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繁體版

第296章 色批父子

漫威之我是防火女
     前面說了,星爵是宇宙海賊,是地地道道的惡棍和違法者,壓根就沒有任何文化素養可談,所以伊戈的長篇大論對其他人來說或許是震撼無比的,但對于星爵來說就一個字:我爹果然隨我,也是個碎嘴子

    在星爵看來,啥是生命跟他有個雞兒關系,制造生命才跟他有個雞兒關系,于是伊戈有違常理的神生觀非但沒有沖擊到星爵一絲一毫,星爵那滿是色欲的人生觀反而還把伊戈給沖擊的不輕。

    沒道理啊,我又不是老色批,但我的兒子為什么會是個老色批呢?

    就像烏鴉不覺得自己黑一樣,布種全宇宙的伊戈也不覺得自己是個色批,他理解不了星爵的腦回路,干脆就不去理解了,反正在他看來,兒子就應該聽自己的,他怎么想的無關緊要,他只要按照自己的安排去做就可以了。

    既然單純的語言無法打動這個兔崽子,伊戈干脆就讓他親眼去看。

    就見伊戈伸出兩根手指在星爵額頭一按,就通過星球能量將他這數千萬年的經歷一五一十的直接呈現在了星爵的腦子中。

    畢竟連托尼都能弄出個直接作用于人腦的擬態系統,自稱天神的伊戈自然也能做到。

    甚至說,因為體內同樣存在著星球能量,這種投射在星爵身上體現出來的效果也更加逼真。

    仿佛是呂洞賓經歷過的黃粱一夢一樣,星爵也進入了類似的“夢境”中,而且呂洞賓在夢中依舊為人,星爵在夢中卻變成了一個球。

    確切的說是星球。

    伊戈呈現給他的是自己的視角,這能讓星爵拋開肉體凡胎,真正的以一個星球生命體的姿態來重新看待宇宙萬物。

    在夢境中,星爵在恒星噴射出來的高能粒子中暢游,又在引力波有節奏的振動中起舞,他親眼見證了行星的誕生和死亡,也親自目睹了太陽的燃燒和熄滅,這一幕幕絕景都大大震撼著他的感官,最終千言萬語都化成了一句話。

    星爵雙眼被藍色的光芒覆蓋,他昂起頭,用既興奮又敬畏的語氣顫抖說道:“我,看到了,永恒!”

    伊戈笑了。

    沒錯,就是永恒。

    當然,這個永恒并不是漫威漫畫世界里的永恒大神,而是一種單純的概念。

    星球生命體跟宇宙同壽,對于凡人來說,伊戈的存在就是永恒。

    而且拋開狹隘的種族偏見,星球生命體的確要比常規生命高級很多,伊戈自稱天神也的確有理有據。正因如此,伊戈才放棄了與常規生命做朋友,道理很簡單,就像人類不會去跟一只蛆蟲做朋友一樣。

    這不是貶低或者諷刺,而是真實的情況。

    常規生命與星球生命相比,是非常簡單和原始的,就像人類會把蛆蟲定義為昆蟲綱無脊椎動物一樣,伊戈也把常規生命和自己劃分成了兩個不同的種類。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是生命,而一個不是生命。

    這并不是伊戈狂妄自大,而是一種生物的本能。

    好比人類科學家固執的認為生命的存在需要水一樣,伊戈也固執的認為生命的意義就在于存活時間的長短。

    像他這樣能永恒的,就是生命;不能的,那就不是!

    也許是有點武斷和不合理,但人類文明迄今為止發現的生命的確都離不開水,你根本找不出不需要水的例子,所以生命的本質就是水,所以你就只能捏著鼻子認可這條理論!(所以你們也別再說我水啦,這是本質!)

    伊戈也一樣,他甚至更直接。人類文明中還有人唧唧歪歪的唱反調,他伊戈卻是孤家寡人伊戈,根本就沒人質疑他的理論!

    所以伊戈就一條道走到了黑,他將除了星球生命體之外的生命統統定義為非生命,然后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偉大計劃!”

    “我想你現在應該明白我對那些東西的失望了。”伊戈拍拍星爵的肩膀:“你和我是與眾不同的,我們生下來就被賦予了使命,那就是讓生命的種子遍布到整個宇宙!”

    饒是不學無術的星爵,也沉醉在剛才的震撼中不可自拔,臣服在這份突然加諸于身的使命之下。

    這不怪他,人需要使命感,更需要榮譽感,因為人人都渴望衣錦還鄉,都渴望功成名就,往好聽點說,就是渴望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價值,證明自己的存在的意義。

    星爵前半輩子活的的懵懵懂懂,但他不希望后半輩子也這樣,現在有一個現成的偉大使命放在他眼前,他當然要說真香!

    “我該怎么做?”星爵激動中帶著一絲擔憂的問道:“或者說,我能做好嗎?”

