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7章 我算是徹底得罪了小鐵蛋母子倆

我的荒唐史
     “年好過,節好過,平常日子不好過”!初二晚上送完神,這個年就算又過去了;再也沒有爆粗口或者往外倒臟水等禁忌;自初三開始,就正式進入走親訪友的高峰期。

    本打算趁著小鐵蛋還沒走,我們一家三口去丈母娘那看看,順便拜個年;結果,同在省城摸爬滾打多少年的兄弟,臨時說要來家里串門;也就只能把探望老太太的日期,往后推一下。

    “三哥、三嫂過年好,給兄弟來個大元寶!”初三一大早就來到我家的黃凱兄弟,開玩笑地給我們兩口子拜年道。

    今天,黃凱打扮的非常正式。一身灰西裝,里面襯著咖啡色的羊毛衫,腳上則穿著一雙黑皮鞋;相識這么多年,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他穿西服,的確有點樣子;美中不足的是,衣服太大,完全遮住他的五短身材;這讓本就矮瘦的黃凱,看起來像是被裝進衣服里去的,好似一個穿著大號校服的小學生。

    “好,都好,一會兒給你個大元寶!”我和甄薔笑著回應道。

    我和黃凱都是老熟人,幾乎每年都會聚上一兩次;彼此的家里人也都比較熟悉,說話時也就沒什么拘束可言,開玩笑則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時間還早,沒必要那么早準備午餐。很久沒見面的我們,肯定是希望在一起多嘮嘮家常嗑;談一談這幾年彼此的變化和人情世故關系,都是一些家長里短的話,圖得就是這份親近與自然;因為小鐵蛋也在場,聊天時很自然就說道他的婚姻問題。

    “大侄子今年得有二十五六歲了吧?”邊說著,黃凱邊笑著看向一旁的小鐵蛋。

    “還二十五六?過完年都二十八了!”不等小鐵蛋說話,我下意識地幫忙答道。

    “都這么大了?真是歲月不饒人!咱哥倆剛出去干活兒的時候,他還沒滿月;一轉眼,也是奔三十去的人了!”黃凱感嘆道,說話的同時,向小鐵蛋投去慈祥的微笑。

    “可不咋地!俺家孩子都這么大了,咱們這些老家伙,想不服老都不行!”甄薔接過黃凱的話道,也在感慨歲月流逝得太快。

    “有女朋友了吧?什么時候結婚?叔還等著喝你的喜酒呢!”出于關心,黃凱同時對小鐵蛋拋出一連串問題道。

    “不著急,我還沒考慮這個問題!”小鐵蛋簡短而又平淡地回答道,看得出,他根本就不想討論這個話題。

    “你和我三嫂,這幾年的葡萄收入怎么樣?”黃凱看向我,突然轉移話題道。

    “還行吧!勉強湊合著生活唄!撐不死,餓不著的!”我隨口應答道。

    黃凱是個聰明人,通過小鐵蛋說話的語氣,就已判斷出他沒有女朋友并且不想繼續進行這個話題;趕忙一帶而過,轉向其它問題上。我則默默地聽著,沒有過多參與到有關小鐵蛋情感問題的對話中去;我怕自己話多或者話重,會引起孩子的反感;如果傷到孩子的自尊心,那就更不好了!

    中午吃飯時,必然是要喝點酒助興的。今年,小鐵蛋特意給我帶回一箱茅臺酒,此時正好派上用場;趁著朋友在的時候拿出來喝,既能表示我對到訪者的重視,更能突顯出孩子孝順且有本事。

    “今天晌午,咱哥倆就喝這個——茅臺!你大侄子特意從城里給我買回來的,那可不便宜!”我特意在說“茅臺”兩個字時加重語氣,借以凸顯酒的價值。

    “今天,我算是沾大侄子的光了!咱也嘗一回茅臺是個什么滋味!”邊說著,黃凱邊伸出端著杯子的手,

    借以迎和我遞過去的酒瓶。

    “好酒的味道,就是不一樣!柔和中帶著回甘,一點也不辣嗓子,真好!”黃凱呷了一口酒,細細地咂摸了一下味道,進而一臉沉醉地仔細品評道。

    黃凱和我本就都是好喝酒的人,春節期間也沒啥事,難免就忘乎所以地多喝了幾杯;一瓶剛見底,我立馬就又打開一瓶;再好的酒,喝多了也會醉人,只是來得快或慢而已;可怕的是喝多酒的同時,話也隨之增多;滿嘴胡言,根本不考慮會不會影響對方的感受。

