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從1994開始繁體版

第二百六十五,茍命

從1994開始
     錢老頭的手藝不錯,設計圖基本達成了林義提的那些要求,完美,看的林義滿生歡喜。

    精益求精地吹毛求癡,又略微提了幾點意見,林義高興問,“我什么時候可以看到成品?”

    忙完工作事情,終于有空喝一杯咖啡的錢老頭這時候回答,“由于手頭積壓了一些業務需要處理,三個月吧,大概需要三個月。”

    “三個月...”

    林義沉吟一番,到時候蘇溫肚子里的孩子差不多6個月大了,孕肚顯懷應該也比較明顯了吧,時間倒也剛剛好。

    于是也不再逼迫,應承了這個時間。

    臨走前,邵愛荷問林義,“聽說內地的步步高超市是林先生的?”

    聽著這突兀的提問,以及人家期盼的眼神,林義一時沒摸清頭腦。

    不知道這女人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也不知道她從哪里聽來的消息?

    但錯愕過后,林義還是面色平靜的承認了,“是我家的,邵女士是...?”

    看林義確認,邵愛荷心生歡喜,連忙說:“是這樣的林先生。我老師打算自創一家珠寶品牌,目標定位以內地市場和東南亞市場為主,所以將來希望能同步步高超市合作...”

    人家洋洋灑灑一大堆,但林義只聽了開頭就徹底懂了:有野心的師徒倆這是把主意打到自己頭上。

    難怪這師徒倆一個在周大福搞設計,一個學習經營之道,原來是有自立門戶的想法。

    而觀這情形,林義敢肯定,這兩人估計有這想法很久了的吧,如果沒猜錯的話,錢老頭把邵愛荷弄進周大福的那一刻起,就應該存了這心思了的。

    不過林義是誰?

    他是一個在商言商、無利不起早的主。

    一個新的珠寶品牌就想入住步步高超市,如果對方沒有開出足夠的籌碼,那無異于癡人說夢。

    但秉著雙方認識,且有合作基礎,林義當然不會干伸手打笑臉人的事情。

    當即就推諉著打起了太極,一連串好說好說的漂亮話后,卻沒做出任何承諾。

    ...

    離開茶餐廳,錢老頭問學生,“你覺得林生是什么態度?”

    邵愛荷蹙了蹙眉,心里敞亮的很,清楚老師比自己看的明白,卻還這樣出口問自己,無疑是憂心。畢竟來的時候不切實際的、可是抱著很大期待的。

    心思輾轉一番,邵愛荷看了會車窗外的暴風雨,良久對老師說,“您老放心吧,萬事開頭難。在香江您是金字招牌,有這個本錢在,總會熬出頭的。至于步步高超市,我到時候會想到辦法的...”

    想到辦法?

    想到什么辦法?

    女人面對男人能想到什么辦法?

    在社會上摸爬打滾幾十年,人老成精的錢老頭看了眼打心里欣賞的學生,閉著眼睛搖了搖頭,不贊成。

    ...

    送走特別熱情的師徒倆。

    林義打算起身回書店的時候,竟然遇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熟人,哦,應該說是兩個。

    孔教授,和她的孫女一一。

    不到六十的孔教授看起來比前兩年精神不少。想來也是跟生活條件改善、以及蘇溫再次懷孕有關,感覺這個老太太重新煥發了活力一般。

    而一一還是老樣子,生的像蘇溫,是真的長得好。可惜有點遺憾的是,靈動的大眼睛下面鑲嵌著一張煞白的面皮。

    莫名其妙、且突然頭皮發麻的林義本能的想躲,但客觀條件容不得他騰挪。

    偶然瞧見林義,孔教授兩眼放光的走了過來打招呼,“林小子,你不在香江啊?”

    “要開學了呢,我就先回來。那邊的事也忙的快差不多,剩下的有蘇經理和沈助理足夠應付的了。”

    轉頭同一一“叔叔”、“漂亮寶貝”的互動打過招呼。

    林義也不知道孔教授的這熱情有幾分真假,頓時有些心虛的試探:

    “下這么大的暴雨,您怎么在這?”

    有段時間沒見,上下細細地打量了一番林義,孔教授緊了緊懷里的一一就說,“我有個老朋友在中大教書,好多年沒見過了,閑的沒事干就過來串串門。”

    孔教授沒退休前也是大學教授,同在一個教育系統,這話倒有幾分可信度。

    但林義不解的是,孔教授回家的方向不是南邊么,怎么會出現在中大北門附近?

    莫不是?

    當下又加倍的小心翼翼問,“您那朋友住在北門附近?”

    孔教授搖了搖頭,目光在周邊建筑里轉了一圈說,“今天和朋友回憶老照片時,我那朋友的孫女提起,說曾在這一片地區好像見過一一她媽。”

    談到這,孔教授就說,“林小子,我有種預感,和蘇溫經常私下見面的男人應該就住在這一片。”

    呃,這直覺也是沒誰了!

