,吧唧一聲扔到了大蟲子嘴里。

    “你是我爹,我還是你爺爺呢!去死吧,怪物!”

    轟隆一聲,伊戈分身,卒!

    父子相認不存在的,父慈子孝才是眾望所歸。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