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四章,0碎

從1994開始
     馬平彥說,沒發生自己砍自己手臂之前,左曼看他的眼神和看之前那個臨時男朋友沒什么區別。

    只是把他當作用來打發時間和舔傷的過渡品,僅此而已。

    但自從治好手臂從醫院出來后,左曼對他整個人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雖然166的左曼比164的馬平彥還高兩公分,但卻一點也沒嫌棄他矮。

    在一次午餐后,左曼和他進行了一次敞開心懷的坦白。

    人家如實說了她的過去和不光彩的地方,同時讓馬平彥自己決定,是否要不要留下來陪伴她。

    這是轉正了?

    可代價也不小,林義在心里腹誹一遍,就問,“看你這樣子是答應了吧?”

    馬平彥說,“我都付出這么多了,肯定想試著和她走下去,也許我們真的合適也不一定。

    我答應過她,從大三開始不再玩游戲,一定好好努力讀書。”

    說到讀書,馬平彥瑟瑟發抖的瞧一眼正在和攤販討價還價的左曼,頓時就有些泄氣的自怨自艾:

    “義哥,我現在是想好好讀書了,可上學期期末考試都掛了3科,還有一科馬原連補考的資格都沒,我現在愁的都不知道怎么辦。

    而且我最擔心的是學校勸我留級,那可就丟到姥姥家了,以后哪還有臉面在中大這一片地呆下去。”

    想起“拔舌地獄”在課堂上給馬平彥判的死刑,馬原課直接掛科,大學四年補考的機會都不給。

    林義也是無語,同時好想罵一句活該。

    人家“拔舌地獄”好歹也是學校四大金剛之一,一個學期你一節馬原課都不上,意思意思的態度都不表示下,拔舌地獄怎么可能給你活路。

    問,“兩年下來,你一共掛幾科了?兩科?還是三科?”

    馬平彥垂頭喪氣地訴苦,“大一下學期一門補考沒過,大二上學期也有一門補考沒過,加上沒有補考資格的馬原就三門了。

    要是開學補考還有一門沒過,我就真的可能要被留級了。”

    林義,“......”

    不過還是不忍心打擊他,畢竟看馬平彥這態度,大有浪子回頭的架勢。

    于是說,“你想那么多干什么,趁還有一段時間,趕緊備戰補考吧。”

    暗示了這么多,看林義不接茬,馬平彥想哭的心都有了,頓時腆個臉求饒:

    “義哥,我的好義哥誒。你不是和盧主任非常熟悉么,有時間也帶我認認門啊,絕對的好煙、好酒、好菜、好飯伺候啊。”

    林義樂呵了,“你哪只眼睛看見我們熟悉了。”

    “連著,三只眼睛都看見了。

    你們不是經常勾肩搭背在校外一起吃飯么,我的好義哥,幫個忙,咱以后就是你的人了,白天晚上隨便招呼隨便用。

    你要是見死不救的話,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他們怎么活啊...”

    面對無恥至極的叨逼叨逼,林義腦莫心直冒涼氣,“感情你今天抖露這么多隱私,就在這等著是吧?”

    馬平彥很是光棍的承認,“那是沒辦法了。和管院領導熟悉的人我就認識你義哥一個,不抱你這大腿抱誰的啊?”

    “行了行了,先好好努力才是正事,說不定過了呢。”

    對于需要看別人臉色的事情,不論大與小,按林義的沉穩性子是從來不會拍胸口保證的。

    雖然盧博士肯定會賣自己面子,但這么隨意消耗人情有點不劃算。

    再說了不鞭策一番馬平彥,不到山窮水盡的地步,鬼曉得他行不行。人都是被逼出來的。

    反正吧,不到迫不得已,自己是肯定不會冒冒然插手。

    當然了,同窗幾年,幾人關系也挺不錯,要是他真有留級的風險,自己最后肯定會管。

    只是不想讓馬平彥覺得太輕松,不然說不得他又慣性般的逃課了,那就違背了初衷。

    聊完,才發現十來分鐘就這么過去了,后知后覺的兩人趕緊撤乎。

    來到米珈身邊,林義看了看女人手里的袋子,已經買了黃鱔、油麥菜、五花肉和茶樹菇。

    全都是自己愛吃的,這下子他總算反應過來了。

    如果說東京就餐米珈都點了自己喜歡的,可以說是偶然,可以說是正好兩人胃口類似。

    前段時間在金銀屋點菜還是自己喜歡的,還可以勉強說偶然。

    但這次人家同以往一樣摸準了自己的脾胃,要是再說偶然就講不過去了。

    得,林義暗暗砸吧砸吧嘴,看來高中的時候,自己沒少當標本,時時刻刻處在顯微鏡下被她觀察呢。

    見他查看完,米珈問,“這些夠嗎?還有什么想吃的沒?”

