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二章,日記

從1994開始
     林義郁悶的翻個身子睡覺,回顧白天的種種,心中的疑惑這時也終于解開了。

    之前他還困惑,為什么理智如米珈,會選擇傍晚的時間段、在臥室給自己衣服拍照?

    現在明白了。人家是因為篤定淺草母親會拖住自己很長一段時間,才那么心安理得的、從容不迫的拍攝的吧。

    但人算不如天算啊,沒想到自己只呆那么幾分鐘就上樓來了,也沒想到被自己逮了個正著。

    不過這次能和米珈意外的發展關系,也是多虧了劉薈母親的暗中助攻。

    這么一想,emmm...,也不是不能接受,對方怎么說也是有功之人。

    林義在腦海里過濾劉薈母女的時候,劉薈也在想他。

    在臨街三樓的暗室里,攤開剛洗出來的一系列跟蹤偷拍照片。看著照片中林義在書店倉庫抓著米珈右手的自然形態,看著醫院注射室里兩人有說有笑的和諧畫面。

    一向知道林義有女朋友、卻還看得很開的劉薈突然堵得慌。

    心塞了。

    自從相知相識到親吻,再到同林義一起游玩富士山、一起旅行完東京后,投入全部身心的劉薈心里就發生了變化:

    “之前我心里裝著你,但現在我希望,你心里也有我。”

    隨著兩人年歲的愈發增大,隨著自己愈發的想念,劉薈第一次有了想要去做點什么的沖動,去實際做點什么接近他、擁有他。

    這也是她沒全力去阻止母親來羊城找林義的原因。

    她一方面希望自己和林義是純粹的,但另一方面又希望借助母親的插足給自己帶來更進一步的契機。

    但看到照片中的米珈,以及米珈那身形俱佳的模樣。自喻為假面女王的劉薈心里有了一絲急迫,也有了一絲活的很辛苦的感受。

    旁邊沙發上,瞧著劉薈郁郁寡歡的清憐樣子。端著咖啡喜聞樂見的以秀一邊小抿幾口,一邊口齒清晰地取笑女兒:

    “這人呀,一旦某種想要占有的念頭浮上來,就變得不快樂了。”

    卡蹦卡蹦...

    仿佛有一柄利刃在虛空中斬斷兩人塑料式的母女關系,一向愛笑、且笑的非常甜的劉薈此時擰巴成了麻花臉。

    她是好氣、好笑、又好無奈。攤上這么一個喜歡看自己女兒懷春、卻更喜歡看女兒懷春而苦求不得的母親。

    劉薈突然覺得人生好難!

    心酸過后,劉薈有點痛心疾首的斥責道,“這位女同志,您知道虎毒不食子嗎?”

    以秀一愣,隨即用一連串“哈哈哈哈...”的笑聲把劉薈氣暈了。

    不以為意地盡興笑完。

    以秀繼續喝了幾口咖啡,接著問了一個自人類誕生以來就有了的、古老而又經典的問題:

    “你喜歡他什么?”

    劉薈自認為從來就不是一個膽怯的人,但還是不愿意去回答諸如此類的愚蠢問題。

    不想浪費時間去看一眼還在尋歡作樂的豆腐渣母親,劉薈帶著照片回到了臥室。

    瞅一眼照片上的林義,又忍不住看了眼米珈,當以秀那輕佻找刺的話語又飄進來腦海時,劉薈悶悶地嘆了口氣。

    腦袋死機,一臉無措樣子的癱坐了會,隨即順過書桌上的鋼筆,擰開筆帽,在日記本上開始寫:

    “今天無良的母親大人又一次問我,我喜歡他什么呢?

    緣從何起,一廂情愿的我也不知道。

    要是知道了,那應該趁他還小的時候就綁著他往原始森林跑,不讓他見外面的妖魔鬼怪。

    但愛戀他是我青春里最美好的回憶,最怕看無疾而終的結局。

    別看我人前總是笑,但我卻是一個裝逼氣息十足的假面女王,

    總是忍不住落淚,可往往還是忍不住自虐似的看照片。

    在以我為王的日記世界里,我必須卸下一副善良、和氣、且知書達理的老好人偽裝。我承認,我嫉妒了,我吃醋了。照片上的這個女人太他媽的給我壓力了。

    生活中美好的故事總是極少數,總想活在幻想中,可現實總是拖住你的腳步。

    許久忍著沒見過沒有聯系,我假裝以為我可以...

    但是一閉上眼睛卻總在夢中見到了,夢中你背著身子不讓我看你的正面,可心里的聲音說那就是你...”

    ...

    劉薈徹夜未眠寫著日記的時候,知道身邊有人陪伴的林義捯飭捯飭,這次是真的睡著了。

    雖然睡的很祥和。

    但有點絨毛的青澀臉上卻擠滿了苦惱和孤單,心疼不已的米珈靜靜地鐫刻著這一幕,希望印在腦海里。

    她知道,在過去十多年里,被父母相繼拋棄的林義其實活的很累,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也活的很苦,心里一直有種恐懼。

    也產生了難以抹除的心里陰霾。

    別看林義現在有人喜歡,也別看林義現在也上了不錯的大學,更別看他現在事業有成。

    但女人能感受到,身邊熟睡了的人一直生活在不安中,缺乏安全感。心疼他,愛惜他,這也是為什么自己會選擇留下來的緣故。

    其實米珈自己也不知道留下來能具體干什么?能幫他分擔什么?

    但她敏銳的察覺到他渴望自己留下來,自己能給他帶來身心上的愉悅。

    一整天下來,他看自己的眼神就是最好的證明。

    不管怎么說吧,其他的也說不好,但至少一點米珈還是無比自信的,自己有讓他孜孜不倦的本錢。

    如果自己像母親一樣保養好的話,這個本錢可以延續幾十年。

    ...

    一夜好夢,林義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邊一片透亮,雨停了,取而代之的高高掛著的太陽。

    瞄一眼電子表,時間悄無聲息的來到了11:19,大晌午的真是不早了。

    可能是睡過頭了,有點無力,林義在床上懶懶的翻個身,右腿倦了倦被子,鼻子聳動聳動似乎還能聞著米珈的淡淡氣息。

    可惜了啊,這女人真的是時時刻刻這么冷靜,自己睡著后肯定跑隔壁房間去了吧。

    有點餓,又不想動,怎么辦?似乎涼拌,人家又得病又是照顧自己,睡的比自己還晚,還能怎么辦,起來吧。

    ps:趕了一章,下午要去修改前面那一萬字,要解禁才行,來一波支持唄,哎喲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