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一章,風輕云淡1個個的

從1994開始
     幾片紅云相間,火燒火炭,相互繚繞。

    有了沙發上的教訓,為了照顧女人的矜持和底線,林義這次沒敢叩虎牢關,也沒能停留太久。

    只是蜻蜓點水般的掠過水面后,雙手用力,又一次緊緊將她擁在懷里。

    感受到溫潤離開,靜默的米珈本能睜大些眸子,盯著林義眼睛望了會,也不做聲,只是摟著他腰身的雙臂又比之前緊了幾分。

    說來也怪,剛才還欲望滿天飛的林義,被懷里的人盯著看了會兒后,那股燥熱竟然慢慢消退了下去。

    心里一時也是嘖嘖稱奇,米珈這樣的人兒真是世上難尋啊,既有讓自己快活的資本,也有讓自己心靜的力量。

    同時也感嘆,也就是米珈了,要是換個其他女人試試,這么個環境下,誰還跟你講君子,誰還跟你講男女授受不親,早關門去房間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有一會兒,因為外面都斷斷續續傳來了雞叫聲。

    也是怪異。在羊城這樣的城市,竟然還能聽到公雞打鳴,也就這年頭可能還有吧。再過10年,不,也許再過5年,這種狀況應該是見不到了。

    聽聞雞叫聲,之前不忍打破這份安謐氣氛的米珈終于有動靜了。

    只見她松開雙手,從他懷里出來后就看著林義眼睛說,“還過兩小時天就天亮了,睡吧。”

    “嗯。”

    雖然林義現在還精神飽滿。但昨晚在醫院忙活了一夜,今天又這個時候了,就算自己不想睡,也得考慮考慮剛得病痊愈的米珈。

    干凈利索地推門,進了主臥,讓人意外的是,米珈竟然還是跟來了。

    對此林義也不再說什么,因為知道說也沒用,米珈是一個極有主見的人。

    扭開床頭睡眠燈,掀開被子,林義像個卷毛蟲似的一寸一寸縮了進去,然后就那樣閉上眼睛數羊,既不趕她回去睡覺,也不主動找她說話。

    就好像沒看到坐在床尾的人似的。

    一只羊,兩只羊,三只羊,喜羊羊,美羊羊,我就是一條灰太狼...

    沒用,還是興奮,那就換數星星吧。

    一顆星,兩顆星,三顆星...四十九顆星,五十顆星...

    水星、金星、地星、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北斗七星...

    啟明星!

    干他娘喲,不知數了多久,重回十八的老男人根本睡不著。

    算了,沒必要裝了,娘希匹的...

    思緒到這里,念頭通達。

    驟然睜開眼皮,林義就看見了一雙似笑非笑的眼睛在饒有興致地觀察自己。

    這!

    這女人不會是看穿了自己,然后看了很久的把戲吧?

    那自己不是白逞強了?

    迎著她的目光,林義緊巴緊巴嘴,然后厚臉皮一笑。

    米珈的眼神如雪山中的湖水一樣,清靜的沒有一絲波瀾。但看見林義笑,也是跟著露出微笑,這一笑,猶如人間四月天,猶如繡面芙蓉一笑開,眼波才動被人猜。

    來了,那種感覺又來了。

    林義當下連忙暗呼吸了一口氣,隨即用進攻性的語氣掩蓋自己的不自在:

    “睡不著么,要不到床上陪我會?”

    米珈盯著他看,淺笑不語。

    林義不死心,當下用賤賤的語氣打感情牌道,“再過兩天你就要去日本了,你這一走吧,又得過年才能見到。

    哎,小半年呢,小半年呢,小半年呢,我的思念喲,我的愛如潮水喲...”

    看到林義罕見的對自己露出孩性的一面,米珈隔著一張床足足看了他有一分鐘。

    然后說,“好。”

    女人起身了,

    在林義詫異的怔神里動身了。

    只見米珈深呼吸一口氣,彎腰輕輕脫掉鞋子,像某種祭祀一樣,放開一切、拋下一切走上了床。

    輕捻被褥一角,女人在林義的注視下,緩慢而優雅的坐了進來。

    確實是坐了進來,她并沒有躺下。林義知道,這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也不知為什么,剛才還有心情開玩笑的林義,此刻突然感覺到了心跳,整個人一下子也正經了起來。

    他知道,米珈能在艷霞常住的屋子里走到這一步,已經是跨越她的底線了。

    她只是想向自己傳遞一個信息:我對這份感情是認真的。就像《知心愛人》里面唱的那樣,讓我的愛伴著你,直到永遠...