    林義從她手里接過一串串塑料袋子,直起身子就說,“再去買只鴨吧,小半邊鴨子燉茶樹菇煲湯,其他的放點天麻之類的蒸著吃。

    不過可能要花點時間做,就擔心你餓。”

    “我還好,現在不怎么餓。”

    “那行,鴨子在東邊有賣,我們從這邊過去。”說著,林義指了指前邊的彎彎繞繞,開始帶路。

    買完主料買配料,兩人回到家的時候,正兒八經的中午十二點了。

    在廚房忙活的時候,林義對米珈說,“廚房有些臟,我一個人弄得過來。要不你去客廳看會碟片,聽會歌,或者看會電視也挺...”

    沒等他說完,米珈就那么靜靜地盯著他眼睛看,再一次感受到了比蘇溫還有壓迫感的眼神,林義識趣的閉嘴了。

    人家不在乎臟不臟,也不在乎餓不餓,只想安靜處這么一次,當做一個平時可以回憶的光陰。

    一個洗菜,一個做菜。

    聊的雖然不是情情愛愛,但小時候的故事和高中三年的情結,也讓兩人無比舒服。

    茶樹菇擇好了,又在清水下洗了四遍,起身抖了抖手上的水珠子,米珈問:

    “你和艷霞武榮他們的小時候總是繞不過茶葉山,真的有那么美嗎?”

    林義說,“一望無際十多畝茶葉山,綠油油的平鋪在山腰,美肯定是美的。

    不過也分情況,像我們這種農村人,看多了也就習慣了。

    要是你們城里人第一次看的話,會感覺呼吸都是甜的,青山綠水,鳥語花香,美的震顫靈魂...”

    嘚吧嘚吧賣弄一番,看到米珈愈發向往的眼神,林義突然心里一驚,該死的自己竟然得意忘形了,把米珈往家里帶,那不是在那禎頭上拉屎撒尿么?

    以那鄰家的不穩定性格,自己真是有可能活膩歪了。

    果然,米珈說,“寒假我和艷霞說好了去她家里玩,到時候順便去你們村看看。”

    心塞,但人家都這樣說了,林義也只得硬著頭皮點頭。只是祈禱別被那禎姐過早的發現問題才好。

    做糖醋排骨的時候,林義問,“喜歡甜一點的,還是淡一點的?”

    “甜一點。”

    下蔥、姜、料酒,排骨過水撈出,熱鍋里放油、姜和冰糖,炒化至糖色,再放入排骨和配料煎炒,最后放水,大火收汁。

    模樣和顏色雖然沒有大長腿做出來的透亮,但賣相著實也非常不錯了。

    林義擱雙筷子夾一塊,勁直往米珈跟前送。

    見來到嘴邊的排骨,女人只是挑開眼皮望了眼那男人,然后張著小嘴配合著吃了起來。

    “味道怎么樣?”

    “挺好,有我老家的味道。”

    “是吧,那我喂你再吃一塊。”

    米珈頓了頓,還是說了聲,“好。”

    一個糖醋排骨,一個茶樹菇鴨湯,半邊蒸鴨,還一個爆炒黃鱔。

    很奢侈。

    可惜米珈不能喝酒,就只好拿一瓶可樂和林義將就著吃。

    吃飽喝足,兩人并排盤腿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

    當電視里的天氣預報說傍晚有暴雨的時候,林義提議去街上逛逛。

    米珈似乎感應到了什么,盯著電視足足楞了好幾秒,才說,“好。”

    開車逛了一圈,兩人先是去了一趟公園;中間又逛了會街,挑挑揀揀吃了一路的街邊美食;后面興致來了還拜訪了一座寺廟。

    兩人跪在觀音菩薩面前各自祈禱,當林義念叨了好一番起身的時候,發現米珈還在默念。

    出了寺廟,林義忍不住問,“你信佛?”

    米珈沒說信也沒說不信。

    只是說,“我爺爺奶奶非常信這個,每年的農歷2.19,6.19和9.19都要參加村里集會,給觀音菩薩慶生。”

    “你剛才是許愿了?”

