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6章 1家人團團圓圓的才叫過年

我的荒唐史
     這可如何是好!小鐵蛋的婚姻大事,甄薔也不上心,這是當爹的該操心的事嗎?莫不是,他們娘倆有什么秘密沒有告訴我?不能吧?算了,不想那么多,我也不管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也不去操那份心了;人家娘倆都不著急,我干著急也沒什么用;莫不如“餓了吃,飽了睡”來的愜意;更可況,我本來就不適合做這些費心勞神的事情!

    “兒子,你吃完飯了嗎?”晚飯后,我終于還是沒忍住,撥通了小鐵蛋的電話。

    “嗯,剛吃完,正看電視呢!怎么了爸,您有事?”小鐵蛋趕忙回問我道。

    一般情況下,我是不會主動給小鐵蛋打電話的;甄薔打電話時,我則是在旁邊偷偷地仔細聽著;所以,突然接到我的電話,孩子才會如此疑惑地問詢。

    “我才喝完酒,在院里溜達;閑著沒事,就給你打個電話。”不知道該如何切入正題,我只能有一搭、沒一搭地瞎扯道。

    “是不是酒快喝沒了?等春節的時候,我給您弄點好酒回去!”小鐵蛋笑著說道。

    “酒有的是,再有半年也喝不完,你不用買!”我趕忙勸阻他道。

    小鐵蛋知道我喜歡喝酒,每次返鄉都會帶回來好幾箱,現在家里已經積攢很多了,根本喝不完。

    “好,知道了!爸,您要是沒啥事,我就先掛了?”應該是著急看電視,看我半天也沒啥說的,因而,小鐵蛋委婉地說道。

    “別掛,先別掛,我有點事!”如果再不說,小鐵蛋真能掛斷電話,我只能一咬牙,趕緊阻止他道。

    “好,您說吧,我聽著!”小鐵蛋回應道,同時,電話那頭的電視聲也隨之變小。

    “咱村,有人給你介紹了一個對象,于老師家的三姑娘,我尋思……”趁機,我趕忙和盤托出道。

    “爸,我暫時還不想找對象,替我回絕了吧!”我剛開了個頭,小鐵蛋就急忙打斷道。

    “那姑娘學歷、人品啥的都不錯,長相也沒得挑,你還是……”假裝沒聽到小鐵蛋的話,我繼續跟他介紹女方的情況道。

    “爸,我不相親!您也別再麻煩別人幫我介紹了!”小鐵蛋又一次打斷我的講話,言語中似乎還蘊含著一絲不耐煩。

    “你不相親,倒是自己找一個呀!怎么地,現在不找,還等著七老八十的,直接辦個老伴兒?”我不禁生氣地責問他道。

    “老伴兒多好,就比如您和我媽;沒聽電視廣告常說嘛——最美不過夕陽紅!”對于發脾氣的我,小鐵蛋向來是自動免疫,因此,嬉皮笑臉地繼續開玩笑道。

    “自己不找對象,還不接受相親;那你今年春節,干脆就別回家了!”又氣又急,我直接在電話里沖小鐵蛋怒吼道。

    “好的爸!那提前祝您新春快樂,順便也給我媽帶個好!我看會兒電視,掛了哈!”小鐵蛋仍滿不在乎地調侃道,根本就沒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操你媽!我成天為這事都快愁死了,你自己卻一點都不放在心上!眼看著就三十歲的大老爺們了,你還當樂景呢?連個媳婦都沒有,你不覺得丟人嗎?”氣急敗壞的我,直接飆出臟話道。

    我脾氣本來就很差,又沒受過好的文化和環境熏陶;生氣時,習則慣性地會罵出一些粗言穢語。

    “我還覺得丟人呢!你真是越長大越完犢子,怎么不說話?喂!喂!”我緩了一口氣,又繼續跟小鐵蛋喊道。

    我“喂”了半天,小鐵蛋那邊也沒動靜;仔細一聽,

    電話里傳來“嘟嘟嘟”的聲音;不知什么時候,混小子早已悄悄地掛斷電話;感情自己苦口婆心地勸說大半天,都是白費力氣;更可惜我怒火中燒時,才好不容易組織起的語言;結果,都白白地浪費掉了!

    時光飛逝,對于我來說,仿佛每天都是在穿鞋、脫鞋中度過;無非是,中間隔了一個短暫的夢而已;轉眼間就來到年根底,家家戶戶都開始忙著置辦年貨。

    “年”,對于家庭觀念濃厚的中國人來說,有著特殊意義,尤其是那些身處異鄉的游子們;每到這個時候,哪怕你身在千里之外、哪怕你奔波一年毫無收獲,也要收拾好行囊,奔向遠方的故鄉;這就是“年”,一個真正大團圓的日子,一個將無限思念之情轉化為現實相見的日子;所以,與其說是過年,倒不如說過得是團聚、過得是翹首以盼的眼神和久別重逢的喜悅!

    這段時間,小鐵蛋和我沒再通過電話;往年的這個時候,他早就已經請好年假、跑了回來,最晚也不會超過臘月二十八;今天已然農歷二十九,明天就是除夕了;難道他真的和我置氣,不回來過年了?這小子真夠可以的,比我還犟!