    同床“共枕”,心有靈犀,兩人在昏黃的深夜里聊起了很多往事。

    后來,林義問,“當初在邵市火車站,如果我換成于海或者武榮,你會幫著提書嗎?”

    米珈頓了十來秒,才回答說,“武榮會,于海不會。”

    林義翻個身側頭仰望著她,“意思是在你心里,我還不如武榮?”

    米珈面帶微笑,卻答非所問的說,“武榮雖然對我有好感,但這些年下來,卻從沒在言行舉止上有過半分不妥,一直以誠待我,是個可以交一輩子的朋友,我很感謝他。”

    說完武榮,米珈又說于海,“于海雖然沒有太過分的舉動,但他還太不成熟...”

    這個“還不太成熟”,林義幾乎是秒懂,于海太作了,因為禁不住思念頻繁去東京找她,已經打擾到了女人的日常生活,這減分太嚴重了。

    就算今后作為朋友都減分太嚴重了。

    林義問,“于海在東京租房里看到了什么?”

    又見提到這個問題,但今時不同往日。這次米珈不打算直說了,而是微微仰頭望著房頂的水晶燈怔神,過了許久才莊嚴地開口:

    “我畢業時,你來東京,我在那等你。”

    這是一個承諾,也是一個相守的約定,受到感染的林義也不再逼問,鄭重的應聲,“好,你等我,我會來的。”

    提到東京租房,林義又想起了生日那次,于是又好奇問:

    “你上次和我講,你當時沒能阻攔住你父母進屋,那他們也看到了?”

    米珈還是不回答,反而收回水晶燈上的視線,側頭安靜里問林義,“傍晚你見到了淺草母親嗎?”

    不知道她莫名其妙的提這個問題干么子?

    但林義還是感覺有些不對,“你怎么知道淺草母親來了?”

    不應該啊,淺草母親是米珈上樓后才出現的,她怎么知道?

    “我們出發去醫院的時候,一輛桑塔納就在馬路對面的中大門口停著,后面也跟我們去了醫院。

    我們從醫院出來,那輛桑塔納也一直遠遠的吊在后頭。”

    林義心驚,“你看清楚了里面的人嗎?這樣危險的跟蹤怎么不告訴我?”

    米珈笑著掃了他一眼,“看清了,一個中年女人。

    我問過你樓下的學姐,她說是給你送包裹的女人,所以我猜測是淺草母親,就沒管閑事了。”

    “我...”

    mmp,林義心里那個氣啊。

    合著自己和劉薈都被她母親給蒙在鼓里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什么赴約朋友?感情是在書店對面守株待兔呢。

    而后面之所以上樓,八成是怕她女兒和自己單獨相處擦出什么火花吧!

    不然怎么遲不來早不來,偏偏那個時候來,就好像掐著時間一樣!

    太精準了,精準到可怕!

    而且這時候林義也反應過來了:既然在日本劉薈都沒勸住她母親來羊城找自己。怎么可能在書店二樓的樓梯上阻止得了呢?

    何況時間還那么短,就那么被劉薈勸走了,真的有那么好勸?

    天,這又是一個不對付的女人。

    好吧,事已至此,對劉薈母女,林義也就捏鼻子認了。

    但問題是...

    還有更無語的是。米珈竟然早就發現了,卻不但不和自己說,還用一種“你猜猜猜的身份”把禹芳給忽悠住了。

    絕對是忽悠住了。估計在之前的禹芳眼里,米珈和自己同住一屋好幾天,心里肯定有諸多猜測和八卦了吧。

    而米珈正是利用這種模糊的身份把對方給鎮住了。禹芳不敢得罪未來有可能成為老板娘的人啊,那就只能默契的隱瞞自己了。

    在這一瞬間,林義想死的心都有。

    風輕云淡一個個的,一個個的,都不省心。

    米珈看林義面色不斷變化,也是好笑,“你很怕見到淺草母親?”

    林義白了她一眼,知道她下面的問題可能更加不好回答,干脆裝作沒聽到了,裝作困了,郁悶的翻個身子睡覺。

    ps:厲害吧,外面游玩用手機湊了一章。

    票票,我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