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我的荒唐史繁體版

第49章 期盼已久的“準兒媳婦”終于出現

我的荒唐史
     “爸,勞動節我帶個女孩兒回去!到時,您和我媽好好看看,幫著把把關!”四月份的一天,小鐵蛋突然給我打電話說道。

    “嗯!”我隨口應答道。

    一時激動,我竟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甚至,都沒想好該如何表達內心的喜悅之情;當時,我和甄薔正在果園里忙著給葡萄樹噴灑農藥;掛斷電話之后,我一時楞在那里,以至于忘記關掉噴霧器的開關;任憑本就沒剩下多少的藥液,恣意地浪費著。

    “你合計什么呢?一會兒,藥都淌沒啦!”旁邊,正在幫忙的甄薔,突然大聲地沖我喊道。

    “鐵蛋說,他五一帶對象回來!我尋思,咱倆是不是該提前回去準備一下?”在甄薔的提示下,我趕忙關閉農藥噴霧器,并默默地建議她道。

    “那你把家伙事收拾一下,咱倆現在就回家準備去?”甄薔淡淡地說道,很明顯是在調侃我“亂了方寸”。

    沒注意到她的表情,我一時竟當了真,伸手就要收拾地上的噴霧器和管帶。

    “你還真收拾?藥還沒打完,你著什么急?他們又不是明天就回來!”甄薔邊拽著我的胳膊,邊無奈地急忙阻止道。

    我尷尬一笑,趕忙又重新開始手里剩下的農活兒。人要是心情愉悅的話,忙活起來既省時又省力,活計還能完成的非常細致;沒一會兒,我就把整片葡萄樹的農藥,全都噴灑完成。

    有關接待客人的準備工作,自己和甄薔有不一樣的看法;我主張去飯店好好張羅一桌,這樣看起來也有面子;而她卻認為,在家邊吃飯、邊聊天則更顯溫暖;我雖然貴為“一家之主”,最后還是被“枕邊風”吹上了頭,不得不服從甄薔的安排。

    等待的滋味,總是令人煩躁的,忙碌卻使人倍感充實;時間就是在這種不同心情的交替中,一點一點地流轉,不快不慢、不爭不搶!

    轉眼間,就到了勞動節!這天,我和甄薔早早地起床;先是將房間的整潔情況又仔細檢查一遍,然后才開始準備午餐;之前,我們還為這次重要的“會晤”,特意買了新衣服、做了新發型;不明就里的鄰居,一度認為我和甄薔是要去補拍婚紗照。

    不到十點鐘,小鐵蛋就驅車返回家中,甄薔高興地接出去好遠;我也高興,但不知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只是默默地站在院門口等待著;要是甄薔足夠高大的話,我甚至會不好意思地躲到她的身后;畢竟小鐵蛋是第一次帶女朋友回家,我希望自己這個做父親的,能給人家姑娘留下好印象。

    “叔叔、嬸嬸好,我是甜甜!”剛下車,懂事的姑娘就趕忙微笑著向我和甄薔點頭問候道。

    順著銀鈴般的聲音望去,站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姑娘。只見她,一身黑色休閑裝打扮;長長的頭發又黑又亮,用皮套扎得一絲不茍,整齊地垂過肩頭;櫻桃般大小的嘴巴上方,雕琢著挺拔的鼻子,上面架著圓形的金屬框眼鏡;略顯嬰兒肥的臉蛋上,則鑲嵌著一對兒淺淺的酒窩;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撲閃著,笑起來格外的好看。

    “好,你也好,快進屋!”甄薔微笑著回應道,邊說著,邊示意甜甜往屋里走。

    我只是微笑地附和著點點頭,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此時,激動的心情,根本無法用語言表達。

    “哎呀!能不能眼里有點我,這還有個大活人沒下車呢!”剛停好車的小鐵蛋,假裝生氣地戲謔道。

    難得見他跟我們撒嬌一回;長這么大,

    也只是屈指可數的幾次而已!

    “有點正行!”我還是老思想,生怕小鐵蛋在人家姑娘面前出丑,故意訓斥、實則是提醒他道。

    可能是猜想到我的心思,小鐵蛋只是憨憨一笑,啥也沒說;難得,這家伙今天居然沒頂嘴!

    沒坐一會兒,就到了該做午飯的時間。因為所有東西都已事先準備好,只需放在鍋里簡單地翻炒一下就可以;不顧甄薔的反對,甜甜也來幫忙,主動承擔起收拾碗筷和端菜的任務;我和小鐵蛋,則沒話找話地坐在旁邊閑聊。

    不長時間就杯盤羅列,各色菜品擺滿一大桌;都收拾好后,我們四個人則依次而坐。

    “第一次來,也不知道你愛吃什么,我就憑感覺隨便做了幾個菜!來,別客氣,多吃點!”邊給甜甜夾菜,甄薔邊微笑著對她說道。

    “對,多吃點!”我也趕忙跟著說道。

    “叔、嬸,您二位放心,我是不會假裝客氣的!”甜甜笑著回答道,當即就往嘴里送了一口菜。

    “阿姨的手藝真好,做得菜真好吃!”甜甜邊細細地品嘗著,邊忍不住贊嘆甄薔的廚藝道。

    “爸,您戒酒了?”正低頭吃東西的小鐵蛋,邊大口咀嚼著邊疑惑地看向我,填滿菜的口中,突然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道。

