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94章 伊戈的生命理論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星爵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站在一個金碧輝煌的大廳里,面前還有一個慈眉善目的地球老男人。

    他一個骨碌從地上爬起來,掏出雙槍戒備說道:“大叔你誰啊,也是被那些外星怪物抓來的嗎?”

    那個老男人搖了搖頭:“不,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些外星怪物!”

    星爵楞了一下,然后下一秒就毫不猶豫的開槍狂射。

    他是宇宙海賊,從來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個老頭子突然詭異的出現在外星球,還自稱是外星怪物,要么是腦子有病要么就是不安好心。而勇度告訴過他,這個宇宙中最可怕的就是腦子有病的人和不安好心的人,因為他們都能不用聯系上下文的突然捅你一刀或者幾刀,所以面對這種人,別嘴碎,先打死再尋找答案才是正解。

    星爵一直以來都是這么干的,這次也不例外,他的連續射擊果然讓他找到了答案,因為能量手槍發射的光束全被被那個慈眉善目的老男人用藍色的能量擋下,穩穩的定在了空中。

    沒人比星爵更了解自己手槍的威力,他可以肯定,就算這人不是外星怪物,也絕對是個怪物。

    “孩子,你太緊張了。”老男人揮揮手輕描淡寫的散去能量手槍的光束,一臉微笑的說道:“我知道我的出現很突兀,我也知道我某些分身造型不太符合大眾的審美觀,但我要說的是,我沒有惡意,哪怕一丁點惡意都沒有。當然,你可以針對這點懷疑,也可以對我的行為進行戒備,只要能讓你安心,我受點委屈就受點委屈了,絕對不會有任何怨言!”

    星爵懵了,拿著手槍后退一步說道:“上一個對我這么體貼的還是小馬丁,因為他是一名推銷員,他想讓我買下三年份的鐳元素布丁的時候就跟你剛才一樣和藹可親,但很可惜,我還是拒絕了,我一腳把他踢下了我的飛船,讓他在宇宙里整整飄了三個星期!”

    老男人來了興趣,好奇問道:“你為什么拒絕?”

    “因為鐳元素對人類來說有劇毒,只要吃下一克就能讓我死幾百回,我非得瘋了才會買下三年份的鐳元素補丁……哦,或許你不知道什么是人類,需要我給你解釋一下嗎?”

    “完全沒這個必要。”老男人呵呵道:“我非常了解地球人,不論是外在還是內在都了解的那種。”

    星爵一愣:“這么說你去過地球?”

    老男人點了點頭:“當然去過。我不會忘記,那是三十五年的事情了。我前往了那顆美麗的特藍星,在上面遇見一個同樣美麗的女人,她活潑又溫柔,聰明又善良,你敢相信嗎,她可以叫出收音機里每一首歌的名字。我無法自拔的墜入了愛河,她也一樣,然后某一天她告訴我,她懷孕了。我們很高興,我們甚至賄賂了醫院的醫生,用X光提前查看了胎兒的性別。我很幸運,那是個男孩,她也非常高興,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在為男孩想名字,等回到家里,她拉住我的手,一臉幸福的對我說,她決定了,孩子就叫彼得。”

    星爵聽的目瞪口呆,喃喃說道:“那孩子……跟我同名?”

    老男人上前一步,緊緊按住星爵的肩膀,

    老淚縱橫的說道:“你不是跟那孩子同名,你就是那個孩子。彼得,我是你的親生父親啊,我已經找了你整整三十四年!”

    “等、等一下!你說你是誰的父親?”星爵可是宇宙老油條了,被騙的次數比別人騙人的次數都多,當然不可能對方說什么他就信什么。他掙開老男人的手,謹慎問道:“你說你是我的父親,有什么證據?”

    老男人也不含糊,直接了當說道:“1979年,美國,科羅拉多州,你的母親叫梅瑞狄斯奎爾,她是一名餐廳的服務員,喜歡的顏色是橘色,最愛聽的歌是舞曲大帝國1。”

    毫無疑問,就是星爵的母親。但星爵扔在猶豫,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猶豫什么。

    “這不夠,遠遠不能說明問題。也許,也許你調查過我呢?”

    這話說出來連星爵自己都不信,他媽就是一個普通的地球女人,他當年也是個屁都不懂的地球熊孩子,人家用得著費勁調查自己嗎?

    “你還不愿承認?沒關系,我還有更直接的證據!”老男人說著,身上泛起藍色的光芒,幾乎同時,星爵身上也泛起了同樣顏色的光芒,與老男人身上的如出一轍。

    不等星爵的驚訝結束,老男人就大步上前,緊緊的擁抱住了星爵,用發顫的聲音說道:“如果不是父子,又怎么會有一模一樣的能量?咱爺倆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我是你爹,這根本不用懷疑!”