    “是。”

    “什么愿?”

    看著偏過來的頭,米珈笑而不語,明顯不想答。

    天氣越來越悶熱了,感覺要下雨的林義也是抓緊時間辦主事。

    給米珈買了幾套衣服和幾雙鞋,還買了個新的行李箱。女人全程都沒做聲,安靜跟著。

    當林義打算給她買手機的時候,一路很好說話的米珈終于有動靜了,攔住了他,不讓買。

    林義皺眉,“沒手機,我們怎么聯系?”

    米珈盯著他眼睛說,“我可以給你們寫信。”

    “那我要是隔一段時間想聽你聲音呢?”

    米珈沉默了,但還是堅持不讓林義給買。

    怎么勸都沒用,實在拿她沒辦法,林義最后唉聲嘆氣抱怨道,“你這驕傲能不能改改?”

    米珈不做聲,繞過他往前走的時候留了一句話,“今天已經讓你破費很多了,手機我會自己存錢買的。”

    林義氣結,心里隱約明白。

    雖然米珈不再抗拒自己的親昵和相處了,但內心其實還有一道很厚實的城墻和心結在等著自己去攻堅。

    果然啊,米珈還是那米珈,驕傲如她,中間隔了個大長腿,沒那么容易屈服的誒。

    回到書店的時候,燥熱的老天爺如天氣預報般,準時飄起了雨。

    看了眼在書店一樓等待自己兩人的趙志奇和陳明清。

    林義收好傘,問,“有事兒?”

    趙志奇回答說,“她找你同學。”

    聽到趙志奇這么客套的稱呼陳明清為“她”,林義立時笑著打趣,“你們因為留學的事情吵架了?”

    趙志奇尷尬的看了眼冷著臉的陳明清,硬擠了個笑容不再出聲,直等到米珈和陳明清聯袂去了書店二樓,才跳腳抱怨道:

    “老林,這個暑假見到你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無語,這家伙是在遷怒于人呢,但林義可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頓時還嘴道,“真是長見識了呢,你有出息了啊,自己搞不定女朋友,就拿寢室兄弟撒氣?”

    “哎!!”

    重重的嘆口氣,趙志奇說,“自從和米珈長談過后,我家這位是死心塌地要去日本留學了,脾氣急得給我緩沖的余地都沒。”

    “這有什么好愁的,跟過去留學啊。”

    “家里不許。”

    “腿長在你身上,誰管得住你?”

    “腿是在我身上,可錢不在我身上啊。怎么跑?”

    聽到這里,開著玩笑的林義認真了幾分,“你家里還真不讓你去日本呀?”

    “我媽我姐說去哪都一樣,無所謂,看我自己本事。但我那爸,太暴躁了,說我要是去日本就打斷我四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說到這,趙志奇感覺特別難受和委屈,“老林你說說,都什么年頭了都。

    我家那老家伙還死倔死倔的,明清可是我花了一年多時間好不容易才追到手的,真是叫人瘋狂。”

    碰到這種愛國人士,林義不想發表任何意見。雖然要迎來新時代了,但這類人在國內可還有不少。尤其是上了年紀的人。

    于是問,“那你們的關系,陳明清打算怎么處理?”

    趙志奇有氣無力的貼著墻壁,兩眼望天的說了句,“她讓我相信她,讓我等她。”

    林義想了想安慰道,“如果你真的不能跟去日本留學,就選擇相信她吧,我覺得你媳婦是愛你的,你要有信心。”

    “信心個麻麻,這時候不信也得信了。”趙志奇說這話的時候很小聲,無奈中充滿了怨憤。

    ...

    邵愛荷來羊城了,一起來的還有她老師錢老頭。

    因為米珈在書店,林義不方便把項鏈的事情透給她知道。索性找了家不錯的茶餐廳招呼了兩人。

    “這是我的設計圖,你看看。”錢老頭雖然不怎么愛說話,但卻是一個做事非常利索的人。

    一進門,茶水都顧不得喝一口,就攤開設計圖給林義講解了起來。

    ps:并不是水字數吧,三月曾說過,每個人物角色都會安排一個結果,所以呢,大家將就下吧,畢竟也不是什么有熱度的書,對吧,請多多容忍下,讓三月把想寫完的寫完。

    然后的然后吧,也不用多說了

    最后謝謝一路支持的兄弟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