    “嗯,戒了!”我躲開小鐵蛋的目光,假裝淡定地回答他道。

    “少喝點,我知道您是不可能戒的!碗柜里的酒瓶都被我發現了,還裝相?對了,甜甜特意給您買的好酒,還放在車里,我去拿給您嘗嘗!”小鐵蛋笑著對我說道。

    不待我做出回應,他早已飛快地跑出屋子,拿酒去了。

    “爸,您嘗嘗這酒味道怎么樣!”倒滿酒后,小鐵蛋略帶期盼地看向我道,示意我趕緊品嘗一下。

    “好酒!這酒口感真不錯!”我抿了一小口,然后假裝仔細咂摸滋味后,意味深長地回答小鐵蛋道。

    一時疏忽,我只顧喝酒,竟忘記去看他手中拿的瓶子;聽完我的評價,甄薔娘倆相視一笑;緊接著,小鐵蛋又附在甜甜耳邊低聲說著什么,引得人家姑娘也跟著抿嘴笑了起來。

    “笑什么?咋地了?”我以為自己的臉上或者身上沾了什么東西,邊拍打邊緊緊地盯著小鐵蛋,疑惑地問他道。

    “其實,這就是碗柜里的酒!我就想試試,您到底有沒有戒掉!”小鐵蛋邊哈哈大笑,邊跟我道出實情來。

    我仔細看了一下攥在小鐵蛋手里的瓶子,可不就是自己平時喝的高粱酒;既然話已經說明,他們三個人也干脆不憋著了,一起捧腹大笑起來,這讓我更加不好意思;沒辦法,我只能撓撓頭,也跟著一起尷尬地笑了起來。

    “這半輩子,你的酒是白喝了!”甄薔邊笑著,邊調侃我道。

    在說說笑笑中,每個人都變得輕松自在起來,我自然也不再拘謹。通過聊天得知,甜甜老家也是農村的;和小鐵蛋一樣,都是大學本科學歷;兩個孩子是在出差的火車上相識的,已經交完很長一段時間了;更重要的是,小鐵蛋早已見過甜甜的父母,并且還得到了對方的認可。

    甄薔和我高興地不知該如何表達心情;總之,小鐵蛋喜歡的姑娘,我們必然會全力支持;懂事的甜甜也確實討我們喜歡,落落大方且又知書達理;另外,雙方的家庭環境也相當般配,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戶之家;更為難得的是,兩個孩子是真心相愛的;從二人對視的眼神里就能看得出,他們彼此充滿了愛意。

    這一次,臭小子終于說話算數了!看來,我當老公公的日子,也為期不遠了!

    通過短暫地接觸,我和甄薔越發地喜歡上甜甜這個小姑娘;她從沒有對我們的居住環境或生活條件,有什么怨言;相反,每天都會力所能及地幫忙干一些活計,盡管我和甄薔幾經勸阻。

    在家沒待幾天,甜甜和小鐵蛋就一道返回省城了。臨行前,甄薔跟甜甜提出打算和她父母見面進而商量一下二人婚姻大事的想法;沒想到甜甜一口就應承下來,并表示她父母也有同樣的想法,而且早在來之前他們就已通過電話。

    事情比想象的還要順利,現在就只差兩家大人最后見面;到時,就可以把兩個孩子的親事,徹底確定下來了!

    小鐵蛋的婚姻大事,總算是有了眉目;懸在我心里很久的一塊大石頭,也終于落了地;很長時間,我都沒有過這般酣暢淋漓的感覺;時常過來串門的老鄰居,也在我的眉眼間觀察出喜色;不待他們發問,我就主動把小鐵蛋帶甜甜回來的事和盤托出;左鄰右舍都是看著小鐵蛋長大的,聽說他帶女朋友回家,自然是跟著一樣高興;當然,也免不了對我恭賀一番;嘴上說得滿不在乎,其實,我心里還是受用的不得了!

    沒過多久,這件“喜事”就傳到大哥的耳朵里;我們兄弟之間的關系,也正是因為此事,才重新一點一點地緩和起來。

    “耀光,聽說你家老三的小子帶媳婦回來了,你知道嗎?”大哥的鄰居朱明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綽號“二百五”的,與之閑聊時不經意間問道。

    “沒聽說呀!俺家老三住在大前面,我一般也不過去,你說我才知道!”大哥略帶驚喜地回答道。

    很顯然,他對此事,真的是一無所知。

    “你這個當大伯的,也太不拿自己的侄子當回事了!那可是你們老鄭家唯一的男丁!說句不好聽的,等你將來入土那天,不得指著人家孩子逢年過節的給你燒點紙?”二百五半開玩笑,半當真地說道。

    自古以來,我們三義村就民風彪悍,開起玩笑來也是無所顧忌;有時,根本就不考慮對方的感受。

    “二叔,也不怕你笑話;為了父母養老和土地動遷那點事,這兩年,我們哥兄弟之間很少走動;現在回頭想想,我還哪有臉再面對老三兩口子!”大哥眼圈泛紅,非常感慨地說道。

    “我看老三那小子,每次回家不都來看你嗎?你直接就坡下驢多好,何必硬撐著?”二百五一本正經地建議大哥道。

    “我也想過!就怕自己主動登門以后,老三兩口子不搭理我;到時候,多下不來臺!”猶豫半天,大哥無奈地回答道。

    “你是犯錯在先,但既然能主動登門,那就代表有真心悔過的決心;更何況,你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才去的;老三兩口子要是不搭理你,那就是他們不懂事了!”二百五極其認真地幫大哥分析道。

    “二叔,你說得有道理,我就是一直沒有別過這個勁兒!今天聽你這么一說,我算是徹底想通了!”大哥開心地表示贊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