    星爵不知道該怎么回應,他只知道對方的擁抱無比溫暖,從小到大,從沒有人給過他這樣的擁抱,自打他記事起她媽就病痛纏身,而勇度不揍他就算是大發慈悲了,更不可能去擁抱他。

    遲疑了一下,星爵緩緩的抬起手,最終也抱住了老男人。

    老男人頓時淚崩,嗚嗚的哭了起來。

    星爵又是感動又是尷尬,一如既往的不著調的說道:“父子相認這大喜的日子,你哭個什么?”

    老男人也不介意,擦擦淚連連點頭:“對對,我不該哭,我應該笑。抱歉,孩子,我可能是太激動了,畢竟我已經與你分別三十四年了,你能理解這份心情的,對吧?”

    星爵撓撓頭:“無所謂啦,我又不是那么小氣的人。”

    老男人笑了:“你簡直跟你母親一樣善良。對了,我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伊戈,在地球的文化中我應該屬于外星人,但更加準確的說,我是星球生命體,通俗點講,我是一名天神!”

    “伊戈?我本以為我爸的名字會更加拉風一點呢。”星爵嘟囔了一句,然后又后知后覺的問道:“天神?你在開玩笑嗎?而且星球生命體又是什么,為什么你剛才要用那些歪瓜裂棗的外星怪物追我,還有,你剛才好像殺死了我的一個……朋友!”

    “恩,你還跟你的母親一樣熱愛提問,不過這是好現象,是智慧的證明。但你的問題很多,我必須一個個的回答。”伊戈伸手向地面一指,泥土和砂石就匯聚起來,最終變成了一張綠色的雙人沙發,星爵摸了摸,那是真正的棉布而不是什么障眼法。

    “連材質都發生了變化也太不講道理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其實你也能做到。”

    星爵大吃一驚:“我也能?”

    “當然,你是我的兒子,自然繼承了我的力量,我能做到的事情,你統統都能做到。”伊戈說完又補充了一句:“當然,這需要練習,但別擔心,比棒球難不了多少,我會手把手的教你,就像別的父親跟他的孩子玩丟球一樣!”

    說起這個,星爵有點不高興了:“我九歲之前曾無比希望有個父親能跟我玩丟球游戲,但那個時候你又在哪里?”

    “很抱歉,孩子,真的很抱歉。”伊戈說道:“那時我的本體遇到了危險,我必須回到這里自保,因此才會迫不得已的離開了你的母親,更離開了你。”

    星爵敏銳的抓住了一個詞:“本體?那你現在的樣子是?”

    “是用我們天神一族獨有的能量制造出的分身,我將意識投射在這副軀體上,以此來跟你對話。”伊戈眨眨眼睛道:“還記得嗎,我說我是一個星球生命體來著。”

    “是的,你說過。”星爵追問道:“但你沒說過到底什么是星球生命體!”

    “這是我的疏忽,不過要回答這個問題也很容易。”伊戈跺跺腳道:“很簡單,星球生命體就是一顆星球具備了生命,我實際上就是你腳下的這顆星球。”

    “沃特?”星爵差點被逗笑了:“星球不過是土和石頭,怎么可能具有生命呢?”

    伊戈笑了笑也沒反駁,而是簡單說了兩個字:“地震。”

    大地隆隆震動了起來。

    “打雷!”

    窗外頓時響起了陣陣雷鳴。

    “暴雨傾盆!”

    雨水從門縫中涌入。

    “陽光明媚!”

    明亮的光芒瞬間刺破烏云,從天窗透射下來,照在了星爵那張呆萌的臉上。

    伊戈攤開雙手:“如果我不是星球,為何能控制這星球的一切?”

    星爵很想說是天氣控制機什么的,但理智告訴他不是。

    天氣控制機原理簡單,但所需能量太大,與回報不符,所以一直是個存在于紙面上的玩意,就算是新星和克里這樣的頂級文明都沒有,更別提眼前這個孤家寡人的老鞋拔子了。

    簡單來說,就是用天氣控制機行騙的成本太高,星爵要啥沒啥,自覺配不上那個價。

    “好吧,我可以接受我的父親是一個球……呃,我是說星球。但你剛才提到的天神又是怎么回事?”