    太準了吧,我可不就住在這附近么!!!

    雖然書店不在北門這一片,但畢竟都在中大周邊,離著能有多遠。

    太可怕了!

    還沒做好怎么面對的林義,脊背突然的有點發涼,“不是聽說那男人開奔馳么,是個有錢人,有錢人就住這?不太像吧?”

    又打一眼周邊的老宅子,孔教授并不認同,“林小子,你也是有錢人。見識的世面也多,應該知道“人可不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這句話話吧,很多事情說不好的,不能光看表面,在粵省這塊地,聽說越有錢越低調。”

    說著說著,嘮叨的孔教授驟然老眼昏花的煙眼珠子一拽,又盯著林義看個不停,“有錢人,對哦,林小子你也是個有錢人。”

    別啊!

    別這么反應快啊!

    林義心里一緊,但還是打著哈哈裝的風輕云淡,“和真正的有錢人比,我算哪門子有錢人。”

    為了徹底打消她的疑慮,林義發出邀請,“雨下的有點大,一時也不好回去,要不先去我書店坐坐?我女朋友的做飯手藝還成,吃完晚餐再走?”

    盯著林義眼睛猛瞧了會,霎時又聽到他提女朋友,孔教授搖搖頭覺得自己老糊涂了,一時間竟然生出了這股荒唐的想法。

    “不了,等會藍姑娘來接我們。”說到藍月娥會來接,孔教授難得有點抹不開面子。

    畢竟來接的車子是歐尚shoppingmall的,也是林義的。這大張旗鼓的公車私用一回,就一不小心說漏了嘴,被抓了包的老臉皺巴皺巴瞬間瞇成了疙瘩,有點掛不住。

    無視的人家的窘迫,林義望了眼雨天就試探最后一問,“您那朋友的孫女有沒有看清蘇經理男伴的相貌,我就在中大讀書,說不得可以幫著留意一下呢。”

    “沒提。”

    孔教授嘆口氣說,“對方是通過照片認出來我女兒的,說只看到一一她媽單獨在這邊徘徊過。你知道,有些事我也不好問,所以就沒深究了。”

    孔教授口中的“有些事我也不好問”,林義瞬間秒懂。

    畢竟蘇溫丈夫前幾年就葬身大海了。要是這時候提其他男人或說懷孕的事情,要臉面的孔教授在老朋友面前也會不自在,瞞都瞞不過來呢,肯定是不會當著一個外人深問的。

    想通這點,松一口氣的林義心情立時大好。

    同時也不經意里相勸,“時代不同了,觀念也不一樣了。蘇經理年紀輕輕、大好年華的,有個知心飽暖的異性朋友是很好的一件事。

    我看您呀,不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難得糊涂,兒孫自有兒孫福嘞。”

    老頑固的孔教授也不好糊弄,馬上搖頭表示不贊同,“不行,不成。不結婚不明不白的就這樣跟著人家,短時間可能人家圖個新鮮會對她好,久了終歸是會受欺負會吃虧的。

    這是人性,幾千年下來扎根的人性,年老色衰是恒定的規律...”

    “我...”

    林義聽的差點吐口老血,都這么大年紀了,怎么這么較真呢,怎么這么事故呢,自己怎么可能對蘇溫不好啊。

    得,沒法說理。

    林義逮著一個機會也是溜之大吉,反正這里大馬路邊人來人往,也不用擔心她們安全。

    ...

    黃剛回來了。

    當林義把電話打給蘇溫的時候,后者告訴他,華強北的那塊地皮從南京兵工廠買下來了。

    林義問,“最終花了多少錢?”

    蘇溫回答說,“3600萬。”

    這個價很符合林義的心里預期,興奮一番就說,“黃剛既然回了香江,那郴市的三座大樓和周邊的地皮想必也拿下了的吧?”

    “嗯,拿下了。總價2600萬,比預期多花了200萬,黃剛當時匯報這事時,我覺得宜早不宜遲,還是拍板決定拿下。”

    “你是對的,按照現在的風聲,我估計啊,過完年就不是這個價了。”

    認同了她的決策,林義又提起了滬市的地皮,“那兩塊地貸款了嗎?”

    “貸了,6個億。目前項目小組正在東南沿海的各大城市考察商業地塊,等湯成集團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后,我會把黃剛派過去加速進程,趁著年前趕緊把這筆錢花完。”

    “成,就按我們事先商量好的辦吧。”

    談完公事談私事,林義問她身體怎么樣,還嘔吐么,吃東西老口么?

    蘇溫舒服的靠著沙發舒心一笑,回答說一切挺好,讓他安心。

    然后林義口花花的又問,想我了不?