    “都臘月二十九了,咱也不知道回不回來過年,也不說給家里來個信兒!白養那么大,感情大米飯喂出個白眼狼來!”忍不住又去路口張望半天的我,回到屋里后,自說自話道。

    我刻意將嗓門提高,就是想讓甄薔注意到自己的“不滿情緒”。

    “就和媽親!什么事也不和爸說,我是外人咋地?”看一旁正忙著蒸饅頭的甄薔仿佛沒聽見似的、低著頭一言不發,我試著又提高音量道。

    “別在我旁邊嘮叨!要是有活兒,你就忙去;沒活兒,就讓你那嘴歇會兒!”甄薔邊揉面團邊調侃道,臉卻始終對著面板,都沒抬頭看我一眼。

    “你給他打個電話問問,到底回不回來;要是不回來,我一會兒就把福字都貼上了!”我忍不住又催促道。

    “你該貼就貼唄,什么早一天晚一天的!”甄薔滿不在乎地回復道。

    “眼看著就快跟你過一輩子了,怎么還不懂我的心思!”我邊埋怨甄薔,邊從屋里往外走去。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在外地工作的孩子陸陸續續都已回到家中;路面上,已經很少能看到迎來送往的車輛;很難想象,春節前一天會如此安靜,絲毫沒有我小時候的熱鬧氛圍;甚至連玩耍的孩童都很難看到,不知道從何時開始,過年竟變得如此乏味,就連天真無邪的他們,都對此失去了興趣!是因為生活條件太好了嗎?還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越來越淡漠?此刻,根本沒有心情考慮那么多,只期望小鐵蛋能快點回來,最好能突然出現在我面前!

    “怎么還沒回來?”終于,我還是忍不住撥通了小鐵蛋的電話。

    “爸,我今年不回去了!春節期間得值班,年假請不下來!”電話另一端的小鐵蛋,平靜而又無奈地跟我解釋道。

    “哦!”我失望地回應道,只能默默接受這一現實。

    不知該如何將對話繼續進行下去,是抱怨他們公司太不人性化,還是囑咐孩子要好好照顧自己;此刻,我甚至后悔自己不應該撥打這通電話,最起碼還有個希望在;人本來就是在反復的希望和失望中,一點一點地成長起來!

    “好,我知道了!”我停頓一會兒,然后平靜地繼續說道。

    掛斷電話后,我拖著略顯疲憊的身體回到家,不想再說什么;仿佛所有力氣,都在掛斷電話的那一瞬間徹底用盡;雖然,加起來我們剛才也沒說幾句話!是不是我之前的逼婚,讓孩子懷恨在心?平日里和我說話時,向來嬉皮笑臉的小鐵蛋,為何今天如此嚴肅?難道真是我操心太多,不該再繼續安排他的人生?

    “馬上開飯了,你去把大門鎖上吧!”沒一會兒,甄薔沖躺在炕上的我大聲喊道。

    每到冬天,我們家有個固定習慣,晚飯前后就會早早地給大門上鎖;因為過了這個時間段,也幾乎不會再有人來串門。

    “做這么多菜干什么?明天就過年了,也吃不完;最后,凈弄些剩菜占盤子!”經過廚房時,看甄薔做了四五個菜,我忍不住嘮叨了兩句。

    今天的天氣還真是不錯,這個季節難得有不刮風的時候。出門以后,我才意識到一個問題——今天的晚飯時間提前了不少;此時,天才剛擦黑,根本就沒必要鎖那么早大門;算了,既然已經下樓,UU看書 .uukanshu.com 那就鎖上吧,省得一會兒還要折騰一次!

    “您好,大紅絨布的財神要不要?”正當我低頭給大門上鎖時,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喊道。

    我趕忙抬頭,朝說話的人看去;除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小鐵蛋,還能有誰;只見他穿著黑色長款羽絨服,此刻正雙手扒著大門,笑嘻嘻地盯著我看。

    “操你媽的,凈整些沒用的!你不是值班嗎?還回來干什么?”我假裝生氣道。

    其實,我心里早已樂開了花,但絕不能讓這臭小子看出來;不然,以后在他面前就更加沒有威嚴了。

    “還不是怕您想我,親爹可比工作重要的多!”小鐵蛋又開始和我沒正行地開起玩笑來。

    “快別這么說,雞皮疙瘩掉一地!你走回來的?車呢?”驚訝于小鐵蛋隱藏的如此之好,我好奇地問他道。

    “不是在那嗎?”邊說著,小鐵蛋邊朝門房的東窗根下一指。

    這小子真可以!為了不讓我發現,車的大燈都沒打開,還特意挨著墻邊停靠;看樣子,回來應該也有一會兒了,否則,下樓時我不可能一點聲音都聽不到;難怪甄薔做了好幾個菜,想必她事先就知道小鐵蛋今天晚上會回來;怪不得白天讓她打電話問問,人家都不動彈,感情這娘倆是合起伙來逗我玩呢!

    一片烏云散!隨著小鐵蛋的歸來,我的心情也立即變好起來;瞬間,覺得過年好像又重新變得充滿意義;為了增加年味兒,三十上午我們爺倆又去買了一些炮仗;除夕夜多放一點,亮亮堂堂、熱熱鬧鬧的,也順便再求個好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