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8章 耀明“出手”才幫我順利度過冷戰時期

我的荒唐史
     我把父親作息規律的優良習慣完美地繼承下來;無論是春秋冬夏,都能做到早睡早起;昨天中午剩下的飯菜,簡單熱一下就可以吃了;所以,做早餐的任務,很自然地就由我承擔起來。

    吃飯時,甄薔娘倆都低頭扒著碗里的飯,誰也不主動說話,甚至都懶得抬頭看我一眼;我意識到,昨天自己喝醉后,肯定是又對他們耍起酒瘋;因此,特意主動找起話題,想借此緩和一下三人之間關系;可甄薔和小鐵蛋,急匆匆地喝光碗里的粥,就一起走開了,搞得我無比尷尬;接下來的一整天,我幾乎都是在這種令人壓抑的安靜氛圍中度過;直到晚上,我把白天在村里聽到的一個“爆炸性新聞”繪聲繪色地說給他們娘倆聽,境遇才有所改善。

    “過年這幾天,咱們村有好幾家都被盜了!”看甄薔娘倆正坐在炕上玩電話,我湊到近前,假裝自言自語道。

    “真有意思!這個年月,還有人吃不上飯?居然跑出去偷豬肉!”看二人不為所動,我故意逐漸深入話題,借以達到慢慢吸引他們好奇心的目的。

    “沒想到,這家伙點子也夠背的,竟被當場抓個現行;仔細一看,還是咱們村人!”說到這,我故意停頓下來,轉身就往門外走,作勢結束話題。

    “媽,您知道我爸說的那個小偷是誰嗎?”我剛走到門口,就聽見小鐵蛋忍不住地詢問甄薔道。

    “不知道,這幾天我也沒出去!我想,八成是你爸自己瞎編的,特意和咱倆沒話找話呢!”甄薔淡淡地回答小鐵蛋道。

    實際上,我并沒有真的走開;此時,正站在門口偷偷地關注他們娘倆的對話;聽到這里,我預感扭轉“局面”的時機即將到來,趕忙又推門進了屋。

    “我瞎編的?你出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小偷就是耀明,都經派出所了!”我好像掌握什么重要消息似的,鄭重其事地向他們母子宣布道。

    “我大叔?不能吧?他本身不就是派出所輔警嗎?警察偷東西,那成什么了?”到底是沒有戰勝好奇心,小鐵蛋接著我的話頭兒,一臉疑惑地問道。

    “你可別亂說!本來咱們兩家的關系就不好,別再因為這個事,加深矛盾!”向來小心謹慎的甄薔,怕我在外面也這樣張口就說,趕忙勸誡道。

    “還我亂說?三義村都把這事當笑話傳開了!有工夫,你出去聽聽就知道了!”我趕忙做出解釋,以免被甄薔母子當成信口開河之人。

    “后來呢?派出所怎么處理的?”畢竟是女人,多大年紀都擋不住一顆天生八卦的心,甄薔趕忙追問我道。

    “賠禮道歉、交罰款!”我淡淡地回復道。

    “輔警是肯定當不成了;至于用不用蹲號子,我也不知道;反正,這幾天是沒見他從咱家門前經過!”我繼續補充道。

    不喝醉酒的情況下,我還是能對自己說出去的話負責的。

    “我大叔家的條件,不是挺好的嗎?還至于大過年的出去偷點豬肉?”似乎對我的“爆料”仍有疑問,小鐵蛋自言自語地嘟囔道。

    “早就不行了!”仿佛對這個話題已經失去了興趣,甄薔邊低頭擺弄著手里的電話,邊漫不經心地回應小鐵蛋道。

    耀明是四叔家的獨子,自小就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快活日子,儼然一個“富家公子哥”。幸虧四叔的頭腦足夠靈光,為人又踏實肯干,從父親那里學會了修剪果樹的技術;一直以來,就憑借著這門手藝養家糊口;后來,

    果樹種植行業日漸沒落,老頭兒就改行做起了收購廢品的營生。但耀明好吃懶做的性格,一直到成親以后也沒有任何改變,兩口子每天就是吃喝玩樂;所以,對于四叔來說,兒子結婚無外乎是家里又多了一張嘴而已;所有的重擔,還是得他老人家一人抗起。

    一個冬天的傍晚,因為收貨的地方比較偏遠,四叔往家趕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他趕著驢車經過當年老郭嬸兒肇事的地方時,正好迎面駛來一輛大貨車;強光的照射加上汽車的巨大鳴笛聲,致使驢子受到驚嚇,飛速地沖向迎面而來的汽車;很不幸,老頭兒在那場意外中,當場身亡!