    “很高興你問到了關鍵所在,這是一個漫長的故事,但我會盡量簡短來說。”伊戈回憶了一下,開始說道:“我誕生的時候,宇宙還十分冷清。那時我四周只有各種高溫的星團和流浪的星體,根本沒有任何生命,我也是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后,才發現了‘我是生命’這個概念。接著,為了不被宇宙中錯亂的引力流和黑洞撕碎,我開始武裝自己。我用自身的能量捕捉路過的巖石和土塊,將他們一層層的裹在身上,這個過程大概持續了八十到一百萬年,最終我就變成了一顆行星。”

    “解決了生存問題之后,我就空出了更多的精力。因為無法忍受孤獨,我就開始探索這個宇宙。我用泥土和水制造出了分身,用巖石包裹他們,再用內壓將他們發射到宇宙空間。他們中大多都與流浪星體碰撞被毀,但也有一小部分會成功登陸別的星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都依靠這種原始的方法進行探索,大概又過了一百萬年左右吧,我探索了我周圍的七十七個星系,但無一例外的,我沒有發現任何生命的跡象。”

    “我曾一度悲觀,認為宇宙中真的只有我一個生命,甚至我都打算就這樣孤獨一生了,但在第三個一百萬年中,我終于在一顆全是海洋的星球上找到了新的生命。他們擁有藍色的皮膚,沒有鼻子卻長著腮,他們的手指之間連有蹼,因為這能幫助他們更好的在水里活動。他們見到我先是驚訝,然后是恐懼,但在我的不懈努力下,語言不通的我們終于想辦法化解了誤會,最終成為了好朋友。那些小藍人熱情好客,他們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我,我也用神力建造了一座巨大的房屋供他們居住,我們在星光下載歌載舞,我在那顆星球上一住就住了十年。”

    “終于找到了朋友,你不再孤單了,你當時一定覺得很幸福吧?”星爵問道。

    “是的,我很幸福。至少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很幸福。”伊戈嘆了口氣,接著說道:“但直到某一天,這份幸福全部變成了失望。”

    星爵好奇道:“發生了什么?”

    “死亡!”伊戈答道:“小藍人的族長,我第一個見到的生命,他死了。不是戰亂也不是疾病,僅僅就是衰老。我不明白,為什么昨天還好好的,今天就再也不會動了。于是我又等了一個十年,這次我的那些朋友們無一例外的全都死了,我這才明白,他們的壽命是有限的,而且只有短短的十五到二十年。”

    “我很遺憾。”星爵安慰道:“但有個混蛋告訴我,生命的意義不在長短,而在內容,他們認識了你,走完了豐富精彩的一生,就算死了,也肯定是死得其所。”

    但伊戈卻出人意料的否認了這個說法。他大搖其頭道:“不,彼得,你完全錯了。我不知道是誰告訴了你這種謬論,我要說的是,生命的意義就在其長短,過于短暫的生命也就不配稱為生命,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對宇宙做出任何貢獻。在目睹了朋友一個個死亡之后,我終于明白了一件事,我壓根就沒有找到新生命,那些小藍人也根本不算生命,我依舊孤獨,依舊是獨自一人。但我有意識也有思想,我渴望交流,也懷念那些與朋友相伴的日子,所以我非但沒有放棄尋找新生命,反而還更加熱衷了。”

    “我一次性制造了數以萬計的分身,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像孢子一樣將他們釋放到宇宙中,這次尋找的規模史無前例,持續的時間也絕無僅有,足足一千萬年,我用了足足一千萬年去尋找跟我一樣的生命,真正的生命,但是,我失敗了。宇宙中有無數星球,卻沒有一個跟我一樣擁有意識。我絕望了,我開始漫無目的的在宇宙中游蕩,肆意揮霍著自己無限的生命,在這期間,那些跟小藍人一樣的東西開始在宇宙中井噴式的出現,我也曾前往過他們建立的城市,但這回僅僅是冷眼旁觀,因為我知道,我一個眨眼的功夫他們就會紛紛死去,根本不值得我為其付出一丁點兒感情。”

    “我本以為我會就這樣孤獨一生,直到我看到了那些東西生產幼崽的過程,然后我就悟了。”伊戈雙眼放光,張開大手說道:“同類并不是憑空而生的,它是因為被制造才產生的。被動等待同類誕生的我就是一個蠢蛋,我應該主動出擊才對。沒有同類,我就創造同類,宇宙中的星球不計其數,她們都是一顆絕佳的胚胎,就等著我去澆灌!”

    星爵聽完親爹的前世今生,砸吧了砸吧嘴,撓撓頭道:“不是,你還偷看過人家干那事啊?刺不刺激,姿勢多不多啊?”

    刺你個大頭鬼,你這小兔崽子關注的地方是不是有點不對?

    伊戈覺得受到了精神污染,賊嚴重的那種。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