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確定了,就上鱖魚!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回到店里,跟關俊杰鄭佳唐曉穎等人開了個會,會議的內容,自然就是上清蒸魚類了。

    適合清蒸的魚類有很多,比如鱖魚、草魚、鱸魚、武昌魚、多寶魚、石斑魚等等,但是店里不能全部都上,選出一兩樣就行。

    不然太多的話容易造成菜品重復,也會增加菜品的成本。

    徐拙首先排除了海魚的選項。

    在省城這種內陸城市,新鮮海魚的成本實在太高,而且在這種內陸城市,海魚比較難以存活,說不定進一批海魚過來,賣出去的還沒死的多呢。

    另外,內陸城市的人想吃海鮮的時候,首選是各類主打海鮮的魚莊酒樓,像四方酒樓這種綜合性的飯店,大家反而不會選擇。

    至少不會沖著海鮮過來吃飯。

    鑒于這樣,徐拙覺得還是放棄海魚比較好,部分淡水魚的品質其實也不差,完全夠得上店里顧客的需求和檔次。

    而淡水魚,其實可選性也不是很多。

    首先排除的就是草魚,這魚雖然蒸出來也好吃,但是整體太廉價,不符合四方酒樓的整體定位。

    簡單來說就是:要不上價。

    所以第一個被徐老板無情的pass掉。

    接著又分析了其他幾種比較有名的淡水魚,比如江團,名字中帶著濃濃的川味,在中原地區不一定吃得開。

    而且川菜中的清蒸江團用料比較多,沒有粵菜中的清蒸菜品那么清鮮,所以徐拙打算放在一邊。

    至于武昌魚,也是地域性太強,被徐拙放棄。

    所以選來選去,拋開價格和成本方面的因素,最后只有淡水鱸魚和鱖魚成功入選。

    但是這兩種魚類,口味上比較接近,而且做法上相對來說也有點重合,所以徐拙最后拍板決定,選擇了鱖魚。

    清蒸鱖魚這道菜有檔次,不俗氣,而且味道和口感也是絕佳的,還比較容易養活。

    確定了鱖魚之后,店里就開始安排采購事宜。

    這當然不是一蹴而就拍腦袋就能決定的事情,因為涉及到后廚廚師的安排,以及菜品的定價試營業等。

    所以就算想要上新,也差不多到下周了。

    至于本周,最多也就把所有的準備工作做好而已。

    當得知四方酒樓要上新清蒸鱖魚的時候,戴震霆就開始活躍起來了,原因就是,鱖魚是江南的產物。

    他作為江南地區的廚師,對這道食材自然非常熟悉。

    其實不光戴震霆對鱖魚熟悉,于培庸和郭樹英也不逞多讓,畢竟松鼠鱖魚和臭鱖魚的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只不過這兩位不在,而同屬于鱖魚產區的戴震霆,就開始跳出來顯擺了。

    “小拙,清蒸鱖魚可是我們浙江地區的特產,你要上新這道菜,要不要戴爺爺指點你一下啊?”

    他一副“快配合我”的架勢,

    讓徐拙不得不出聲附和兩句:“戴爺爺您要能指點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這幾天可就麻煩您了啊。”

    戴震霆擺擺手,逼氣十足的說道:“說指點就見外了啊,我跟你爺爺多少年的交情了,只要你想學,只要我會做,就絕不會拒絕。”

    他很得意,要說做鱸魚的話,或許鄭光耀比他強點,但是做鱖魚,戴震霆真是誰都不虛,畢竟這食材在江南地區實在是太常見了。

    徐拙原本只是客套兩句,但是見戴震霆這么熱情,他便說道:“戴爺爺,這道菜要上新到底話,光我會還不行,店里的廚師也得會。

    要不這樣吧,這兩天您受累,在后廚指點指點他們如何?

    之前都是馮爺爺在指點,不過這道菜我估計馮爺爺沒有您經驗豐富,所以斗膽請你教教他們,讓他們也見識見識老牌國宴廚師的厲害。”

    馮衛國是四方酒樓的后廚顧問,加上他要教郭興旺做菜,所以經常在四方酒樓的后廚出沒。

    但是徐拙這么一說,就讓戴震霆有些上頭了。

    他拍著胸脯說道:“放心吧孩子,后廚的事兒教給我,保證讓他們一個個的全都學會,以后有啥菜不懂的就問我,老馮懂個什么啊,關鍵還得看我們這些國宴主廚才行。”

    戴震霆是那種不吹捧他都能自己飄起來的人,這會兒徐拙一通話更是讓他心花怒放,恨不得現在就去后廚教那些廚師們做菜。

    不過這會兒就算他有心教也不行,因為這會兒沒有鱖魚,用其他魚類教的話容易跑偏,得等店里的鱖魚采購過來才行。

    就這樣,三天時間轉眼而過。

    四方酒樓大堂的水族箱中,已經多了一批一斤多種最適合清蒸的鱖魚,戴震霆也開始在后廚教課。

    而鱖魚到了之后,徐拙還沒嘗試自己做鱖魚,郭興旺就湊了過來:“我靠,這鱖魚品質真不賴。徐拙,你不是會做臭鱖魚嘛,腌幾條唄,好長時間沒吃過老家的臭鱖魚了,怪想得慌……”

    臭鱖魚徐拙會做,甚至當時在徽菜大賽上還拿過名次。

    不過尷尬的是,徐拙只會腌臭鱖魚,卻到現在還沒學會紅燒臭鱖魚的做法,所以他有點猶豫,UU看書 .uukanshu不知道該不該答應郭興旺。

    “做什么臭鱖魚啊,鱖魚最好吃的做法是松鼠鱖魚,不僅好吃還非常好看,我看咱們先做一道松鼠鱖魚嘗嘗比較好。”

    就在徐拙猶豫的時候,李浩說話了。

    相對于味道臭臭的臭鱖魚,李浩更喜歡吃的還是酸酸甜甜的松鼠鱖魚。

    但是這個提議,徐拙依然沒答應。

    沒辦法,誰讓咱不會呢。

    他剛準備找個由頭把這事兒搪塞過去,一旁正在老神在在喝茶的鄭光耀突然說道:“松鼠鱖魚這道菜確實不錯,小拙,你想不想學?想學的話咱們現在就能做。”

    李浩好奇的問道:“鄭爺爺,您會做松鼠鱖魚?”

    鄭光耀哼了一聲:“粵菜集百家之所長,松鼠鱖魚也是粵菜的代表菜品,我當然會做了,孩子,想不想嘗嘗地道的松鼠鱖魚?”

    李浩自然不會拒絕,滿口答應了下來,同時對著鄭光耀不停的吹彩虹屁。

    就這樣,在李浩的吹捧下,鄭光耀打算給幾個后輩展示一下松鼠鱖魚的做法,讓大家見識見識這道菜的魅力所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