    “別擔心,孩子,我其實已經完成了大部分工作,當然,你的力量也是必不可少的。”伊戈欣慰的笑著說道:“為了讓你更好的了解這個計劃,我可能還要再啰嗦幾句,你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我褲子都脫了結果你突然要中場休息,這誰受的了啊。

    星爵連忙搖頭:“我現在興奮的可以打死一頭牛,你隨便長篇大論,打個哈欠都算我輸!”

    “哈哈,你跟年輕時候的我一模一樣,也總是精力充沛,你媽最喜歡的就是我這點了。”伊戈毫無自覺的暴露了自己老色批的本質,然后又接著說出了他更加老色批的計劃。

    “在明白了宇宙賦予我的任務之后,我就開始了這個計劃。彼得,你應該明白,繁衍是構成生命的基石,所以我開始在宇宙中四處游蕩,在被選中的星球上留下自己的能量精華充當種子。那顆種子會扎根在星球的地表,表面上看著像一朵美麗的小花,實際上它的根系卻不斷在向星球的內部前進,最終抵達地心,纏繞在星核之上,將我的精華直接注入其中,這樣就能喚醒星球的意識,創造出一個星球生命體,創造一個真正屬于我的同族!”

    星爵完全沒聽明白,但他卻不懂裝懂的點了點頭:“恩,我已經全明白了,你的計劃很完美,但為什么你還沒有實施呢?”

    伊戈可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弱智,他嘆了口氣說道:“因為這個計劃有至關重要的兩點。”

    “哪兩點?”

    “一,時間;二,力量。”伊戈解釋道:“布下種子是第一步,等根系蔓延是第二步,而根系蔓延不是一蹴而就的,那就需要時間。在這個階段,我就必須保證那可生命之花不被星球上的土著發現。”

    星爵奇怪道:“為什么?”

    “因為生命之花是由我的能量精華形成,它內部蘊含著巨大的能量,一旦被星球上的土著發現,貪婪的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據為己有,這就破壞了我的計劃。我當年離開你和你的母親,也是因為有一群強盜覬覦我的力量,對我的本體展開了侵略,所以我才不得已回防,造成了咱們父子二人的分別。”

    星爵抽出雙槍,惡狠狠說道:“現在有了我,那種事情就絕對不會再發生了,我會把任何敢傷害你的人全部射成馬蜂窩,說到做到!”

    伊戈感動無比,又給了星爵一個擁抱,然后他一邊擦眼淚一邊說道:“謝謝你,彼得,你是我的兒子真是太好了。不過你也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因為那會遮擋智慧。與那些強盜的恩怨只不過是過眼云煙,只要我的計劃成功,他們就一個也跑不了。”

    星爵好奇問道:“為什么這么說?難道你準備帶著新誕生的族人組團滅人家滿門?”

    “哈哈,這是個好辦法,但其實不需要那么麻煩。”伊戈笑著說道:“實際上,星球意識覺醒并不是瞬間完成的,生命之花會從星核抽取能量制造一種特殊的物質,這種物質最終會淹沒大地,包裹整個星球,讓它變成一個繭。在這個過程中,星球上的一切都會被殺死,不論是動物還是植物,那些強盜自然也不例外。”

    “殺光所有人?”星爵嚇了一跳,猶豫說道:“這么做不太好吧,為什么要這么做?完全沒必要吧!”

    “當然有必要!”伊戈斬釘截鐵的說道:“就算那些不是生命的東西,他們的免疫系統也會攻擊殺死任何進入體內的異物,我們星球生命體更不例外,對我們來說,身上的那些土著就是細菌,是病毒,是損害我們健康的元兇,是必須要清除殆盡的東西!這樣,你還覺得沒有必要嗎?”

    星爵無言以對,哪怕是他,也不喜歡身上居住著一群跳蚤。但他仍顯遲疑,為難的說道:“但無緣無故的殺人,這總歸太過分了點。”

    “孩子,你與那些東西生活的太久,所以一時無法轉變觀念,我并不怪你,甚至我還為你的善良和仁慈感到欣慰。”伊戈說著又話音一轉:“但我要告訴你的是,那些東西并不是人,也不是生命,你殺死他們,更無需產生任何愧疚和不安。他們就是一群會動的血和肉,是一群聚集起來的有機物,而殺死有機物,既不違反法律,也不違反道德,就像礦工,他們在開采礦物,挖穿山體的時候有思考石頭會不會痛嗎?沒有!所以你也一樣,你也不用去考慮一塊肉會不會痛,因為他們不是生命,不會產生任何思想。”

    這番話驚世駭俗,如果放在人類社會中絕對是要被撒上孜然來場露天燒烤的節奏,但站在伊戈的角度,他的這番話似乎又有點道理。

    簡單來說,就是生命的特有的狹隘。不論是常規生命還是星球生命,他們都無一例外的認可與自己相同的存在,否認與自己不同的存在,這種排除異己的思想猶如是刻在靈魂上的詛咒,嚴重點的直接讓伊戈否認其他生命,輕微點的也在網絡上誕生了無數為杠而杠的鍵盤俠。

    兩者的唯一區別,僅僅是一個擁有力量而一個沒有力量,伊戈如果沒有力量,那他或許就只是一個網上的噴子;而鍵盤俠有了如伊戈一樣的力量,說不定也會毫不猶豫的放下鍵盤拿起刀槍。

    所以生命的形式雖然不同,但本質都是一樣的。可這一樣的本質非但沒有讓人們消除隔閡,反而制造了矛盾。往深了說能寫好幾部論文,往淺了說就是四個字:同性相斥!