    蘇溫一時沒出聲,過了良久才糯糯的開口,“小男人,我想吃你做的菜了。”

    “委婉,真是委婉呀。”聽著心情大好的林義也是緊著打趣,拍著胸口許諾說,回來一定好好伺候她。

    溫文爾語一會兒,林義就剛才和孔教授的談話打起了小報告。

    林義復述完,就建議道,“北門這個房子看來短時間是住不成了,要不我們在羊城另外買個房子吧,當做我們的愛窩。”

    知道自己小男人打的什么主意,蘇溫小臉微紅裝作沒聽到,從果盤里拿出一顆提子輕輕咬一口,默認的隨他折騰。

    ...

    掛完電話,嘚瑟樣子的小跑著回到書店。

    林義發現陳明清竟然還在二樓纏著米珈問七問八,倒是趙志奇這人不見了。

    不用想,剛鬧完嘴、處在氣頭上的陳明清閑趙志奇礙事,肯定給打發走了吧。

    林義慢慢吞吞坐到兩人跟前,問,“都這點了,你們還吃晚飯不?”

    被強行提醒,陳明清看看時間都快7點了,于是爽快地站起來說,“走,我請你們吃飯去。”

    米珈笑著看了林義一眼沒做聲。但林義假裝說,“啊,這怎么好意思呢。”

    陳明清甩了甩學生頭,不按套路出牌,“不好意思的話,那你請我啊。”

    “......”

    無語,自己就客套客套,你怎么能這么不識趣呢。但林義臉皮厚的跟城墻似的,當即就說:

    “沒問題,把老趙也叫上吧,人多熱鬧。”

    提到被自己趕走的趙志奇,陳明清瞪了林義一眼,“你這人壞門堂多的很,想吃白食就直說,還跟我繞。”

    被人識破了也不以為意,畢竟都是老熟人了,林義樂呵呵的提了建議:

    “同學們都說后街有一家福州菜館不錯,聽說是莆田老板開的,你也是莆田人,去吃過沒?”

    “我們同村老鄉,偶爾吃一頓也挺好,那我們就走吧。”

    “好嘞。”

    福州菜館的老師傅據說來自于國營大飯店,那雙枯老的雙手藏了幾樣絕活。

    看到陳明清這小老鄉要了頂好的包間,老師傅當即就熱情地推薦了他的拿手菜:荔枝肉,八寶書包魚,琵琶蝦,以及兩個時令小蔬。

    吃飯期間,話題來來回回還是繞到了趙志奇和陳明清的愛情上。

    只見陳明清大著膽子說氣話,“趙志奇要是同我去日本,等他22歲就跟他辦證結婚。要是不陪我去日本,26歲以后再說。”

    林義眨巴眨巴眼,這有心氣的田螺姑娘感情是把自己當成傳話筒了。

    心想,這陳明清還是很在意的老趙的,也很期盼一起去留學的吧。

    老趙要是知道這消息,估計會樂的找不著北。

    同時又惡作劇想,自己要是假裝亂沒聽懂不說,這田螺姑娘會不會另想辦法暗示趙志奇?

    ...

    老師傅就是老師傅,八寶書包魚吃的林義很是欣喜,舌頭都差點打了卷。

    這手藝和鄒老爺子做出來的味道各有千秋,卻絕對有一拼的實力。

    只是有些遺憾的是,偌大的酒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到人家親手做的菜。擱今天還是看在了陳明清這位老鄉的份上才下的廚。

    飯到尾聲,大長腿來了電話,說龔敏給她們買的明天下午的飛機票。

    林義就著安全問題細細囑咐了一番,末了又把手機遞給了米珈。

    可能是避嫌,也可能是心虛抹不開臉,米珈拿著手機向兩人歉意一笑就勁直去了外邊屋檐下。

    望著打開復又關上的包間門,陳明清拎著透明的眼珠子問,UU看書.uukanshu.com “我特別好奇,不是說鄒艷霞是你女朋友嗎?那米珈是怎么回事?”

    林義裝傻充愣,“什么怎么回事?”

    “咦...,裝!”陳明清鄙夷的“咦”了一聲,就感慨說,“要我是鄒艷霞,關系再好也不會讓米珈這樣打眼的人和自己男朋友過多接觸的,太沒安全感了。”

    林義bulingbuling眼睛不以為意,“這么年輕不要這么戾氣,也不要把世界想的太復雜了。難道以后老趙除了你之外,就不能和任何異性來往了?”

    陳明清又瞪了林義一眼,“我沒說不能,但不能和比我有魅力的人來往太多。”

    “......”林義慫眉,識趣的不再搭話,這姑娘是屬火的,要是不分個輸贏肯定沒完沒了。

    哎,看來也不能只看外貌,誰曾想這么清爽的陳明清,竟然控制欲這么強。

    ps:前面那章48小時追訂才29,

    三月打開電腦看完后又把打開的文檔關閉了,本來不打算繼續寫了的,故事就到那完本算了。

    只是感覺對不起有限的幾個支持者,良心難安又提筆了。

    還有說一點,真的不掙錢,不要說我水字數,水字數的意義是建立在有錢可掙的基礎上。

    以上,謝謝大家支持