    接下來的幾年,耀明一家幾口,都是靠著四叔的死亡賠償金生活;后來,因為生活過得實在拮據,他才不得不在別人的介紹下,極不情愿地干起派出所輔警的工作;雖然,每天在人前“吆三喝四”地看起來八面威風;實則,每月的收入扣除雜七雜八的費用以后,基本是絲毫不剩,根本不足以養家糊口;后來,四嬸兒改嫁給一個老工人,時不時地接濟一下自己的兒子;要是沒有老太太的貼補,耀明家的狀況肯定會更加的慘淡。我知道,這幾年他家的日子越過越艱難;但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竟會淪落到大過年出去偷豬肉的境地。

    我給小鐵蛋詳細講述了耀明家近些年的狀況,希望借此時機,消除自己昨天因為喝醉酒產生的不愉快;盡管,我也不記得自己究竟犯過什么錯;既然被他們母子倆同時“冷眼相對”,那就證明我一定是有問題的!

    聽完我講述的“故事”,小鐵蛋默默地哀嘆了一聲,表示惋惜;他終究還是那個善良仁義的好孩子,沒有受我們這輩人之間的矛盾所影響。

    “爸,我能和您好好談談嗎?”忽然,小鐵蛋話鋒一轉,表情嚴肅地看著我并征求意見道。

    “當然,你說吧!”我趕忙回答他道。

    作為父親,我是沒理由拒絕這一請求的;不光是為了緩和與小鐵蛋之間的“矛盾”,更是對他的一種尊重。

    “昨天晚上,我仔細想了想,自己的確有錯誤;是不該當著黃叔的面,跟您大聲講話;但您也仔細考慮一下,我這么做是不是為您好?這些年,因為喝醉酒在外面惹出多少事,您都忘了嗎?”小鐵蛋一字一句、非常認真地跟我說道。

    “跟我媽吵了多少次架就不說了;我奶七十大壽的前一天,因為您喝醉酒肇事,那次差點連帶著后座上的人喪命;在工廠上班時,給人去平事,回來更是差點….;您可是付出過一只耳朵徹底失聰的代價,怎么還能不長記性呢?”略微停頓一下,小鐵蛋又繼續補充道,看得出他眼中已經泛起淚光。

    “爸,別讓我在外面工作時,還得特意操心您喝酒的事,行嗎?”擦了擦飽含熱淚的眼睛,小鐵蛋接著說道。

    “知道您操心我的婚姻大事;我今天就給您一個承諾,三十歲之前一定把兒媳婦給您娶回來;您就放心吧!”最后,小鐵蛋極其莊重地跟我立下誓言道。

    “行,爸都知道了!從今天開始,我正式戒酒,不喝了;不再讓你們娘倆擔心,也不再催你結婚,你自己心里有點數就行!”我也跟著鄭重表態道。

    不知該如何回答小鐵蛋,畢竟,孩子說得話都是為我好;此時,唯有表達一下自己痛改前非的態度,僅此而已!

    “沒必要完全戒掉!您在外面喝酒的時候,自己摟著點,別讓我們娘倆跟著擔心就行!”小鐵蛋情真意切地說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趕忙點頭,表示完全接受他的看法和建議;無論如何,能得到諒解就好!

    “你爸要是真心想戒酒,就讓他戒掉多好!昨天,把喝剩下的半瓶酒都扔了,這算是先有行動;現在,又主動提出戒酒,態度也很堅決;更重要的是,今天一口酒都沒喝,這不也沒啥不良反應嗎?”坐在一旁,半天沒說話的甄薔,故意挖苦我道。

    “早上起來,我…就把酒瓶撿回去了;還以為是自己喝醉酒時,你們娘倆…給扔出去的!”我支支吾吾地低頭小聲說道,甚至有些不好意思看向他們娘倆。

    聽我這么說,二人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我知道,不論自己昨天有多么出言不遜、或者行為舉止有多么出格,這一篇終究還是翻過去了!

    “要不,于老師家的三姑娘咱還是看看?”看他們母子的心情已經逐漸轉好,我試探性地問道。

    “爸,我真是服你了!”小鐵蛋邊搖頭,邊無奈地說道。

    “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我只好尷尬地、笑著回復道。

    經過春節這一期間的相處,我真切地感受到,小鐵蛋已經完全長大;表面嘻嘻哈哈的他,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內心卻十分的細膩;其實,孩子的心里很在乎我和甄薔,只是羞于表達;這性格,和年輕時候的我,簡直是一模一樣!

    既然孩子已經長大成人,像婚姻這種人生大事,他也應該有權利自己做出抉擇;我這個做父親的,最好還是放手,讓他在廣闊的天地間自由地翱翔,只在心里默默祝福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