    不只是性別,連性格也是一樣。

    完全相似的人是無法共存的,只有分工不同,地位不同,職責不同的人們才能聚集在一起,才能組成一個穩定的社會。

    好聽點說,就是“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難聽點說,就是“階級正是這么產生的”。

    星爵是個宇宙海賊,看過的書還沒睡過的女人多,他當然想不到這些大道理,但有了伊戈的“開解”,他也逐漸放下了心里的抱負。畢竟他只是個賊,不是道德無雙的先天圣人,他可以不假思索的拯救眼前落難的老人和兒童,但同樣也不會對那些在千里之外從未蒙面的陌生人產生太多感情。

    他覺得不好,只是覺得殺人不好。但伊戈告訴他那些不是人,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看不到事就不去想,這就是宇宙海賊的信條。

    “好吧,也許你說的對。”星爵點點頭又問道:“生命之花的根還有多久到達星球的核心?”

    伊戈聳聳肩:“實際上,它們早就到了。你別忘記,我可是從很久之前就展開了這項偉大計劃,所以時間問題已經被我解決了。”

    星爵驚訝道:“那你為什么還沒動手?”

    “因為第二個問題,力量。”伊戈說道:“星球意識的覺醒會摧毀上面的一切,這種行為一定會引起全宇宙的警覺。我雖然不怕麻煩,但我需要盡量避免麻煩,那些非生命的東西聚集起來也會很棘手,所以我決定在將所有的生命之花在同一時間一起發動,讓那些非生命根本來不及反應。”

    “很合理的計劃。”星爵問道:“然后呢?”

    “然后我就發現了自己力量不足,不足以同時發動所有的生命之花。”

    伊戈尷尬無比,星爵更是嘴角直抽。

    伊戈的行為讓他想起了他上次看到一個電影。

    前半部分一直在演主角是如何的計劃復仇,如何的制造不在場證據,如何的一次次完善殺人機關,如何的修補各個細節,不得不說那部分很精彩,導演也充分的調動起了觀眾的好奇心與期待感,星爵也一度認為主角最后會大仇得報得償所愿,結果主角竟然被反殺了。

    對,你沒聽錯,主角被反殺了。

    在一個步驟中他本應該用麻袋套住反派的頭,然后一棒子敲暈對方,結果他考慮了一切,唯獨沒考慮過武力值的問題。瘦小的他根本不是強壯反派的對手,對方硬挨了一棍子屁事沒有,反而扯掉了麻袋,用自己的皮帶把主角給勒死了。

    所謂的精妙計劃,一點也沒用上,那些不在場證據,更是瞎忙活一場。

    星爵本以為這是一部驚悚片,結果到頭才發現這是一部搞笑片。

    特么的武力不足你搞那么多事干嘛,有仇有怨老老實實的憋著不好嘛?

    現在伊戈也一樣,你計劃的天衣無縫有個卵用,你力量不足不啥都白瞎!

    星爵覺得自己這個親爹一點也不隨自己,完全沒有繼承自己聰明的智商啊!

    似乎是看出了兒子眼中的鄙視,UU看書 .uukanshu 伊戈連忙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力量不足我也早有預料,所以我還制定有一個補充計劃。”

    星爵撇著嘴問道:“什么補充計劃?”

    伊戈露出一個星爵一個熟悉無比的笑容說道:“一個睡遍全宇宙女人的補充計劃!”

    這才是好計劃啊!

    星爵頓時雙眼放光。

    他發現自己的親爹還是隨自己的嘛,雖然他沒有繼承自己聰明的智商,但繼承了自己博愛的胸懷呀!

    另外他明白了他為什么會覺得伊戈的笑容十分熟悉,因為那就是他每天從鏡子里看到的自己的笑容。

    父子兩人都無聲的笑了起來,一樣的猥瑣,一樣的老色批。

    ——————————

    感謝熱情好客老亞楠的5000幣,黑暗中的守望者100幣,土御門100幣,楓月雪舞100幣的打賞!

    至于那位叫九州寒夢的朋友,我在這里真誠的向你道歉,一切都是我粗心的結果,我保證不會了,所以九州寒夢,請務必原諒我吧!(你的ID已經在我的輸入法里都自動變成常用詞了,打個開頭字母就能出來的那種,斜杠笑)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