    “黃凱你叔這輩子是不白活,兩個媳婦、兩個孩子;看看他現在過得多好,多讓人羨慕!”看著在一旁作陪的小鐵蛋,我轉而談起黃凱的婚姻情況道。

    在座的,除了我們一家三口以外,還有黃凱的第二任妻子以及她的兩個孩子;此時,自己已經喝多,絲毫沒有察覺到甄薔遞過來的眼色和桌子下面她刻意踢我的腳。

    “爸,您喝多了!別喝酒了,我燒點熱水給您和我叔泡點濃茶,解解酒吧!”坐在一旁的小鐵蛋,委婉地勸說我道,其實是怕我再說出什么過分的話。

    “沒有事!這點酒算什么,再有一瓶也能喝下去!”邊說著,我邊拿起一旁的白酒瓶,打算繼續給黃凱倒滿。

    “三哥,大侄子說得對!咱倆別喝了,我是實在喝不動了!一會兒弄點茶醒醒酒,我還得拉著老婆孩子回家呢!”緊緊摁住我拿著酒瓶的手,黃凱一臉無奈地建議道。

    “怎么地,茅臺酒不好喝?不行咱就換啤酒、換黃酒!”瞪了一眼小鐵蛋,接著,我轉過臉來笑著問黃凱道。

    喝酒的時候,我最討厭別人在自己身邊嘮叨著不讓多喝;一般情況下,他們越是攔著我越要多喝,借此表答抗議和不滿。

    “我叔一會兒還得回家,車上還拉著好幾個人呢!您這是干什么?多不安全?”看我還要繼續勸黃凱酒,一旁的小鐵蛋極其生氣地勸阻道。

    小鐵蛋的脾氣像極了年輕時的我;每到生氣時,先緊緊皺起眉頭;緊接著,聲音也會不由得嘶啞起來。

    “少來點啤酒唄?”我把臉轉向黃凱,又真誠地建議他道,故意不去看一旁生氣的小鐵蛋。

    “不不不!三哥,我是真喝不下去了!”黃凱邊搖頭,邊連連擺手道。

    “我真不該給您帶這么多酒回來!”小鐵蛋無奈地看著我,邊嘆氣邊冷冷地說道。

    說完話,小鐵蛋就生氣地離開;桌前只留下滿臉尷尬的黃凱和醉眼迷離的我,一時都不知如何是好。

    “好!不喝了!”我生氣地把酒瓶往桌上一扔,憤憤地地說道。

    我相信,此時自己臉上的表情,一定跟剛才小鐵蛋的一模一樣,也許還會更加的陰冷!

    天色已晚,簡單喝了幾杯濃茶,黃凱一家四口就驅車離開了。我踉踉蹌蹌地把他們送到屋外,經冷風突然一吹,酒勁兒瞬間直接上頭;想起剛才小鐵蛋和我說話的語氣,不禁怒火中燒;哪有這樣的兒子,竟然當著外人的面,數落自己父親;黃凱大過年的來串門,總得讓他吃好喝好吧,不能讓人家覺得我好像舍不得酒似的;我埋怨小鐵蛋不懂自己的心情;在他看來,我這個父親,除了喝酒,可能啥也會;更過分的是,他今天竟讓我當眾下不來臺,這該有多么難堪!

    越想越生氣!上完廁所,我提著褲子晃晃悠悠地闖進屋里;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已無法系上腰帶,甚至都不能確定剛才是否尿濕褲子。

    “操你媽的!你可真行,我白給你養這么大了!現在長能耐了,翅膀也硬了,可以當著外人的面教訓你爸了!”我狠狠地瞪著此刻正坐在炕上玩手機的小鐵蛋,進而破口大罵道。

    喝得爛醉如泥的我,已然憤怒到極點,甚至完全喪失了理智;此時,UU看書 .uukanshu.com 只想宣泄心中的不滿;至于后果,則根本來不及去想。

    “人家黃凱都得笑話!我真養了個好兒子,訓斥自己爸爸的好兒子!以后不喝你買的酒,還能怎么地?我還不至于喝不上酒!”我聲音嘶啞地對小鐵蛋咆哮道。

    越罵越生氣,越罵越傷心,與憤怒相比,我更覺得委屈;到最后,甚至忍不住直接哭出聲來。

    面對酩酊大醉、此刻正在耍酒瘋的我,小鐵蛋低著頭,始終一言不發,就坐在那里默默地聽著;往常肯定會大聲訓斥我的甄薔,今天居然也破天荒的什么都沒說,甚至都懶得和我對視;俗話說“打人沒好手,罵人沒好口”,面對置若罔聞的母子,我又罵出很多難聽的臟話,這娘倆卻始終沒有反擊;最后,罵了一通出出氣,我也只能選擇作罷。

    “以后,但凡是你買的酒,我肯定不喝!”臨尾末了,我對小鐵蛋撂下一句狠話道。

    接著,我把那瓶沒喝完的茅臺酒,憤怒地隨手丟到外面的菜園里;然后,回到臥室,蒙頭就睡!

    半夜,暈暈乎乎的我被尿憋醒,出去方便一下,酒勁也隨之散去一大半;此刻,隱約記得中午吃飯時,自己好像是喝多了;但對于自己醉酒后的丑態,卻絲毫沒有想起,仿佛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一樣。

    看見炕上的被子都沒有打開,我知道甄薔昨晚沒和自己睡在一起,她肯定是和小鐵蛋臨時擠在東屋的床上;我趕忙跑去廚房又給爐子多加了一些煤,以確保火能燃燒得更旺一點;這樣,即使他們娘倆睡在床上,也不會覺得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