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黑牧師亞丁繁體版

第74章 狂瀾(1)

黑牧師亞丁
     這天晚上,心事重重的雷曼熄滅了臥室的燭燈,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暴風將至,他正在重新考慮著每一個細節。他此生參與謀劃過無數戰爭,和約翰·考辛斯國王血戰四方,但從來沒有一次,能讓他如此緊張,以至于連晚飯都吃不下去,睡也睡不著。

    “大人,睡了嗎?”門外,班妮的聲音傳來,雷曼睜開眼,咳了咳,問:“怎么了?”

    “亞丁牧師想要見見您,假如您沒空的話,我就讓亞丁牧師回去了。”

    “啊,無妨,讓他進來吧,班妮。”雷曼有些驚訝,在這段時間,亞丁從沒有主動找過自己,但轉眼一想,也許亞丁也很緊張吧。

    “好的——亞丁先生,請進。”在班妮的指引下,臥室門被輕輕打開,由于沒有燈火,雷曼只能看到門邊有兩個模糊的人影,其中一個走了進來,雙手合十,朝雷曼微微鞠躬:“雷曼大人,我是亞丁。”而班妮把門關上,守候在門外。

    “請坐,亞丁。”雷曼起身,想要重新點亮燭燈,讓亞丁找個地方坐下,亞丁那頭卻說:“不用勞煩大人,我站著就行。”

    亞丁靠著門站著,雷曼一愣,緩緩坐了回去,若是平時,他一定會堅持讓亞丁坐下的,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雷曼便順從了亞丁。

    “有什么事情嗎,亞丁?”看不清亞丁的表情,雷曼索性閉上了眼睛。

    “我聽說,聯軍戰敗了。”

    “嗯......是的。”想不到亞丁居然想和自己聊這個,雷曼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

    “這是,真的嗎?”

    “很諷刺是嗎?是真的,亞丁。”雷曼道,“那天,哈克斯給我看了看放逐之島的武器,當時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然而,我卻沒有想到,我們之間的實力有這么大的差距......”

    “這不是實力的問題,雷曼大人。比起勝利與否,我更關心生命,那些連尸骨都無法埋在故土的戰士們。”亞丁打斷了雷曼。

    雷曼一愣,半天說不出話,兩人之間一時陷入了沉默。

    “......是這樣的,亞丁,但凡是戰爭,難免會有犧牲,即便是獲勝方,也或多或少會有損失,這個道理你應該要懂。”雷曼可以聽出亞丁的情緒有些激動,斟酌好一會兒,他這樣開口道,“相比于這個,我們更應該去尋找失敗的原因。”

    “那現在找到了嗎?”亞丁追問道。

    “呃,沒有,你知道的,亞丁,這需要時間。”雷曼就像在安撫受傷的孩子,若是平時,亞丁這個態度,他早就發火了,“眼下我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們的武器如今遠遠落后于放逐之島。”

    “可是,假如沒有戰爭,武器什么的,也就沒有作用了,不是嗎?”

    “沒有戰爭?亞丁,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亞丁這番話讓雷曼忍不住了,他怒聲而道,“我不是在和小孩子說話,在我面前的是我宏偉邦國最優秀的大牧師!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話?你是個聰明人,亞丁,但在某些方面,你卻幼稚得離譜!”

    不待亞丁反駁,雷曼繼續吼道:“無論是國與國,還是城與城,只要有人的地方,一定會有戰爭,甚至強如極東的翡翠帝國,同樣要應付大大小小的戰爭!亞丁,你這些話說出口,對得起邦國那些英勇犧牲的戰士們嗎?”

    “我哪有......”

    “我們的戰士們為了邦國義無反顧地投入戰爭,為了榮耀獻出生命,

    而你,亞丁,你一句‘沒有戰爭’,就讓他們的犧牲變得絲毫沒有價值!”雷曼緩了緩,長長舒了口氣,而亞丁那頭已經沉默,雷曼見狀,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嘆道:“戰爭與和平,并不是兩邊之間口頭上就能說好的,有的時候,我們需要一場戰爭。”

    “......我不明白,雷曼大人。”亞丁的語氣已然沒有了幾分鐘前的憤怒,更多的是一種難以言狀的沮喪。雷曼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也不需要看清,亞丁在想什么,他心里很清楚。

    “你無非就是對我抱有困惑,亞丁,我了解,一切過于突然,我也沒有和你解釋清楚。”雷曼道,“這么和你說吧......假如你是一位雕刻家,UU看書 www.uukanshu放在你面前的是,嗯,一塊被你的金主挑選過的原石,他希望你把這塊石頭雕刻成神明卡莎的樣子。”

    “嗯......”

    “你知道怎么雕刻嗎,亞丁?所謂雕刻,就是把石頭多余的部分切去、剔除,不斷地打磨、精修,最終,你的完成品,展示給你的顧客的,便是剩下的部分——這剩下的部分,每一顆沙礫,每一處花紋,相互配合著,才能體現出這整塊石頭最大的價值。”雷曼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你知道我想說什么嗎?我們的邦國,就像一塊原石,我們要做的,就是反復打磨,把多余的部分切去、剔除——盡管有時候,這些‘多余的部分’看起來很好,很漂亮,甚至是這塊原石上最亮眼的部分,但是對整體來說,對這一塊石雕來說,是不能留下的。

    “所以說,亞丁,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剔除我們邦國‘多余的部分’。威廉·考辛斯,這塊原石上最骯臟的污漬,我必須去除;而騎士長布萊恩,我承認,他是一個絕對稱職的騎士長,我甚至有時候非常敬佩他,但是,他對我而言,同樣是‘多余的部分’。犧牲在所難免,亞丁,只有不斷地犧牲,才能讓剩下的部分不斷地貼近完美,最終成型。”

    “......我,明白了,大人。”

    “嗯,我很高興你能理解我,亞丁。”雷曼寬慰地笑笑,“還有什么事嗎?”

    “沒有了,大人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

    “你也早點休息,亞丁,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